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3

東京教父

這次期中影片放的是我推薦給老師的《東京教父》,是在課堂上放的第二部今敏作品,要是下學期我還有修日文的話,我絕對要推《盜夢偵探》,這樣能在課堂上放的今敏作品就全放過了。今敏一生就五部作品,《藍色恐懼》是驚悚片放不了,《妄想代理人》是TV動畫,全放完超過六小時也沒辦法。這篇心得為了以示公平,我沒有回去翻閱影片,就像其他同學一樣。

回到本片,《東京教父》是今敏導演的第三部作品,稍微觀察一下會發現,今敏的作品風格非常多樣,從《藍色恐懼》的驚悚、《千年女優》感人到《盜夢偵探》的科幻,而《東京教父》的風格則是今敏作品中十分新鮮的喜劇

之前寫《千年女優》時我就提到過了,如果說宮崎駿作品的特色是少女和飛行,那麼今敏的特色就是虛實交錯的情節和中年大叔角色。與其他四部作品相比,《東京教父》並沒有出現虛實交錯,唯一勉強算的上的場景應該就是最後清子在頂樓開口說話的那段吧。相對寫實的演出以及前面提過的喜劇風格,是我將這部片歸類在今敏作品較異類的兩個原因。

《東京教父》的故事講述在大雪紛飛的平安夜,三位街友:阿仁、小花、美由紀在垃圾堆裡撿到了一名棄嬰,小花將她取名為「清子」,隨後三人決定替她找尋父母。在找尋親生父母的過程中,各種令人嘖嘖稱奇的事陸續發生,小花抱著清子轉身停下來後,車子剛好衝上人行道(注意看背景有《藍色恐懼》和《千年女優》的海報)、臨時停駛的電車的窗戶對面剛好是美由紀的父親、離開便利商店不久救護車就衝進店裡、在墓園裡剛好有人用奶粉當供品、三人找到的廢屋剛好是幸子之前的家、美由紀在廢屋的舊報紙偶然看到父親給她的訊息、婚禮會場的新娘和阿仁的女兒都叫清子,甚至年末彩卷號碼剛好全部是1,而那張彩卷剛好在老流浪漢請阿仁處理掉的袋子中。有趣的是,當劇中角色遇到那些巧合時,彼此發出了的聲音,令人不禁笑出聲來。

要將這些看似誇張不真實的事稱之為巧合也好,緣分、奇蹟、命運也罷,在片中看起來不可能在真實世界發生的事,我自己倒是有好幾次體驗。高一寒假我曾到澳洲遊學17天,在桃園機場餐廳吃午餐時坐我隔壁的客人,上了飛機竟然也坐在我的隔壁。在書店遇到在高雄文化中心看舞台劇坐我旁邊的觀眾,而兩地車程超過30分鐘。還有一次我們家去綠島玩,在飛機上坐我們前面那一排的,竟然是我們的鄰居。


除了奇蹟般的情節以外,我覺得今敏導演更述說了人們「善」的一面,許多情節都是因為角色們的善行才得以發生。如果三人沒有拯救被壓在車下的老大,他們就找不到幸子的名字。如果阿仁沒有將那位老流浪漢帶回住處,他就不會發現幸子住處的線索。如果酒店的小姐沒有將受重傷的阿仁帶回酒店,三人就不會會合。甚至要是三人直接將清子送至警局就結束的話,阿仁就不會再見到他女兒,小花不會解開心結,美由紀也不會得知她父母已原諒她並在醫院與她父親重逢,甚至無法阻止幸子自殺而讓一名生命就這樣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