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13

憧憬與好意2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309271

[作者的話]

謝謝一直以來的觀看
這次以「想確認自己心情的瀧」與「懷疑瀧劈腿而跟蹤的三葉」為構圖寫的故事。
瀧三如果是習慣戀愛的熟年夫婦氣氛的話可愛度會減半,
希望無論何時都像初戀般的純真。
目前為止都是只有瀧或三葉一人視點,這次是兩人視點交錯。

稍微讓三葉暴走了。


本文開始

憧れと好意
憧憬與好意2




新宿的某間義大利餐廳。

正好是接近中午的時間,瀧與美紀決定在兩人開始熟悉彼此的地方,
以前打工過的餐廳吃午飯。

剛好是人潮擁擠的時刻,打工的高中生,與看起來像大學生的服務生忙碌地穿梭移動著。

看到眼前這幅光景,不禁回想起學生時代而感到懷念。

求職生時期也跟美紀兩人來過,不過,在午餐時刻前來還是第一次。

夜晚時店內的照明與街道的燈光散發出美麗的氣氛,但白天能從窗戶窺視陽光與東京的熱
鬧,充滿年輕人的場所。兩者相比產生了不同的認知。

真是不可思議的景象啊。對於從事建設企業工作的瀧來說,覺得這樣隨著白天與夜晚改變
身姿的都市樣貌十分新鮮。


「喂!」


輕輕戳了一下只顧著往外看的瀧的額頭,美紀小聲地叱責。


「跟女性兩人獨處的話,不要只顧著看外面。好好盯著對方的眼睛。」

「啊,不好意思。」


完全把美紀扔在一邊看外頭看到入迷的瀧,慌慌張張地回到了現實。


「真是的」,像是照顧弟弟的姐姐一樣,美紀小聲地笑了出來。

「瀧君,以前就是這樣呢。有說過你一旦對什麼熱衷,就完全看不見週遭的情況嗎?」

「自己沒怎麼自覺到,是這樣嗎?」

「司君也很擔心喔,『如果就職的話,會變得一直致力於工作。瀧那傢伙,一輩子交不到
女朋友的話就會這樣全心全意工作下去的樣子』」

「那傢伙,竟然說到這種地步......」


氣憤的同時也感到高興,同時也有被多管閒事的焦躁感。

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的孽緣,再怎麼說也是相處已久的推心置腹友人。

真的在擔心嗎,還是只是在嘲笑我,不過現在已經不在意,能當笑話一笑置之了。

與美紀談笑聊天之際,茶水送到了,兩人也順勢點餐。

兩人各點了一盤義大利麵,另外又點了一份大披薩分著吃。

學生時期覺得像打工中的員工餐的瀧,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也不壞。

一切都是那麼懷念。沉浸在那樣的心情中,美紀開了口


「話說回來瀧君。」

「什麼事?」

「跟三葉醬,已經做過情事了嗎?」


突如其然的提問,讓吞下去的水差點噴了出來。

拼命地阻止逆流,僅僅是侵入了器官,瀧不停咳嗽著。

現在,瀧的臉恐怕是滿臉通紅,而這不只僅是因為嗆到而已。

全身發熱,難為情地將眼神從美紀身上別開。


「......還沒有。」


用只讓美紀能聽到的音量悄聲說道。


「啊啦真是意外,聽說相遇幾天就決定交往了,還以為那方面也已經做了呢。」


面對無法相信有點小吃驚的美紀,瀧無法對上目光低下了頭。

與三葉命運的再會後,數天之後製造了兩人獨處的時間,
在那天由瀧告白後兩人開始交往。

周圍像司與美紀這些有十分交情的熟人們,不管怎麼說不會太快了嗎,
像這樣的感到驚訝。

在過去從沒有與瀧有這樣特別關係的女性,以破天荒的速度開始交往還被取笑了一陣子。

但是,對瀧來說三葉的存在,是重要到任何東西都無法替代的。

與三葉間忘記的時間、失去的時間,即使是一分一秒也好想馬上彌補,因此就算知道應該
慢慢熟識,還是馬上就告白了。

三葉好像也是這樣想的,很快地就接受了瀧的感情。

正因如此,瀧才有想慢慢孕育愛情的念頭。

當然,瀧作為男性生物,總有一天想跟三葉發展到那個地步也不是謊言。

三不五時造訪三葉家時,想當然的兩人會挨著彼此,
飄進鼻孔內的充滿魅力的香氣,與從三葉身上傳來的體溫都不停刺激著瀧的慾望。

--想現在就做,想跟三葉滅茶苦茶一番。也曾被這樣的衝動驅使過,但是

(如果把那樣的心情說出來的話,三葉會幻滅的吧)

