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連繫起的時間 5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4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5 END


「瀧......君?」
「三葉......?」

三葉口中自然地說出那個稱呼,在組紐前端的他名字。
在分身之時的這個地方,在那裡的確實是那個時候的瀧。

「瀧君......是瀧君......」

「三葉......三葉」

溫熱的水滴流下了三葉的臉頰。吹起的風再度將三葉的短髮與制服裙子吹得微微搖動。對
於不知不覺變成高中時的身姿,三葉卻一點也沒有餘裕在意這個。
好開心,太過開心所以也沒辦法,眼淚怎麼樣都停不下來。
只是稍微將他的身姿映入眼簾,視線就變得模糊,悲傷讓人忍受不住。

「瀧君......。真的是瀧君對不對......?」

「啊啊,是我喔三葉。三葉......妳平安沒事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是誰先擁抱住了對方。在星星不會落下的這個場所,三葉確實地與瀧,在快九年後再會了。
抱住後背的瀧的雙臂充滿了力量,稍微有一點痛。但是現在,即使是這份疼痛也開心得不得了。

「瀧君,謝謝你。那時來見我了......」

「嗯。在那麼千鈞一髮的時刻......抱歉。」

「沒那回事。瀧君來見我,真的好開心。」

面對以難受表情道歉的瀧,三葉元氣滿滿地流著淚笑著回答。
當時只顧著高興,難以將心情化作言語。

「是嗎,太好了。不過為什麼......?不管是記憶,身體跟服裝也......。」

「大概是......御神體的力量吧。在分身之時,在這個地方。」

「分身之時......。是這樣啊。」

瀧像想起什麼似的看向夕陽,然後稍微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此時太陽的大部分已經隱沒在山的另一頭了。

「還能再講一陣子的話呢。」

「對呀......。但是,光是像這樣見面,就好開心。」

不知是誰先分開了身體。簡直像當時的再現一般,三葉靜靜地望向瀧。
兩人的身姿與當時一模一樣。但是,現在的天空中的星星沒有要墜落,只是在遠方閃爍著。
想說的話像山那麼多,但是正是因為太多反倒如同堵在喉嚨一樣說不出來。
像在代替三葉一樣,瀧以認真的表情開了口。

「三葉。我,當時有想對妳說的話。雖然現在才說可能有點晚了......」

「嗯。是什麼?我想聽。」

像在催促般的回話。瀧猶豫了一瞬間,握緊拳頭做好了覺悟說道。

「不管妳在世界的哪個角落,一定會去見妳的。當時是這麼說的。但是......」

瀧當時想要說,但卻傳達不到的話語。這句話蘊含著多大程度的感情,三葉十分能想像得到。三葉像是要將其磨碎般在腦中反覆咀嚼這句話,接著抬起了頭。

「嗯......瀧君來見我,謝謝妳。其實我也有想對瀧君說的話。」

「嗯,是什麼?」

這次輪到三葉了。那個時候對寫在手上的答覆,三葉現在要說了。以當時的姿態,無法傳達到的當時的告白。

「我也,喜歡你。」

沙沙的風聲吹過兩人之間,黑夜降臨。短短的分身之時結束了,視野一瞬間陷入了黑暗,三葉不禁眨了眨眼想看清前方。看見眼前稍微長高,社會人姿態的瀧時,發覺到有點奇怪的感覺。

「......啊咧,我們到底......」

「這是......」

與啞然的瀧四目相望,但是三葉卻十分確信。儘管一邊認為不可能有這種事,但三葉再也忍不住了。

『沒有忘記!!』

三葉像個孩子般叫出聲,瀧也叫出一樣的聲音,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瀧君,瀧君!!瀧君!!」

「啊啊......三葉,三葉!!三葉!!」

像在確認般叫著彼此的名字。沒有忘記。不只如此,記憶逐漸開始復甦。現在全部想起來了。對為什麼會忘記感到不可思議,但現在自己確實是有著記憶。

即使在交換期間也沒想起的,瑣碎的記憶在三葉腦中滿溢而出。

「我還記得......全部。從彗星到瀧君幫助我的事,全部。」

「啊啊,我也記得。為了找三葉而到這裡來的事、敕使與早耶親的事......全部。」

兩人像在確認一樣不停說著記憶。這樣做的話就不會再忘記了吧,將這個請求注入話中。

「司君跟高木君的事也是。三人在咖啡廳的事、打工的事。還有......那一天的事,全部,都記得。」

沒有忘記,沒有一個忘記。雖然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但是,在這個地方的分身之時,一直連接著兩人的組紐被接上了。一定是這樣吧,三葉心想。
不過原因是什麼都無所謂了。這個全身感覺到的瀧的觸感感到高興開心,這樣就足夠了。

「這種事......。簡直像奇蹟一樣......。」

「啊啊......真的。不過真要說的話我們的交換,本身就像奇蹟一樣。」

「嗯對啊。我們被奇蹟幫了好多次呢。」

兩人不禁苦笑了出來。三葉喘了口氣抬起頭,現在才注意到與瀧君的臉已經達到極近距離這件事。

「那個......瀧君,我......」

相互擁抱就這麼凝視著彼此。瀧雖然臉微微泛紅但眼神卻很堅毅,要逃避那樣的瀧的視線,三葉做不到。

「......三葉......」


瀧悄聲說著,接著三葉閉上了眼睛。在黑暗之中,簡直像時間要這麼永遠持續下去一樣,嘴唇被溫暖的觸感碰觸了。
儘管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只是不到數秒的時間。然而這個瞬間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三葉用強烈的思念想著。

「啊......」

瀧拉開了距離,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兩人緊貼在一起差不多也到極限了,三葉也往後退了幾步。

「那個......就是......」

不停地將雙手碰在一起又分開,雖然明明不想這麼做,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臉頰越來越熱無法停止,煞車已經完全壞掉了。

「......手,不牽嗎?」

瀧顫抖著聲音伸出了手,三葉抬起了頭。伸出手卻又撇開頭的瀧的側臉,看上去是如此的
不安。
三葉在瀧顫抖的手上,輕輕貼上自己的手。
比起三葉稍微有點大,也稍微有點粗糙的那隻手。感到了些許的安心感後,瀧總算能發出聲音。

