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21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3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287733

【作者的話】

非常感謝對前作「心的空白」的閱覽與收藏和評價。
對瀧三的熱情停不下來的第二彈投稿。
與電影的內容不同路線,這次的主題是「喝下口嚼酒的瀧君,與不認識三葉的過去瀧君交
換的話」這樣的完全if平行故事。
原案時,要用普通END還是微苦END才好思考了一陣子。想了各種提案的結果,在勅
使光榮犧牲的交換下決定了Happy END。
抱歉了勅使。

(譯註1:「心的空白」為與本作無關的獨立故事,我沒有打算翻。故事講述兩人重逢前
,公司同事試圖追求三葉,但最後他與三葉都注意到,三葉的心早已在某人身上了。)

(譯註2:怎麼我翻的兩個作者都在對勅使道歉啦XD 幫勅使QQ)

本文開始

あり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もう一つの可能性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3 END




「嗯……」

感覺到滴在臉頰上的水滴,瀧醒了過來。
還有點茫然的狀態、用手機燈光確認了周圍的狀況。
頭頂上畫著的彗星的畫,旁邊有被開封的口嚼酒。

「是嗎……我」

是為了遇見誰,到了某個神社的御神體來。
喝下口嚼酒之前還沒事,之後滑倒失去意識的樣子。

「全部,都是夢啊」

現在想起來,夢的內容已經變的稀薄。
似乎,是夢見了國中時期的夢。
在擠滿人的電車中與誰說話,然後帶著誰去了咖啡廳,在這之後……。

「想不起來。」

那個人是誰。明明是重要的人,明明是不可以忘記的人。
抱持著不知要去哪裡的感情,瀧靜靜地站了起來。
走到御神體外頭後,跟來時不同,天氣非常的晴朗。
確認了手機的時間。已經到了第二天,看來似乎就這樣睡了一晚的樣子。
司他們,平安回去了嗎。這麼想的時候,

「終於找到了,原來你在裡面喔!」

"砰"的一聲被人拍了肩膀,轉頭看見了熟知的朋友。

「司,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個地方,除了瀧以外沒有人知道。即使是親切的拉麵店大叔,也沒有告知詳細的地點。

「問我為什麼,當然是從女朋友那裡聽到的啊。你也太自作主張了吧,無緣無故突然說想
去看女朋友以前住的小鎮,第二天早上又不知道擅自跑到哪裡去了。」

「抱歉抱歉……誒女朋友?」

從前頭開始就非常在意司的言詞。
沒有聽過的單字「女朋友」混在其中,
而且從內容聽起來不是司而是瀧本人的「女朋友」。
但是記憶所及,瀧的人生中沒有與誰成為戀人的記憶。

「女朋友是,奧寺前輩?」

「哈啊,瀧你在說什麼啊?還是說你劈腿了?」

看起來對話實在對不上。
該不會,在御神體撞到頭失去記憶了吧,瀧開始擔心自己的腦子出現異常了。

「三葉小姐,瀧果然在這裡呢。」

「誒......三葉?」

司親近的叫著那個名字。
然後瀧想起來了。

(對了,三葉。我是為了見三葉才到這裡來,之後喝了口嚼酒......三葉!?)

為什麼司會叫著他不認識的三葉名字,這麼想的瀧抬起頭後

「瀧君,終於找到你了。」

烏黑的長髮搖曳著,穿著登山裝備,看似大學生的女性站在那。
年紀大概跟奧寺前輩同年或小一歲,作為明顯的特徵,
用深具特色的組紐綁著美麗的秀髮。

應該是第一次見到的臉,卻不知哪裡感到懷念......這股讓人憐惜的感覺是什麼。
瀧高興的快要哭了。同樣,三葉看起來也淚眼汪汪。
察覺到了熱烈的目光,司從瀧身邊走開。

