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3

連繫起的時間 3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wUqDKGI.jpg

原作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64502#3

本文開始
繋がる時間
連繫起的時間 3




「晚安,立花君。」

對著穿著西裝佇立在餐廳前的瀧身姿,三葉一邊小小地招了招手一邊打了招呼。注意到這邊的瀧,以同樣的動作招了招手。

「讓你久等了。」

「啊不,那個,我也才剛到。」

「呼呼,那就好。」

三葉笑著說道,坐在了瀧的對面。從相遇以來已經過了一個月,在這期間三葉已經與瀧見面了好幾次。今天兩人下班時間都很早,瀧向三葉提出一起吃個飯怎麼樣的邀約。

「抱歉吶,有點遲到了。就在快下班時上司又有話對我說。」

「啊我懂,偏偏挑在這個時機講話對吧。」

「就是說啊。不是說不好,只是時機太不湊巧了。」

一邊進行無所謂的對話進到店裡,被引導到了座位。瀧以前有來過這間店,不過三葉是第一次來。就座後,三葉點點頭對服務生示意,從他手上接過了菜單。

「唔嗯~要選哪個好呢......。啊,話說,三葉小姐知道這裡蛋糕的評價嗎?」

「不知道耶。很美味嗎?」

「嗯,特別是起司蛋糕很美味喔。雖然之前只吃過一次,但非常好吃喔。」

「是這樣啊......那該怎麼辦呢。」

再度將目光轉回菜單。盯了一段時間的三葉,主餐點了義大利麵,然後甜點則點了瀧推薦的起司蛋糕。

「呼呼,起司蛋糕好期待呢。」

「喔、喔喔。那就點餐吧。」

與服務生眼神交會進行點餐,瀧與服務生的對應非常的仔細認真,在這些小細節上,三葉對瀧的好感度一點一點地提升。

「不過立花君,真的知道好多各式各樣的店呢。」

「高中的時候開始就喜歡跟朋友一起巡遊各種建築的關係啦。這間店也是與他們一起發現的。」

「高中的時候開始......」

那樣隨意閒聊的對話中,突然明明應該是沒看過的景色閃過了三葉的思緒。沒見過的店,沒見過的友人。但就在伸出手想更清楚回想起那幅光景的途中,就像薄霧一樣消散了。

「诶那個,順道一提這家店是怎樣的建築物啊?」

三葉把自己思緒拉回現實,繼續接著話題。至今還不明白這個定期造訪感覺的真面目,但是如同抓緊胸口的難受感,不管經歷幾次都無法習慣。

「啊啊,這種建築種類被稱之為文藝復興式建築,與聖母百花聖殿大廳相近的建築物,以及裝飾著左右對稱繪畫的內裝。」

「嘿......聽你這麼一說,的確有那種感覺呢。果然專家就是不一樣。」

三葉坦率地說。不管是什麼領域,只要能達到極致都十分厲害,三葉是這麼認為的。

「專家什麼的,我還不到家啊。」

慌忙否定的樣子有點可愛。三葉再次覺得自己果然被瀧所吸引著。
但是,為什麼被如此吸引,連三葉自己都不知道。

「呼呼,不用那麼慌張啦。」

「才沒有慌張......。啊,不過三葉小姐說過裁縫技術十分了得對吧?」

「誒?那種事才沒有呢。只是家裡是做這個的而已。」

對著向回敬一般說出那樣事情的瀧,這次輪到三葉變成了否定的一方。

「家裡?老家是布匹店嗎?」

「不是,我家是神社。編製傳統組紐對祭神儀式是必要的,跟舞蹈一起將其獻給神明。」

「嘿~神社啊。也就是說,該不會,是前巫女嗎?」

巫女什麼的還挺稀奇的,瀧傾身向前聆聽。

「不是,要說是巫女也沒有其他特別的事。嘛由於這個原因組紐現在還有在做。」

「是嗎,編組紐的神社啊......。我不是很了解,這樣的很稀少嗎?」

「誒?那個......嗯,或許吧。」

對宮水家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老實說對其他神社的事情並不是知道得很詳細,被瀧這麼一問一時之間感到有點意料之外。

「神社嗎......」

瀧的表情像是掛念著什麼事。又出現了,三葉心想。瀧每隔一陣子就會像要想起什麼似的露出這個表情。

肯定跟剛剛三葉的感覺一樣吧。現在瀧的腦中正向著應該見過的景色伸出手。

「啊,抱歉。感覺好像想起了什麼關於神社的事......」

「沒關係,我沒在在意喔。想起了什麼事啊?」

被三葉一問,瀧像在煩惱似地呻吟著。

「唔嗯......不行了,想不起來。是什麼啊這種感覺。」

「嗯,我偶爾也會這樣所以很能理解,好像快想起了卻又想不起來。我剛剛在咖啡廳時也......」

也什麼?看到了什麼?真的到剛才還記得的,但已經想不起來了。

「诶嘿嘿,我也記不清了。啊,來了來了。」

三葉轉換心情,眼神發光地看著送來的料理。
如果是必要的事肯定不知不覺就能想起來的。因此現在集中在眼前的料理更有意義。

「那麼就開動吧。」

瀧也決定暫時放下,兩人開始用餐。
兩人聊著今天公司發生的事、彼此的往事,以及料理味道的感想,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