「那個,吶三葉。在這之後,要怎麼辦?」

「怎麼辦是指......」

聽見這個問話,三葉這才想起來。雖說本來就說過可能會過一夜,但是當時說那句話時還沒有恢復記憶,跟瀧的關係還處於朋友關係。
正因如此,在新關係建立的現在,到底該怎麼做,三葉吞吞吐吐地回答。

「那個,之後......。也就是,今天,那個,對吧?」

「嗯、嗯。就是說,已經很晚了,現在回去可能會太晚......」

「也、也就是說......」

臉跟手都熱了起來。明明不是完全預想外的情況,但是那個可能性一口氣逼近現實,三葉的腦袋因為衝擊而發熱了。
看著三葉的反應不知道在想什麼,瀧慌張辯解說道。

「那、那那那個......只是有很多話想說啦。不、不是有什麼奇怪的意思啦。」

「不是什麼奇......奇怪的事......」

說出口之後才注意到自己的聲音相當殘念,自己的臉又熱了起來。擔心熱度透過手傳遞過去,三葉呼出溫熱氣息,拼命裝作冷靜。

「那個,那有計畫嗎?」

「嗯。知道一間以前曾經住過的旅館......如果有空房就好了。」

「是、是嗎......。那個,我明天也沒有特別的預定。而且駕駛那麼久也有點累了......」

「是、是這樣嗎......是這樣啊。疲勞狀態下還開那麼遠的話,會很危險的嘛。」

彼此進行著笨拙的對話,不過至少有了合理的名義。從牽著的手傳來的瀧的心情,肯定也是一樣的。

所以

「那,走吧?」

至少現在想表現出年長者的感覺。這麼想著,三葉引領著瀧邁開了腳步。有自覺到自己的聲音稍微起伏大了點,但是這果然是無可奈何的嘛。

END

-----------------

下篇預告:女兒視點,太過要好的夫妻。(同位作者但與此篇彼此獨立)

連繫起的時間 4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4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4


連繫起的時間 3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3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3


連繫起的時間 2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2

此篇為作者在C91上販售的"君との未来。"其中一篇"繋がる時間"試閱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2


連繫起的時間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

此篇為作者在C91上販售的"君との未来。"單篇"繋がる時間"試閱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1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4 END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4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4 END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3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3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3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2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2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

[作者的話]
系列最終回

與前作不同的悠閒氣氛
最後左右都是這樣緩慢的氣氛也說不定
我個人方面,職場上從這個春天(2017)開始要移動到新的地方部署,還有要挑戰證照考試,這部作品是最後的二次創作了。

這一回剛好是第20部作品,目前為止作品的收藏與評論,真的很感謝。
在這之後也請在其他作者的作品溫柔守護瀧三兩人的幸福。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1

「美紀醬跟司君的結婚典禮,真的好棒喔。而且我還接到了新娘捧花呢。包含早耶親那次就連續兩次了(笑)」

「......這種機會就讓給其他單身女性啦,不如說美紀她丟出的捧花簡直像被妳吸過去一樣落在妳那邊......」

「對啊!才不是我的錯。是不可抗力啦。不過真的好美麗啊,美紀醬......」


距離我取回了與三葉交換時到隕石落下那天為止所有的記憶,和三葉一整晚相擁而泣的那一天已經過了數週。都內的櫻花已經凋謝,進入四月後暖洋洋的天氣持續了好幾天。

今年的櫻花因為風強的日子很多,再加上春天的雨很快就謝了,不過在這之中我與三葉四葉、以及敕使夫妻、司夫妻七個人在沿著目黑川的櫻花道路下賞了一次花,大大地享受了一番。

三葉在賞花過程中醉得一塌糊塗,在賞花會場附近好不容易攔到計程車之前在我背上香甜地呼呼大睡的記憶宛如昨天般歷歷在目。四葉在一旁吃驚地不停說著瀧哥對不起,沒想到我家姊姊這麼不勝酒力......


那麼,回到主題。現在在床鋪旁邊三葉所聊的話題,是上週末舉行的司與美紀的結婚典禮。


實際上司與美紀訂下婚約時,當時司還是大學生,只向市公所提出入籍申請作為成為夫婦的手續。兩人並沒有舉行結婚典禮。

不過,之前我們跟司與美紀進行雙重約會時,我對司

「三葉也說很想看美紀穿婚紗的樣子,再問一次美紀要不要舉行典禮的意見好嗎?」

低下頭如此拜託道。當時美紀其實是在顧慮還是學生的司,其實還是很想辦結婚典禮的,坦承了彼此的心意,上禮拜在兩人居住的千葉市禮堂舉辦的非常棒的結婚典禮平安落幕了。


但是此時我相當心不在焉地聽著三葉的話。

要問為什麼我光是考慮明天的事就竭盡全力了,胸中像是被緊緊握住了一樣。

一切就在明天。是的,明天的星期天會成為我目前人生中特別的一天。


我與三葉在那間神社的階梯相遇以來的日子到明天剛好滿兩年。


沒錯,我要,在這個重要的紀念日,在那間神社的階梯向三葉求婚!


為了這個在成為社會人後不花費多餘的開銷拼命地偷偷存錢。

而且幸好沒有被三葉察覺(大概)

結婚戒指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也順利完成了!


誒?你問我怎麼測量手指尺寸的?

那個之後再說......


只不過,關於這一天的紀念日理所當然地三葉也牢牢記得。

去年的場合,那天早上三葉

「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吧,瀧君?」

甚至還在被窩中就向我提問了。

而且,我並不怎麼想為對三葉的求婚策畫非常驚喜的演出。我的話肯定會變得很俗套的,只要把偷偷完成的結婚戒指在那個神社的石階贈送給三葉這樣的流程就好。更剛好的是明天是彼此都放假的星期日!

