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2

5-2


[譯者碎碎念]

推坑老妹星之聲,重看一次還是覺得很感人。

最後一封簡訊寄來時雞皮疙瘩都竄起來了,
誠哥真的很會用音樂煽動觀眾情緒耶,下的點都超好的。

這一篇是兩人視角,所以有不少的複製貼上相對輕鬆wwwww

上一篇大迴響,大家看來都愛吃甜的,
不過我翻的以個人認為有趣為準,不一定有糖喔www(但一定是HE請放心)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4307#3

先前沒看過的可以從這一篇開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84733503.A.59B.html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追加】
稍微寫的長了一點,最終話了喔。
原作沒有的對話寫得滿滿的。
青春期的男女不就是這樣的感覺嗎?(遠目)
另外,(P站原作)封面的三葉(大學生?)也試著考察了一番(注:即MV最後的畫面)

有點塞得太多的感覺,也有粗糙的設定與展開。
不管怎樣總算是好好的總結了。
最後一頁是多餘的(不.看.也.可.以.的.喔)
(注:括號內為片假名,最後一頁為作者談論設定的後記)

收到很多的收藏、評論、評價,非常感謝。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最終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最終話(之二)




【場景3】「瀧視点」
・糸守~某坡道

不知不覺已經快黃昏了。與看不見的對方已經對話五小時以上了嗎?
我們照著未來三葉的話,往坡道走去。

「這附近可以嗎?」

「嗯。」

「但是,為什麼是這個地方?」

「我也不知道。不過,試著去相信吧。」

從坡道的西邊看的到糸守湖,太陽如同隱身雲中般慢慢下沉。

「「啊啊,這就是……」」

「「分身之時……」」

在那一瞬間確信了。兩人話語一時完全同步了。
眼前站著,不是我的身體的三葉。

「……終於見到面了。看來是真的啊。」

「啊……啊,瀧君在這裡啊!」

「仔細看看,與上禮拜見到的我視線高度完全不同對吧?太過武斷了吧!」

「啊,真的耶!」

終於能回到自己身體,不是像照鏡子般的看著對方,而是真正面對面的時候。
雖然說了仔細看看,不過被第一次見面往這邊直視的三葉盯著看,還蠻害羞的。

「但是,這就是同年最後一次的見面了呢。」

沒錯,我們實際的年齡差了三歲。我即使明天就能與三葉見面,三葉也必須等待三年。那
時三葉就二十歲,與我年齡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這個事實,三葉一邊看著我一邊流著大滴的眼淚。

「又哭了啊。這樣就第三次了。真的是,我真的是最差勁的男生了。」

我說出像是掩飾害羞的台詞,拿給三葉手帕。

「嗚嗯……真的,最差勁了。到底要讓我哭幾次啊,這個男生。」

接過了手帕,三葉回了嘲諷般的台詞,不過音量卻很微弱。
看到那個樣子,我偷偷將三葉抱在懷裡。
稍微有點被舉動嚇到了一下,隨即三葉就這樣把身體交付給了我。

「可以嗎三葉,好好聽著。」

「……嗯」

「我一定會去見妳的。對我來說是一天對三葉卻是三年。」

「對妳來說會是非常煎熬難受的事也說不定,但到時候就全部結束了。」

「不,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但是,對妳來說一定會是最棒的一天,我跟妳約定。」

「……嗯,我會期待那天等著的。」

下定決心要說下一句話了,只有這句我非得當面說。

「因為,我對妳……」
說出來的瞬間,三葉遠離了我的身體說道

「對不起。那句話請對未來的,明天見到的我說。」
「那時的我肯定也會感到高興,才會是最棒的一天。」

稍微有點嚇到,未來的三葉到底說了些什麼?不過,總覺得能理解的感覺。

「可以嗎?這樣的事?」

「嗯。……未來的我給了我今天的幸福。這一次輪到我了。」

「組紐……雖然斷了,還是給三葉拿著好嗎?這一次我會確實收下的。」

「嗯,我知道了。這次要好好的不忘記,我就收下囉。」

「啊啊,這次我一定會記得。接下來也一定……」

將組紐的片段交給三葉的瞬間,三葉突然從眼前消失了。
太陽下山,宣告了分身之時的結束。

「誒……喂三葉。」
「三葉!喂三葉!!……喂三……?」

急忙叫了名字,卻沒有任何回應。那個名字……名字?是什麼……?

