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肖像畫 前篇 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10585

本文開始

肖像画 前編
肖像畫 前篇 2



「......真的只是普通的肖像畫嗎......」


「剛才不就說了嗎,普通地穿著衣服畫上半身而已啦!」

總而言之讓拿著大件行李的瀧君一直站在玄關不太好,先讓瀧君進到我的房間。

「要畫肖像畫的話,昨天晚上LINE也好,電話也好,至少說一聲嘛,笨蛋......」

「......說一聲的話妳就會欣然說OK嗎?」

「......說不出口......」


「對吧!?所以就像這樣沒有通知就直接把用具帶過來了,
結果證明我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哈哈哈。」

「笑什麼啦!你這男生真是的!......因為,很難為情啊......那種事。」

「嘛不要那麼氣呼呼的啦,雖然生氣的三葉也很可愛。」

「誒......」

三葉,很可愛......我對那句話抵抗力很弱,不對,是非常弱。這男生只經過了數次的約
會就摸清楚能將我一擊必殺的要害。嘛也因為我太單純了。

而且被瀧君說可愛後,剛才還在的怒氣不知道跑哪去了,自己在途中就變成了軟綿綿少女



「真是的......又在說那種事......」

「不,是真的喔,三葉。那麼,認真的說一句,我想要好好地畫一幅三葉的肖像畫。
不行嗎......?」


剛剛還雙手合十像小狗一般乞求的瀧君已經不見蹤影,眼前的瀧君像是東加拿大狼
(Eastern timber wolf)一樣直直盯著我的雙眼。
啊,東加拿大狼之前去動物園時有看到,超級帥氣的。

不對現在不是想那種事的時候,被這樣盯著看,我自己也明白臉已經紅到耳根了。


「既然瀧說到這份上了......不過為什麼突然想畫我的肖像畫呢?」

「怎麼說呢,可能沒辦法好好表達就是了......」

瀧君像是做好覺悟般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之前不知為何,高中時畫了很多糸守的風景畫,之前也給三葉看過的。」

「......嗯」

我用快要消失般的音量回話。



「為什麼只有糸守的風景畫了這麼多?現在也這麼想。一開始覺得是因為曾經那麼美麗的
糸守突然就消失而感到傷感才畫了那麼多,但或許其實是為了找到什麼才拼命的畫。不,
那個時候的我,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


「......嗯」



「要找誰,要找什麼......雖然還想不起來。但是該不會......」



「是三葉吧。」


我用力的握緊拳頭,指甲深深刺進了皮膚。

「......是這樣嗎?」

用不知道瀧君聽不聽的到的音量輕聲問著。

「......雖然沒有確信,還沒辦法完全想起來。但是如果以前就跟三葉相遇過的話,在那
時有畫三葉的肖像畫的話不就能更早重逢了嗎,這麼想著......」

「嗯......」

「......所以現在才想畫三葉的肖像畫。我自己一旦畫過的事絕對不會忘記,身體會記下
來。不對,跟我畫風景或建築設計時不同,還沒好好地畫過人物,但是......」

「嗯......」

我明白,從我的眼中已經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淚水。

「所以......因為從現在開始想一直記住三葉,因為不想忘記,請讓我畫下三葉的臉」

在瀧君說完最後一句台詞前,我已經哭著奔向瀧君的胸膛。


「笨蛋......既然這樣,一開始這麼說不就好了......」

我在瀧君懷裡抽抽搭搭地哭著。

「唔,對不起......。」

因為激烈的撞擊而有點哽到,即使如此瀧君還是溫柔的抱著我的肩膀為我擦去眼淚。漸漸
地感受到瀧君的體溫,覺得好幸福。

「......作為交換,不畫得美美的我可不會原諒你喔,好嗎?還有模特兒費也得支付喔。
對了,最近去過的義大利餐廳的帕尼諾三明治就可以了。」

我還在一邊吸著鼻子哭泣一邊嘟噥著,不過稍微冷靜下來了。注意到再這樣下去鼻水要流
出來了。嗯嗯,沒關係,還OK。嘛實際上在外用餐時一直都是兩人均攤的,之後應該也會
變那樣吧。



「嘖,考慮地真認真啊(笑),知道啦,總之要努力了。」

使了個眼色這麼說的瀧君。真的是喔,只有這個男生做什麼都讓人討厭不起來呢(笑)。


不過,果然還是希望瀧君是為了找我而到糸守來的......是那樣就好了......




