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13

憧憬與好意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309271

[作者的話]

謝謝一直以來的觀看
這次以「想確認自己心情的瀧」與「懷疑瀧劈腿而跟蹤的三葉」為構圖寫的故事。
瀧三如果是習慣戀愛的熟年夫婦氣氛的話可愛度會減半,希望無論何時都像初戀般的純真。
目前為止都是只有瀧或三葉一人視點,這次是兩人視點交錯。

稍微讓三葉暴走了。


本文開始

憧れと好意
憧憬與好意 1



盛夏太陽照射的四谷站前,瀧正等待著某個人。

畢竟是叫人出來的一方,瀧為了不遲到而從十分鐘前就擦著汗,佇立在等候的地方。


「瀧君,久等了。」

「好久不見了,奧寺前輩。」

「真是的......說好不再叫奧寺的。」

「那,美紀前輩。」

「很好。」


穿著露肩夏裝的上衣與裙子,為了防曬而戴上的帽子,毫無氣息的出現在瀧身後。

從以前開始就這樣了,美紀私下總是不知道從哪裡現身。

不禁讓人懷疑該不會是忍者的子孫吧。

左手無名指上閃耀著的銀白色結婚戒指。傳達出瀧與周遭都眾所皆知的事實,

她已經是人妻了。

雖然還沒見到她的丈夫,但從美紀口中聽起來,是個非常寬容的人。

身為打工時期的後輩,對方也知道瀧的存在的樣子,這樣私下個別見面似乎不成問題。

完全單身的話可能還有疑慮,但現在瀧有三葉這個戀人。

即使有這樣的要素,也完全不擔心丈夫會懷疑她出軌的美紀說著。


「瀧君那邊沒問題嗎?像這樣與我見面,有告訴三葉醬嗎?」

「沒問題的。事先有說好才過來的。」

「是嗎,那差不多該走囉。」


跟上身旁美紀的腳步,瀧一起走向了車站。




「吶三葉,真的要跟過去嗎?」

「嗯。因為很擔心嘛。」


穿著清涼褲子,配上不相稱的棒球帽與太陽眼鏡,兩個身影在稍遠之處監視著瀧與美紀。

對東京生活已經適應,但還擺脫不掉口音的早耶香,

以及這個春天終於與命運的戀人瀧相遇的三葉。

三葉昨天聽瀧說了要與美紀見面的事,雖然輕易答應了,內心卻很不平靜。


「雖然是學生時代打工的前輩,但跟瀧也不是戀人對吧?

現在看起來也是人妻了,我想沒有什麼令人在意的喔。」


「唔唔......但是前輩是個大美人。

而且直到現在,瀧君的手機裡都還留著前輩的照片。」


「三葉,會擅自偷看男友的手機啊。」


從隱密處暗中觀察情況,對早耶香的吐槽裝作聽不見。三葉一邊碎碎念一邊悶悶不樂。

據說年齡相近,但從美紀身上散發感覺不到年代的大人氣場。

打工的時候就在瀧的同事間有著高人氣,還從瀧那裡聽說了禁止偷跑的不可侵犯條約。

雖然現在與不是瀧的男生結婚了,儘管如此三葉在意兩人的關係也沒有辦法。

昨晚的週末前,瀧拜訪了三葉家,一起度過了一晚。

要與美紀見面的事,也在那時沒有隱瞞的告知了。

態度上雖然爽快的同意了,對某方面還說算是熟人的人物卻不可思議地感到在意。

因為瀧的手機沒有上鎖,趁著確認睡著後偷偷看了LINE,

沒有任何疑似劈腿的可疑字眼,只有約好見面的約定。


「但是,只有這樣其他什麼都沒有反倒很可疑。」


約好集合地點與時間的訊息稍微回溯一點時間,有著通話紀錄。

雖然聊了什麼不得而知,但從訊息對話中沒有出現,可以輕易推測是在電話中商量主題。

而且從通話紀錄看來,瀧是播出的一方。也就是說今天的見面是由瀧邀約的可能性很高。



「三葉,妳應該沒有把三葉以外其他女生的通訊方式,擅自從瀧的手機裡消掉吧。」

「做到那個地步的話......怎麼樣都會敗露的。」

「那個反應,已經考慮過了嗎?」


二十六年的年輕人生,到目前為止沒有其他戀人的三葉,非常珍惜人生的命運對象瀧。

所以,那樣的瀧就算是與已婚者,單獨和異性見面的情況還是覺得很苦悶。

吃醋嫉妒的三葉,覺得自己快要變得不是自己了。

(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是這麼會嫉妒的人啊)

而且--

(認為是命運對象的,該不會只有我吧......)

到東京來之後,有許多異性前來搭話,也時不時有約會的邀請,但基本上都拒絕了。

就職後,在職場上沒辦法拒絕的情況也出現好幾次,卻一次也沒有發展到下一步。

也曾有被告白的經驗,但全部都沒有接受。

來自別人的感情,全部都沒辦法填補三葉心中的空隙。

三葉心中像是失去了重要東西的感覺,從糸守消失時就存在著。

不管怎麼與周圍評價良好的異性接觸都無法掩埋的空白,與瀧重逢後終於被填滿了。

即將擦肩而過分開的時候,感覺到心中的洞像是被挖出,瀧那邊先搭了話。

瞬間,三葉理解到這就是命運,他就是一直在尋找的人。

從那之後到開始交往沒花多少時間。

感覺到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卻像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一樣的心情,

能自然地將身體全部託付給瀧。

所以,瀧一定也是一樣的心情,三葉是這麼想的。但是......

「我現在,一想到對瀧的事竟然覺得這麼痛苦,還真符合我的身分啊。」
(原句:瀧くんのこと想ってこんなにも苦しいのに、いいご身分よね)


「嘛嘛,還沒確認有沒有劈腿。三葉也是,為了確認這個才跟過來的不是嗎?

啊......兩人移動了喔。」


在早耶香好言相勸的時候,瀧與美紀開始移動,往車站裡消失了。

跟丟了就不妙了,三葉與早耶香也不被發現地跟在後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