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6

もう待てない1

[譯者碎碎念]

看了幾篇三葉喝醉的小說,這人怎麼能這麼可愛啦wwwww

"呼喵~~瀧君耶~最喜翻你了~啾"這種感覺

還有君名R18小說比漫畫多好多喔www,大概因為要畫出來比較要技巧跟恥力吧w

最近還覺得,兩人恢復記憶前「宮水小姐」、「立花先生」這種微妙的距離感也很不錯呢X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332576

本文開始

もう待てない

已經不想再等了

本作為"あり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もう一つの可能性"的補完,與原作電影有諸多不同。

以下是簡略的人物設定以及前作沒明講的裏設定


瀧(2016)→喝下口嚼酒後,不知為何不是進到三葉而是瀧(2013)體內。

此一行動救了糸守,然而本人卻不知情沉睡在御神體中。


瀧(2013)→與電影不同,因為意識與瀧(2016)交換的關係,完全沒有見過三葉。


三葉→未來的瀧告知糸守的真相後獨自奔走,但是直到最後都沒有說服父親。

跟瀧告白後約好三年後再見面......然而逐漸忍不住了。


勅使→雖然不太相信彗星墜落的事,因為他努力過頭的原因糸守得救了。


・裏設定
因為與瀧(2016)的意識相遇的關係,三葉未受打擊沒有剪短頭髮

瀧(2013)交換到2016年後,一直沒有醒來因此沒有2016年的記憶

三葉對交換時的記憶日漸模糊。但是一直沒有忘記瀧。





「哈啊~」

離糸守的災害,已經過了一年半的時間。

入手了朝思暮想的東京生活,大學考試也結束的春天。

在這之後應該是夢想中的校園生活,三葉的煩惱卻日漸增加。


「最近啊,三葉的嘆氣次數增加了呢~」

「肯定是那個吧,好不容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卻不明白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星期六的上午,一邊小口喝著咖啡一邊看向別處嘆氣的三葉,作為親友兼兒時玩伴的敕使

與早耶香正摸索著怎麼讓三葉打起精神。


(就算跟兩人商量,也解決不了啊)


深深考慮了該毫不隱瞞說出煩惱嗎,不過判斷得不到共感就打住了。

曾經三葉的故鄉糸守,受到彗星墜落的自然災害。

本來的歷史三葉跟小鎮都消失了,但是多虧震災之前與三葉交換過的存在,

住在三年後的少年立花瀧事先告知了危機,才從彗星的威脅下活了下來。

不只是彗星的事,在背地罵自己的同學沒有瀧的幫助也無法解決,好幾次拯救了內心。

那樣的瀧,三葉不知不覺作為異性被他吸引了。

但是,正因為三葉知道瀧是三年後的人,現在算起還有一年半的時間跟三葉是毫無關係的人。


(啊~好想見啊。好想見瀧君啊~。想聽他的聲音,想聽他叫三葉。)


分離時約好會等三年的,不是別人,正是三葉。但搬到東京一年半的三葉,依然遵守著約定的三葉自信,因為見不到瀧君而開始感到極限了。


「三葉,雖然不知道妳有什麼煩惱,但在我們做得到的範圍內不管什麼都會幫忙妳的。」

「沒錯沒錯。因為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啊。」


看著竭盡全力想鼓勵她的敕使河原和早耶香,三葉詢問道。

「真的?」

作為回答,兩人用力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三葉下定了決心。

「兩位,我們去吃義大利料理吧!」

「「誒?」」

面對突如其來的三葉提案,兒時玩伴們互瞄了一眼,頭上浮出了大大的問號。


新宿的某間餐廳,正好是中午人潮擁擠的時候,三葉他們抵達了現場。

「怎麼說呢,像是有錢人會來揮霍的店呢。」

「三葉,為了習慣東京想洗去鄉下氣息嗎?」

無視似乎在背後說些什麼的勅使河原與早耶香,三葉隔著玻璃窺探裡面的情形。
與瀧的交換中斷了一年半,許多記憶都褪色了,忘記的事也不少,
不過總算想辦法記起了這個記憶中來過好多次的地方。

那個時候是在打工的立場上,沒辦法享受店內愉快的氣氛,

現在是無關的客人可以堂堂正正進入。問題是,瀧不在就沒有意義了。


(瀧君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在這裡打工的呢?該不會,還沒開始工作吧。)


以高中生的立場,平常日要在學校是沒辦法打工的。

但要是為了掙錢,六日從中午就開始做也不奇怪。


「吶,dress code(服裝規定)是什麼啊?」

「總而言之,現在看起來的感覺還可以應該沒問題吧?」

店門口的說明,寫著進場服裝的注意點。

勅使河原與早耶香面對第一次看見的服裝規定,困惑著看著彼此的衣服。


「在那裡!」

忍不住把心聲說出來了。但是,三葉總算發現了目標人物。

有點雜亂的短髮,用餐廳服務生制服包裹住身體的心愛的人。


「勅使、早耶親。要進去囉!」

面對宛如突入戰場般氣勢的三葉,勅使河原與早耶香也慌了起來。


「三葉,到底誰在那裡?」

「什麼,對這間店的人有什麼怨恨嗎?」

到目前都沒有說明目的的三葉,連解釋也沒有就進了店裡。
進到店裡後,由不是瀧的少年帶位到座位上。

雖然年紀差不多,但三葉對瀧以外的異性沒有任何興趣。


(如果是瀧君就好了)


因為不可能每件事都順利,對一開始的店員不一樣也忍耐了。

入座後,另一位服務生遞上了茶水,依然不是瀧。

得想辦法抓住打招呼的時機,但那個瞬間一直沒來。

按呼叫鈴點餐的時候也是,確認是否要第二杯水時也是,都是瀧以外的服務生。

馬上瀧君就會出現在那裡。明明知道的,明明是伸出手就能搆到的距離。

(如果有四葉的要領就好了,肯定能好好地搭上話)

不如說,如果四葉在這的話,情況說不定能有所改變。

現在只能凝視著附近的瀧,除此之外什麼也做不到,快要被空轉的壓迫感擠爆了。


「那個,注意到您從剛才開始一直看著這邊,請問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似乎發現了無意識持續追著瀧的視線,

為了確認是不是服裝有什麼問題的真相而走到了三葉身邊。

是因為店員與客人立場的關係嗎,用字遣詞像是保持距離感般的客氣。

無論如何,總算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就在三葉打算開口時

「那個......」

「褲子的拉鍊,沒拉喔。」

「「誒?」」

打斷了下了必死的決心準備搭話的三葉,勅使河原指著瀧的股間說著。

「嗚,嗚哇!?」

被這麼說的瀧,慌慌張張的跑開了。

啊啊......。勅使河原對垂著頭的三葉笑著說:

「三葉,雖然注意到了但因為太羞恥說不出口對吧?我就代替你說咕噗啊喔!?」

在勅使河原說完前,三葉的上鉤拳就往臉上炸裂了。

「勅使這個大笨蛋!!跟你絕交!!」

「我做了什麼壞事嗎!?」

半哭著喊叫的三葉,周圍的視線注視了過來。

看著那個樣子察覺到了嗎,早耶香用手指撐住額頭嘆了口氣。

「怎麼想都是勅使的錯吧,呆子。」

傻眼的嘟噥著。

--------------------

過慾三葉再現XDD

如果在更之前就跟瀧君交往的話,2016年9月底那段時間怎麼辦?
就...不要在意細節(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