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三葉的胸中 2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03819

本文開始

三葉の胸の中で
三葉的胸中 2 END




我從浴室出來換上家居服後,走到客廳看見同樣穿著家居服的三葉已經拿著吹風機
在等我了。

「好了瀧君,坐過來這邊。」

「拜託妳了。」


嗡嗡嗡嗡嗡


伴隨著吹風機的熱風,三葉用手當梳子幫我整理按摩。

「......嗚哇好舒服......感覺快睡著了......」

「瀧君,還沒結束喔。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誒?」

三葉一面說著意味深長的話一邊用吹風機吹著我的頭髮。期間一邊哼歌一邊溫柔的撫著我
的頭髮,感覺越來越舒服了。嗯,今天的疲勞全都飛走了。

「好,乾燥完畢!那瀧君,頭靠上來這邊。」

三葉將姿勢改為正坐,砰砰拍了拍膝蓋。


「誒?三葉,這是......?」

「膝枕喔,瀧君。靠過來我幫你掏耳朵。」

「掏耳朵!那真是太開心了!三葉,那就趕緊拜託妳了!」

我溫柔地將頭靠上三葉的雙膝。膝枕三葉還是第一次呢。首先把左耳朝上。

(好軟......)

從頭感覺到從三葉的兩膝傳來女性特有的柔軟度。

「那要開始囉!會痛的話跟我說一聲。」

三葉一邊那麼說將臉靠近了我的耳朵。

各位如果有體驗過就明白了,讓別人掏耳朵的話會不自覺地閉上眼睛。但是即使閉上雙眼
三葉的臉依舊浮現在眼前。與此同時三葉的鼻息一點一點輕輕地吹在我的耳邊。

(不妙,心跳越來越快了。)

「剛洗完澡裡面好濕呢。」


說著將左邊掃除完畢後,用另一端的棉毛將我耳中清乾淨。

接下來換將右耳朝上。

將右耳朝上感覺離三葉的臉更近了。
仔細清理我耳中的三葉


「瀧君!你看挖出了這麼大一個喔。」

發出了開心的聲音。

「喔喔,真厲害。」



(啊咧......)


(以前好像過同樣的事......)


想起來了。

小學低年級時,也曾經躺在母親膝蓋上讓她掏著耳朵。


(小瀧!你看挖出了這麼大一個喔。)

母親對我說完後拿給我看......



父親母親在我小學高年級時離婚了。

我的監護權歸父親所有。

當時幼小的心靈無法理解為什麼母親拋下我。

國中時因為這樣個性變得亂糟糟的,後來與司與真太相遇才改進了一點。不過經常按耐不
住與人吵架的性格還是沒治好。


可惡,為什麼現在才想起母親的事......




「瀧君,結束囉......誒......?」

直到從三葉的膝枕起身前,都沒發現幾滴眼淚滴在她的膝蓋上。

「啊咧,我怎麼......」


「瀧君......」


從三葉注視著我的眼神看得出來,我的雙眼恐怕早已通紅。


「三葉,謝謝妳,清爽多了。已經沒事了......」


這麼說的同時三葉抱緊了我

我的臉前就是三葉的胸部

也就是三葉將我的頭整個抱在懷中的狀態

撲通撲通,三葉溫柔的心跳聲傳了過來。


「瀧君......哭出來......可以喔......」


「......誒」


「全部,都傳達給我了喔......」


三葉靜靜地溫柔對我說著


「討厭自己孩子的母親什麼的,不管在世界上哪個角落......都不存在喔。」



母親......



媽媽......!




三葉的一句話讓我淚腺的防波堤潰堤了。
我在三葉的胸中,如同孩子般哇哇嚎啕大哭了起來。

三葉一直用右手輕輕地摸著我的頭。已經多久沒有哭成這樣了呢。

一分鐘,還是五分鐘,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在三葉胸中的哭泣終於停了下來。在這之間三葉
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摸著我的頭。
看不見三葉的臉的緣故,心情簡直像小時候被媽媽摸著頭一樣。

冷靜下來後我到洗臉台去洗臉,順便刷好牙後準備跟三葉一起睡了。



躺在床上過了三十分鐘還是無法入眠。

旁邊的三葉已經傳來輕微的呼吸聲。

三葉的臉面向牆壁因而看不見表情,想起剛才的事不由得由衷對三葉感到感激。

「......三葉,謝謝妳。」

對著已經睡著的三葉悄聲說道。


「不客氣......」

三葉突然轉了過來。


「嗚哇,還醒著啊......」


聽到我那麼說後三葉再度將我抱在懷中。

「唔噗!三,三葉!?」


我的眼前又是三葉的胸部。
好溫暖。
撲通撲通,聽見了比剛才還輕柔的三葉心跳聲。


「瀧君......撒嬌很不錯對吧......」

「......啊啊,偶爾像這樣撒撒嬌,真不錯......」

「還想要撒嬌的話無論何時都可以跟我說喔......」

「嗯,掏耳朵,就拜託妳了......」

「嗯!知道了!」


三葉一邊這麼說,一邊抱我抱得更緊了。

三葉的胸,好溫暖,味道好好聞。
傳來的心跳聲讓我感覺好平靜。
在母親懷中一定也是像這樣的聲音吧。我不禁這麼想。

「三葉,晚安......」

「......嗯,瀧君晚安......」

說著說著我把臉在三葉胸中埋得更深。
今天肯定會夢到小時候的事吧。雖然有可能醒來就忘了。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在三葉溫暖的包圍下,慢慢進入了夢鄉。






(......媽媽!......媽媽!)


(怎麼了嗎?小瀧?)



(媽媽!我啊!長大之後要當在東京蓋出最高大樓的人!)





(是這樣嗎,嗯,小瀧的話絕對能當上的喔。)


END


-------------------------------------------------------------------------------------------

關於瀧的母親,電影還是小說提的都很少,自然就讓二創有不少發揮空間。

曾經看過瀧與三葉蜜月旅行時巧遇瀧母,三葉牽線讓兩人關係和解的同人。

下篇預告:飛驒腔猜謎遊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