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2

5-1


[譯者碎碎念]

基於不懂中文不知道會被翻成怎樣、無法管理討論板、自己是二次創作算是原作默許的半
踩線行為等理由,「肴」這位作者回信說恕他(或她)無法同意翻譯。

不過我還是在這附上作者頁面,非常推薦
「たとえばこんな夢ものがたり」、
「高校if・イブを二人きりで過ごす瀧三と実況解説する妖精の話。」、
「たきみつ一週間の誓い ─おっ〇い星人タキ登場─」這三篇

第一篇感人向,第二篇搞笑向,第三篇則是後日談的過慾三葉XDD
(下令瀧君一週不准揉胸,結果自己先忍不住,還拼命誘惑瀧君)

http://www.pixiv.net/novel/member.php?id=5047857


此話有非常多的兩人內心切換,請從前後文推敲是誰的心聲。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4307

先前沒看過的可以從這一篇開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84733503.A.59B.html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追加】
稍微寫的長了一點,最終話了喔。
原作沒有的對話寫得滿滿的。
青春期的男女不就是這樣的感覺嗎?(遠目)
另外,(P站原作)封面的三葉(大學生?)也試著考察了一番(注:即MV最後的畫面)

有點塞得太多的感覺,也有粗糙的設定與展開。
不管怎樣總算是好好的總結了。
最後一頁是多餘的(不.看.也.可.以.的.喔)
(注:括號內為片假名,最後一頁為作者談論設定的後記)

收到很多的收藏、評論、評價,非常感謝。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最終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最終話(之一)




10月??日
【場景1】「瀧」「三葉」
糸守~某條道路

從三葉家衝出門的我大喊著。直到剛剛還在這裡的!

「三葉!妳到這裡來了對吧?」

「瀧君?」

從後方傳來的叫聲,毫無疑問是我的聲音。
雖然已經離家裡有段距離了,我立刻往來的方向折返。

「瀧君!你在哪裡?」

……是我的聲音!三葉妳在哪裡~?

我走下三葉家的階梯,往鎮公所的方向跑去。

“鈴♪  ”

((感覺與什麼東西擦身而過了?))

兩人在相同的地方停下了腳步。沒有錯,在那邊……

「……三葉,妳在哪裡嗎?」

「……瀧君,我在這邊。」

能聽見聲音,但是,卻看不見身影。即使忍不住伸出手,也只劃過了空氣。

剎那間,模模糊糊、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互相拿著的組紐。

「那是我從三葉那裡收到的組紐?」

「我交給瀧君的組紐?」

雖然兩人看不見彼此,聽著聲音勉強能明白位置。

「三葉,你知道我在哪裡嗎?」

「嗯!大概知道!」

((真不敢相信。但是三葉(瀧君)就在那裡!))

注意到周圍的人用發生了什麼事的眼光看向這裡。不行,在這邊不太妙。

「總……總而言之,先到安靜的地方吧。」

彼此,以組紐為標記開始邁開步伐。
在這裡從別人看來就像是自言自語,決定先往不受打擾的地方移動。


【場景1】
糸守~某條山路側

終於能說上話了。一開始對這個本來不可能實現的事感到驚訝,不過,稍微冷靜下來了。
只是如果說有更高的期望的話就是想親眼看見三葉的身姿。
如字面意思真真正正的見到面。不過,果然還是不可能的嗎……?

兩人在山路的一塊岩石上坐下。
聽得見聲音卻看不見身影,連表情也不知道。
就像是打電話一樣。

「「那個!」」

兩人忍不住異口同聲的發話了。不,跟電話不同,時機更難掌握。

「那個,從我先開始可以嗎?」

「嗯……嗯,請說。」

總而言之,如果最後用疑問用問題形式的話,可以對話嗎?

(原句:質問形式で最後を疑問風にすれば会話はできるかな)

「因為這樣的狀況我想妳應該已經理解了,我與三葉生活的時代是不同的。」
「我從三葉看來是三年後的人,三葉從我看來是三年前的人。」
「彗星的事、電話和簡訊不通的事,以及其他不吻合的種種事情都證明了這點。」

我自己是在剛剛才理解到,不過,用流利語調說著的瀧君像是在更早前就知道了。

「所以對我來說現在的三葉是過去的人。在我的時代,三葉現在是住在東京。三葉有注意
到嗎?」

「嗯。不過,我是剛剛才知道的。」
「而且是東京的……未來的我叫我回到這裡。
就在剛剛才回到糸守……理解了全部的事。」

「誒?」

三葉會不會回到這裡是一種賭注,沒想到會是以這樣的形式。
仔細想想,昨天把四葉給我的三葉聯絡方式放在了民宿的桌上。
然後三葉就這麼發現,打電話過去,大概是這樣的流程。

