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6/12

四葉的愚人節大作戰

這篇被加了#恐怖 與 #病三葉 的Tag www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5kydFy.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006398

[作者的話]

如標題所言,本回的主角是四葉。

本作是"對妳說出愛的言語" 的續篇,但直接讀這篇也是OK的

那麼,究竟發生了怎樣的一起事件呢。


本文開始
四葉のエイプリルフール大作戦
四葉的愚人節大作戰





站在公寓的門前,我做了一個深呼吸。
沒問題,計畫很完美。所有的準備都OK了。
接下來,就剩下執行而已了。
做好了覺悟,我按下了公寓門鈴。

『來了,請問哪位?』

答話的語音是已經聽習慣的姊夫聲音。冷靜下來,我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為了不被發覺而裝作平靜地回答。


「瀧哥,是我,四葉。」

『誒,四葉?為什麼在這裡?』

瀧哥的聲音聽起來很驚訝。
這也難怪。因為我並沒有事先告知今天會來訪。
換作平常的話我肯定會充滿精神地說「我來玩了喔~♪」,但是今天不同。
讓人感覺內心確確實實地感到焦慮,我用冷靜的語氣說道。

「有些話想在裡面說。可以麻煩開一下門嗎?」

『我知道了。稍微等我一下。』


切掉對講機後過了一陣子門開了,瀧哥從裡頭現身。

「請進。」

「謝謝,打擾了。」

進到屋內時也一樣,用稍微垂下頭的樣子經過瀧哥面前。
眼角偷偷往瀧哥瞄了一眼,他對我的表現與平常不同也有點疑惑的樣子。
好,第一步OK。
我在心頭暗自叫好,走進了客廳。

「飲料的話果汁可以嗎?」

「嗯,可以。」

看著瀧哥走向廚房後,我再度深呼吸了一次。
好,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
我在腦中再度複習了一遍計畫。
不久瀧哥便拿著果汁回來了。


「來,四葉。」

「謝謝瀧哥。那個,今天姊姊呢......?」

「啊啊,三葉今天有工作。很遺憾不在家。該不會,有事找三葉嗎?」

「不、不是!不在也沒關係。不如說,這樣正好......」

「誒?妳剛剛說了什麼?」

「沒、沒什麼啦!」

「是嗎......?那就好。」


有點慌張地回答,瀧哥雖然還有點疑惑,不過總之是接受了。
這個反應也在計算之內。就這樣先把話題引向一邊。

「啊,這麼說來,這陣子學校那邊......」

我不說重點而開始閒話家常,到底是來幹嘛的,心中肯定在驚訝的吧。
瀧哥現在毫無疑問,在內心對我的態度感到疑惑。
但是像這樣繼續聊下去,瀧哥絕對會問的。
不過並不會突然打斷我。
因為這個人雖然笨拙,卻也非常體貼。

不久後在話題差不多用完的時候,瀧哥終於開口說道。

「話說四葉,今天怎麼會來家裡啊?」

來啦!這裡就是展現演技的時候囉,四葉!

「誒,那個~......就是......」

面對看起來就像是要說什麼難受話題的我,瀧哥趕緊補充一句。

「啊,抱歉。很難受的話不用勉強說也可以的......」

「不!不要緊的。」

我故意深呼吸了幾次後,說出了一生一次的重量級發言。


「那、那個!我,喜歡瀧哥!」


「......誒?」

瀧哥他張著嘴巴完全呆住了。
嘛,會這樣是正常的。因為突然告白的關係嘛。
不過我可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就這樣一口氣繼續猛攻。

「都、都是瀧哥的錯啦!?跟姊姊才結婚沒多久,就對我說我愛你!」

「什!?喂,給我等等!?不是說過那是把妳跟三葉搞混了嗎!?」

「那種事我當然知道!但是,真的很高興!瀧哥那個溫柔的話語,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

各位應該明白了吧。
我所訂立的計畫,就是藉由我喜歡瀧哥這個謊言來演出修羅場的整人大作戰。

說實在是覺得有一點做過頭了,不過是瀧哥的話應該會原諒的吧。
畢竟今天是愚人節。一年只有一次,就算說謊也會被原諒的日子。
再加上瀧哥是個老好人,平常在我面前也很單純。
並且我對應付瀧哥可說是相當在行。
只要保持在真的要發火之前收手的步調,瀧哥都會原諒的。
過去好幾次惡作劇都沒事這點,就是最好的證據。