不趁此時求婚更待何時的絕妙時機啊。


然而,我現在卻怎麼也無法好好入眠。

其中一個原因是剛剛提及的,擅於使用抓緊胸口之技,名為緊張感的最終魔王的關係。而且還加上了對明天的擔心,萬一,當天對三葉求婚時,在事前早已敗露不就看不見那傢伙的驚訝表情了嗎。
不,嘛,就算事先敗露,明天要求婚的計畫也不會改變,不過硬要說的話果然還是控制不住興奮感看想看她驚訝的神色啊。


三葉肯定會感激地眼淚直流吧......


然後睡不著的原因還有一個。

在床左側的三葉,開心地不停與我聊著天。

星期六晚上也是有這種情形的......


今天三葉進入棉被後並沒有突然向我撒嬌,而是我熱心聽著三葉聊著最近的工作,或是今晚她做的晚餐感想,現在話題則切換到了上禮拜司他們的結婚典禮。

此時靠在我左肩的三葉突然向我展示手機畫面。


「然後啊你看,美紀醬穿著婚紗的身姿好美喔,我拍了好多張呢!吶?看一下看一下嘛!」


說著三葉浮現了滿臉笑容,手指在手機螢幕上不停滑動為我展示大量拍攝的照片。

但是我儘管是盯著美紀的婚紗照,眼前卻自然而然浮現了三葉的臉。看來我被之前的想像影響太深了。


(三葉她,之後也會穿上這樣的禮服啊......
不,因為擔任過神社巫女果然還是白無垢比較......)

那種事在我腦中咕嚕咕嚕打轉著。


「嗯......不過,果然三葉才是最......」

我這麼回答後,三葉把手機放到床頭櫃上,紅著臉在我胸口磨蹭。


嗯......這樣下去今晚真的要睡不著了啊......

明天不早起不行的......沒問題嗎......

我一邊像對待貓一樣溫柔摸著三葉的頭髮,一邊在腦中一遍又一遍演練著明天的流程。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6 END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7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6 END


「哈啊......哈啊......哈啊......」

我用比平常約快了一半的時間從四谷站抵達了公寓前。

到家前敕使傳來了LINE。

(這次就讓我請客了。用剛剛的錢來付!)

看著那訊息我呼呼輕笑了出來,用不停打顫的腳爬上樓梯時看見我與三葉的房間漏出了點點光線。

三葉在家。

僅僅因為知道這個事實就讓我開心不已。


我用顫抖的手,咔嚓,打開了玄關的鎖。

從裡頭傳來了啪搭啪搭的腳步聲。


啊啊,三葉的腳步聲......


「瀧君,歡迎回......誒怎麼回事!?全身都是汗不是嗎!?外面應該沒有下雨吧?我現在去拿毛巾過......」

我抓住了說著轉身準備回更衣室拿毛巾的三葉左手,將她拉進了我身旁。

「瀧、瀧君!?」

從眼角看見三葉驚訝的神色,看見三葉的喜悅讓疲勞一口氣湧了上來,我像是睡著般當場
失去了意識。


♢   ♢   ♢


過了不久,我總算恢復了意識,被三葉溫柔照料後洗了個澡消除了疲勞,現在是跟三葉一起坐在客廳沙發的狀態。

然後我做好了覺悟向三葉告白。


「三葉......我、我,全部,想起來了......」


「誒?」

三葉大大的瞳孔瞪得更圓了。


然後我向三葉提出了最重要的疑問。

「三葉妳,也全部,想起來了嗎?」


「......!!」


聽我這麼一說,三葉突然低下了頭。

然後什麼也沒說,小小地點了一下。

!!!

「那、那,三葉曾經,那個......隕石......我回到三年前的原因也......」

聽我說著三葉突然抬起了頭,緊緊握住我的雙手。
那個表情完全沒有在飛驒時看見的悲傷神色。

「瀧君,不要緊的喔,我會好好聽你說的。」



我把剛才敕使跟我說的內容一五一十地跟三葉坦白了。接著我怎麼樣都想對三葉道歉。

本以為已經乾涸的淚水,又再度流下了臉頰。

「......三葉,對不起!......我在隕石落下的那天,在班上同學面前大聲地說『再這麼下去大家都會死的!』......讓妳在之後的避難生活,一直,遇到了討厭的事!那個時候,我卻什麼都不知道,悠悠哉哉過著國中生活!明明妳那麼痛苦的!我!我!」


說到最後我已經是說不出話只能哭的狀態。


突然在下個瞬間,三葉抱住了我。



「瀧君!不要緊了!不要哭了!隕石落下後的日子的確很難受!很害怕大家的目光,也沒怎麼離開家門!但是,那個時候最難受的是,最難受的是......」

說著三葉也大聲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抬起頭擦了擦眼淚說。



「想不起你的名字,才是最難受的事......」



聽到這句話我已經撐不住了。
抱著三葉一邊哭一邊不斷呼喊她的名字。她也抱著我不停呼喊我的名字。


「但是啊,瀧君,我,沒有認輸喔!我,在那個時候,在岩場相遇時就知道了!我們愛著彼此總有一天一定會相遇!所以我要活下去!就算星星墜落也一定要與你見面!所以我,拼命地學習,到東京讀大學了喔!因為我的身體記得你住在東京!所以,所以......」

說著三葉再度泣不成聲說不下去,用力抱緊了我。

我也回應著她的感情擁抱了回去。

三葉,我絕對,不會再放開妳的。


是的,我終於用這雙手趕上妳了。

三葉,再等我一會。馬上我就毫無隱瞞對妳說出我真正的心情。


那一晚,我們兩人就像直到永恆般動也不動,只是流著淚抱緊了彼此。


最終話待續

-----------------------

下篇預告:系列感動完結篇,瀧三再會兩周年紀念日,瀧準備很久的那個決定。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5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6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5


那這之後敕使說出的話我聽著也是相當的難受。

雖然隕石掉到宮水神社附近,但平安保住了糸守全體居民的性命。儘管如此,電力樞紐的變電所被我們破壞了,並且加上隕石的落下,讓基地台、下水道、瓦斯管線等生命線完全毀壞。

許多居民失去了住所與車子,鐵路也包含在隕石坑的範圍內,對外聯繫的國道與縣道也中斷了,糸守町變得完全與外界孤立。

跟我在御神體與三葉說的指示一樣,由於成功說服三葉的父親鎮長俊樹的關係,讓鎮公所用防災無線廣播對鎮內發出緊急避難指示的通知。多虧這個讓一部分居民前往糸守高中時有帶著簡單的食物飲水和手電筒,然而數量依舊壓倒性地不足。

