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1

肖像畫 前篇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10585

[作者的話]

初次投稿。
你的名字超棒的。
瀧三也超棒的。
想讓兩人怎麼樣都獲得幸福。
就寫了這篇瀧三後日談的妄想。

覺得以瀧君的能力這種事或許能做到。
重逢後數個月的故事。

※有劇情雷
※三葉視點
※重逢後沒有馬上同居。因為瀧還沒什麼錢。
※兩人的記憶還很模糊。

本文開始

肖像画 前編
肖像畫 前篇 1



從那天不可思議的春天雨後早晨以來過了數個月,季節來到了令人感到心情愉快的初夏。


我,宮水三葉與比我小三歲的立花瀧君,當時在新宿的小小神社石階上相遇,
互相告知對方名字後,又這樣那樣後,意外地開始交往了。

跟目前為止一次也沒有跟男生在一起過,這樣的我交往。


我的故鄉在飛驒深山中(曾經)的糸守町,沒錯,8年前我所生活的宮水神社被彗星分離
的隕石直擊,小鎮在一瞬間消失的事,到現在還是難以相信。在那之後我離開故鄉就讀東
京的大學,然後就這樣在東京就職,現在在新宿租了間小公寓生活著。

為什麼是東京?為什麼是新宿?

不是惠比壽不是吉祥寺不是自由之丘不是目黒,為什麼是新宿?

為什麼不是在地方就職?
「姊姊這樣的鄉下女孩能在東京生活嗎?」妹妹四葉說不定會這麼說。

但是我隱隱約約感覺到不是東京的公司、不是在新宿是不行的。

東京的物價跟地價都不合理的高。

現在的公寓即使是1DK(一房一餐桌一廚房),房租也不尋常地高。
對在糸守鄉下節約過日子的我,該怎麼說,應該叫文化衝擊嗎?

故鄉的兒時玩伴早耶親,現在也跟被她揶揄叫做大藏大臣的人一起住在東京。
那樣的早耶親也在東京就職什麼的......嚇了一跳呢。

現在工作也穩定了下來,雖然有獎金但是薪水幾乎都花在生活費上了。

儘管高中時對閃閃發光的東京生活異常憧憬,真的開始生活的話簡直是困難難度的鬼畜關
卡。世間可沒有那麼簡單的(甘い)事,甜的(甘い)東西只要有常去咖啡廳的鬆餅就夠了。
不不不生活費不節省一點可不行啊,多少鬆餅都吃得下的我。

但是與之前的憧憬無關,我一定要在東京就職不可的念頭,在那齣悲劇後日漸抬頭。
為什麼呢,搞不明白。


「姊姊高二的時候啊,突然翹課跑去東京玩,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四葉曾經提起過的往事。
我為什麼不記得了呢,明明是隕石落下不久前的事。

抱歉,不太記得了。這樣子對四葉說後,「啊啊,因為隕石落下對內心的衝擊連那樣的
事也忘了嗎......姊姊對不起。」被道歉了。從那之後,就沒有再提了。

因為那件事我才決定住在東京的嗎?


不對。


不,說不對也不完全錯。


在與四葉的談話前,我就有著非得在東京生活的不可思議使命感了。
而且不管怎麼說,我在新宿遇見了一直在尋找的人。

啊啊,原來如此。我果然沒弄錯啊。



正沉浸在懷念的回憶之時,偶然看向時鐘發現已經早上十點了。

今天是星期六公司休息,現在瀧君正要依照約定到我的公寓來玩。這是第幾次了呢,不過
我也在瀧君父親不在時去了瀧君的公寓好幾次。


瀧君的房間牆上裝飾著瀧君所畫的風景畫和建築設計圖。以前聽說過瀧君對建設的工作有
興趣,沒想到這麼擅長讓我嚇了一跳!
還有為什麼呢,對房間的布局感到有點懷念。

對了對了,高中時還畫過我的故鄉糸守的圖,
一邊說著想讓我看一邊從壁櫥中拿出塞給我。
據瀧君所說,高中時有段時間異常地被糸守吸引的樣子。

那些風景,是我懷念的景色,看著看著不知不覺想起了那時候,眼淚不禁湧了出來。
想起了瀧君一邊說著抱歉,一邊慌慌張張地放回原來地方的行為呢。


瀧君因為在公司還是新人的關係,常常嘟囔著怎麼樣都沒辦法休息,
不過最近似乎總算能順利處理工作了。

瀧的老家與離我最近的車站只隔了一站,跟父親兩人一起住在同樣是新宿區的高級公寓裡
。沒想到瀧君竟然也住在新宿,而且還是近在咫尺的距離!

該不會在更久之前,在不知道的時候在哪裡錯過了吧,
大學時候也在新宿,或許在哪裡......不可能吧。


piron~


想著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時,LINE傳來了訊息。

是瀧君。

"在玄關外了。東西有點多可以幫忙開一下玄關的門嗎?"

東西?是什麼?該不會是禮物?
這麼一想急忙前去開門。啊,我的臉又忍不住在偷笑了......


「早安,三葉。」

「瀧君早安!嗯?那個像木框一樣的東西是什麼?」


我裝作平靜地藏住見到瀧君的喜悅,
右手腋下夾著神祕木框,左肩背著包包的瀧君出現在我面前。

這麼說起來,來到東京過了許多歲月,地方口音幾乎不會跑出來了。
明明在公司能自然使用標準語,在瀧君面前卻會自然而然地說出糸守方言。
連跟在都內就讀高中的四葉以及兒時玩伴的早耶親和敕使交談時都不會用了。

真是不可思議......嘛算了。

「啊這個?這個是畫板(Easel),三葉不知道嗎?」

「Easel……?啊!該不會是畫畫時夾住帆布的腳架?」

高中時美術課畫靜物時也有用到,名字卻不太記得了。

「答得漂亮。也被叫做畫架。想說用這個畫些什麼,突然拿過來被嚇到了嗎?」

「嗯......然後呢?要畫什麼?」

「就是......想畫三葉。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嘿咿?」

啊,發出了非常蠢的聲音。



「等,等一下,瀧君!」

我相信如果是漫畫的話,我的頭上絕對是伴隨著"砰"的效果音冒出滾滾蒸氣的情景。
不用說臉肯定是滿臉通紅。


「色狼!變態!才交往沒多久突然就要裸,裸體什麼的......」


「才,才不是咧!普通的肖像畫而已啦!為什麼話題會跳得那麼快啊!」


盯~~
我將雙臂環抱在胸前,盯著瀧君不放。


「總之可以先讓我把東西放下來嗎......?」


---------------------------------------------------


大學的話那就是另一條MV線的劇情了wwww

這家的三葉內心戲好多啊

前篇後半部有解釋為什麼三葉會以為是裸體,但是一瞬間就能聯想到那裡去,
三葉小姐妳的腦迴路真不是蓋的www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