「之前一起做點心時也是,在我失敗時溫柔地安慰我......被那樣對待,女孩子會動心也是當然的吧!?」

「不,我並沒有那種想法啊......」

「就算你那邊沒有,我這邊可是貨真價實的有那種想法啊!」


這句話是我的真心話。我以前跟美紀小姐學過作點心,剛好那時候瀧哥也打算作馬卡龍給姊姊當作白色情人節的回禮,兩人就一起作了。
當時的瀧哥非常紳士地對待我。
明明自己的馬卡龍也做得不好,卻只對因失敗而消沉的我
「沒關係,四葉肯定能做得好的。」如此鼓舞道。

再加上還說了「真羨慕能從四葉手上收下點心的人啊」這種話......
雖然可能是因為在妻子的妹妹面前才說得出口,但是如果,這句台詞是對其他女性說的話,真的會有因此而心動的人也說不定。
在認知到這件事之後,我便決定執行這次的計畫。


「所、所以說!請負起責任!」

「責、責任是......喂四葉!?」

我不容分說抱住了瀧哥。
儘管瀧哥很慌張,卻沒有掙脫開來。
我就這麼增加了力道。

「等、等等四葉!不行這樣啊!」

「現在就好......只要現在就好......」

「就、就算妳說現在就好也......」

「......不行,嗎......?」

在這裡使出必殺.從下往上看的雙眼淚光閃閃攻擊!
一瞬間我展示了雙眼中積存已久的眼淚。
跟預料的一樣瀧哥畏怯了。
果然從下往上看的眼神跟眼淚是女生最大的武器!


「四、四葉......」

「......對不起。果然給你帶來困擾了吧......」

「沒、沒有......。我不覺得困擾喔。」


瀧哥慌張地說道。哈啊,真的好單純啊。
這樣的景象,絕對不能給姊姊看到呢。
幾個月前,我抱著瀧哥調戲時姊姊發怒的樣子真的超驚人的。
彷彿全身散發出氣場,用像是人工物品一樣的笑容與溫柔聲音往這邊慢慢走過來的那幅姿態,我除了恐懼以外什麼也感覺不到。
老實說,當時真心感覺到了生命危險。

正因如此,在確認姊姊不在的事實後我才決定執行這個計畫。
私下拜託了美紀小姐,請她暗中刺探姊姊的預定行程。
儘管嘴巴上說著「這個惡作劇會不會有點太過啦?會怎麼樣我可不管喔。」,臉上的表情卻幾乎能聽見「很有趣的樣子呢」。

接下來,瀧哥已經好好地上當了,差不多該揭穿這一切了。
畢竟再這麼下去就不是惡作劇的程度了。

「瀧哥,謝謝你。不過,果然這樣還是不好。」

我打算離開瀧哥身邊,就在那時。


━━瀧哥的雙臂,反過來抱緊了我。

「誒?那個,瀧哥?」

「抱歉。沒想到妳是這麼想的。」

「誒,那個......」

「四葉,我會好好負起責任的。」

「不,責任什麼的......」

往還無法了解當前狀況的我靠近,瀧哥的嘴接近了我的耳邊。
然後--


「四葉,我喜歡妳喔。」

丟出了不得了的炸彈。

「誒誒誒誒誒誒!!!!!」

究竟在說什麼啊!?
事先完全預料不到的展開,我忍不住大聲叫道。

「喜、喜歡......瀧哥!?」

「今天就好......好嗎?」

等等,今天就好是什麼!?雖然不曉得是什麼,但感覺這樣下去會變得很不妙啊!

「果、果然還是不行的!」

「誒?不是四葉先說的嗎?」

嗚。是、是這樣沒錯啦......

「因、因為......瀧哥已經有姊姊在了......」

「那個啊......其實最近,跟三葉進展的不是很順利。」

誒。誒誒誒誒誒誒!!??
進展得不順利!?那個瀧哥跟姊姊!?
那個一直不斷卿卿我我打情罵俏,看的人都想退避三舍的那對笨蛋情侶瀧哥與姊姊!?
為什麼!?白色情人節不是好好做了回禮嗎!

