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

瀧三,再次前往飛驒 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


[作者的話]
妄想瀧三同居系列

這個系列也終於要來到尾聲了。
這回是瀧三兩人探訪住在飛驒的一葉奶奶。

宮水神社祭祀的神參考了外傳小說。

●關於瀧的記憶的設定

從抵達拉麵店,到御神體喝下口嚼酒、在10/4交換,直到兩人在分身之時相遇之前的記憶都處於曖昧的狀態。

還有作品中通往糸守的線路當然是虛構的。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次前往飛驒 1




3月23日(星期五)

彷彿像是冬將軍在做著最後的掙扎一樣,儘管早晨的風依舊十分寒冷,從晴朗的藍天推測到了中午氣候就會變得暖和了。就算前往飛驒深山中的小鎮,天氣也不會跟東京差太多吧。邊想著那些事,我與三葉牽著手,在東京車站新幹線21號月台對號座乘車處並排站著。


「要與三葉的奶奶見面好緊張啊。」


「你在說什麼啊瀧君,吃過同一個電鍋的飯就建立關係了喔(笑)」


「不過是用妳的身體就是了。」


說著三葉稍微用力握了一下我的右手,對我露出了微笑。


雖然離開公寓前彼此已經淋浴過也用過簡單的早飯,但時間才剛過七點,還是有點愛睏,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等了幾分鐘後,開往金澤的光輝號駛進了月台。


那麼,在這裡說明一下我們接下來的行程吧。首先先搭北陸新幹線的光輝號到富山站,在那裡轉乘JR特急飛驒號。我們兩人的目的是前往探望現在住在飛驒市安養中心的三葉的奶奶。
之後跟三葉在飛驒市內觀光,住宿一天後再回東京這樣的行程。

本來四葉也要跟我們一起去的,但是為了準備四月開始的新生活非常忙碌,說了"雖然很想去但這次有點......"表明不參加了。不過我在想是不是其實在顧慮我們倆啊。

啊,對了對了。雖然有點晚了,四葉醬,順利考上第一志願的大學囉!恭喜!(灑花)

"等到大學生活穩定下來再一起去看奶奶吧,瀧哥♡"她這麼說。到那時肯定會在途中被迫請客吧......


再稍微補充說明一下回飛驒的路線,數年前要從東京前往飛驒市的話,要坐東海道新幹線再轉乘JR特急飛驒號。而且之間要在列車內共待五小時這樣的辛苦旅程。

不過2015年3月北陸新幹線開通了,從這條路線只要3小時20分就能到了。

不過這還是我與三葉再會以來第一次要去見一葉奶奶。


誒?你問我要開始同居生活時沒有去拜託過奶奶嗎?



其實,要開始同居生活時三葉曾經向一葉奶奶

「我,與非常重要的男生相遇了,想跟那個人以結、結婚的前提同居...... >////< 奶奶,可以帶他過去打聲招呼嗎?」

像這樣打了電話商量,沒想到卻得到意料之外的答覆。

「妳自己覺得想那麼做就可以了。二葉當時也是那樣的感覺一下子就決定結婚對象了呢。而且為了這種事就回飛驒也破費不少吧。宮水家的女人都是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的丈夫了喔。所以說三葉,要好好珍惜妳的『結』喔。」

非常乾脆的同意了。
不愧是一葉奶奶。


然後還提到了我一起來探訪時如果已經決定要結婚就好了......
唔,壓、壓力好大啊......


三葉接著說「那,那剩父親也不拒絕就好了呢」後奶奶她


「妳跟已經不是宮水家的人說什麼呢!那樣的商量沒有也罷!跟妳的血直接連結的只有我而已呀!」


如此說完後生氣掛斷了電話的樣子。還是沒辦法和平共處啊......(笑)

不過不論如何三葉的父親都負擔著奶奶、三葉、四葉的經濟面,還真服了能說出"沒有任何關係!"的一葉奶奶。

對了對了,再補充一點好了。三葉的父親俊樹因為糸守發生了那樣的事而離開政治的世界,現在靠著以前的人脈回到大學重新研究歷史文化學。


雖然一葉奶奶說無視他就好了,但是俊樹畢竟是確鑿的親人,要完全沉默也做不到,於是在俊樹到東京工作時約了他出來,就結果而言總算是讓他承認我們的關係了......嘛細節過程太長在這裡就先割愛吧。有機會再告訴大家(笑)



『21號月台7點20分發車的503次列車即將進站。請退到黃線後方......』

想著那些事時,響起了新幹線廣播,光輝號快速通過了我們前方。
前端是藍色,側面由白、金、紅為基調的流線型車體靜靜地停了下來,伴隨著叮咚的鈴聲,車門噗咻一聲緩緩地打開。


「三葉。行李我來拿吧。」

「嗯,瀧君謝謝。」


接下來我就要隔了八年再度前往飛驒了,當時是與司和美紀三個人,而這次是與三葉一起。


然後這次去見一葉奶奶是為了報告我們的結婚消息......

並不是,理由是因為三天前的那件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