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連繫起的時間 4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4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4




「早安,三葉小姐。」

離都心稍微有點距離但離三葉的家很近的租車店前,正等著瀧的三葉聽見了瀧的聲音後回過頭去。幾乎與三葉同時現身的瀧,穿著防風外套,背著登山背包,一副準備周全的樣子站在那。

「早安,立花君。準備......看來沒問題呢。」

「嗯。三葉小姐也是準備萬全了呢。」

「那當然。你看,這個背包還是特地去買的喔。」

轉過身給瀧展示新買的背包。本來住在糸守時的常用的背包也跟著家一起沒有了,從那天以來就沒再用過背包了。

「還特地去買了啊。啊咧,那個髮帶......」

「啊這個?該不會,很奇怪吧?」

今天是用紅橙相間,然後中心是水色的線編成的組紐綁頭髮。從高中時代開始就非常喜歡,現在也經常使用。
與瀧相遇的時候也有綁,加上今天要回糸守,早上突然就有種應該要綁的感覺。

「不會,很適合妳喔。覺得好漂亮啊。」

「是、是嗎,那就好。那......就快點出發吧。」

「嗯。那麼,駕駛就拜託了。」

三葉笑了笑進入了車內,坐在副駕駛座的瀧把行李放在腳邊。

「那就出發囉。」

開始駕駛就不能分心了,稍微凝視著眺望著窗外的瀧一段時間後,三葉發動了引擎。
前往飛驒山中,思緒奔向懷念的山林景色,三葉對許久沒過故鄉感到開心。

然而


「哈啊......沒想到這麼費力......」

數小時後,踩著沉重步伐走在山上的三葉微微喘著氣。儘管是懷念的山路,但對習慣東京道路的腳來說比想像中還艱難。
以前明明能俐落行走的,不免對走不動的腳感到惱火。
住在東京好幾年身體也變遲鈍了嗎,說實話還是挺震驚的。

「啊,要不我幫妳拿一下背包吧?我還撐得住。」

瀧回過頭來問道。他看上去平常也沒有運動,即便如此輕鬆的表情讓人體會到基本的體力差。

「不好意思,幫大忙了。立花君果然很可靠。」

從背包中取出負擔較大的水拿在手上。把車停在山道旁後走了約兩小時,雖然再走一下就會到了,但森林中充滿砂石的地面果然相當難走。

「不客氣。比起這個,剩一點路了加油吧。」

沒怎麼休息畢竟也不是很累,對瀧說的話點點頭,三葉再度邁出了腳步。

「不過,好懷念啊。全部~都跟以前一樣沒變。」

雖然只是普通的山道,但周圍的景色卻都沒變。唯一改變的只有湖增加了一個,遠處的稜線跟樹木都跟以前一樣。
看著那樣的景色,腳步也自然輕快了起來。嘛輕快的原因也可能是減少了行李重量。不過拜此所賜,兩人總算能以同樣的步調順利地走在山路上。

「啊,到了。是這裡對吧?三葉小姐說的地方。」

瀧先一步站上了山頂,緊接著三葉也邁出了最後的一步。

「嗯,對。......不過這裡,果然也跟以前一樣......」

對著與祖母一同看過好多次的景色感到了鄉愁。但是三葉的故鄉已經沒有了,從以前都沒變的這個場所,肯定已經好幾年都沒人踏進來了。而且本來就是除了三葉她們宮水家血脈以外無法進入的場所。正因為如此,才能經過好幾年都沒有改變吧。
看著默默眺望御神體的三葉,瀧只是安靜地在一旁等候著。
三葉用袖子擦了擦稍微滲出的淚水,打起精神用明亮的聲音開口後,踏出了腳步。

「好,走吧。」

「啊啊。小心不要跌倒囉。」

「真是,知道了啦~」

瀧也跟在後頭,緩緩走下了山坡,在那裡有著像是把被稱為神體的巨大岩石與樹木包圍般的池子。兩人踏著露出水面的石頭,抵達了對岸。

「此處前方就是幽世......嗎」

像是自言自語的話語。聽見三葉那麼說,瀧露出了感到意外的神色。

「這句話......。總覺得好像有種在哪聽過的感覺......」

「記得是奶奶說過的。此處的前方是幽世,回來時要留下重要的東西。」

但是,是什麼時候聽奶奶說的呢?還小的時候嗎,還是高中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想不起來了。說到底為什麼會不自覺脫口而出這句話呢,同樣也不明白。

