2008/8/16

澳洲遊學行 Day4

05/01/25
第四天 澳洲布里斯班

今天白天上課,在休息時間從教室窗戶看到海上停著一架紅色的水上飛機,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超酷的!

下午依照行程表是要去衝浪者天堂,我本來還以為是去海灘,其實是一家購物中心的名字。我們開車到了市區,衝浪者天堂的門口上方有一個吉他形的霓虹燈,可是 有一大塊都變成焦黑色,大概是被火災燒掉了。在那裡還是有昨天那種大型賽車機台,當然還是在那邊開賽車。後來我們在超市外面稍作休息,我吃了一包每天早上 Home Stay都會放的一包小點心,一包有三個直徑四公分的圓餅乾和一小盒起司醬,往後日子我都盡量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集合時間到時,我到了集合地 點:門口,Bruce卻還沒出現,我打了他的手機,他說再等一下他馬上就到,這是我整趟旅程中唯一一次打他的手機。在等Bruce的過程中,我發現人行道 上有幾個電話亭,有投幣的也有插卡的。

當晚我吃完晚餐後Home Stay在看電視,我看了看總覺得好像在哪看過,忽然間恍然大悟,就是AXN的誰敢來挑戰。Winnie開玩笑的跟我說是不是 來看美女的(You come to see the beautiful girls . ),我說才不是,是因為這個節目在台灣也有播,而且我還告訴她第一關跟第三關都還不錯,可是第二關真是噁爆了,如果你剛吃飽最好跳過第二關(No . Because this program also play in Taiwan . The level one and level three are not bad , but the level two , how to say , YUCK! Don't watch level two if you finish dinner . Just jump it . )。
我的喉嚨從傍晚就不太舒服,一直有濃痰在裡面,我喝了很多熱水,甚至還用了支氣管擴張器(其實實際上是沒有用的,順道一提,支氣管擴張器是我除了衛生紙、 口罩之外另一個出門必備品。)。我向Winnie求救,剛好Winnie的工作是醫院護士,她拿了一小杯咳嗽糖漿給我。看起來是淡灰乳白色,喝起來稠稠 的,我本來以為咳嗽糖漿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我錯了,而且錯的非常離譜。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杯10cc的糖漿將會讓我今明兩天的生活,變的很慘。

到了晚上八點多,我的雙眼開始癢癢熱熱的,我去浴室照了鏡子,發現我的雙眼整個腫起來了。我以前見過這種畫面,所以我很清楚,我過敏了(我們家把這個症狀 叫做青蛙眼)。我趕快帶著我的藥物過敏清單跑上樓去找Winnie,果不奇然,咳嗽糖漿有包含其中一種藥物。Winnie問我說怎麼不早點拿出來,我一時 也不曉得怎麼說,她也問我有沒有問題要不要帶我去看醫生(Are you ok ? Do you need I take you to the Dr. ?),我回答說不用沒關係,我以前在台灣也遇過這種情況,只要等藥物自然排出就好了(No , that is ok . I met it in Taiwan before. Just wait for the medicine out of my body . )。

我除了雙眼又癢又熱以外,鼻水也一直流,這我倒沒遇過。我打了電話回台灣,這是我第一次也還好是整趟旅程中唯一的一次,我用想哭又哭不出來的語氣跟我媽說:「媽,我想回台灣!」。

我洗了澡,睡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