大家合力用公務車和未受波及的車輛,將在鎮公所的發電機和毛毯運到了糸守高中。

季節在秋天,飛驒的深山夜晚相當地寒冷,居民們燒著瓦楞紙箱,哭著擁抱彼此度過了那一晚。

儘管用1seg(*1)確認了新聞報導,也只有迪亞馬特彗星的一部分落在了岐阜縣山中、確認到有感地震這些消息。無論哪個報導都沒提到落下的確切位置。
雪上加霜的是,一開始對落下地點的估計錯誤,讓居民的不安馬上就出現了。

*1:能用手機收看的數位電視服務

在那之後,居民們用高中桌椅在操場排成SOS,在校舍屋頂升起白旗。鎮公所沒有衛星電話,所以對於自衛隊的救助除了等待被發現以外什麼也做不到。

「......然後,幾天後自衛隊的直升機終於到了......救援物資被送達但當然還是不足......瀧啊,在那之後居民的怒氣爆發了,你覺得是什麼原因?」

「誒......怒氣......?」

我一時語塞,完全接不上話。


「狗仔隊。」

敕使厭惡地說道。

「那些傢伙,搭著直升機在上空開心拍著變成兩個的糸守湖影像!那樣根本不是報導!只是在拍稀有的畫面而已!之後還強行在糸守高中操場降落,完全不管居民已經筋疲力竭硬是要採訪,我也好三葉也好早耶香也好都被問了。那時大家的怒氣都無法忍受了。」


三葉也......!


「而過沒多久,狗仔隊嗅到了奇妙的傳言。」

敕使更進一步說著。
我的身體哆哆嗦嗦地顫抖了起來。

「有個人不知怎麼事先預知了那場大災害,所以居民們才奇蹟地獲救了。嘛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會這麼想就是,那天宮水神社舉行秋祭,七點時鎮上的居民幾乎都集中在數小時後會成為落下地點的神社,但是卻有一個人不在。而那個人似乎,是叫做宮水三葉的女高中生。」


!!!


三葉她、三葉她......被那樣的傳言......

「但、但是,是誰把那個傳言......」


突然,敕使靜靜地開口說道。


「......瀧,說到底根本上的原因就出在你。」


「誒」

敕使的一句話,讓我受到像是被鈍器毆打頭部的衝擊。

對著愣在當下的我,敕使繼續說。

「......不是你的錯......這也沒辦法......那一天早上,你在教室裡用三葉的身體說了『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大家都會死的!』對吧?聽見那番話的同學就把這件事洩露給了狗仔隊。散播出去的似乎就是松本那幫人的樣子,瀧。」

「松本......!那傢伙......!」

我的情緒像是回到高中時一樣,全身的血液沸騰著。
松本那幫傢伙,就是高中時經常在三葉背後說她壞話的那夥人吧。

「不可原諒!」

「咚!」地一聲,我大力敲了下桌子,準備衝出店外。然而卻被敕使攔了下來。

「瀧!現在發火又能怎麼樣!而且也早已脫離傳言的範圍了何況已經是十年前的往事了!冷靜點!」

「那傢伙......三葉說過......見到他在便利商店工作!絕不原諒!」

「瀧!」

突然敕使用低沉粗重的聲音叫住了我。那股聲音聽著像腹部被揍了一拳。

「唔......」

聽見這句話我才回過神來。

「瀧......不要緊了......而且三葉在避難生活時很少外出所以沒被狗仔隊逮到,就結果而言身分沒有暴露,放心吧。不過那個時候三葉為了躲避謠言的追逐可說是拚了全力......之後啊,居民幾乎都往飛驒市或高山市周圍地區避難了。
有親戚的人就前往親戚家,而我們三人則住進了飛驒市政府準備的臨時住宅。」

「學校也是,沒有繼續使用而把市內的小學改為了系守高中飛驒分校。但是即使這樣,圍繞在三葉身邊的傳言依舊持續著......狗仔隊挖出了三葉的父親在町長選舉疑似收賄的消息,因為這樣三葉一直都是如坐針氈的狀態......」


「......那個報導,以前我讀到過!
對了,這麼說起來,那個時候町長的名字記得是,宮水......!」

我聽著敕使說著那天之後避難生活的實際情形,除了愕然做不出其他反應。

然後,注意到時大滴的淚水已經流了下來。


我想起了三葉在飛驒計程車裡的表情。

呆呆凝視著遠方,那個並不是對以前生活的風景感到懷念,而是看上去很悲傷地凝視著。

「......三葉......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對班上的同學說了那樣、那樣的事......」


敕使拍了拍我的右肩說道。

「瀧,我並不是打算責備你才告訴你這些事的。」

「...誒......?」

我一邊哭一邊看向敕使,他的臉上帶著笑容。

「聽到你要向三葉求婚我就安心了。我才決定把三葉這番難受的經歷告訴你,因為我相信,你一定能讓她把這些痛苦的回憶抹消掉的。」

「敕使......謝謝你。」

我用右手擦了擦眼淚,總算能擠出了一點聲音。

「而且啊瀧,升上三年級的三葉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拼命用功喔,直接就考上了東京的大學呢。這件事讓班上的同學都嚇了一大跳了喔,當然松本那幫人也包含在內。」

敕使用比剛才還大的力道再度拍著我的肩膀。

「三葉她也知道吧,一直在找的『那個人』就在東京的這件事。那傢伙是為了找你才讀東
京的大學的。我是這麼認為的。那傢伙啊,在隕石落下的那天,與你交換完畢衝下山時,
"我想不起『那個人』的名字了!"這麼對我說。」