「如果是三葉的奶奶說過的話,我應該是不會知道的。所以大概是在電影裡聽過類似的話吧。」

「啊~是怎麼樣呢?有可能嗎,這樣的台詞?」

「誰知道......」

聊著那些話題,兩人走進了岩石底下的通道。一直被放置不管的關係,裡頭也跟三葉的記憶一致。然而

「啊咧?蓋子怎麼被打開了?」

出現了意料之外的事,三葉急忙跑向神體。奉納的口嚼酒,連同四葉的分的兩個瓶子,不知為何其中一個空了。

「诶......哪瓶是我的啊......」

思索著曖昧的記憶,但畢竟是八年前的往事,無法清楚地想起來,不如說三葉完全沒有把口嚼酒放到這裡來的記憶。這麼說來我是什麼時候來奉納的啊,三葉歪著頭思考著。

「怎麼了嗎?」

「沒什麼,奉納的其中一瓶酒不知道被誰喝了的樣子......。啊啊~為什麼啦~?」

把不知道奉納的是口嚼酒但也感到不可思議的瀧拋在一邊,三葉獨自煩惱著。

「嘛,搞不懂就算了吧......」

放棄了勉強自己想起。畢竟就算是誰喝了他也不在這裡,而且有可能是動物打翻也說不定。嗯,肯定是那樣吧。
接受自我解釋的三葉將口嚼酒放下,兩人之間陷入了沉默。在這原本就十分安靜的地方,能聽見的只有兩人的呼吸聲。連風聲也聽不見的這個場所,兩人靜靜側耳傾聽著。

「......什麼都沒發生呢。」

瀧突然輕聲說道。什麼事都沒發生。為什麼沒有出現想起了彷彿被薄霧遮掩的記憶這樣的事呢,御神體依舊保持著沉默。

「果然沒那麼簡單嗎。」

「怎麼辦?要回去了嗎?」

「唔嗯......說的也是,回去吧。」

腦後的頭髮還在被拉扯著,但是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三葉放棄了。走出外頭天空已經被染成一片通紅,看樣子時間比想像中還晚。

「哇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啊。」

「變暗了話會更危險,不快點不行了。」

一邊說著那樣的話,三葉站在火山口邊緣回頭看著變成兩座湖的糸守湖。夕陽落下的瞬間,分身之時。一時間三葉的胸口人聲嘈雜,好像快要想起什麼了。

「吶,立花君。」

「啊。那個......怎麼了?」

「為什麼......表情那麼的悲傷呢?」

瀧的表情簡直跟三葉一樣,尋找著什麼重要的東西,然而就在眼前卻又碰不到。那樣的表情。

「三葉小姐這麼說妳不也是,表情讓人看了好悲傷。但是為什麼......看著這幅景色覺得非常的」

寂寞,瀧靜靜地喃喃自語著。就在此時

「啊。」

三葉用來綁頭髮的組紐,突然落到了地上。頭髮凌亂地被風吹起,三葉急忙用手按住,彎
下腰去打算撿起組紐。

「啊咧,是不是沒綁好啊。啊!」

「小心。」

瀧驚險地撿起差點被風吹跑的組紐。瀧一面笑著說好險好險,一面拿著一端,另一端向三葉拋去。
隨著三葉『嘿』的一聲,伸手在空中抓住了組紐,剎時之間,聽見了像是什麼彈到地上的清脆一聲『鏗』。

『誒?』

與瀧的聲音疊合在一起,三葉還來不急反應,透過組紐流入身體的大量感覺就讓三葉不禁睜大了眼。

眼前流過了各式各樣的景色,各式各樣的人。沒見過的學校與同學、一次都沒去過的餐廳廚房與店員。然後,應該要經歷過,但卻不知道的糸守日常。
在流過的景色中,只能任其翻弄。明明不知道卻又無比懷念的景色與場面,最後再一次回到了分身之時的場所。


「瀧......君?」
「三葉......?」

---------------------------------------------------

腦中不禁浮現組紐中有個小三葉拉著三葉腦袋,最終乾脆吼喲掙脫跳機的畫面w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