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3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17227#3

本文開始
あの日、言えなかったことを君に
那一天,沒有對妳說出的話 3





我與三葉互相換上那一天的服裝後走出了玄關。
從手腕上的手錶確認時間時指針剛好走到八點整。

這個時間的話雖然那個場所還是有附近的居民走動,不過人並不會很多。
這麼一想,我心情稍微變得輕鬆了一點。

「瀧君,為什麼非得在這麼早的時間去神社呢,真是的。」

三葉硬是被叫醒的怨恨還些微殘留著。
不妙,要是回到剛才心情不好的狀態的話一切就白費了。


「啊啊,今天天氣很好還是難得的紀念日嘛,想跟三葉一起出外走走。吶,可以嗎?」

「真是的,拿瀧君沒辦法呢。那今天行程就讓瀧君安排囉。服裝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沒問題。嗯?啊咧......?」


我看著張開雙臂原地轉了一圈展示那天服裝給我看的三葉,心裡卻感到了一絲違和感。


「好像還缺了什麼的樣子......是錯覺嗎......」


「誒?是這樣嗎,吊墜也戴了,服裝是這樣搭配沒錯吧......?」



三葉東看西看檢查著全身,下一瞬間我發現了那個違和感的來源,不禁合起雙手拍了一下


「啊,我知道了。三葉,少了那個皮革手提包啦。難得如此回房間拿一趟吧。」


「啊~是手提包喔!但是沒關係吧?不用拘泥到這種地步。反正去一下就回來了不是嗎。



什!三葉毫不在乎地說道。不不不,我就是想完全重現那天的情境啊!


「三葉!果然還是去拿一下手提包比較好!因為之後會在包包裡放......」


說到一半我趕緊閉上嘴巴。
不妙,差點就要把計畫脫口而出了。

「誒?會用到包包?是之後要去買東西嗎?」


不妙......相當接近正解了......如果再露出破綻的話,三葉可能就會發現了......


「......唔、唔嗯。在考慮去完神社後到哪裡去玩啦。」


三葉似乎接受了我拼命掩飾的藉口,回屋子將皮革手提包背在肩上後回來了。在時尚界工
作的三葉對這個能放進A3紙張的包包非常中意的樣子。


儘管稍微耽擱了一點時間,我們再度走出自家公寓外頭鎖上門,前往那充滿回憶的神社。


走下公寓二樓的樓梯,通過小巷子再緩緩走下坡道,經過四谷三丁目的新宿通後不久就能
抵達那間神社了。

我與三葉牽著手走向那裡,在路上自然而然聊起了那天的話題。


「......那一天,三葉在電車上看到我後是從千駄谷站下車對吧。」


「嗯,雖然知道瀧君坐的快速電車是開往新宿,我從千駄谷站衝出剪票口後卻不知道要往
哪裡跑......在信濃町站附近繞了好幾圈呢......」



「當時我也以希望三葉會在千駄谷站下車的想法拼命地祈禱。話說我們彼此下車的車站隔
了那麼遠還能相遇,真的覺得是奇蹟呢......」

「嗯......不過啊,那個時候,怎麼說,腳自然而然就往那間神社移動了......感覺好像
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力量在運作呢。」


的確那個時候我也像是被什麼給引導似的心情跑向那間神社的階梯。
簡直像早已預知到三葉會在那裡一樣。果然那裡成為著名能量點不是沒有理由的。
想著那些事,我繼續對三葉問道。


「吶三葉,如果那一天啊,我們兩人最後沒有相遇的話,妳會怎麼辦?」

「誒!?那種事想都沒想過......我的話應該會在隔天坐上瀧君搭的快速電車從四谷站,
不對,從更前面的車站上車在車內尋找......之類的。」

「是嗎,我則是會從四谷站上車在開往三鷹的電車上尋找吧(笑)」

「等、等等!這樣的話不論過了多久都不會在電車中看到彼此了喔!」

「哈哈,那樣就是最壞的結果了呢(笑),不過,那個時候能相遇真是太好了......真的
......」


「瀧、瀧君?」

「誒......?」


三葉驚訝地看向我這邊,那一瞬間我也察覺了自身的異狀。
因為想起了那天的事太過感動了嗎。當然也跟等會的求婚有密切關聯......

