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肖像畫 後篇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16377

[作者的話]

第一次挑戰短篇,果然很困難。
今後想暫時泡在其他瀧三世界學習,有什麼好點子再挑戰。
把這篇拙劣的文章看到最後的各位,真的很感謝。
決定去看第四次了。
(不過八天後就出續作了)

※含本篇重大暴雷
※神社相遇數個月後
※三葉視角
※兩人的記憶還未恢復

本文開始

肖像画 後編
肖像畫 後篇  1




「三葉…三葉?」

「誒?」

啊,糟了。在發呆都沒聽到瀧君在叫我。這可不好,掰掰囉懷念的李奧納多。

……不過喜歡李奧納多的早耶親現在的老公是勅使河原.狄卡皮歐呢。呼呼。

「那個,全身像大概畫好了,之後的眼睛跟表情要怎麼樣的呢,果然微笑的臉是最好的,
這麼想著,不過好像有點自然地沒在笑耶?現在像是看著遠方在發呆的樣子(笑)。」

呣,瀧君真敏銳......

我對之前瀧君說平常的表情骨碌骨碌的改變,怎麼看都看不膩這點雖然很高興,那是指喜
怒哀樂馬上就表現在臉上的意思吧。啊,那該不會剛剛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吧......
啊我真是的。


「我,我知道了。像這樣嗎?」

壓抑著不安試著硬是揚起嘴角。


「......不,不更自然一點的話......臉在痙攣喔,三葉小姐......」


「呣,好難喔瀧君......果然突然要人笑是做不出自然的表情的。
我也是個素人而已.....」

「啊,那也是,抱歉......」


看得出瀧君有點消沉。
不行啊不行。我得更努力協助瀧君才行。

啊咧?剛才還那麼抗拒肖像畫的,我還真是單純啊。


「那,瀧君!說些什麼有趣的事吧,這樣就能自然地笑出來了。」


「原來如此......雖然沒有有趣的事,就像平常一樣聊天吧,這樣應該能抓到放鬆的好表
情了。三葉與我聊天時最可愛了。」

又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了。
到底是有自覺還是沒自覺啊,這樣下去的話就算有笑容不也是滿臉通紅嗎。


「那,三葉喜歡畫畫嗎?」


「誒,我嗎?嗯~不是特別喜歡。高中時美術課是畫過靜物素描啦,不太擅長就是了。」

「啊啊靜物素描啊,主題是花瓶或蘋果之類的對吧。我跟靜物相性不合總是在畫校舍外的
建築風景(笑),還經常被美術老師叫去呢。」


「真像瀧君的風格(笑)。」


「啊,三葉,那個表情!很好很好,就這樣保持下去拜託了!」

瀧君,這樣不就變攝影師了嗎(笑)
呼呼,不過,被叫去啊,高中時的瀧君還真調皮呢。

嗯?美術?被叫去?

這麼說起來......


早耶親以前說過,妳在美術課踢倒桌子把花瓶都摔碎了,教室整個嚇得鴉雀無聲,有過這
樣的事。

但是我完全不記得那樣的事,只有被叫去辦公室罵了一頓的記憶......多虧小雪老師為我
緩頰,但那是怎麼回事啊......說起來那是在隕石落在糸守時不久前......


「三,三葉?笑容不見變得像櫻桃小丸子裡的野口一樣了喔。
不要繼續這個話題了吧......」


「嗯,就這樣吧......」

那算是我的黑歷史啊。


「是嗎......那換個話題,啊,雖然是問題就是。三葉頭髮上那個紅橙色的髮帶,是叫
組紐嗎?」


「嗯,還沒有告訴你嗎?對,是組紐。我的故鄉糸守從以前流傳下來的傳統工藝,是將
數條細線組合成一條帶子。現在綁著的組紐,是鄉下的奶奶跟母親教我的......」


「啊,抱歉三葉......記得三葉的母親已經......」


「嗯嗯,不要緊的。奶奶常說這個組紐,是糸守的歷史本身,刻下了糸守千年的歷史。
就像時間一樣,時而扭曲,時而纏繞,時而恢復原狀。那就是時間。那就是結。
綁著這個感覺就像母親一直在我身邊一樣呢。」

「結嗎......」

瀧小小聲地說著。


我好想念在天國的母親。
在廚房站在我身邊教我料理
跟奶奶一起教我組紐的作法
在醫院的床上溫柔摸著我的頭
最喜歡的母親。
媽媽,我啊,現在非常的幸福喔,跟一直在尋找的人,瀧君相遇了......


突然間,抬起頭來看見瀧君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那個表情,我之前也見到過。

是那個時候。

那天春天的早上,我一如往常地被電車搖晃著。站在車窗旁的我看見了"那個人"。

手搆的到但被車窗擋住的距離,"那個人"從並排的電車車窗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與那時一樣的表情。


「瀧君!?」


「...... 啊......」

我叫了瀧君的名字後瀧君重新看著我。變回剛剛的臉了。


「......抱歉抱歉,有點看三葉看呆了。不過抓到了好表情要一口氣上囉。」

「真是的!還以為後面有誰嚇了一大跳!我很怕妖怪的所以別做那種事啦!」

「不好意思,不過沒問題的,我雖然完全沒有靈感應,但是如果看到三葉旁邊出現幽靈
的話我會扁下去的。」

瀧君輕浮地笑著。
這男生真是的!
不過受到影響我也咯咯地笑了出來。


啊啊,好幸福啊。

我開始住在新宿之後,我感到像是一直徬徨在沒有顏色的世界一樣的心情。

就職後經常夢見想不起來的夢,起床、在擠滿人的電車上搖晃、進公司、疲累地回到公寓。不停地重複著。

曾經那麼憧憬的街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完全感覺不到色彩的氣氛了呢。

為什麼要被這個街道綁住呢,不停重複著自問自答。

在那個春天的早上遇見瀧君後,我的世界改變了。

才注意到,這條街道原來是那麼的色彩繽紛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