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超喜歡三葉飛驒腔的瀧君之話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28644

本文開始

三葉の喋る飛騨弁が大好きな瀧くんのお話
超喜歡三葉飛驒腔的瀧君之話 1



嗶鈴~


「瀧君,謝謝你今天幫忙準備晚餐。就快回去了。」


身後廚房的壓力鍋響起了電子音。時間剛過了晚上九點,手機收到了三葉的訊息。


兩人專屬的浪漫聖誕節活動幾天前愉快的結束了,終於今年就只剩幾天了。

我與三葉的工作在年末都是最忙碌的時期,像這樣過著同居生活先回家的一方就先準備晚
餐等著迎接晚歸的那方。

然後今天不需要加班,先到家的我為了三葉而準備晚飯。

這樣真的好幸福啊。

一邊想著最愛的人一邊做料理,想像著三葉吃得很開心的表情,臉頰的肌肉就情不自禁地
鬆弛下來。

反過來換我較晚回家時三葉也都會用溫柔的語調呼喚著我的名字,總是笑臉滿面地出來迎
接我。

結果不管是比較早或比較晚回家都很開心。啊啊,同居生活真是好啊。不過真心話真想趕
快結婚......不想讓年長三歲的三葉繼續等下去了......

(嗶--!)

在考慮事情時壓力鍋的哨音響了。

今天的晚餐是立花家的特製咖哩飯。
在壓力鍋裡放入大塊紅蘿蔔與馬鈴薯,以及洋蔥與牛肉,利用蔬菜滲出的水分最後再加入
咖哩塊的簡單調理法。
能夠引出蔬菜的美味,是三葉也很喜歡的一道料理。

蔬菜即使切得很大塊用壓力鍋也能煮得相當柔軟。壓力鍋哨音響後只剩下放入咖哩塊攪拌
的步驟了。

『喀擦』

從玄關傳來開鎖的聲音,是三葉。

「瀧君,我回來了~!嗚哇~好香喔,今天是咖哩飯呀!肚子都餓扁了~」

「三葉,歡迎回來,時間剛好,現在剛好完成。沙拉也做好了趕快換衣服就能吃囉。」

「好~,啊,在這之前,瀧君謝謝!」

說著三葉從後面抱緊了正在攪拌咖哩的我。


「等等!三葉,很危險的啦(笑)」

「呼呼,瀧君成分補充完畢。那我去換衣服囉~」


這麼說著便消失在客廳中。


「哎呀真是,仍舊沒變呢。」

我不禁露出苦笑,不過當然不覺得是件壞事。

不過話又說回來,三葉飛驒腔語尾的溫柔感真的好棒啊......我雖然非常喜歡三葉的笑臉
,但是聽到加上飛驒腔語尾的「瀧君,喜歡你喔(好きやよ)」整個人都快融化了。雖然
因為很害羞沒有對當事人說過就是。

「瀧君,久等了。」

換上家居服也洗好手的三葉已經坐在餐桌椅子上了。

「喔,那麼......」

「『我們開動了~』」

一如往常感情良好地開始用餐。

「唔嗯~瀧君~好好吃喔。比神田那家咖哩店還要美味!
馬鈴薯跟紅蘿蔔軟得入口即化。」

「哈哈,沒有到那種地步啦三葉,雖然很高興。一切都是壓力鍋的功勞。」

「不不不,我沒說錯喔瀧君。因為這份咖哩瀧君有放入名為愛情的調味料,所以絕對比咖
哩店的咖哩還要美味喔!」

「原來如此,那麼三葉小姐,一共980元。」

「才不會付咧,呸耶!」

「『哈哈哈哈哈』」

我們兩人就像這樣持續進行著愉快的對話。


「『我吃飽了』」

我們吃完咖哩飯與沙拉後,我泡了杯餐後咖啡,在餐桌上繼續跟三葉悠哉地聊著天。


「話說,三葉,工作情況還好嗎?已經年末了不要緊嗎?」

「嗯,今年的設計都完成了。因為這次合作的設計師很有能力,之後就只剩公司大掃除而
已了。」


啊,還沒有說過三葉的工作呢,是將原來時尚設計師所畫的設計畫,將其作成紙型的工作
。有點像服裝式樣設計者的工作。
對三葉從小時候就開始與複雜的組紐打交道來說,簡直是能將才能活用的天職。