「真是的,瀧君,哭什麼啦。來,手帕。」

「抱、抱歉......因為想起了很多回憶......」

我用三葉遞來的刺蝟圖案白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在哪個手帕上微微殘留的三葉香味讓
我心跳陣陣加快,擦完眼淚後我將手帕還給了三葉。

然而三葉也出現了異狀。
眼睛跟我一樣充血發紅。

「三葉......?」

「啊,討、討厭啦。都是因為瀧君突然哭出來害我也,想起了很多當時的回憶......」

三葉的心情也被我影響了啊。感覺變成了相當傷感的心情。雖然在三葉面前流淚讓我有點
害羞,不過能讓她的心情往這個方向前進也不壞。


不久後我們兩人走出了新宿通。到這裡後許多汽車與機車來來往往,行人填滿了人行道。
一如往常的新宿街景啊。
接著過了寫著津乃守坂入口的人行道後,直到看見花店再沿著花店旁的道路走一段路後,
「神社入口」的看板便映入了我們眼簾。


看到了。

須賀神社的階梯。


「雖然新年參拜來過了,在這個時間過來自從那一天之後就沒有過了呢,瀧君。」

三葉邊說邊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卡嚓卡嚓拍著照片。
果然看能量點就會忍不住拿它當拍攝對象呢。


與院內相連的石階傾斜角度非常的大,隔著十幾段台階設置了兩個平台。重新從下面往上
看的威壓感真不是蓋的。從以前開始就是坐鎮在東京四谷之地的傳統神社,在我們重逢前
就成為能量點可說是名副其實。

「雖然跟瀧君重逢時是從信濃町站那邊過來的。也有從這裡往下的道路......第一次到東
京找瀧君時也有經過呢,好懷念啊......」

呆呆抬頭仰望石階頂端的三葉默默說著。這個話題我也聽過好幾次了,這麼一想這間神社
或許真有看不見的力量也說不定。嘛,把隕石吸引來的力量已經夠了就是......

突然間拍著照的三葉從我身邊離開,開始快步跑上石階。

「喂、喂,三葉?」

三葉登上了十幾階台階,在平台處轉過身來對底下的我說道。

「瀧君,吶,我們來重現那天的情景吧。我從階梯上走下去,瀧君在登上階梯頂點後再說
一次跟那天一樣的台詞!怎麼樣?」


「那一天的,再現......?」


把正在猶豫的我丟著不管,三葉踏著輕快的腳步跑上了石階,一眨眼就跑到了頂點。
糟糕啦......按當初的預定是一起登上石階,在抵達頂點時求婚的......這樣的話要在那
個時間點做才好啊......

「瀧君~!那我要下去囉~!」

注意到時三葉在頂點朝我揮著手,開始準備走下石階。

不管了,既然這樣就來重現那天的情景吧。抵達頂點後就跟那天一樣回頭告白!

我下定了決心,也開始登上石階。

那個時候也像現在一樣吹著風。
已經不是櫻花開花的時期了,但是春天的花香依舊伴隨著春風吹動著我的西裝。

那一天的風也是這麼的強。

我和當時一樣低著頭慢慢登上石階。

即便低著頭,但從腳步聲還是能清楚知道三葉正從上面慢慢走下來。但是與那天決定性的
不同在於三葉的表情。與那天彼此都很緊張的神色不同,從輕快踩在石階上的腳步聲聽得
出來,現在三葉肯定是什麼事都不擔心的輕鬆微笑著。另一方面我則是跟那天一樣的緊張
表情,不,臉部的肌肉比那天繃得更緊,隨著一階一階登上我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然後,我抵達了石階頂點。跟那時一樣回過了頭。

在低一層的平台上,三葉跟料想的一樣面向我笑著。

背對著新宿的街道,春風讓綁著紅色的長髮微微飄動。啊啊,除了表情以外跟那一天一模
一樣。

看著三葉的臉龐,我感受著春天的氣息,深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了覺悟。


(好,說吧,要說了!三葉!請跟我結婚!說吧!)