說著說著時間已經到十一點了。

「喔喔......已經這個時間了啊......那三葉,椅子借我一下。」

瀧君這麼說著,把廚房餐桌的小椅子擺在我的房間,要在那邊盯著畫模特兒宮水三葉嗎?

隨後瀧君稍微挪動餐桌後,在原本的地方設置畫架,把另一張椅子移到畫架前。

「因為是用鉛筆畫的素描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不過......
難得如此要不要換上外出時的正裝?」

對了,因為在自己房間我還穿著喜歡的粉紅家居服,再怎麼說這都不太適合。

「嗯~也是。那我去換衣服稍微等一下喔。既然都要換了,就穿在神社階梯上相遇時的那
件衣服好嗎?」

「喔喔,好主意!那就拜託三葉了。」



「......姑且說一句在換衣服時不准偷看喔......偷看就詛咒你。」

「哇好恐怖喔~!」


留下那句話,我啪嚓一聲關上房間的拉門,從壁櫥中取出那時候的春季套裝。
呼呼呼,好懷念啊,明明只是不久前的事。

那天的事一瞬間閃過了腦海。


「鏘~!」

「喔喔,是這件衣服。怎麼說,回想起來有點緊張啊......」

「在緊張什麼啦(笑)。啊,該不會在害臊嗎?瀧君好可愛喔。」

「笨,笨蛋!才不是咧!好啦要畫了喔!」




這麼說的瀧君臉變得好紅,把右手放在腦後,視線瞄向左下角。瀧君害羞時的標準姿勢呢
,我在第一次約會時就看穿了。原來如此,瀧君也是不輸給我的好懂角色呢。嘛這種事因
為本人沒注意到就先保密吧。說謊時也能輕易發現(笑)。


「......」

「瀧君,怎麼了嗎?」

瀧君像是感覺到什麼違和感般的盯著我這邊。

「沒有......」

「誒?」


「啊,我知道了,髮帶啦髮帶。三葉,那個時候妳有綁頭髮對吧?」

我忍不住摸摸自己的頭髮。啊,對了,因為沒有要外出就沒有用組紐綁著。

「啊啊,組紐對吧。我知道了,現在就綁稍微等一下喔。」

我用熟練的動作迅速整理好髮型。

「啊啊就是這個,這樣就能畫出那時候的三葉了。那要來了喔,一開始要從臉開始畫可以
暫時坐好不動嗎?畫的時候要把表情固定下來所以不能講話。」

「嗯,知道了。」

瀧君從包包裡取出幾枝愛用的鉛筆,把包包跟鉛筆放在餐桌上準備完畢。在畫架上固定畫
板跟圖畫紙,終於要開始畫我的素描了。



咔哩咔哩......沙沙......



鉛筆的沙沙聲迴盪在我的房間,是非常讓人心安的聲音。瀧君盯著我一陣子之後把目光轉
向圖畫紙,開始認真地畫我的肖像畫。我的心撲通撲通地直跳,該怎麼辦才好啊。

啊咧?總覺得這景象在哪裡看過......

想起來了,是鐵達尼號。


高中時跟早耶親和四葉一起在早耶親家看過。

早耶親非常喜歡那種俗套的浪漫愛情,還特別跑到市區買了DVD,在早耶親家辦了少女鑑
賞會,有過那樣的事。

故事是1912年英國客船鐵達尼號沉沒的真實故事改編,青年畫家傑克與上流階級女生蘿絲
的悲戀物語。
那種悲劇不會那麼常發生的吧,三人當時這麼說了。儘管之後糸守町登上了更大的悲劇舞
台就是......

記得有一幕是李奧納多演的青年傑克為了留下紀念而在船內畫蘿絲的裸體畫素描!所以我
聽到瀧君要畫素描才會聯想到裸體......好丟臉啊。

(註:原文為狄卡皮歐,改譯為台灣習慣說的李奧納多)

那個場景也是很認真的在畫呢。現在的瀧君簡直像李奧納多一樣。啊,不過瀧君可是帥的
多喔......

後來還發生電影播到一半出現傑克與蘿絲的色色片段時,四葉一臉壞笑地問他們在做什麼?
害我跟早耶親急急忙忙關掉電視的事呢。也因為這樣我沒有看到最後......對了,下次跟
瀧君一起看吧(笑)。


「......葉,三葉?」

「誒?」

正在回想過去時聽見瀧君在叫我。


後篇待續。

-------------------------------------------

這個情景還蠻有言葉之庭裡孝雄幫雪野量腳的氛圍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