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2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5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13900#5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再び飛騨へ
瀧三,再度前往飛驒 5  END



●立花瀧與宮水一葉

「宮水小姐,謝謝妳的聯絡。房間請往這邊走。」

設施的職員在我與三葉前方帶路,啪噠啪噠的拖鞋聲傳在設施走廊上。

聽了女性職員的說明,奶奶因為感冒的影響現在暫時移動到個人房。

「在這裡。」

職員停下了腳步,手指著右手邊房間的名牌。


『202 宮水一葉』


手寫的筆跡寫著一葉奶奶的名字。

那麼我先告辭了。說完職員便離開了。三葉注視著我的臉,默默點了點頭後叩叩叩輕輕敲了敲房門然後慢慢地打開了門。


「奶奶!我是三葉!身體怎麼樣了?」


「喔喔,三葉啊,從那麼遠的地方來了啊。有好好跟大學合格的四葉說恭喜了嗎。這邊這位是......那個,請問你的名字是......」


(奶奶......!)


奶奶從床上慢慢地坐起身來,溫柔地向我們開口說道。

一眼就看得出因為生病的關係臉色有點蒼白,臉上的皺紋比起那時又更深了一些。三葉是大學生時曾跟四葉三個人一起住在東京但果然奶奶還是跟適合飛驒。

我想起了與奶奶與四葉三人前往御神體奉納口嚼酒,途中背著奶奶走在山路上的事。那個時候穿著和服拿著拐杖的身影,當時還能自己走在山路上,現在又如何呢......是心理作用的關係嗎,感覺身體也小了一圈......


「奶奶,在電話提到過好幾次了不是嗎。立. 花. 瀧. !」

記性跟聽力都減弱了嗎......三葉在奶奶耳邊放大了音量說道。

「立. 花. 瀧. 啊。我認識的其他婆婆也有叫Taki的,年輕的男生叫這個名字還真稀奇呀。」

(是......偶爾會被人這麼說,奶奶......)


「吼唷奶奶妳真是的!對不起喔瀧君。」

三葉用"說了這種話真是對不起"的感覺向我道歉。


「不,沒關係。啊,奶奶,我(僕),啊不我(私)叫立花瀧。請多指教。跟三葉小姐認真交往了兩年,那個......」

我為了對奶奶先制打出關鍵一擊,說出了事先演練好的打招呼用語,然而卻在中途變得亂七八糟......不知不覺右手又伸到了脖子後面。喂,皮繃緊一點啊!喂!立花瀧!


「你要跟三葉結婚了對吧?正因如此才特別跑到飛驒來對吧?」


誒?


我被奶奶的追加攻擊進一步削減了生命值。


「奶、奶奶!今天不是為了這個啦!那個,單純很擔心奶奶的身體狀況來探望而已啦!不,那個,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呢~?也有這樣想過就是...... >////<」

三葉也說到一半變得亂七八糟了。
我們兩個果然很像呢。


「什麼呀,不是啊。嘛算了,反正你們彼此互相喜歡對吧?立花先生,我這孫女啊,這個歲數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跟其他人交往過喔。那樣的孫女現在把男人帶來見我,也就是說立花先生是這孩子一直在找的命運之人喔。這也是結啊,啊對你還不知道結的意思啊。」


「奶、奶奶!」


奶奶一口氣說了一大串。
三葉啊,臉色變得很不妙喔。

「齁齁齁,開玩笑的。兩位今天要在這邊過夜嗎?是嗎是嗎,已經預約好市內飯店了啊。嘛兩人就慢慢來吧。」

「真是的!奶奶妳喔! >////<」


三葉滿臉通紅地邊說邊溫柔撫摸著奶奶的背。

(......果然還是先不要跟奶奶說交換的事好了)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與三葉和奶奶聊著在東京生活的事。

過了一會三葉緩緩站起身來。


「啊,我去跟其他職員打聲招呼喔,奶奶,瀧君,我稍微離開一下。」

說著三葉便離開了房間。

(......跟奶奶兩人獨處了啊......要、要說些什麼才好啊......)


就在這時,奶奶對我丟出了意想不到的話。

「吶,你......」


「是。」


「......是不是,曾經和你在糸守見過?」


「誒?」


我一瞬間愣住了。
奶奶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該說些什麼才好?
腦中不停思考,冒出了一堆問號。
奶奶微笑著接著說道。


「哎呀,看見你的眼神就想起了三葉變得很奇怪的那段時期。嘛我年輕時好像也有過與誰交換過的時候呢。」

果然奶奶還沒癡呆。雖這麼說但我該說些什麼完全沒有頭緒。誰來告訴我啊。

「那,那個。」


我依舊慌張地試著回話時奶奶更進一步打斷了我。


「吶,立花先生,你名字的Taki漢字怎麼寫?」

突然問了我名字的漢字寫法。


「啊,那、那個,三點水加上坂本龍馬的龍......」

聽見我的回答奶奶突然笑了出來。

「齁齁齁,原來如此啊。」


原來如此是怎麼一回事?
腦中還是滿滿的問號,奶奶接著說。


「瀧先生,當時你在跟我與四葉一起去御神體的三葉體內對吧?」


「......是的,沒錯。不曉得您會不會相信,覺得很不安就沒告訴您......」

我毫不隱瞞說出了與三葉交換的事。

「那接下來要說的事你應該就聽得懂了。吶,瀧先生,雖然我們的宮水神社因為彗星的關係已經沒了,那個神社祭拜的神叫做倭文神建葉槌命。」

「倭建葉槌,欸?」

「齁齁齁,記不起來就算了沒關係。簡單說明的話,那個建葉槌命神明,有在糸守退治龍的傳說。」

我不知不覺被奶奶的故事吸引了。

「退治那個龍的武器,根據傳說是用糸守傳統的組紐綁住來退治的。嘛這是已經過世的三葉母親二葉的假說,我也覺得或許是那樣吧。」

(用組紐,把龍......?)


