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系列最終章ep1) 4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3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シリーズ最終章 Ep 1)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系列最終章ep1) 4



「到了!果然飛驒的空氣好新鮮呢瀧君!一直在東京居住都忘了這個感覺了。」

「嗯,空氣真的跟東京完全不同呢,好,那到車站前攔部計程車去奶奶那吧。」

「嗯,我先給設施的人員打個電話。」

在中午之前我們兩人便站在了懷念的飛驒古川站。感謝北陸新幹線大大。

以前跟司和美紀到飛驒來時所花的時間很長,記憶中抵達時身體的疲勞姑且不論,精神上也很疲勞......一直被懷疑是不是遇到仙人跳......

今天飛驒的天氣的確與東京一樣,燦爛的陽光從高空直直地照耀下來,不過氣溫卻不高。不如說相當的冷。

用手機app查了一下,飛驒現在的氣溫只有八度。
可惡,小看了嗎?


不過因為之前三葉她「大衣跟圍巾在這個時候還是必需品喔。」這麼說了所以姑且還是準備了,在這時真是幫了大忙。這種時候依靠對當地非常了解的三葉準沒錯。

(話說回來已經八年了啊......
三葉的奶奶現在剛好住在這附近我才能又回到這個地方......)

那一天,為了找尋三葉的線索我首先在這裡下車。連一開始的線索都沒有也只能先從車站周遭開始打聽......



「呀~~!瀧君你看你看!是飛驒的吉祥物『飛驒牛』耶!瀧君也過來一起拍照嘛!」


沒有閒暇沉浸在感慨中,出了剪票口後在自動售票機旁的飛驒牛布偶裝朝三葉揮了揮手。
接著三葉就開心地跑過去抱住。喂三葉,那隻飛驒牛裡面的人肯定是個上了年紀的大叔所以快給我離開啦(怒)!


幫三葉跟飛驒牛合照後,我們搭上了車站前的計程車,往一葉奶奶所在的安養中心出發。

在路上我只與司機大哥進行著「小哥你們從哪來的呀?」「東京」這樣簡單的對話,偶然
看向三葉,她又露出剛才列車經過糸守附近時一樣的表情,視線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


(很在意奶奶的身體狀況嗎?)

我忍不住那麼想。

然而這時的我還沒注意到。

等我知道這個時候三葉內心的想法時,已經是回到東京幾天後了。


◇  ◇  ◇


計程車駛離車站數分鐘後,在往安養中心的路上,曾經有印象見過的景色映入了我眼中。

(這個神社,那個時候也來過......)


我趕緊用地圖app查詢現在的位置,確認了這個場所叫「気多若宮神社」。對了,我曾經在這個神社周圍拿著糸守的風景素描打聽消息。

雖然另外兩個人都在玩就是......


老實說,我在造訪御神體進行最後一次交換之前曾經到飛驒這邊來的這件事,在我與三葉重逢後我還沒對她說過。

其中一個最大的理由就是在一開始跟各位說過的,到飛驒來尋找的那天,從傍晚到最後一次交換間的記憶都很曖昧。

沒錯,那天去了剛剛經過的気多若宮神社,坐上巴士到了很多地方打聽,記得最後在高山拉麵店【吉野】點了680元的高山拉麵吃。嗯,真的很好吃。
然後在那之後......


之後......



之後......?


回過神來我已經跟司與美紀在旅館了......


為什麼從拉麵店開始我的記憶就出現斷層了?


不知為何一個人離開旅館的我,來到了之前與一葉奶奶和四葉一起造訪的御神體,喝下了三葉的口嚼酒......

......在御神體的岩場不知為何回到了原本的身體,見到了剪了短髮的三葉。


我對她這麼說


「我來見妳了喔。」


「真的,很辛苦呢!妳在的地方真遠啊。」


「這三年,我都一直拿著(組紐)。這次,該還給三葉了。」


三葉在認識她以前的國中的我面前現身,在電車中交給了我組紐......


在迎來分身之時的場所進行的對話內容我都清楚地記得。


但是到岩場來之前,我,在三葉的身體裡做了什麼事呢......
在那之間的記憶......

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


「唔......」


頭又在痛了。



「瀧君,到了喔。」


回過神來計程車已經停了下來,三葉拍了拍我的肩膀告知我。剛剛輕微疼痛的表情似乎沒被看見的樣子。
因為不想讓三葉瞎操心的關係,讓我稍微放心了。

從飛驒古川站開了不到十分鐘,我們抵達了安養中心。建築物的外觀是裸露的混凝土,看起來像是昭和後期時所建。外牆因為承受長年的雪和雨滲出了色斑,給人非常悠久的感覺。

我付錢給司機後,車門自動打開,我們下了車往建築物走去。

在入口前三葉她

「瀧君,我去辦會面手續等我一下喔。」

說完便一個人走進建築物中。


嗯,知道了。我輕聲回覆三葉後,回頭四處張望這個設施周圍的景色。

在坡道上的設施周圍分散著幾處住家,不管在這個建築物的坡道上方,還是在剛剛計程車開上來的方向,都能看見遠處飛驒的群山。
氣溫比起剛抵達車站時稍微上升了一點,寒冷的空氣也緩和了下來。遠方不知道名字但富有春天氣息的啾啾鳥叫聲傳進了耳朵。

我想起了與三葉的交換突然中斷,靠著山岳圖鑑和手機搜索記憶中的糸守風景與吻合的稜線,每天晚上拼命地用鉛筆在素描本上作畫,高中二年級那個秋天的回憶。

(飛驒群山的稜線,果然很獨特啊)

再把身體轉向設施那邊時,剛好看見三葉從入口處出來,對我招了招手叫我過去。


「瀧君,會面的手續辦好了喔。快進來。」

「嗯、嗯,知道了。」

受到三葉的催促,抱持著喜悅與些微的緊張感,我快步走向設施入口處。

然後,與一葉奶奶相隔數年的再會就要實現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