但是,此時卻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

對三葉求婚的話語完全無法說出口。

不是緊張那類的原因,簡直像是誰奪走了我的聲音似的,我連一句話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
。彷彿有個催眠師不知不覺間對我下了「當你踏上台階最頂端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
暗示一樣。

可惡,這也是奪走記憶的神明的最後試煉嗎?不允許你跟本來不在世的女生結婚,這樣的
事嗎!?不要!這種事絕對不要!

「......瀧君?」

三葉也感覺到了我的異狀,直到剛剛為止還在的笑容變成了稍微皺著眉的擔心表情。不妙
,現在不說出來的話......現在......
不知為何有種這樣的預感,我無法在這裡向三葉告白的話就再也做不到了。


「......那,我們走吧。」


因為看不下去我一句話都不說嗎,三葉轉過身去開始走下石階。不要,三葉,不要走!
神啊,求求祢。請讓我跟三葉,跟三葉結婚。如果能實現的話我其他什麼都不要!



我在心中這麼想的瞬間。我與三葉間突然吹過了一陣強風。

「呀!」


突然的強風將三葉的黑髮吹了起來。接著,我像是有人在背後推了一把似的,自然而然脫
口而出沒有想過的話語。



「三葉!」


「誒?」


聽見我叫了她的名字,已經走下數階的三葉轉頭看向我,再度回到了平台。我也在同時慢
慢地走下石階,往她的方向靠近。


「那個時候,我沒說出口的話,現在要對妳傳達。」


「誒......那個時候?」


三葉一時之間無法理解,我接著說。


「那一天,隕石落在糸守那天,在分身之時的時候,在御神體周圍的岩場,見到了三葉對
吧......」

「嗯、唔嗯......」

說到這裡,我走到了三葉所在的平台。


「那時,在三葉手掌寫下"喜歡妳"之後分身之時結束,妳從我的眼前消失。在那之後,
我是有話想跟妳說的。」

剛才為止還在的緊張感像被春風帶走了一般,我一字一句,緩慢而確實地對三葉說著。
三葉也一動也不動地認真看著我。

「不管妳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我一定會,再見到妳。這就是我一直,想跟三葉說的話。」

話說到這裡,我深呼吸了一下,繼續對三葉說道。


「從今以後不管妳在何處,即使在世界的角落迷路,只要妳有需要幫助,我一定會出現在
妳面前拯救妳。」

說到此處,三葉臉色一變。
用兩手摀住嘴巴,全身輕輕顫抖著。


瀧君,這個,該不會是......


三葉的表情像是把這句話寫在臉上。完全掌握住了我話語隱含的內容。



「所以,請讓我對妳說」




--- 三葉,最喜歡妳了。請跟我結婚吧。





說出來了。

終於說出口了。


說完這句台詞,心臟突然感受到巨大的波動。
剛才的台詞,是這裡的神明在背後幫助嗎......剛才的風說不定在那時也有吹過......


正當腦中浮現那些事時,我正前方的三葉眼中滿溢著大滴大滴的淚水。

「三、三葉......?」



「瀧、瀧君!嗚......嗚嗚......嗚耶」

三葉整個人泣不成聲,就這麼當場用雙手捂住臉放聲大哭了起來。在石階途中突然蹲下很
危險的。這麼想的我,在打算牽起三葉的手走上石階頂點的那個瞬間。

三葉朝我胸口飛撲了過來。


然後在我的懷中,抽抽噎噎地回答。


「瀧君。我也,我也,最喜歡你了。請讓我,成為瀧君的妻子......」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