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

[作者的話]
系列最終回

與前作不同的悠閒氣氛
最後左右都是這樣緩慢的氣氛也說不定
我個人方面,職場上從這個春天(2017)開始要移動到新的地方部署,還有要挑戰證照考試,這部作品是最後的二次創作了。

這一回剛好是第20部作品,目前為止作品的收藏與評論,真的很感謝。
在這之後也請在其他作者的作品溫柔守護瀧三兩人的幸福。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1

「美紀醬跟司君的結婚典禮,真的好棒喔。而且我還接到了新娘捧花呢。包含早耶親那次就連續兩次了(笑)」

「......這種機會就讓給其他單身女性啦,不如說美紀她丟出的捧花簡直像被妳吸過去一樣落在妳那邊......」

「對啊!才不是我的錯。是不可抗力啦。不過真的好美麗啊,美紀醬......」


距離我取回了與三葉交換時到隕石落下那天為止所有的記憶,和三葉一整晚相擁而泣的那一天已經過了數週。都內的櫻花已經凋謝,進入四月後暖洋洋的天氣持續了好幾天。

今年的櫻花因為風強的日子很多,再加上春天的雨很快就謝了,不過在這之中我與三葉四葉、以及敕使夫妻、司夫妻七個人在沿著目黑川的櫻花道路下賞了一次花,大大地享受了一番。

三葉在賞花過程中醉得一塌糊塗,在賞花會場附近好不容易攔到計程車之前在我背上香甜地呼呼大睡的記憶宛如昨天般歷歷在目。四葉在一旁吃驚地不停說著瀧哥對不起,沒想到我家姊姊這麼不勝酒力......


那麼,回到主題。現在在床鋪旁邊三葉所聊的話題,是上週末舉行的司與美紀的結婚典禮。


實際上司與美紀訂下婚約時,當時司還是大學生,只向市公所提出入籍申請作為成為夫婦的手續。兩人並沒有舉行結婚典禮。

不過,之前我們跟司與美紀進行雙重約會時,我對司

「三葉也說很想看美紀穿婚紗的樣子,再問一次美紀要不要舉行典禮的意見好嗎?」

低下頭如此拜託道。當時美紀其實是在顧慮還是學生的司,其實還是很想辦結婚典禮的,坦承了彼此的心意,上禮拜在兩人居住的千葉市禮堂舉辦的非常棒的結婚典禮平安落幕了。


但是此時我相當心不在焉地聽著三葉的話。

要問為什麼我光是考慮明天的事就竭盡全力了,胸中像是被緊緊握住了一樣。

一切就在明天。是的,明天的星期天會成為我目前人生中特別的一天。


我與三葉在那間神社的階梯相遇以來的日子到明天剛好滿兩年。


沒錯,我要,在這個重要的紀念日,在那間神社的階梯向三葉求婚!


為了這個在成為社會人後不花費多餘的開銷拼命地偷偷存錢。

而且幸好沒有被三葉察覺(大概)

結婚戒指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也順利完成了!


誒?你問我怎麼測量手指尺寸的?

那個之後再說......


只不過,關於這一天的紀念日理所當然地三葉也牢牢記得。

去年的場合,那天早上三葉

「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吧,瀧君?」

甚至還在被窩中就向我提問了。

而且,我並不怎麼想為對三葉的求婚策畫非常驚喜的演出。我的話肯定會變得很俗套的,只要把偷偷完成的結婚戒指在那個神社的石階贈送給三葉這樣的流程就好。更剛好的是明天是彼此都放假的星期日!

不趁此時求婚更待何時的絕妙時機啊。


然而,我現在卻怎麼也無法好好入眠。

其中一個原因是剛剛提及的,擅於使用抓緊胸口之技,名為緊張感的最終魔王的關係。而且還加上了對明天的擔心,萬一,當天對三葉求婚時,在事前早已敗露不就看不見那傢伙的驚訝表情了嗎。
不,嘛,就算事先敗露,明天要求婚的計畫也不會改變,不過硬要說的話果然還是控制不住興奮感看想看她驚訝的神色啊。


三葉肯定會感激地眼淚直流吧......


然後睡不著的原因還有一個。

在床左側的三葉,開心地不停與我聊著天。

星期六晚上也是有這種情形的......


今天三葉進入棉被後並沒有突然向我撒嬌,而是我熱心聽著三葉聊著最近的工作,或是今晚她做的晚餐感想,現在話題則切換到了上禮拜司他們的結婚典禮。

此時靠在我左肩的三葉突然向我展示手機畫面。


「然後啊你看,美紀醬穿著婚紗的身姿好美喔,我拍了好多張呢!吶?看一下看一下嘛!」


說著三葉浮現了滿臉笑容,手指在手機螢幕上不停滑動為我展示大量拍攝的照片。

但是我儘管是盯著美紀的婚紗照,眼前卻自然而然浮現了三葉的臉。看來我被之前的想像影響太深了。


(三葉她,之後也會穿上這樣的禮服啊......
不,因為擔任過神社巫女果然還是白無垢比較......)

那種事在我腦中咕嚕咕嚕打轉著。


「嗯......不過,果然三葉才是最......」

我這麼回答後,三葉把手機放到床頭櫃上,紅著臉在我胸口磨蹭。


嗯......這樣下去今晚真的要睡不著了啊......

明天不早起不行的......沒問題嗎......

我一邊像對待貓一樣溫柔摸著三葉的頭髮,一邊在腦中一遍又一遍演練著明天的流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