聽見敕使的話,我的身體沸騰著,完全被炙熱的感情支配了。

敕使在最後的話語注入了些許力道,一字一句慢慢說著。



「『那個人』是你真是太好了,瀧。」

「絕對,要讓三葉幸福喔。」





「......三葉、三葉......!」

聽完敕使的話我終於按捺不住,從座位上猛地站起。

「瀧、瀧!?」

「敕使,謝謝你......我現在要回去跟三葉說了!這裡的費用就讓我出吧!不用找零了!就這樣!」

說完我把一萬元紙鈔啪地一聲放在桌上,連腳跟都沒塞進鞋子,就這麼衝出了店外。


從這裡到新宿站衝刺大概要五分鐘。

我用手撥開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柏油路上全力奔跑著。

----------------------------------

不管哪個國家狗仔永遠不嫌事大啊。

敕使最後的話真男人QQ

釜茹たこ老師描寫得太棒,加上沒多少人寫那三人組的後續,我現在想到那三人就是長大後反省的形象。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4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5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4


過了一陣子,敕使擔心地前來敲了敲廁所的門。

「瀧!沒事吧!?」

聽見了敕使的聲音我總算走得出廁所了。但是那天的事仍回響在腦海中。

這麼說起來以前曾在電視上看過。

人類在經歷過度痛苦的經驗時,會無意識的將記憶消去。
也就是所謂記憶障礙這樣的症狀。

但是現在,由於敕使聊著隕石落在糸守那一天的事,讓我半強迫地取回了那禁忌的記憶。

(我曾經......改變過糸守人們的命運啊......)

敕使帶我回包廂的途中,我在飛驒的記憶也甦醒了。

前往圖書館,在彗星災害犧牲者名冊上看見了現在好好在我眼前活著的敕使,以及奶奶、四葉、三葉的死亡......

那時的震撼再次侵襲著我的全身。

(那個時候,在名冊看見各位名字時的衝擊太過強烈......所以只有那個痛苦記憶想不起來......)


「瀧,沒事了嗎?想起來了嗎?」

敕使擔心地詢問我。
不過我實在沒辦法跟敕使說我想起來的這個記憶。其實你曾經死過一次喔。這種事就算是對月刊MU愛好者的敕使來說可能也太過刺激了。果然還是隱瞞比較好。

「唔、唔嗯。稍微有一點......」

我對敕使撒了謊。這個謊言我打算就這麼帶進墳墓裡去了。


「是嗎......或許會有點難受但我繼續說了。在那之後我們三人建立了避難計畫,我用從老爹公司倉庫帶出來的炸藥爆破變電所讓鎮上停電。然後挾持無線電波引導鎮民往糸守高中避難。怎麼樣?這一段想起來了嗎?」


聽著敕使的話語,我拚命地擠出腦中的記憶。


說起來在三葉身體裡經歷的事在自己的身體裡醒來時,就像做夢一樣除了感覺以外什麼都沒留下來,但會在無預警的情形下突然在腦中降臨。這種情形佔了大半。
特別是跟三葉一起生活後,在夢裡回想起的情形也多了起來。這也是三葉組紐的力量吧。

然後托與敕使談話的福我再度抓住了取回記憶的感覺。

一旦取回一些記憶後,點與點之間連成了線,我憑著這股感覺想起了喝下口嚼酒後的記憶。

「嗯......沒錯!隕石落下那天的事!我想起來了!敕使!」

「是嗎。之後畢竟是臨陣磨槍的計畫,途中遇到了許多阻礙,但最後總算是讓鎮上五百人順利避難了。嗯?這麼說來瀧你是在避難途中跟三葉交換了嗎?」

「嗯!......敕使,我記得是......對了!我向敕使借了腳踏車!騎往山上了對吧!?」


「喔喔!瀧!沒錯沒錯!」


「後來,三葉與我在御神體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敕使!所以下山時就已經是三葉了!然後我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之後的記憶就沒有了......」


「原來如此!確實從山上下來的三葉說了些奇怪的話呢!」


「誒?三葉說了什麼?敕使?」

「哈哈,三葉她啊,『弄壞了你的腳踏車,對不起!』這麼說,我問『誰弄的?』,她回答『是我!』(笑)。一直很在意的這個顛三倒四的對話,不過因為艱困的避難生活都忘了,所以弄壞自行車的人是你啊!好,請支付腳踏車的賠償費(笑)。」

「啊!對了!途中在小徑打滑讓腳踏車落到山崖底下了......!抱歉敕使!今天的酒錢全部讓我來付原諒我吧!」

我合起雙手說道。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笑)是嗎,真的是你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

我們彼此發出了愉快的笑聲。
在回想起飛驒回憶的衝擊中,稍微感到輕鬆了一點。

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嗯?敕使,你剛剛說艱困的避難生活......那是指?」

聽我這麼一說,敕使臉上再度出現了交給他土產時的那抹陰霾。


「......沒錯,瀧,接下來才是重點......」

---------------------

災後的重建才是艱困的開始啊。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3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4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3


「一開始......那天的早上,三葉突然剪掉了自豪的長髮,以短髮的姿態在我與早耶香面
前現身......嗯?短髮......?」

敕使突然停下了言語。然後下個瞬間。


「啊------!!」

敕使突然以全三樓都聽得見的聲音大叫。不,這個音量說不定連店外都聽得見也說不定。

一瞬間原本四處飲酒喧鬧的座位與包廂都安靜了下來。

我也被這股氣勢嚇得身子往後一仰撞到牆壁。到底怎麼了。


『這、這位客人!請問怎麼了嗎!?』

對不得了的聲音起了反應,剛剛帶我到座位的年輕男店員慌忙跑了過來。

「啊,不,沒什麼。不、不好意思!」

敕使趕緊陪笑揮揮手向店員道歉。店員儘管有些疑惑地歪了歪頭但還是離開了。

『......喂!怎麼了啦敕使!嚇到我了啦!......突然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我不禁轉小了聲音說道。


「頭髮啦......」

「誒?」

「三葉的髮型剪成短髮後就分辨不出是你還是三葉了!就很難明白到底在什麼時間點交換的!」

敕使說著說著又嘟嘟囔囔進入了自己的世界。要說這人除去這點壞習慣以外就是個非常好的人了。

「冷靜下來......對了,再回想一遍基於多世界詮釋的多重宇宙論理論......在無意識的連接下......」


啊啊,又進入月刊MU模式了啊。這也是與這個人喝酒時經常出現的壞毛病。
平常還能忍受,但現在的話題不應該是該認真的時候嗎......?

