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

[作者的話]
系列剩下下一篇就是最終回了。
雖然是不成熟的文章,對一路讀來的各位除了感謝的話語無話可說。真的非常感謝。
上回第一次用了問卷調查詢問新系列的事得到了許多肯定的意見。真的很感謝。

雖然新系列能不能寫不知道,總之先把這個系列全力寫好。請多指教。

每次都有許多收藏與評論。注意到時已經超過一百位追隨者了。

藉著這個場合說聲謝謝。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1


「哈啊......哈啊......四谷的坡道,果然令人很難受......。」

我現在身體疲憊不堪地在四谷坡道上往自家公寓全力奔跑著。從路上的行人看著我無不露出驚訝表情就能明白,我緊咬著的牙關的臉肯定是浮現出了苦悶的表情。

彷彿把醉意留在直到剛剛為止還和敕使一起飲酒的居酒屋裡一樣,我現在的腳步非常穩固。


......但是,我畢竟不是擅長長跑的原田徑部跑者也不是超人。沒錯,因為平常沒在鍛鍊心肺功能,意外地一下子就到了極限。儘管很羞恥還是在離自家五百公尺處因喘不過氣而到達了疲勞極限。



「哈啊,哈啊......早知道,從車站,坐計程車來,哈啊,就好了......」


正面承受春天的冷風不斷跑著,額頭上滴滴答答落下的汗水在柏油路上形成了好幾個像下過雨一樣的斑點。

但是從剪票口猛然衝出的瞬間,我腦中並沒有浮現那樣的想法,不管怎樣早一秒也好想趕快見到三葉。心境一直想著跑起來。

然後注意到時身體已經自動往公寓跑去。
我的心情在那一瞬間超越了身體。


早一秒也好想見到三葉的臉。

然後用這雙手緊緊抱緊她。


「三葉......三葉......」


雙手撐在膝蓋上整理好呼吸後,儘管比停下腳步前的速度還要慢,
我仍舊撐起身子東倒西歪地往三葉在的公寓跑去。


******


「誒我看看,應該是這棟建築的三樓。」

在新宿三丁目林立的光輝燦爛招牌中,一個用黑色毛筆字體寫著的白色看板映入了我的眼
簾。這裡就是敕使指定的建築不會錯了。

坐電梯抵達三樓後,一走出來就看到面前的居酒屋。入口的大門打開著,一進入店裡就聽
見氣勢十足的「歡迎光臨!」,接著像在附和一般聽見了好幾位店員同聲複述。


「有用勅使河原的名字預約了。」

我對在櫃檯站著的店員這麼說後,他告訴我勅使河原先生已經到場了,這就帶我去預約席。

預約席是類似個人包廂般的房間,我脫下了皮鞋進入室內,看見熟悉的平頭男子盤腿坐在桌子的裡側。

「辛苦了,敕使,你好早到呢。」

「笨蛋,是你太晚來啦,好,趕快來乾杯吧。店員不好意思,先給我們兩杯三得利生啤!」

敕使對帶我來包廂的店員說道。


這一天,我跟綽號敕使的勅使河原克彦約好下班後一起喝一杯。他與三葉是從小在糸守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這樣的關係。妻子同樣是糸守的青梅竹馬早耶親。啊,舊姓是名取,名取早耶香。勅使河原夫妻跟三葉一樣,大學就讀東京的大學。
所以就結果來說,三葉跟敕使、早耶親可說從小時候到成年為止三人都一直待在相同的城鎮。


然後關於今天的酒會,其實是敕使他在昨天星期二午休時間邀請我「下班後到新宿喝一杯吧?」。

幸好我最近的業務進行得很順利不用擔心要加班,剛好也是把跟三葉一起去飛驒時買的土產交給勅使河原夫妻的好時機,於是我就答應了。而且以社會人的角度來說,現在敕使在大型建設公司工作,能順便請教已經起跑三年的他有關建築的經驗與技術,這場酒會也十分有意義。再加上今天離發薪日也近了,就預算而言這時機可說是非常剛好。

當然我有好好地跟三葉說今天會比較晚回去,晚飯不用準備我的份了,不用擔心她會生氣。不過肯定很寂寞吧,可以的話早點回去好了(笑)。



距離和三葉一起去飛驒探望奶奶已經過了三天。

在早上,比三葉還早起,盯著那副幸福的睡臉好一陣子後一起出門上班,在固定的時間下班後接下來夜晚的宴會準備開始了。但是,我作夢也想不到,幾小時後會迎來讓我腦子一片空白的衝擊。


如同那個春天的早晨,突然在並排電車中看見三葉時一樣,那麼地突然,那麼地毫無徵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