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連繫起的時間 2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2

此篇為作者在C91上販售的"君との未来。"其中一篇"繋がる時間"試閱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2




「那個,雖然這麼說有點怪......重新再說一次,初次見面。」

「是。初次見面。」

儘管是令人啞然失笑的狀況,三葉還是微微向瀧低下了頭。兩人的所在地在離新宿站有點距離的餐廳。

雖然價格並不是特別昂貴,但比起過於昂貴而冷靜不下來的店不如選擇有好感的餐廳。在那裡三葉與瀧面露緊張神色地面對面坐著。

「重新自我介紹,我叫立花瀧。出身在東京,現在還住在老家。興趣的話,是與朋友一起進行食堂巡禮跟描繪風景畫。」

在咖啡店等候餐廳開始營業時說的自我介紹,面對怎麼看都是十分奇怪的光景,三葉不禁笑了出來。話是這麼說,不過兩人的確與初次見面相差無幾,一開始先從自我介紹開始也是事實就是了。

「那麼我也來重新自我介紹。我叫宮水三葉。雖然出身是岐阜,目前是一個人住。興趣是咖啡店巡禮,姑且還有裁縫吧。」

雖然跟興趣有點不一樣,但因為從事服飾關係的工作,裁縫也算喜歡。組紐現在也有持續在做,平常也會接受公司同事們的委託。

「咖啡店巡禮嗎,感覺興趣好相似呢。」

「對呀。下次告訴你我推薦的好地方吧。」

「當然非常樂意。不過我都是與男性朋友一起去的,不知道跟三葉小姐的偏好合不合有點不安就是了......」

看著一邊說一邊露出苦笑的瀧,三葉在腦中想像著畫面。與幾個人,大概是三人前往咖啡廳的瀧。嗯,儘管畫面有點不可思議,但確實很相稱,三葉心想。

「好羨慕喔,在東京土生土長。我直到高中為止都住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我倒是很憧憬鄉下生活呢。看見鄉下的景色就給人一種懷念的感覺。」

「誒誒-?在什麼都沒有的鄉下住過就不會那麼想了喔。我住的地方可是連一間咖啡店都沒有喔。」

現在回想起已經不在的小鎮風景,還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的小鎮。只有勅使河原用原木做的桌椅,與自動販賣機擔任店員這種程度的咖啡廳而已。但是試著回想起那幅光景時,又再次與平時一樣感到了違和感。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三葉打算回想起以前的事時,記憶就像起了一層霧一樣想不起來。
話說勅使河原他是一個人做了那些嗎,還是跟誰一起做的呢。

為什麼現在留著這種長度的頭髮,也因為一樣的原因無法判別。這麼說來當時為什麼把頭髮剪了,連自己都不明白理由。

但是不知為何覺得這種長度剛剛好,注意到時就一直保持著這個長度。明明沒有想給誰看的對象在。

「唔嗯~,確實想要能用餐的地方呢。嗯怎麼了嗎?」

瀧的聲音讓三葉回過神來。就在思緒好像快要想起什麼的瞬間被吹散了。

「嗯嗯沒什麼,想起了一些懷念的事罷了。
不過像立花君這樣的城市小孩能在鄉下生活嗎?」

「誒~只是覺得說不定意料之外地能適應而已啦......」

面對急忙回覆的言語,瀧歪著頭感到疑惑地回話。懷念的事就先放到一邊,三葉想像著瀧在糸守生活的姿態。很不可思議地,這麼一想像,他的話說不定真的很能適應呢。

「唔嗯......或許確實能過得很好。不過總覺得會引發什麼問題呢。」

因為封閉的環境,鄉下的氣氛是淤塞不動的。學生時期的三葉就是這麼認為的,現在想起來在某個程度上也是影響自己性格舉止的原因。

「不不不我的話引發問題什麼的......啊」

像是被戳到重點,說到一半便沉默的瀧。該不會高中時代還蠻常與人爭吵的也說不定,那種毫無根據的印象閃過了三葉心中。

「啊,該不會說中了?」

「那、那種事情......才沒有,大概。」

「呼呼,是嗎。嘛看上去很溫柔呢,現在的話。」

稍微話中有話的語調,三葉笑著說。
真不甘心。瀧雖這麼想,但這在這裡反駁感覺就正中三葉的下懷,
於是為了岔開話題瀧開了口。

「嘛不過,三葉小姐也給人在都心待了幾年的感覺,
要說是在東京長大也沒有違和感喔。」

「真的嗎?太好了。確實我出乎意料地適應東京呢,不過口音偶爾會跑出來就是。」

持續使用了十八年的口音再怎麼說一時半會也根除不了。平常還沒問題,但只要一緊張偶爾就會跑出來。

儘管平常沒在用,剛剛稍微意識到自己出現了口音。然而聽見三葉口音的瀧並沒有笑,而是張著眼睛與嘴巴發著呆。


「啊咧?立花君?」

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誒,啊,抱歉。總覺得剛剛的口音聽起來很耳熟......但是明明沒有在其他地方聽過......」

簡直像聽見自己錄音的聲音一樣。瀧疑惑地皺起了眉。
瀧的那個表情,三葉心想,一定是正在心中努力尋找著什麼。
要問為什麼,三葉現在也是同樣的表情。

還沒有結束。不管是三葉還是瀧,正在尋找的東西還沒有全部找到,這種感覺有著近乎確信的預感。

當時發現瀧的感覺,到現在依然忘不了。但是得找到什麼才行的焦躁感,卻不可思議依舊充斥著胸口。沒有辦法消散。

------------------------------------

過去的經歷都不自覺藏在兩人心中呢,像三葉想像瀧跟朋友一起時是三個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