突然間敕使再次氣勢十足地朝我伸出臉。鼻子都要碰在一起了,太近了啦。

「對了!總而言之,只要說那天早上發生的事就好了嘛!
那樣的話瀧,你或許也能想起來!」

敕使開始說著隕石掉落的那天早上發生的事。

「一開始剪了短髮的三葉突然說出『再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大家都會死的!』......嗯?
突然講出這種話的話,在那個時間點就已經是瀧了嗎!?怎麼樣!?想起來了嗎!?」

敕使像機關槍似的噴著唾液喋喋不休地說著。
嘛雖然我沒實際看過機關槍開火的樣子就是。


「大家,都會死......我這麼說了嗎?......唔、唔嗯~......」


喝了酒的關係讓我的頭腦有點昏沉,有點懊悔,這個話題早點聊到就好了。總而言之我拚死地像把記憶榨出般在腦中反芻著台詞。再這樣下去,大家,再這樣下去......


「還想不起來嗎,嘛算了,話說,我有相信你突然說出的那種話真是太好了瀧。除了我之外都沒人信呢,今晚彗星會落在糸守的事(笑)。」


就如你所說。


「之後,我和早耶香和三葉......不,應該是和你閉門在房間裡訂定了避難計畫!對了!那個時候你啊!在舊沙發上研究資料時故意壓上我的身體對吧!竟然讓那個年紀的女生做出這麼不知羞恥的事!瀧啊!你還真敢這樣玩弄純情的少年心啊!不可原諒!」


說著敕使掐住了我的脖子。當然不是真心的但因為喝了酒的關係嗎......力道有點大啊......啊咧......?

「咳!喂!敕使!!咳咳咳!會死的啦!笨蛋!」

我急忙揮開敕使的手。這個男生超過180公分的體格超好的,不過大概會是在酒會大鬧後就不再被邀請的類型吧。

「啊,不好意思。不過啊!那個事的確有過!這樣能想起來了嗎?瀧!」


「唔、唔嗯......啊咧,稍等一下喔......」

我回想著敕使一開始說過的話。


【再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大家都會死的!】


假如我說出這句話,代表我已經知道糸守的人們會死這件事。

我因為突然不再交換而開始尋找三葉。

從學校翹課,跟司與美紀到飛驒尋找三葉,儘管在那之後的記憶漏了一大段,但是還記得夜晚離開旅館,在中午到達御神體,之後喝下三葉的口嚼酒。
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

我為了前往不知道地址的三葉住處見她,為了前去見她,才喝下了口嚼酒......
啊咧......?





突然我的心臟感到巨大的波動。清楚聽見了噗通的聲音。


接著如同潰堤一般,大量的聲音流進了我的腦海。



那個,是以前的糸守對吧?

我家這口子,是糸守出身的喔。

沒錯!是糸守町!
那裡,就在附近對吧!

糸守的話......瀧,該不會你

那個彗星的!?


我的身體突然喀噠喀噠地顫抖著。
止不住汗水。怎麼回事。



『那個操場、周圍的山、那所高中,我都記得!』

『......三年前--死了?』



唔嘔



我突然感到一陣反胃,穿上店裡準備的拖鞋衝進了廁所。是的,我最初前往飛驒時在那所高中遺忘的痛苦記憶甦醒了。

那間高山拉麵店的老闆娘看到了我素描說出了糸守。但是糸守町在三年前因為隕石落下,大部分的居民要不死亡要不下落不明。當然,敕使、早耶親、奶奶、四葉也都......


三葉也......!!


『三葉她,真的,曾經死過一次啊......』


我在廁所待了好一陣子,久久無法出來。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2

「那麼,瀧,工作辛苦了。」


「『乾杯!』」

隨著敕使的起頭,我們仰頭一口氣乾了生啤。我沒有那麼愛酒,不過敕使河原這個男人可是個不折不扣的酒豪。

名為敕使的勅使河原克彦這個男人在糸守時父親在地方經營著知名土木業勅使河原建設。
從新手到上了年紀的老將每個月都會在他家客廳開好幾場宴會,嘛這種事我當然也早就知道了。都是勅使河原父硬邀請社員來的樣子。
「每天晚上都聞著酒味自然而然我酒量也變好了」儘管他這麼說,實際上又是如何呢。我至今依舊對敕使的這個說法感到懷疑。

嘛姑且不論這點跟敕使飲酒也是很單純的愉悅。聊著工作的事、敕使喜歡的超自然話題、以及我不知道的小時候三葉與早耶親的往事,跟往常一樣,注意到時已經過了兩三個小時了。

即使聊得很開心,我在對話途中仍然沒有忘記交付土產的事,我從桌子旁的紙袋中取出。

「敕使,這個是上禮拜跟三葉去飛驒時的土產。朴葉味噌和甘酢赤蕪漬。早耶親應該會很開心吧。」

「喔,不好意思有勞你了。她肯定會很高興的,三葉的奶奶精神還好嗎?」

「嗯,雖然因為感冒而發燒但現在情況已經安定了。那個安養中心也有很多糸守的熟人在就放心了。」

「是嗎......總之沒事就好。嗯......」


那一剎那,接過土產的敕使不知為何視線變得有點像是盯著遠方發楞一樣。我也沒看漏那包含著哀傷與難過的表情。


啊咧......


我想起最近也看過這個憂傷的眼神。

這個眼神,這個表情,三葉在前往奶奶所在地的計程車上也浮現過。敕使與三葉......想起了飛驒的什麼事嗎......

就在此時,敕使朝我拋出了意料之外的語句。


「吶,瀧。」


「嗯?」


「你啊,有要跟三葉結婚嗎?」


「誒、誒!?」

從敕使口中突然冒出"與三葉結婚"這個詞語讓我相當地動搖。
啊咧,敕使,該不會已經醉了吧?

