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2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2




「......三葉,三葉......」


「唔、唔嗯~......」

我對還在被窩中露出幸福表情,如同蓑衣蟲般縮成一團的三葉耳邊有點大聲地叫著她的名
字。

今天的情況與平常的星期日大不相同。


為此我六點半就離開了被窩。雖然身體內還殘留著些許疲勞......


「三葉,起來了啦,早餐已經做好囉。」


「唔嗯~......還很早啦瀧君......今天是假日耶......再一下下,再讓我窩一下下......」

出現了!變成這個狀態的三葉一時半會是起不來的。開始同居以來不知道見過這個景象多少次了。

現在被窩中的三葉大概是正在努力穿上內褲但上半身什麼都沒穿的狀態吧。經過了星期六漫長的一夜經常會變這樣......咳咳......

然而,之後正在排隊的一生一世驚喜活動一刻也不能容緩。因此沒辦法讓三葉繼續窩在暖呼呼的被窩裡了,抱歉了三葉。

因此我狠下心,做好了三葉很有可能,不,絕對會超級生氣的覺悟,一口氣掀開堅決不離開被窩的三葉被子。


「噫呀--!!!」


尖銳的悲鳴響遍了寢室,在那裡有著上半身什麼都沒穿,像心情不好的刺蝟一樣縮成一團的三葉。


朝我這邊瞪了過來......


「瀧~~君~~!?」


首先最初的難關靠著力氣強行突破了。呼~
然後,由於難為情的姿態被無情揭露,同時再加上微微發睏的早晨被奪走的雙重衝擊,三葉也完全清醒了,嗯......(汗)


在那之後,在房間換好衣服的三葉在刷完牙與洗好臉後,悄悄溜到正在準備早餐的我背後,不發一語朝我左肩捶了一拳。

......說真的有點痛請住手。之後可是要進入羅曼蒂克模式的啊,真是。

話說明明彼此如同剛出生般光溜溜的姿態都快看膩了,為什麼三葉早上被看見裸體時,會像是發現藏在書架裡的色情DVD一樣那麼生氣呢。啊不,我在這間公寓裡沒有藏喔。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而且還很不講理。


在那之前還得先跟各位說明為什麼明明是星期天還要在這麼早的時間準備早餐。


在這之後我要與三葉一同前往的神社階梯,似乎成為了都內屈指可數的熱門景點。

再加上在我們命運的再會後,情侶在那間神社祈求戀愛十分靈驗的傳言經由社群網站和口耳相傳一口氣擴散了。

還有那個石階還是當地居民的日常通行道路,若不早一點去的話在星期日附近有居民人來人往的可能性非常高。在那樣的視線中告白真的太羞恥了......

而且到了上午十點左右,來自全國,不,甚至包括海外的巡禮者會大舉湧入所以絕對出局。可以的話盡量想在早上八點半是最棒的時間點。

沒錯,也就是兩年前我衝出往公司路上的電車,終於抵達那個地方的時間。


因此從此時此刻開始就很重要。現在能不能好好誘導三葉......


我與三葉在餐桌椅子坐下,說了我開動了後用著早餐。

三葉率先開口說道。


「吶吶瀧君,你當然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對吧。」


來了。三葉的先發攻擊。

那麼,這裡應該怎麼回答呢......


「......啊啊。我與三葉再次相遇的紀念日對吧......怎麼可能忘得了呢......」

我掩飾著心中的不安微微低下頭回答。接著


「正確~!然後啊,現在我正在考慮今天把早耶親、敕使跟四葉叫來大家一起熱熱鬧鬧開個派對怎麼樣!」


「誒?」

三葉一邊大口吃著我做的炒蛋一邊向我搭話。看來吃了好吃的早飯心情也變好了。只要吃到美味的食物不管多生氣都能馬上回復到原本的情緒的可愛性格真是幫了大忙。不,比起這個現在叫大家到這個房間來?那就不妙了......這種事要是辦成不知哪時才會結束......不行不行,這裡請容我斷然拒絕。

「那個,不。三葉,那個晚上再辦比較好不是嗎?比起那件事等會兩人一起去一下那間神社好嗎?」

「誒?現在嗎?」

三葉邊喝著牛奶邊往我這裡望了過來。被那雙眼睛直直盯著,我的心裡整個七上八下的......唔,可不能在這裡露出動搖的神色。我拼命裝作冷靜對三葉繼續說道。

「還有,難得一次穿著當時的打扮過去好嗎?」

這也是從昨晚就在考慮的計畫之一。穿著那個時候的服裝應該能對三葉想起當時回憶起非常大的作用。


「誒~比起那間神社去其他浪漫的地方比較好啦。新年參拜時已經去過了。而且當時的打扮我都已經忘了的說。」

三葉用一臉幾乎要說出好麻煩啊的表情向我訴說。不不不,不在那邊求婚不行的啊!這裡只能強行貫徹計畫了!


「沒關係我清楚還記得喔!三葉穿著粉紅色的薄針織外套與黃色襯衫。脖子上戴著現在也常常戴的星星吊墜,下半身是粉紅的八分牛仔褲,鞋子是黃色的船形高跟鞋對吧?
......那時三葉的打扮我是忘不了的......」

「......瀧君還記得真清楚呢......啊,不過我也清楚記得瀧君當時的打扮喔。」


「因為那只是普通的西裝加上斜背包而已嘛。」

「嗯嗯~而且當時瀧君的樣子跟西裝完全不搭呢(笑)」

「所以說這個跟西裝不搭的梗已經夠了啦!」

「啊哈哈哈哈哈(笑)」


我為了順利執行自己的計畫拼命地說服三葉,總算讓她願意穿上當時的服裝了。

在上述對話過後,先行用完早餐的我,換上了當時同樣的西裝,繫好藍色的領帶,在餐桌等待三葉換好衣服。

然後在背包中偷偷藏著為了這一天而特別訂製的結婚戒指。昨天開始就不知確認了多少次,今天也已經確認了三次。沒問題,好好地放在裡面。


「瀧君,久等了~」

在寢室換好衣服的三葉聲音從客廳傳了出來,完全變成了那一天我看見她時的樣子。我瞬間想起了當時的情形,如觸電般的感覺襲擊全身,從頭頂竄到了腳尖。


我真的能好好地對她求婚成功嗎。畏縮的情緒再度向我襲來。


沒問題,沒問題的......我不停鼓勵自己,卻怎麼也壓抑不住越來越快的心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