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3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5238#4

本文開始
俺の知らない三葉と蘇る記憶
我不知道的三葉與甦醒的記憶 3


「一開始......那天的早上,三葉突然剪掉了自豪的長髮,以短髮的姿態在我與早耶香面
前現身......嗯?短髮......?」

敕使突然停下了言語。然後下個瞬間。


「啊------!!」

敕使突然以全三樓都聽得見的聲音大叫。不,這個音量說不定連店外都聽得見也說不定。

一瞬間原本四處飲酒喧鬧的座位與包廂都安靜了下來。

我也被這股氣勢嚇得身子往後一仰撞到牆壁。到底怎麼了。


『這、這位客人!請問怎麼了嗎!?』

對不得了的聲音起了反應,剛剛帶我到座位的年輕男店員慌忙跑了過來。

「啊,不,沒什麼。不、不好意思!」

敕使趕緊陪笑揮揮手向店員道歉。店員儘管有些疑惑地歪了歪頭但還是離開了。

『......喂!怎麼了啦敕使!嚇到我了啦!......突然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我不禁轉小了聲音說道。


「頭髮啦......」

「誒?」

「三葉的髮型剪成短髮後就分辨不出是你還是三葉了!就很難明白到底在什麼時間點交換的!」

敕使說著說著又嘟嘟囔囔進入了自己的世界。要說這人除去這點壞習慣以外就是個非常好的人了。

「冷靜下來......對了,再回想一遍基於多世界詮釋的多重宇宙論理論......在無意識的連接下......」


啊啊,又進入月刊MU模式了啊。這也是與這個人喝酒時經常出現的壞毛病。
平常還能忍受,但現在的話題不應該是該認真的時候嗎......?

突然間敕使再次氣勢十足地朝我伸出臉。鼻子都要碰在一起了,太近了啦。

「對了!總而言之,只要說那天早上發生的事就好了嘛!
那樣的話瀧,你或許也能想起來!」

敕使開始說著隕石掉落的那天早上發生的事。

「一開始剪了短髮的三葉突然說出『再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大家都會死的!』......嗯?
突然講出這種話的話,在那個時間點就已經是瀧了嗎!?怎麼樣!?想起來了嗎!?」

敕使像機關槍似的噴著唾液喋喋不休地說著。
嘛雖然我沒實際看過機關槍開火的樣子就是。


「大家,都會死......我這麼說了嗎?......唔、唔嗯~......」


喝了酒的關係讓我的頭腦有點昏沉,有點懊悔,這個話題早點聊到就好了。總而言之我拚死地像把記憶榨出般在腦中反芻著台詞。再這樣下去,大家,再這樣下去......


「還想不起來嗎,嘛算了,話說,我有相信你突然說出的那種話真是太好了瀧。除了我之外都沒人信呢,今晚彗星會落在糸守的事(笑)。」


就如你所說。


「之後,我和早耶香和三葉......不,應該是和你閉門在房間裡訂定了避難計畫!對了!那個時候你啊!在舊沙發上研究資料時故意壓上我的身體對吧!竟然讓那個年紀的女生做出這麼不知羞恥的事!瀧啊!你還真敢這樣玩弄純情的少年心啊!不可原諒!」


說著敕使掐住了我的脖子。當然不是真心的但因為喝了酒的關係嗎......力道有點大啊......啊咧......?

「咳!喂!敕使!!咳咳咳!會死的啦!笨蛋!」

我急忙揮開敕使的手。這個男生超過180公分的體格超好的,不過大概會是在酒會大鬧後就不再被邀請的類型吧。

「啊,不好意思。不過啊!那個事的確有過!這樣能想起來了嗎?瀧!」


「唔、唔嗯......啊咧,稍等一下喔......」

我回想著敕使一開始說過的話。


【再這樣下去的話,今晚大家都會死的!】


假如我說出這句話,代表我已經知道糸守的人們會死這件事。

我因為突然不再交換而開始尋找三葉。

從學校翹課,跟司與美紀到飛驒尋找三葉,儘管在那之後的記憶漏了一大段,但是還記得夜晚離開旅館,在中午到達御神體,之後喝下三葉的口嚼酒。
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

我為了前往不知道地址的三葉住處見她,為了前去見她,才喝下了口嚼酒......
啊咧......?





突然我的心臟感到巨大的波動。清楚聽見了噗通的聲音。


接著如同潰堤一般,大量的聲音流進了我的腦海。



那個,是以前的糸守對吧?

我家這口子,是糸守出身的喔。

沒錯!是糸守町!
那裡,就在附近對吧!

糸守的話......瀧,該不會你

那個彗星的!?


我的身體突然喀噠喀噠地顫抖著。
止不住汗水。怎麼回事。



『那個操場、周圍的山、那所高中,我都記得!』

『......三年前--死了?』



唔嘔



我突然感到一陣反胃,穿上店裡準備的拖鞋衝進了廁所。是的,我最初前往飛驒時在那所高中遺忘的痛苦記憶甦醒了。

那間高山拉麵店的老闆娘看到了我素描說出了糸守。但是糸守町在三年前因為隕石落下,大部分的居民要不死亡要不下落不明。當然,敕使、早耶親、奶奶、四葉也都......


三葉也......!!


『三葉她,真的,曾經死過一次啊......』


我在廁所待了好一陣子,久久無法出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