「瀧,我不是在開玩笑,接下來的話題是認真的。怎麼樣?」

「啊,嗯、嗯......其實......已經打算在下個月求婚了......日期也已經決定好了。」

「是嗎......那就好了......那傢伙也被你迷得神魂顛倒呢。這樣就不要緊了。話說回來,瀧。」

敕使繼續說著。

「你,在糸守三葉體內的記憶恢復了嗎?」

「誒、誒!?」

「瀧,只有你在三葉體內時,用通俗的話講就是【狐狸附身模式】時才會綁著馬尾。如今回想起來,應該是你不會綁那個複雜髮型的關係吧。」

敕使搞懂了什麼似的,在胸前交叉雙臂一個人嗯嗯嗯地點頭自言自語。不知不覺就回到原本的表情,剛剛還在的奇妙氣氛去哪了。不愧他愛讀的刊物是月刊MU(超自然雜誌),說著這種話的才是平常的敕使。

「嗯,就是那樣沒錯喔敕使。我在三葉身體裡綁著馬尾時......真拗口啊......沒錯,那個時候跟敕使與早耶親在一起的記憶幾乎都恢復了。」

我一五一十地告訴敕使,關於我在糸守時的記憶的事。

與敕使和早耶親再會後,聊著三葉曾在糸守做出的奇怪行為時,我一點一滴地取回在三葉體內時的記憶的事。

非常討厭班上同學松本那幫人而跟他們爭吵的事、被低年級告白的事、突然在走廊跳起麥可舞蹈的事、共同製作糸守咖啡廳的事......這些記憶都恢復的事我都跟敕使說了。


「但是,敕使。我還是有想不起來的地方......」


「嗯?瀧,是什麼?」

敕使將手肘撐在桌上向我探出身子。因為氣勢太大店裡推薦的烤雞肉串拼盤差點就要掉到地上了。好險。


「那一天,隕石落在糸守的那天......」

敕使聽見後眉毛抽動了一下。


「那一天......我應該確實是為了見那傢伙到糸守去了!但是那天的記憶只有片段!吶,敕使!?我那一天的確在糸守對吧!?」

這次換我靠近敕使的臉,雙手按在敕使肩膀上。
突然間敕使抓住了我的雙手慢慢放到桌上。

然後用跟剛才同樣的寂寞視線小聲說道。

「......是嗎,這麼說來,隕石落在糸守的事,還有我與早耶親,以及三葉在那之後發生了那些事都沒有跟瀧提起過呢。所以你這部分的記憶才沒有想起來也說不定......」

垂下視線的敕使突然抬起頭嚴肅地盯著我說。

「如果你已經認真在考慮跟三葉結婚的話,那你有必要知道這些事。而且必須回想起來。
那一天,你做了什麼,以及在那天之後我們經歷了那些。」

感受到了敕使的語調中強烈的覺悟。我也面對敕使的壓力不禁繃緊了身子而微微顫抖。

然後敕使靜靜開了口。


「......那一天,隕石落在糸守的那天......」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

[作者的話]
系列剩下下一篇就是最終回了。
雖然是不成熟的文章,對一路讀來的各位除了感謝的話語無話可說。真的非常感謝。
上回第一次用了問卷調查詢問新系列的事得到了許多肯定的意見。真的很感謝。

雖然新系列能不能寫不知道,總之先把這個系列全力寫好。請多指教。

每次都有許多收藏與評論。注意到時已經超過一百位追隨者了。

藉著這個場合說聲謝謝。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1


「哈啊......哈啊......四谷的坡道,果然令人很難受......。」

我現在身體疲憊不堪地在四谷坡道上往自家公寓全力奔跑著。從路上的行人看著我無不露出驚訝表情就能明白,我緊咬著的牙關的臉肯定是浮現出了苦悶的表情。

彷彿把醉意留在直到剛剛為止還和敕使一起飲酒的居酒屋裡一樣,我現在的腳步非常穩固。


......但是,我畢竟不是擅長長跑的原田徑部跑者也不是超人。沒錯,因為平常沒在鍛鍊心肺功能,意外地一下子就到了極限。儘管很羞恥還是在離自家五百公尺處因喘不過氣而到達了疲勞極限。



「哈啊,哈啊......早知道,從車站,坐計程車來,哈啊,就好了......」


正面承受春天的冷風不斷跑著,額頭上滴滴答答落下的汗水在柏油路上形成了好幾個像下過雨一樣的斑點。

但是從剪票口猛然衝出的瞬間,我腦中並沒有浮現那樣的想法,不管怎樣早一秒也好想趕快見到三葉。心境一直想著跑起來。

然後注意到時身體已經自動往公寓跑去。
我的心情在那一瞬間超越了身體。


早一秒也好想見到三葉的臉。

然後用這雙手緊緊抱緊她。


「三葉......三葉......」


雙手撐在膝蓋上整理好呼吸後,儘管比停下腳步前的速度還要慢,
我仍舊撐起身子東倒西歪地往三葉在的公寓跑去。


******


「誒我看看,應該是這棟建築的三樓。」

在新宿三丁目林立的光輝燦爛招牌中,一個用黑色毛筆字體寫著的白色看板映入了我的眼
簾。這裡就是敕使指定的建築不會錯了。

坐電梯抵達三樓後,一走出來就看到面前的居酒屋。入口的大門打開著,一進入店裡就聽
見氣勢十足的「歡迎光臨!」,接著像在附和一般聽見了好幾位店員同聲複述。


「有用勅使河原的名字預約了。」

我對在櫃檯站著的店員這麼說後,他告訴我勅使河原先生已經到場了,這就帶我去預約席。

預約席是類似個人包廂般的房間,我脫下了皮鞋進入室內,看見熟悉的平頭男子盤腿坐在桌子的裡側。

「辛苦了,敕使,你好早到呢。」

「笨蛋,是你太晚來啦,好,趕快來乾杯吧。店員不好意思,先給我們兩杯三得利生啤!」

敕使對帶我來包廂的店員說道。


這一天,我跟綽號敕使的勅使河原克彦約好下班後一起喝一杯。他與三葉是從小在糸守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這樣的關係。妻子同樣是糸守的青梅竹馬早耶親。啊,舊姓是名取,名取早耶香。勅使河原夫妻跟三葉一樣,大學就讀東京的大學。
所以就結果來說,三葉跟敕使、早耶親可說從小時候到成年為止三人都一直待在相同的城鎮。


