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2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2



3月20日(星期三)

那一天多花了點時間在工作上,回到公寓的時間比三葉晚了一些。
晚飯三葉已經做好了,在歸途擠滿人的電車中,收到了她傳來的『在等你了喔』訊息。
之後離開四谷站的剪票口,沐浴在外頭還有點冷的冷風下,想趕快回到最愛的人所在的治癒場所,我不自覺加快了腳步。

在坡道爬了二十分鐘後,熟悉的我與三葉居住的公寓外觀漸漸看得見了。
伴隨著鏗鏗的金屬聲,我爬上階梯抵達了最深處我們的房間。
玄關旁的小窗微微漏出屋內的光線,今天晚餐的味道輕柔地掠過鼻腔。
這股味道更加地刺激了我的空腹。
我從風衣中拿出鑰匙喀嘰一聲打開了玄關大門,跟平常一樣地和三葉打招呼。


「三葉,我回來了~」


今天的晚飯會是什麼呢?邊想邊脫去了鞋子,三葉從裡頭穿著拖鞋啪噠啪噠小跑步跑到玄關來迎接我。

「瀧君歡迎回來,那個,稍微談一下可以嗎?」

「嗯?三葉,怎麼了嗎?」

先回到家的三葉帶著與平常不太一樣的表情跟我說。臉色隱含著一絲不安與擔憂。


「其實今天工作時,接到了奶奶住的安養中心看護電話......」


「誒?奶奶她,發高燒?」

脫下鞋子聽了三葉說明,在飛驒的三葉奶奶似乎健康狀況不好的樣子。

「嗯......雖然吃了藥打了點滴已經穩定下來了,奶奶她年紀也很大了不是嗎......今年已經93了。我也有一陣子沒見到奶奶了......所以說,瀧君,週末跟四葉三個人一起去飛驒探望奶奶好嗎?」


「誒,我是沒問題啦,真的可以嗎?記得奶奶說過我與三葉一起到飛驒的時候,那、那個...... >///<」

在客廳換衣服時想起了之前三葉跟奶奶通電話的內容。

去看奶奶時就是報告決定結婚的那個談話......

「啊,可、可以的啦......>///< 在天冷時會發生什麼不確定,護理人員也說由感冒演變成肺炎的狀況也有,我想趁早去看奶奶,所以,瀧君,好嗎?」


三葉看來也想起了那個約定,但在我換好衣服後還是握緊了我的右手懇求我。

「嗯,我知道了。三個人一起去飛驒啊......總覺得有點感慨啊......」


♢  ♢  ♢


那天就發生了這些事,接著如上篇所說四葉不參加,最後只有我與三葉前往飛驒。

只不過有一件事非常在意。


彗星落下之前在糸守跟奶奶一起生活的記憶幾乎都想起來了,但是彗星落下的那天,我在三葉體內的記憶還很曖昧不清。
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點掛念就是......


啊呣


發呆想著那些事時,口中被塞了塊苦苦的黑色塊狀物。


「瀧君,來,巧克力喔。」

「唔呣。啊,三葉謝謝。」

坐在靠窗位置的三葉突然往我口中塞了塊巧克力。


「瀧君,怎麼在發呆啊?難不成是因為要見奶奶有點不安嗎?那個,會擔心交往的事被說些什麼,之類的......?」

三葉說著舔了舔拿巧克力給我的右手食指跟拇指。這種無意識的小動作讓我不禁心動了一下。


「不、不是。不是那種事啦,吶三葉,暫時先不跟奶奶說我們當時交換的事可以嗎?」

「誒?嗯,唔嗯-,那、那種事還是先別說可能比較好。我也還對奶奶隱瞞著這件事......」


三葉難為情地回答。


別太勉強比較好。要是到了飛驒對一葉奶奶說

『奶奶,其實我就是十年前在三葉中那個人格的真面目。』

突然這樣講對身體已經不好的奶奶的心臟負荷也太大了,一個弄不好......

不妙,嗯,果然這件事還是先不要提比較好......


啊咧?

我是什麼時候告訴奶奶我跟三葉交換的?

記得是在彗星落下那天,有什麼......


「唔......」


我的頭突然痛了一下。


「瀧君!?怎麼了?」


三葉露出不安的表情看著我。


「啊,啊啊。是不是因為進入隧道氣壓變化的關係啊?
頭稍微有點痛,已經沒事了喔三葉。」

「是嗎?那就好了。不過這條新幹線路線的隧道好多喔瀧君。吶,下次一起去景色良好的地方旅行吧!」

說著三葉靠在了我的左肩上。又偷偷將雙手蓋在我左手上。


(嗯,一定會去。下一次肯定就是新婚旅行了喔。)


我在腦中想著,看向三葉微微一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