「這裡是?……得趕快回東京去……去做什麼事?」

回到東京後當然是回家,除了這個以外還有什麼嗎?
是因為交出組紐的原因,還是分身之時結束的原因,
我的記憶又變得模糊了。

「嗚!都這個時間了!今天來得及回去嗎?」

明天是平常日,當然得去學校不可。
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匆忙確認回東京的路線,走向了公車站。


【場景3】「三葉視點」
・糸守~某坡道~家中

太陽如同隱身雲中般慢慢下沉。

「「啊啊,這就是……」」

「「分身之時……」」

在那一瞬間確信了,兩人話語完全同步了。
眼前站著,不是我的身體的瀧君。

「……終於見到面了。看來是真的啊。」

「啊……啊,瀧君在這裡啊!」

太過感動話都說不出了。真的是瀧君,瀧君就在這裡!

「仔細看看,與上禮拜見到的我視線高度完全不同對吧?太過武斷了吧!」

「啊,真的耶!」

上週見到時視線差不多一樣高,現在大概高了一個頭。真的沒有注意到。

「但是,這就是同年最後一次的見面了呢。」

聽見了他的聲音與話語。沒錯,我們是真的年齡不同。
再加上跟現在的,真正能與瀧君見到面的只有三年後的我。
這麼一想眼淚又自己跑出來了。不行,停不下來。偏偏在這個時候。

「又哭了啊。這樣就第三次了。真的是,我真的是最差勁的男生了。」

這麼說著,他遞給了我手帕。

「嗚嗯……真的,最差勁了。到底要讓我哭幾次啊,這個男生。」

第三次……第一次是上禮拜,第二次是昨天,然後現在是第三次。
真的是,人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哭這麼多次,從母親過世以來還是第一次。

突然他像是把我抱在懷中似的用手臂環繞著我。
一瞬間心跳了一下,不過就這樣依偎著。

「可以嗎三葉,好好聽著。」

「……嗯」

「我一定會去見妳的。對我來說是一天對三葉卻是三年。」

「對妳來說會是非常煎熬難受的事也說不定,但到時候就全部結束了。」

「不,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但是,對妳來說一定會是最棒的一天,我跟妳約定。」

現在所發生的事,本來就應該是虛幻的。對我來說已經要結束了。
要等待三年肯定會很辛苦,但是,"我"的話一定不要緊的。

「……嗯,我會期待那天等著的。」

稍微沉默了之後。

「因為,我對妳……」

馬上想起了他打算說的台詞。
但是,現在的我可以聽嗎?
不應該是讓等待三年的"我"聽才對嗎?
本來,"現在的我"跟"現在的瀧君"是見不到面的。
而且還有跟"我"的約定。

稍微從他懷裡躲開後說道

「對不起。那句話請對未來的,明天見到的我說。」
「那時的我肯定也會感到高興,才會是最棒的一天。」

下定決心說了這句話,果然還是很痛苦,真的很想現在聽。但是……

「可以嗎?這樣的事?」

「嗯。……未來的我給了我今天的幸福。這一次輪到我了。」
這個決定不會有錯,為過去的我做了這麼多,想回禮也是事實。

「組紐……雖然斷了,還是給三葉拿著好嗎?這一次我會確實收下的。」

瀧君交出了組紐的片段。我們已經確實的連結了所以沒問題的。

「嗯,我知道了。這次要好好的不忘記,我就收下囉。」

「啊啊,這次我一定會記得。接下來也一定……」

收下組紐的片段的瞬間,瀧君突然從眼前消失了。
太陽下山,宣告了分身之時的結束。

「啊咧?瀧君?」

已經全部都理解了。但是,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沒錯,這真的只是一場虛幻。

「瀧君?瀧君!瀧君!」

已經不可能還在了。他回到了原本的時代,回到未來去了。
但是,還是哭個不停。淚流不止。
直到剛剛還覺得聽到聲音就滿足了,果然還是太短暫了啊。

「這樣就第四次了……。真的……最差勁了……。」

~~~~~~~~~~~~~~~~~~~~~

回到了家中。
四葉相當擔心的到玄關來迎接。

「姊姊,今天也好晚回來我很擔心喔。電話也完全沒接。」

看到四葉的身姿忍不住抱了上去。
如果她沒遵守約定那麼今天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四葉,謝謝妳……。遵守了與他,不,與我的約定。」

對我來說是第二次的道謝了,對未來的四葉與現在的四葉。

「誒?誒?什麼?今天的姊姊特別奇怪!明天要去醫院嗎?」

對什麼狀況都不明白的妹妹露出苦笑,感到眼淚稍微停住了。
而且我在三年後,還有必須做的事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