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三葉的胸中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03819

[作者的話]
時間點在入冬前

面對不斷撒嬌的瀧,三葉的母性似乎覺醒了
內容可能與其他作者短篇有重覆之處,如果可以請用溫柔的眼神觀看。

本文開始

三葉の胸の中で
三葉的胸中 1




「唔~今天好晚啊。」


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從四谷站剪票口走出。季節已經迎來了十月的終結,從吹在裹得緊緊
的風衣上越來越冷的風,宣告了冬天的到來。我看了看手錶,已經過了晚上八點半。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許久,今天因為幫忙處理業務的關係比平常還晚離開公司。

我現在在新宿的建築事務所工作,為了目標的一級建築士每天一邊工作一邊努力學習。

通常在大學才開始專攻建築專業的話,一般需要累積七年的建築設計實務經驗才能考上二
級建築士,但我在建築學科平安畢業後馬上接受了資格試驗,二級建築士順利合格了。
(註1)
當時三葉也很高興。

然後為了達成一級建築士目標,得更加努力累積實務經驗才行。

有二級執照的話就能進行小型建築的藍圖設計與工程管理,但聽說能處理大部分建築業務
的一級建築士合格的平均年齡是三十歲左右。(註2)

為此,前面已經講過我還得累積更多的實務經驗,而且我還有個從小就有的夢想,就是在
自己長大的東京這塊土地上蓋一棟自己設計的建築物這樣遠大的目標。


因為種種原因今天出乎意料的回來晚了。三葉已經先回公寓了,在我離開公司時收到了三
葉已經做好兩人份晚餐的訊息,我拖著疲憊的腳步,用盡全身的力氣爬上四谷的坡道回到
了自家公寓。


