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4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5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4


過了一陣子,敕使擔心地前來敲了敲廁所的門。

「瀧!沒事吧!?」

聽見了敕使的聲音我總算走得出廁所了。但是那天的事仍回響在腦海中。

這麼說起來以前曾在電視上看過。

人類在經歷過度痛苦的經驗時,會無意識的將記憶消去。
也就是所謂記憶障礙這樣的症狀。

但是現在,由於敕使聊著隕石落在糸守那一天的事,讓我半強迫地取回了那禁忌的記憶。

(我曾經......改變過糸守人們的命運啊......)

敕使帶我回包廂的途中,我在飛驒的記憶也甦醒了。

前往圖書館,在彗星災害犧牲者名冊上看見了現在好好在我眼前活著的敕使,以及奶奶、四葉、三葉的死亡......

那時的震撼再次侵襲著我的全身。

(那個時候,在名冊看見各位名字時的衝擊太過強烈......所以只有那個痛苦記憶想不起來......)


「瀧,沒事了嗎?想起來了嗎?」

敕使擔心地詢問我。
不過我實在沒辦法跟敕使說我想起來的這個記憶。其實你曾經死過一次喔。這種事就算是對月刊MU愛好者的敕使來說可能也太過刺激了。果然還是隱瞞比較好。

「唔、唔嗯。稍微有一點......」

我對敕使撒了謊。這個謊言我打算就這麼帶進墳墓裡去了。


「是嗎......或許會有點難受但我繼續說了。在那之後我們三人建立了避難計畫,我用從老爹公司倉庫帶出來的炸藥爆破變電所讓鎮上停電。然後挾持無線電波引導鎮民往糸守高中避難。怎麼樣?這一段想起來了嗎?」


聽著敕使的話語,我拚命地擠出腦中的記憶。


說起來在三葉身體裡經歷的事在自己的身體裡醒來時,就像做夢一樣除了感覺以外什麼都沒留下來,但會在無預警的情形下突然在腦中降臨。這種情形佔了大半。
特別是跟三葉一起生活後,在夢裡回想起的情形也多了起來。這也是三葉組紐的力量吧。

然後托與敕使談話的福我再度抓住了取回記憶的感覺。

一旦取回一些記憶後,點與點之間連成了線,我憑著這股感覺想起了喝下口嚼酒後的記憶。

「嗯......沒錯!隕石落下那天的事!我想起來了!敕使!」

「是嗎。之後畢竟是臨陣磨槍的計畫,途中遇到了許多阻礙,但最後總算是讓鎮上五百人順利避難了。嗯?這麼說來瀧你是在避難途中跟三葉交換了嗎?」

「嗯!......敕使,我記得是......對了!我向敕使借了腳踏車!騎往山上了對吧!?」


「喔喔!瀧!沒錯沒錯!」


「後來,三葉與我在御神體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敕使!所以下山時就已經是三葉了!然後我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之後的記憶就沒有了......」


「原來如此!確實從山上下來的三葉說了些奇怪的話呢!」


「誒?三葉說了什麼?敕使?」

「哈哈,三葉她啊,『弄壞了你的腳踏車,對不起!』這麼說,我問『誰弄的?』,她回答『是我!』(笑)。一直很在意的這個顛三倒四的對話,不過因為艱困的避難生活都忘了,所以弄壞自行車的人是你啊!好,請支付腳踏車的賠償費(笑)。」

「啊!對了!途中在小徑打滑讓腳踏車落到山崖底下了......!抱歉敕使!今天的酒錢全部讓我來付原諒我吧!」

我合起雙手說道。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笑)是嗎,真的是你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

我們彼此發出了愉快的笑聲。
在回想起飛驒回憶的衝擊中,稍微感到輕鬆了一點。

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嗯?敕使,你剛剛說艱困的避難生活......那是指?」

聽我這麼一說,敕使臉上再度出現了交給他土產時的那抹陰霾。


「......沒錯,瀧,接下來才是重點......」

---------------------

災後的重建才是艱困的開始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