「看來,我好像當了電燈泡的樣子,先走一步了。我可不想被馬踢。」

臉頰舒緩了下來,司與瀧他們拉開了距離。
確認看不見司的身影後,三葉抱著瀧在耳邊悄聲說道

「約定,遵守了喔。好好的等了三年,來見瀧君了。」

「我現在,也想起來了。我就是為了這個,才回到過去的。」

一邊抽抽搭搭的哭著,瀧用力反抱了回去。
同時,想起了在意的某件事,瞬間離開了三葉問道。

「糸守呢?鎮上的居民怎麼樣了?」

聽到問題的三葉臉上浮現了苦笑。

「全部人......都得救了喔。我們拚盡全力努力了......那個......勅使努力過頭了。」

「誒?」

在這之後的事,三葉全部告訴我了。
用含水炸彈讓城鎮停電,讓居民到糸守高中操場避難的計畫,三葉他們執行了。
就結果來說是順利的,但由於勅使拿了一大堆炸藥的關係,引發了大規模的森林火災。
三葉姑且也有向父親傳達了彗星墜落的事,但是沒被相信,最後是以森林火災這樣的名義
讓居民到糸守高中操場避難,躲過了彗星災難。

「哈哈......怎麼說呢,Don’t mind。」

「父親他,到最後也沒有相信我的話,總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嘟著臉的表情跟三年前比起來完全沒變的三葉。
明明在夢中見過了,感到像隔了好久一樣,非常懷念的心情。

更進一步,瀧沒有記憶的部分也告知了。

糸守町的居民在那之後四散各地,三葉搬到了憧憬的東京。
在東京生活的時候,等不了三年的三葉抱持著被當成陌生人的覺悟去見了瀧,在拼命的進
攻下最後成為戀人......發生了這些事的樣子。
因為瀧自己本身沒有那些經驗與記憶。

「真的是......很辛苦呢,我對瀧君的事什麼都知道,以前的瀧君卻完全不認識我。」

「就算被那樣說,我這邊完全沒有記憶。」

「即使那樣,接受我告白時的瀧君,非常的溫柔喔。『三葉的事,雖然不太明白,
不過感到了從以前開始一直喜歡的心情。跟三葉交往,肯定是命運吧。』」

「我,說了那麼羞恥的話嗎?」

終於,有了連繫在一起的感覺,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從司跟三葉說的話得知,已經和三葉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不過對沒有記憶的瀧而言實在是沒有實感。

只是......三年前,確實已經收到了三葉的心意。

瀧用手抓住三葉的肩膀,將那雙眼眸一動也不動地捕捉。

「三葉。現在我要說的,是三年前我對三葉想法的答案。--我也,喜歡三葉。
從今以後,想一直跟三葉在一起,只想與三葉在一起。所以......總有一天」

稍微停頓了一下,像是鼓起勇氣般深深吸了口氣。

「總有一天,希望能與我結婚。」

全力丟出的想法,像是回應那份感情般,三葉再一次抱緊了瀧。

「嗯。我也,從今以後想跟瀧君在一起。」

湧出的愛情讓胸口變得沸騰,瀧也反抱了回去。

簡直像,兩根線的兩人,交織成一條組紐的樣子。

END


後記

你好,我是橫鳴流。”流”請讀成nagare。誒?怎樣都好?失禮了。
總而言之,瀧三小說第二彈"あり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もう一つの可能性"如何呢?
因為瀧三彼此互換在電影中出現很多次了,這次就讓瀧與過去的自己互換了。
成為了因為與不認識三葉的瀧互換,三葉沒有受到打擊這樣的故事。
關於說明文提到的微苦END,當初考慮的結局是,包含三葉在內的少數關係人存活但許多
居民還是過世。

讀了外傳小說後的感覺,三葉父親遇到交換的瀧→想起與二葉的回憶→為了三葉與城鎮開
始行動。

也就是說,糸守的危機不靠瀧三是不行的,正因如此本來想往那方向(微苦)寫的,但這
樣子兩人不就沒辦法真正幸福了嗎,這麼想了。所以最後讓勅使光榮犧牲換取的,是雖然
父親沒相信但拜森林火災之賜讓眾人得救這樣的有點歪斜的結局。

哎呀~抱歉啦勅使,怎麼說咧,因為你的關係讓大家得救了喔。
並不是討厭勅使,只是有種他比瀧三更適合動作場面的感覺。
以角色來說真的非常有魅力。
大概,下次寫什麼時不會讓勅使擔任這種角色了也說不定w

---------------------------------

如果真的寫微苦END會很虐的啊...

還有雖然作者這麼說,但下一篇勅使又背鍋了wwww

這系列還有一篇補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