儘管到交往為止非常順利,在這之後的關係進展卻像烏龜散步一樣慢。

雖然想著總有一天要結婚,想一起共組家庭,三葉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

如果是一樣的心情那當然很開心,萬一不是的話......。--這麼一想,瀧就感到不安。

對三葉而言需要的是積極的行動,但在決定性的場面又埋怨自身的不成熟。



同時,在離瀧與美紀稍遠的座位上偷聽的三葉與早耶香。

面對美紀突然的質問而狼狽不堪嗆到的瀧,擔心戀人身體而打算站起來的三葉,
早耶香趕緊制止了她。


「三葉,會被發現的啦!」


被這麼說的三葉冷靜後,才想起萬一被發現就不妙了,乖乖地坐了下來。

好像問了什麼跟三葉與瀧之間關係的事,三葉卻不太明白那個意思。


「做過Jo-ji?...那是什麼,外國人?」

「什麼啊三葉,不知道情事的意思嗎?」


表現出「真意外」反應的早耶香,不過,三葉不明白為什麼早耶香露出那樣的態度。


「那早耶親,妳又知道嗎?」

「那個......當然囉。但是,現在告訴三葉或許會嚇過頭而被發現喔。」


早耶香的表情變得有點壞心,饒富趣味地觀察著純潔的三葉。

簡直像除了自己以外大家都知道一樣,三葉有點惱怒。


「不要再賣關子了快點說啦。」

「真是的......拿妳沒辦法。」


嘆了一口氣,早耶香附在三葉的耳邊小聲說道


「就是問『你們H過了沒?』啦。」


瞬間,三葉像是要噴出蒸氣般漲紅了臉。


「大白天的那兩個人在說些什麼啊!」

「看瀧那個樣子,還沒有對吧?」


被一臉得意微笑的早耶香正中靶心,三葉扭扭捏捏的不敢看向早耶香。

看見這樣的三葉,早耶香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


「哎呀~聽到之前對男生完全沒有興趣的三葉才不過數天就與瀧開始交往時不禁啞然了。
快過頭了一時間還無法相信,覺得這樣的關係應該馬上就做了吧。」


含著送來的飲料吸管的三葉,沒有喝著飲料而是不停的吹著泡泡。

對不正常發展感到吃驚的早耶香,三葉很快的回話了。


「因為覺得瀧君......那個,是命運的戀人。如果是戀人的話就OK的,但在之前--」

「因為太難為情怎麼樣也發展不下去?」


像看透了一樣提問的早耶香,三葉默默的點了點頭。

經常,瀧到家裡來拜訪,也進行了好幾次約會。兩人就像平常一樣牽著手,也有過好幾次
接吻的經驗。

在家只有兩人時抱在了一起--但是,瀧無意識溫柔地不跨越在這之後的行為。


「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被瀧抱住時,傳來的體溫讓三葉全身像發燒一樣的熱。

好想再多碰一點,想更加被他愛。

總有一天要跟瀧結婚,為他生下小孩,期望著這樣強烈的願望。

(有這樣心情的,只有我嗎)


「不討厭的話,由三葉先誘惑呢?那樣的話,說不定意外地簡單就能進行喔。」

「那樣不就像是我只在乎瀧君的身體嗎,才不要。話說回來,早耶親妳那邊怎麼樣呢?」


被問個沒完感到有點煩躁的三葉,反過來詢問早耶香與丈夫克彥的關係。

充滿大人風範像遠遠走在前方的早耶香,在意兩人到底進展到哪裡了。


「啊啊,我跟那傢伙--」


被步步逼近的早耶香,臉色有點不愉快


「結婚前有要求過一次。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不過--」

「不過?」

「親吻到一半時放了屁將氣氛都打壞了。那時就中斷了,在那之後就沒有再要求了。」

「早耶親......真是殘忍。敕使 don’t mind。」


即使是兒時玩伴成為了夫婦的關係,也沒有那麼簡單啊,三葉不禁苦笑。

在這之後,直到瀧離開店裡前,早耶香不停地對丈夫發著牢騷。

---------------------------------------

飲料吹泡泡那段超可愛

一對慾男慾女wwww還是該說是兩對,被屁斷法也太慘XD

周圍的人都認為肯定做過了啊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