「是怎麼一回事啊!?」

「大概從白色情人節過後不久,三葉要留下來加班的日子漸漸增加,幾乎沒怎麼見到面了。」

「是這樣啊......」

「所以說,四葉說喜歡我向我撒嬌時,我真的很開心。一瞬間都忘記了寂寞。」

「瀧哥......」


瀧哥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很寂寞。
的確,請美紀小姐打聽姊姊預定行程時,姊姊有對美紀小姐發牢騷說因為最近加班都見不到瀧哥,沒想到瀧哥會想不開到這種地步。

「四葉......」

「啊......」

正想著那些事時,瀧哥摸了摸我的頭。
被那樣溫柔的觸感碰觸,感覺身體裡都熱了起來,腦袋好像要融化了。
跟身為女性的我不同,健壯有力的雙臂、透過擁抱傳來的男性氣味、在耳邊溫柔說著我的名字。
還沒有被男生擁抱過的我,完全被初次感受到的男性魅力所俘虜了。我閉上了雙眼,像在作夢一般地享受著。

姊姊也是像這樣的感覺吧。
如果真是這樣,被抱過會變得癱軟也是沒辦法的。
這種程度瀧哥的擁抱與撫摸破壞力簡直拔群。


「瀧......瀧哥......不行......」

我用僅存的一點理智反抗著。
瀧哥是我姊姊的丈夫。這種事是不能被允許的。
但是那樣理性的主張只是徒然,光是吐出虛弱的反抗話語就已竭盡全力,根本無法抵抗瀧哥的力道。

不久後瀧哥突然停止了撫摸。
我感到詫異地定睛睜開眼一看--瀧哥竟然閉上了眼,緩緩往我的臉靠近。

這、這是......該不會是,親吻!?
不行,不可以!只有這個絕對不行!
這是絕對不能越過的一條線。越線之後對姊姊除了背叛就什麼也不剩了。
雖然理性拼命地如此主張,然而身體卻不聽使喚。
瀧哥的臉越來越往我這邊靠近了。

不妙。心臟跳得好厲害,臉發燙地彷彿要燒起來了。
因為害羞也因為罪惡感,我不敢直視瀧哥的臉。
再也無法忍受的關係,我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時,我的眼皮裡側浮現了姊姊的身影。

「不、不行!!」

我用力推開了瀧哥。

「果然不行的!瀧哥明明已經有姊姊了,這種事情!」

「可、可是四葉......」

「對不起!我說我喜歡瀧哥,那是騙人的!」

不介意"誒誒"嚇到的瀧哥,感情驅使著我繼續往下說。

「因為今天是愚人節,才打算用這個謊言來戲弄瀧哥的!真的很對不起!」

「四葉......」

「瀧哥!姊姊她真的是非常愛著瀧哥的!沒有瀧哥的話活不下去,瀧哥就是這麼重要!
與瀧哥相遇後,姊姊真的很幸福!所以,拜託請不要離開姊姊身邊!」

打從內心深處感到幸福的姊姊。那幅身姿在我眼中浮現後,離開瀧哥的事我就做得到了。
那個笑容不能被奪走。不允許被奪走。

「對不起對不起!瀧哥對不起!姊姊對不起!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四葉......」

罪惡感、後悔、羞恥心、道歉。各種感情混在一起,忍不住眼中充滿了淚水。
只是不停地,一再重複對瀧哥跟姊姊道歉的言語。
瀧哥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支支吾吾不知該說什麼。
--突然一聲響亮的聲音,打破了這個混亂的狀況。


「嗯。看來有在反省了呢,四葉。」

「(抽泣)、(抽泣)......誒?」

誒?這個聲音是......?

「姊、姊姊!?」

「嗯,是姊姊喔~。」

沒錯,在那裡的不是別人。正是瀧哥的妻子,我的姊姊,舊姓宮水三葉的立花三葉。

「誒,姊、姊姊,為什麼......在這裡......?」

「不好意思吶~。今天我有工作是騙人的。」

「誒、誒誒~~!」

工、工作是騙人的!?誒,什麼!?怎麼一回事!?

「想說如果是四葉的話,愚人節那天肯定會搞什麼花招。所以我事先就跟美紀和早耶親說
,如果四葉問起我的預定的話,就回答我那天有工作了喔。」

「誒,真、真的嗎!?」

「啊啊,是真的喔四葉。」

到剛才還很慌張的樣子,不知不覺間,瀧哥平靜了下來。
我看見瀧哥的模樣,浮現了另一個答案。

「瀧......瀧哥也知情嗎......?」

「啊~......嘛對。」

「我有工作的話,我想肯定會把目標對準瀧君,所以我也拜託瀧君回答我有工作了喔。也就是說,四葉過來後的舉動一定是在撒謊,接著順勢參與那個謊言,再反過來戲弄,就是這樣的打算喔。」