用餐完畢,也享受了起司蛋糕美味而滿足的三葉,瀧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說道。

「話說三葉小姐,是糸守町出身的吧?」

聽見在某種程度上有點不禮貌的問法,三葉想起了現在已經不在的故鄉。自己居住的家、上的學校,以及在那裡度過的,自己人生大半的時間。

「嗯,這麼一提我還沒好好對你提過吧?直到那一天為止,我都住在糸守。」

那一天,星星墜落的那天,對三葉而言當然也十分衝擊。
但是那天的事情,不知為何已經記不清了。

「誒,那在隕石落下時也......?」

「嗯。但是該怎麼說......那時的事情不怎麼記得了。」

「是這樣啊......。其實我也曾經去過糸守,那時發生的事同樣也記不清了。」

「誒?去那種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為什麼?」

糸守真的什麼都沒有。硬要說的話只有以前隕石落下形成的湖而已。而且要看湖的話,覺得去諏訪湖會好得多。

「在五年前隕石落下後去的,但為什麼要去卻都記不得了。是還有在山頂上......像火山口那樣的地方的記憶就是了......」

「那裡是......」

那個場所,三葉猜想的到。畢竟那裡的東西是三葉一直祭祀、守護,而現今避而不談的。

忘了眼前還坐著瀧,三葉的思考潛入深深的思緒之海中。

通往御神體山頂的路沒有設登山道,不如說不知道的人是到不了的。
在偶然之下到了那裡,然後在那裡跟三葉一樣失去記憶。
把這樣的事歸類為僅僅只是偶然,真的有可能嗎?

三葉陷入彷彿有人從後面拉頭髮的感覺。
綁頭髮的組紐像在拉扯自己似的,感覺有什麼絕對不可以忘記的事情。

「該不會那邊,在窪地的中央有個像池子一樣的東西吧?」

「誒?那個,是這樣嗎......。不過記得確實是有。」

「真的?有樹木嗎?」

三葉強烈地詢問著,瀧被那股氣勢所壓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那麼那裡肯定就是三葉所想的地方不會錯了。然後,感到了那裡有什麼重要意義的心情。

「......吶,立花君。」

「什麼事?」

「這個週末,有空嗎?」

「誒?啊,嗯。」

跟當初發現瀧的時候一樣的這股感覺湧上胸口。不行無視這股感覺,不知為何這麼認為,找到尋找的最後一樣東西的時刻來了。

「那個,雖然可能會過一夜也說不定......有個想兩人一起去的地方。」

「誒......?」

瀧的臉浮現出了紅暈。看見那個反應,三葉才總算了解自己說了什麼。

「啊,不是那種事啦!!只是有個稍微想去一下的地方而已!!」

驚慌地連忙否定瀧在想的事,跟瀧解釋的同時稍微往旁邊看去,試圖遮掩可能變得通紅的臉頰。

「是、是指這種事啊。嘛,三葉小姐想去的話可以喔。」

「誒,可以嗎?」

「偶爾活動活動身體也不錯。」

對爽快乾脆答應的瀧感到有點吃驚。去那樣的深山裡,實在無法與男女約會畫上等號。
而且連提案的三葉自己,都不覺得會是很愉快的事。

「不過,三葉小姐的體力沒問題嗎?」

「喔,還真敢說啊。可不能小看原鄉下居民喔。」

作為原鄉下居民,登山可是不會輸給都市之子的。而且再怎麼說直到快十年前,那座山就像自家後院一樣。

「喔,既然這樣就不要緊了。」

「嗯。啊,但是不開車的話,大概到不了附近。立花君有車嗎?」

「駕照的話姑且是有啦,車子就......」

在東京土生土長,而且還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一般來說是不會有車的。對說著不好意思的瀧傳達並不介意,三葉回想起坐車到糸守附近的事。

「那麼就租一台吧,駕駛我還是能做到的。早上從這裡出發的話,大概中午過後就能到了。」

「知道了。那個,在那裡會合好呢?」

「嗯~在租車處附近怎麼樣......」

就這樣敲定了當天會合的地點與時間,與決定要帶的物品。即使是要開車,但山路也不是那麼險峻。三葉訂定著初次出遠門的計畫,老實說稍微有一點感到開心。

-------------------------------------

因為電影中去東京是一時衝動,所以現在是第一次有計畫性的出遠門。

http://i.imgur.com/SOnoWuh.jp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