然後關於今天的酒會,其實是敕使他在昨天星期二午休時間邀請我「下班後到新宿喝一杯吧?」。

幸好我最近的業務進行得很順利不用擔心要加班,剛好也是把跟三葉一起去飛驒時買的土產交給勅使河原夫妻的好時機,於是我就答應了。而且以社會人的角度來說,現在敕使在大型建設公司工作,能順便請教已經起跑三年的他有關建築的經驗與技術,這場酒會也十分有意義。再加上今天離發薪日也近了,就預算而言這時機可說是非常剛好。

當然我有好好地跟三葉說今天會比較晚回去,晚飯不用準備我的份了,不用擔心她會生氣。不過肯定很寂寞吧,可以的話早點回去好了(笑)。



距離和三葉一起去飛驒探望奶奶已經過了三天。

在早上,比三葉還早起,盯著那副幸福的睡臉好一陣子後一起出門上班,在固定的時間下班後接下來夜晚的宴會準備開始了。但是,我作夢也想不到,幾小時後會迎來讓我腦子一片空白的衝擊。


如同那個春天的早晨,突然在並排電車中看見三葉時一樣,那麼地突然,那麼地毫無徵兆。

2017/7/6

來閒聊推薦一下我喜歡的編劇:おくとぱす

事情發生在昨天,我逛著已經停止更新很久,限定女性催眠女性的小說投稿網站,

看著已經看過不知道幾次的小說"蜘蛛のノクターン"拿來用時,偶然間瞄到作者的名字

頓時感到"誒?等等,不會吧!真假?",因為作者正是我喜歡的H-Game腳本家おくとぱす


沒想到會用跟業界活動時同一個名字投稿,

而且我竟然這幾年都沒注意到作者名字wwwww(也可能注意到但忘了)

http://www.geocities.jp/kurukuru170/sosaku-top.html


以此為契機,我去找了他參與的其他作品,

發現除了我知道的操心術系列、催眠遊戲、催眠演舞等

還有其他我喜歡的作品如催眠委員長和サイミンZ腳本也都是他。

(涉入不深,很少在記裏界的腳本和聲優)

今天就來閒聊、推薦、分享一下おくとぱす這位我唯一記住的腳本家


近期おくとぱす作品都為催眠類的,且經常與ざくそん這位監督合作


要我說おくとぱす催眠類作品最大的特色,就是深度與有趣吧

與一些催眠類作品不同,不會是得到催眠能力→催眠攻略→END這樣的簡單展開

而是多繞幾個圈,甚至是峰迴路轉的情節(例如操心術系列)


此外,相當重視場景的"異常感",像是催眠演舞中把性感帶移轉到額頭

如果一個場景是催眠女主來咬,其他催眠作品可能是"過來跪下,好好含住" "是的......"

但他來寫可能就會是"好好看著,眼前的東西越來越吸引妳了,好想含住對吧"


這種日常中的非日常,被催眠的卻絲毫不覺得奇怪,就是催眠作的醍醐味啊

我之前簡略翻譯過的訪談
https://www.ptt.cc/bbs/H-GAME/M.1435040389.A.9A9.html


對我而言,還有一個加分點,很多催眠類作品主角都是噁心醜宅(例如黑虹的村越進太)

在班上被鄙視霸凌,因而在得到催眠力量後報復社會


然而おくとぱす的男主卻相對正常甚至還都是帥哥

操心術2的男主是黑社會小弟、3跟0是外表普通高中生

催眠遊戲中的浦河圓滾滾的,還會變魔術,是班上人氣成員

催眠演舞中一紗是日本舞世家

催眠委員長的男主輝,學業頂尖只是進高中後周圍比他更強 (國中前三名進建中變倒數)

(不過男主性格該歸功於他還是監督、人設我就不確定了)



最後,おくとぱす不得不提的一點就是超有良心的文庫本小說

我去日本時買的
https://i.imgur.com/8Q4gLVP.jpg


一般來說,H-Game的文庫本小說都是把主線劇情或真女主路線精簡化,

劇情走向與遊戲大同小異,作者也不是遊戲版腳本

(至少我有買的"催眠ファンタジア"、"超催眠術學園"是這樣)


但是おくとぱす可不同,除了遊戲版腳本本人親自撰寫這點就已經很良心了

更讚的是,劇情即使走向相近,內容卻大不相同,簡直是另一部作品了

(舉個例子,就像漫畫版內戰跟美國隊長3那樣)


像是催眠遊戲的舞夜篇和流衣篇,遊戲中是分歧的劇情,而小說版則是先攻略舞夜後,

到了續篇在她的協助下將流衣收入催眠後宮。

小說中即使用了與遊戲相同的CG,下的催眠暗示也與遊戲完全不同。


而操心術的兩本小說就更猛了,STUDIO邪恋是直到中途(不確定是2還是3)才決定將其

發展成參雜未來人、時光旅行等跨越十幾年的系列作。

那小說版怎麼改編呢?直接打掉重寫啊!

所以系列化前的劇情大幅修改、配角們的身分也被改變,變成了從頭連貫到尾的作品。

讀完後真的讓我很希望STUDIO邪恋以小說版為劇本出遊戲重製版啊


催眠委員長小說版雖然我還沒買,但從亞馬遜讀者評價來看,似乎內容也與遊戲大不相同


打了這麼多,希望有將おくとぱす魅力傳達給各位w


推薦作品:

操心術系列(最推2、3、0、外傳)
催眠委員長
接触洗脳倶樂部
サイミンZ

2017/7/2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5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5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5  END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系列最終章ep1) 4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3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シリーズ最終章 Ep 1)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系列最終章ep1) 4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3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3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3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2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2

瀧三,再次前往飛驒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


[作者的話]
妄想瀧三同居系列

這個系列也終於要來到尾聲了。
這回是瀧三兩人探訪住在飛驒的一葉奶奶。

宮水神社祭祀的神參考了外傳小說。

●關於瀧的記憶的設定

從抵達拉麵店,到御神體喝下口嚼酒、在10/4交換,直到兩人在分身之時相遇之前的記憶都處於曖昧的狀態。

還有作品中通往糸守的線路當然是虛構的。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次前往飛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