「也就是說,宮水的『水』跟『龍』合起來就變成你名字的『瀧』對吧?所以你與三葉的相遇也是因為那個稀有名字的原因喔。線連在一起是結,人與人的連結也是結,這就是神明的別稱,神明的力量喔。」


「啊......!」

我在這趟旅程途中浮現的疑問似乎解開了。


(東京的帥哥高中生的話比我還帥的傢伙遍地都是。只有我與三葉交換的這個「結」,一定是有什麼祕密才對......)

住在東京的我與住在離我很遠很遠飛驒的三葉發生交換的理由......難道就只是因為我這個具有特徵的名字嗎?


「所以三葉她,也用組紐把你抓住了,不是嗎?」


!!!



『三葉!名字是,三葉!』

我想起了第一次見到三葉的事。

在總武線電車下車之際,向我解開了綁著的組紐,朝我伸出的那一瞬間的事。


(我被三葉捆住了嗎......這也是,結......!果然我與三葉相遇是有意義的啊!)


突然一葉奶奶的目光轉向了我的T-Shirt。
奶奶的房間暖氣很溫暖的關係,我脫去了外套與圍巾,只穿著一件T-Shirt。現在我的打扮上半身是高中時就在穿的,很喜歡的寫著HALF MOON的T-Shirt,下半身則是工作褲風格的長褲。


「喔呀?瀧先生。你喜歡月亮嗎?」

「是、是的。從以前就很喜歡看星星月亮。」

然後奶奶說了這樣的話。



「『月』的漢字跟『龍』合在一起就變成『朧』了。瀧先生,朧這個漢字有事物朦朧不清的意思,就如同在夢裡一樣。瀧先生,現在可不能再作著夢了喔。可不能再離開三葉了喔。」



「奶奶......!」


注意到時我已經靠近了奶奶,不知不覺間不停流著眼淚。

看見我像個小孩般的這個行為,奶奶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用柔和的表情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


「奶奶!我,一直,一直,很想見到您!這麼晚才來對不起!奶奶在糸守做的飯,真的很美味......」

我已經無法憑自己的力量停下眼淚從臉頰滑落了。
因為小時候父親那邊的祖父母很早就過世了,我的內心深處有著想對奶奶撒嬌的願望也說不定。

所以在糸守與一葉奶奶一起生活時這個願望在我心中不知不覺變得越來越大了也說不定。

然後,我沒有擦掉眼淚,就這麼流著淚對奶奶說。



「奶奶,我一定,會讓三葉幸福的!」


我拚了命從喉嚨擠出最後的一點聲音。奶奶在三葉回房間之前,一直溫柔地摸著我的頭。



●終章

我和三葉跟奶奶說最近會跟四葉三個人再來一次後,結束了安養中心的探望行程。在那之後在市中心簡單觀光一下後,在太陽下山前來到了事先預約好的飯店。

飯店是日本傳統旅館風格的建築,我們的房間依照三葉的希望選用了經典的和室型態。在房間享用了飯店用地方食材準備的晚飯後,我們充分使用了飯店名產:來自當地源泉的溫泉。

預定在明天傍晚帶著土產回到東京。



「......哈啊,哈啊......吶?瀧君?」


「......哈啊,什麼事?三葉?」


我們兩人從溫泉上來後,鑽進了飯店幫忙鋪好的棉被中,一絲不掛地纏綿在一起。不用說現在當然是事後狀態。


「哈啊......為什麼,我回到奶奶房間時你一邊哭一邊讓奶奶摸著頭啊?」


「噗!」


咕,本以為在三葉打開房門的一瞬間就從奶奶身邊離開了,沒想到完全被看見了嗎?
觀光的時候看她都沒提,大意了啊,可惡。


「那、那個是。那個,聽奶奶講一路走來的人生故事被感動了......那個......」



我慌忙地設法掩飾過去,不過我還真不會說謊啊,我心想。不禁從三葉身上別開了視線,完全暴露了啊這個......


「唔嗯~?有那麼有趣嗎?反正一定又在講繭五郎大火對吧?不過啊,奶奶跟瀧君處得很好的樣子呢,果然沒考慮那麼多一起到飛驒來真是太好了。比起那個瀧君,繼續.....好嗎?♡」


沒有暴露啊(呆)
要問為什麼三葉的呼吸還很粗重,她的心思已經放在接下來......嗯?......



「等等!!三葉,那裡還很敏感的!所以......啊......不行......」


END

ep2待續

---------------------------------------------

這篇採用的論點:正是因為三葉交給了瀧組紐,兩人間才建立了結。而也因為兩人的結,交換才會發生,三葉也才能交給瀧組紐。就跟莫比烏斯帶一樣,沒有確切的開始點。

下篇預告:瀧封印的記憶與重逢前的三葉。微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