「嗯,雖然工作很順利,不過今天搞砸了一件事......」

「誒?發生什麼事了嗎?」

大概是看到我露出擔心的表情吧,三葉趕忙解釋。

「瀧君,放心(笑),不是工作方面的事啦,那個......下班後搞砸的......」

試著聽聽是什麼事情。


「下班的時候啊,公司一行人在代代木站等車時,啊啊今天電車好慢啊,心裡是這麼想的
,但是說出來變成"啊啊今天火車好慢啊"......公司的同事們也"啊?火車?"的反問
我,啊啊~回想起來就覺得好丟臉喔......有時候會不小心把在糸守的說話習慣講出來
......」


「噗,說成火車這個詞了嗎!啊哈哈哈哈,的確三葉不管哪個線路只要是非電氣化區間都
是內燃機車輛沒跑了(笑),JR特急飛驒號也是內燃機車輛。」

「呣~瀧君不准笑!哼,反正我就是飛驒的土包子妹嘛~。因為不管是糸守也好下呂也好
飛驒古川也好以前大家都是叫火車的嘛!也沒有電車!到富山之前連電線都沒有!」

三葉,那個不叫電線,叫架線才對喔。

雖然對一邊鼓起臉頰一邊無力地反駁的三葉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那張嘟著嘴的臉真的好可
愛真令人困擾。嗯,這個也不會說。

「嘛這個先不提,我很喜歡有三葉在的糸守風景喔,也很喜歡糸守的腔調。改天一起回去
時順便去飛驒旅行吧。」

「嗯,不去見一下奶奶可不行呢。」

三葉小聲說道。


距離糸守的那場悲劇已經過了快十年。

沒錯,忘不了十月四日秋季那天,受到落在宮水神社的隕石影響,舊糸守町現在依舊是被
放棄的狀態。也因為原本就有的人口外移影響,當時的糸守居民都移動到附近城鎮了。
雖然有將隕石形成的新糸守湖開發成觀光地的計畫,不過尚處在情況不明朗的狀態。
三葉的奶奶儘管還很有精神但也超過九十歲了。當時奶奶似乎是八十二歲的樣子。
奶奶在三葉讀大學時,與四葉三人一起住在東京,不過果然在人生最後想待在離糸守近的
地方嗎,現在住在離糸守很近的飛驒古川老人安養設施。九十歲住在都市也很吃力吧。

我現在與三葉交換時的記憶差不多都想起來了,從那天拚死地叫奶奶逃離城鎮以來還沒見
過她。

「奶奶她,也很想見瀧君呢。」

「是嗎,那明年盡可能早點一起去吧。」

奶奶見到我後會感覺到什麼嗎......腦中浮現了這樣的念頭。


「三葉講話的方式是受奶奶或母親的影響嗎?」

向三葉打聽飛驒腔的事。


「嗯沒錯呢,受奶奶的影響比較多。像奶奶的口頭禪"どうもならん(不像話)!"之類
的。大部分都是對父親發牢騷時會用(笑)不過當地老年人經常聚在神社社務所,我在旁
邊幫忙斟酒時也聽不懂在說什麼呢。」

「哈哈,原來如此。啊,不過我啊,真的很喜歡三葉的說話方式喔。」


「誒?什麼意思?」

「像做飯的時候啊,有時候會說出今天我來做吧(今日は私が作るでね)不是嗎。那個,
我超級喜歡的喔......」

「......真是的,好難為情喔(恥ずかしいんやさ)......笨蛋......」

「啊,剛才那句的"~やさ"也很喜歡喔,三葉的飛驒腔真的很治癒呢......」


「瀧君真是的,再怎麼誇也沒有獎勵喔(笑)」

三葉的臉頰紅了起來。
啊啊超級可愛的啦!真想現在就抱緊處理!

-----------------------------------------------

昨天作者更新了系列完結篇,剛好滿20篇收了結局。

作者也提到因為調職跟準備考資格考的緣故,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寫新作品了。

感謝他(她)帶來這麼棒的作品與同意我翻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