「......我回來了~」


「瀧君,歡迎回來~」

在家居服外穿著圍裙的三葉,穿著拖鞋啪嗒啪嗒帶著笑容出來迎接我。

圍裙還真是好啊~。像今天這樣特別疲累的身體特別感到治癒感。

「......呼,好累喔。嗚哇三葉,味道好香喔。吃飯囉吃飯......」

一邊那麼說脫下鞋子後,我在客廳脫下西裝也換上了家居服。

不過三葉對我說的"好累喔"一詞似乎有了敏感的反應。


「瀧君,很累嗎?最近工作很忙嗎?」

「唔嗯~雖然不到忙的地步啦,某個程度我被交代的工作慢慢增加了,總覺得不努力在眼
前的工作不行呢。」

「是嗎,被交代的工作增加也是瀧君越來越讓人信任的成果對吧!?」

「哈哈,是這樣就好了,但是我不成熟的地方還很多,每天都一邊掙扎一邊工作著。」

聽我那麼說的三葉似乎在嘟噥著什麼,右手握拳放在嘴角上沉思。


「......唔嗯~」


「嗯?三葉,怎麼了嗎?」

突然間三葉朝我唰地伸出了右手食指指著我。


「......瀧君!今天請對我徹底撒嬌!」

「呃~什麼?」

突然說些什麼啊,沒給我思考的時間三葉繼續說了。


「瀧君,最近晚歸的日子越來越多了對吧?而且平常都是我對瀧君撒嬌有點過意不去。像
今天這麼累的日子我在想不好好治癒瀧君可不行呢。」


「喔......喔。三葉謝謝,妳的這份心意我心領了......」

「不行!聽好了今天就是要對我徹底撒嬌!懂了嗎?」

「是,是......」

事到如今因為知道三葉已經不會妥協,我決定老實聽從三葉的話。

「那麼首先先來吃晚飯吧,瀧君快點快點!」

三葉向我招招手走向了廚房,我也像被驅使般走向了餐桌。

「喔喔,看起來一如往常的美味呢。」

眼前的料理讓我忍不住發出了驚嘆。
今天的菜色是我非常喜歡的青花魚味噌煮,以及燉羊棲菜、菠菜芝麻涼拌、蘿蔔味噌湯,
和什錦飯。

「那我就趕緊開動了,嗯?」

聽見我這麼說,三葉豎起食指左右擺動。

「嘖嘖嘖,瀧君,不對喔。來,啊~~♡」

「誒誒!已經開始了嗎?」

三葉不知不覺坐到了我的右邊。那個笑臉看來在吃完前是逃不掉了,三葉堅定的意念強烈
地傳了過來。

「不,不過,這個"啊~~"平常三葉不也經常做嗎......」

「吵,吵死了!總之快點,啊~~!」

一邊這麼說一邊聽從三葉的指令。

「瀧君,怎麼樣?好吃嗎?」

「唔,呣......很稿朱喔,三葉」

被食物塞滿了嘴巴,雖然味道毫無疑問很好吃,但從右邊傳來的壓力實在難以忽視。

「三,三葉......雖然很好吃但這樣會很花時間,三葉也會沒時間吃所以只有青花魚
"啊~~"可以嗎......」

再這樣下去精神快到極限了,我向三葉提出了妥協方案。

「說的也是,我知道了。那果然還是一起吃吧!」

看來妥協案過審了。
在那之後我們一邊聊著彼此的工作一邊慢慢吃完了晚飯。嗯,果然這樣比較令人放鬆。以
後吃甜點時"啊~~"一下說不定也不壞。


「那麼,飯也吃完了接下來去洗澡吧。三葉,一起進浴室吧。」


「什...>///< 瀧...瀧君!」


「因為今天是可以對三葉撒嬌的日子不是嗎?」

「是,是這樣沒錯啦...... !!」

對三葉提出了新的撒嬌法案。

「但,但是突然間,這種事......」

剛才還在的三葉氣勢突然洩了下去。
我也覺得繼續讓三葉困擾下去不太好。

「不然這樣,在浴室從背後幫我擦背跟洗頭吧。」

提出了新的替代方案。


「擦背跟洗頭嗎!?那樣的話就沒問題了。」


法案再度通過了審核。

就這樣我泡在三葉幫我放的洗澡水中等著她。


「瀧君,可以進去了嗎?」

從更衣室傳來了三葉的聲音。

「可以了喔,啊,我現在坐在椅子上了。」

我從浴缸裡出來,用浴巾遮住下半身後坐在了小椅子上。聽見了浴室拉門被喀啦喀啦打開
的聲音。

「打擾了......」

我背對三葉坐著。
浴室的鏡子在我前方,透過反射看見三葉穿著T-Shirt與短褲的輕裝。真可惜。
雖然這麼說,看見短褲下三葉修長的雙腿就足以讓我心跳加速了。冷靜啊我。

「那先來洗身體吧。」

三葉說著在尼龍毛巾上擠上沐浴乳開始替我刷背。

「怎麼樣瀧君?力道可以嗎?」

「還可以再強一點喔。啊,對對,這個力道剛好。」

「知道了。不過不愧是成年男性,覺得瀧君的背真的好寬啊。」

一邊這麼說一邊努力幫我洗著背的三葉真是惹人憐愛。

「好,接下來換洗頭吧。」

「啊咧?前面不幫我洗嗎?」

「前面的話就自己洗啦!真是的!」

生氣了。自己把身子前面洗乾淨後,我把洗髮精遞給三葉,三葉搓出泡沫後開始按摩我
的頭皮。

「嗚啊啊......三葉,超級舒服的......」


「嗚呼呼,這位客人,有沒有哪裡癢呢~?」

「啊,左後方有一點......啊,稍微再旁邊一點......」

「啊哈哈,在美容院才不會說的這麼直接呢(笑)」

話又說回來讓別人幫忙洗頭真的好舒服啊。而且還是被三葉細長的手指按著更舒服了。已
經夫復何求了......

沖掉洗髮精後,三葉的任務也結束了。

「三葉,真的好舒服喔。以後工作很累時再麻煩妳了。」

「嗚呼呼,瀧君喜歡真是太好了。那等你洗好後我再幫你吹頭髮吧。」

----------------------------------------------------

註1:依照在學時所修的建築學分,最低限度的實務經驗二級建築士從零年至五年不等,
一級建築士從兩年至四年不等

註2:以鋼筋建築為例,二級僅能建造面積300平方公尺以下的建築。

為了這篇我還特別去查XDD 求知慾發作

明明六月時還主動闖進浴室,看來三葉當時真的憋很久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