「怎......怎麼這樣。」

知道想騙人卻反過來被騙後,我忍不住腳軟蹲了下去。
看見我那樣,瀧哥的表情也有點抱歉。

「不過,完全想不到四葉撒的謊會是喜歡我這種話。而且,反過來戲弄了一下後,沒想到會哭得那麼厲害。有點做得太過了,抱歉呢四葉。」

瀧哥的道歉,反倒讓我對自己做的事感到更羞恥了。

「不、不會!說到底都是因為我先做了那種壞事的關係!瀧哥一點錯也沒有!」

「對呀。完全是四葉自作自受呢~。」

「嗚......。對不起......。」

姊姊毫不留情的話語刺中了我。
嗚嗚......。真的很對不起。
就在這時看著我難受的樣子,瀧哥出面打了圓場。

「嘛,好了啦三葉。四葉看起來也在反省了,不用再說了吧。比起這個,就快中午了吧?
午餐我來做吧。」

「啊,沒關係我來就好。作為替代可以幫我去買雞蛋嗎?已經快用完了。」

「是嗎。那我去買吧。」

「嗯。瀧君謝謝。」

呼,太好了。總算迴避了對我的精神攻擊。


◇◇◇◇◇


「那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慢走喔。」

「路上小心,瀧哥。」

數十分後。我與姊姊一起在玄關目送瀧哥離開。
之後為了準備午餐,我準備走向廚房。

「呼。姊姊,午餐要做--」

「吶,四葉。」

突然姊姊叫住了我。
想著怎麼了嗎,回過頭去的瞬間--
全身不禁凍住了。
要問為什麼,是因為在那裡站著的--是過去我調戲瀧哥時,像是人造物一樣的笑臉與溫柔聲音的姊姊。

「姊、姊姊......?」

「抱住瀧君,還對他說我喜歡你可是不行的喔......」

「那、那個......不、不是已經原諒我了嗎?」

「嗯~?原諒妳這三個字,我可是一次都沒說過喔。」

還、還沒有原諒我嗎!?

「一次也罷了竟然還有第二次。而且這次還特別確認過我不在家才來的......。
這就是完全沒在反省的證據呢♪」

「誒,只是愚人節的玩笑而已......」

「撒謊也好開玩笑也好能做到什麼地步應該有自知之明吧?
抱住瀧君、被瀧君抱、還被摸頭......」

「被抱住跟被摸頭都是瀧哥做的吧!?」

「當然,我之後也會好好處罰瀧君的。
不過四葉,當時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呢~。內心其實在暗爽對不對?」

「姊、姊姊......。該不會,在羨慕嗎?」

「呼呼呼......。四葉......說出這種話......」

姊姊身體散發出的氣場,進一步變得更強。

「看來是真的很想被處罰呢~♪」

噫噫噫噫噫!?火上加油啦!
姊姊就這麼慢慢地,一步一步朝我走來。
不能讓距離縮短,我本能地往後退。咚,撞到了背後的牆壁。






我突然驚醒了過來。
從棉被中坐起上半身。
儘管周圍相當昏暗,但眼睛適應黑暗後,了解自己現在身處哪裡。

「這裡是......我的房間?」

沒錯,這裡是在岐阜我與奶奶一同居住的家中的我的房間。
直到剛剛我似乎在睡夢中的樣子。
也就是說,剛剛發生的事全部......

「......是夢嗎?」

打開了燈,確認了自己的身體。
沒有傷痕,也沒有哪裡痛。
似乎沒有異常的樣子。

看了一眼日曆,還停留在三月。
也就是說,還沒到四月。

「哈啊啊~~」

打從心裡感到安心。如果這是現實的話......想著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的確有在愚人節對瀧哥做虛假告白的計畫。
剛才的那一切,肯定是我心想要是萬一被給姊姊知道的話,
心中的那股不安讓我做的惡夢。
話說回來,夢到那種夢之後,已經沒有對瀧哥做虛假告白的心力了。

「愚人節的計畫就取消吧......」

那個惡夢就不要讓它成為現實吧。
不如說,敗露給姊姊知道的話絕對會變那樣的。
這一定是為了不變成那樣,叫我停止惡作劇的忠告。
我就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是夢真是太好了~」

不想再遭遇那種眼神了。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無意間看向右手後--

我再一次凍結了。
那裡用我熟悉的筆跡,但我並沒有被書寫記憶的文字寫著。

『沒有下次了喔♡』

我想起來了。四月一日的早晨,我因為匆忙出門,忘記撕掉日曆了。
也就是說今天不是三月。
我立刻鑽入了被窩中。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不停像唸咒般說著道歉的話,我在心裡堅定發誓。
我不會再對瀧哥出手了。
有幾條命都不夠賠的。


END

-------------------

最後的回馬槍太猛了,我差點真要以為是作夢了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