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三葉小姐,陷入瀧君依存症之卷 2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70780

本文開始

三葉さん、瀧君依存症に陥るの巻
三葉小姐,陷入瀧君依存症之卷 2




星期三


早上,醒來時不知為何在流淚。

理由我是知道的。


(因為瀧君不在旁邊啊!)

我在被窩中獨自吐槽,頂著沉重的腦袋從棉被裡爬了出來。

(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是做了什麼夢啊......)

雖然想不起來不過大概是跟瀧君你儂我儂的夢吧。我的手腕還散發著瀧君的香味。


(......對了,瀧君有來聯絡嗎......)

拿起了放在桌上充電的手機,看見了鎖定畫面來了訊息的通知。

(!?)

急忙解除鎖定。

(瀧君!!!)


瀧君似乎終於回覆了昨天中午的訊息。

6:00(三葉早安!回信晚了真是不好意思。在接受講習前要先寄放手機,晚上還要寫報告
所以只能趁早上進修開始前的時間發。啊,昨天的便當很美味喔!時間快到了那就明天早
上再回囉!真想趕快回去看到三葉的臉啊。)


(果然是這樣......)


翻閱著瀧君送來的訊息感到了安心的心情。同時昨晚的焦躁感又復發了。

(那麼今天也不會有回信了呢......)


總而言之不回覆不行,這麼想的我手指在螢幕上快速飛舞著。


6:10(瀧君早安!進修雖然很辛苦但是要忍耐喔,我沒問題的不用在意!)


儘管裝作平靜地送出訊息


(才不是沒問題......瀧君~......快點回來啦......)


一早就看到"真想趕快回去看到三葉的臉啊"的關係,
害我對瀧君的依賴感比昨天更深了......




「......早安......」

「早安~宮水小姐,怎麼了那張臉......」

拖著比昨天更沉重的腳步前往公司,隔壁桌的前輩一臉像是大清早看見了非人之物的樣子
像我搭話。


「誒?有什麼奇怪的嗎?......」

「啊不,不是奇怪,妳臉色很差喔。是不是發燒了?今天早退去醫院比較好喔。」

「不要緊的前輩,我沒有發燒。」


「是嗎?那就好......」



(反正回到家瀧君也不在......)

打招呼結束後我一如往常的開始著手工作。
同時喃喃自語不集中精神工作的話時間會過得很慢的。

明明跟瀧君在一起時,兩三個小時就像十分鐘一樣,是不是要中午了啊?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才剛剛到十點。

(又在想瀧君的事了......)

人類是一種越想著不能去想,越是會不由自主地去想的生物。
我似乎也落入了這個惡性循環中。

之後總算是到了中午,我跟昨天一樣從包包中取出同樣的便當。

(本來今天是輪到瀧君做的......)

輪到瀧君做便當的日子總是迫不及待地打開便當盒蓋,反過來要是輪到自己做則是很在意
瀧君的反應,然而今天這兩種心情都沒有。

(嗯......跟往常一樣的味道......)

是看見默默吃著飯的宮水小姐嗎,隔壁的前輩再次向我搭話。

「宮水小姐,還沒和好嗎......」

「噗!前輩怎麼了,突然說這個!飯粒都噴出來了啦!」

「抱歉抱歉,不過臉色很差果然是因為男朋友的原因對吧?」


雖然原因說中了。
理由卻完全相反就是。

「如果最後不明白到底是哪邊有錯的話,就只能先道歉了。
因為男生可是不會自己道歉的生物。」


看來前輩已經完全認為與瀧君大吵一架是我臉色很差的原因了。
還有我們吵架時先道歉的反而是瀧君喔。


其實是因為瀧君離開而感到寂寞,但說出來的話會被恥笑的吧。
嗯,絕對不要說好了。

在那之後工作進度龜速進展著,總算到了下班時間。

今天晚上跟早耶親約好了一起吃晚餐。


「不好意思,三葉等很久了嗎?」

「沒有,早耶親,我也才剛到。」

工作結束後,我與早耶親在新宿的餐廳會合。
果然在這種心情消沉的時候,有知心好友在身邊就是令人感激。


「哈啊?已經兩天沒見到瀧君了很寂寞沒辦法!?
不是在同居嗎,妳是哪個年代的國中生啊?」

「嗚~不要那樣說嘛早耶親~。我也沒有想到我的心情竟然會變成這樣啊。」

把目前發生的事老實告訴早耶親後,得到了意料之內的回覆。這也難怪。


「嘛~但是妳過了八年才與瀧君重逢,有這種心情說不定也無可奈何。」

「對吧早耶親~。但是啊,對瀧君的依賴性完全變得越來越深什麼的......我明明比瀧君
年長三歲,這樣真的好嗎,有點不安......」


「唔嗯~說出來好嗎......」

「誒?」

早耶親接著說了。

「Ka…...不,老公他啊,之前有跟瀧君兩人去喝酒對吧。」

啊,老公是指敕使吧。


「啊啊,瀧君也跟我說過。」


「然後呢,瀧君一直滔滔不絕地在講對三葉著迷的事讓老公都聽呆了喔。工作中一直想著
三葉,還為了要不要聯絡而煩惱著。聽起來就像個笨蛋呢。」

「......瀧君說了那種事啊......笨蛋......真是的,好丟臉呀......」

「說很丟臉妳不也說了一樣的話嗎?」


「啊......」

我不禁用雙手捂住嘴巴。


「嘛瀧君可能也是趁著酒勁這麼說的。這件事別告訴老公喔,瀧君一定會說絕對不要告訴
三葉的。現在聽到妳那麼說我才想到,雖然只是我自己這麼認為啦。」

「瀧君他,也非常地依賴三葉呢。」


「誒......」


「沒錯,你們就是互相依賴彼此,喜歡對方喜歡得不得了的戀愛同伴。所以為了那種事苦
惱像笨蛋一樣呢。」


「瀧君,也依賴著我......」

「怎麼樣都在想著那個人這件事,又不是單戀也沒什麼不好吧。
依存這個詞也有互相依靠彼此的意思喔。」


我的眼前像是"啪"的一聲變得明亮了起來。

「早耶親謝謝!總覺得心情好多了!」

「別客氣別客氣,不過不偶爾讓瀧君對妳撒撒嬌可不行喔。
真是的,我還真有點忌妒妳呢。」


「吶,早耶親,還有一件事。」

「嗯?」

「剛才,稱呼敕使為老公前說了一聲"ka"對吧?原本是要說什麼啊?」

「什......?」

早耶親滿臉通紅。呼呼呼~說中了呢。

「吶吶,老實說吧?」


「小......」


「小?」


「小,......小克。」(ka醬。克彥 katsuhiko簡稱)

「小克!噗!在家裡是叫小克啊!小克(笑)」

「三葉不准笑~!因為結婚後姓氏一樣所以叫敕使就分不清了......叫妳別笑了啦!」

早耶親臉紅pokapoka捶著我,兩人笑了出來。

----------------------------------------------------------------------

果然是笨蛋情侶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