「我也嚇了一跳呢。竟然會與未來的自己通話,連作夢都想不到。
雖然那時沒有發現就是了。」
「但是,這裡沒有認識瀧君的人,瀧君是怎麼得知聯絡方式的呢?」

沒錯,一般來說是不會把獨居女性的聯絡方式交給未見面的男生的。

「啊啊~那個是,嗯~可能有點難懂。
今天早上我拜託四葉,請她交給三年後的昨天的我,這樣能理解嗎?」

「唔嗯~大概能懂,是四葉告訴你的?」

「啊啊,不好好向遵守了我的話的四葉道謝可不行啊。」

真的很複雜還不是非常明白。昨天和今天、時代和身體都不同真的很難懂。
但是,那張紙條與四葉的字很像,是四葉寫好交付的吧。

多虧四葉遵守了約定,才能與未來的我通話,
才能讓與瀧君對話實現,真的非感謝她不可呢。

想起了未來的我說的話。

「接下來,換我說可以嗎?」

「啊啊,請說。」

「那個,未來的我說了些不可思議的話。雖然可以對話,但是看不見對方。不過,在分身
之時能真正相遇。你知道分身之時嗎?」

「分身之時?身體分開的時候嗎?上課時好像有教過,是什麼啊?」

「不是白天也不是夜晚的黃昏時間,能見到非人之物的時刻。」

「那是真的嗎?但是,未來的三葉應該是不會說謊的……要等到那時候嗎?」

「嗯。但是到那時,我和瀧君誰才是"非人之物"呢?」

「說的也是。不過,現在我們倆對對方而言都不算人呢。」

「哈哈。說的對呢。」

我說不出口,那個時候恐怕只有短短一瞬間。
但是,這樣子就算只把說出原本說不出口的話講出來,時間上也足夠了。
那時我的心裡是這樣想的。


結束到目前為止的狀況的詳細敘述後,陷入了些微的沉默。
難以忍受的我再次開口。

「吶,三葉。」

「什麼事?」

「我有很多想向妳道歉的事,妳願意聽嗎?」


瞬間心跳了一下。會是怎麼樣的事。交換時的事?隱藏的事?
還是有其他喜歡女生的事……。我下定了決心回答。

「……嗯。願意,請說。」

「首先是三年前的事,我把妳來見我的事忘了。」
「現在拿著的組紐,完全不記得那是妳給我的。」
「就在不久前碰到組紐的瞬間,看到了妳那天的行動跟感情……。
不,是感覺到了。在那時想起了全部的事。」

三年前……。對我來說雖然只是上禮拜的事,對他來說已經是三年前了啊。
原來如此,所以這個組紐才有些綻裂,還有一部分斷了。
重新認識到與他身處不同世界而感到有點悲傷。

然後,仔細聽著現在說的話時,不禁臉紅了。

「誒?誒?看到了感情,還感覺到了,難道說……。」

「啊啊,妳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決心到東京來,然後又怎麼悲傷地……」

「等……等等,Stop!Stop!!」

稍微等一下喔!這樣子我的感情不就全都被瀧君知道了嗎?
怎麼這樣……不只身體,連心情也……羞恥度已經爆表了!


「?~怎樣啦。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說喔?」

「我……我知道啦!那個……是我搞錯的事對吧!」

想辦法結束了話題,再這樣講下去的話我大概會完全被擊沉。
而且既然已經了解了真相,當然知道三年前瀧君不認識我,說搞錯了完全正確。
感到非常非常安心的同時,害羞地像是臉要噴出火來。

「嘛~結果是這樣沒錯,但是就結論而言我還是讓妳哭了,那是不會變的事實。」

他依舊繼續說著話。不行了,羞恥到快死了。

「對不起,三葉。我認為讓女生哭泣是最差勁的行為,不管是有怎樣的理由。
……妳有在聽嗎?」

「……嗯。已經可以了。對我來說這樣的話就已經夠了。」

真的與他有連結著,只是當時他不知道而已。
僅僅是知道這樣的事實就滿足了
忍不住喜悅的笑容滿溢而出,他看不到真是太好了。

「真沒想到妳會把頭髮剪了,完全沒有料到。真要說的話,我比較喜歡之前的妳。我有說
過喜歡妳黑長直的樣子嗎?」

想說的事一個個說出而心情鬆懈了嗎?我不小心混進了本音。

「誒?誒?那是什麼?第一次聽到。」
糟啦!不,果然被釣上了嗎。聽到了聽起來很開心的反問。

「那個~就是呢,我國中時有個憧憬的人,那個人留著黑長直然後……」
開口後變得更糟糕啦!這麼想的同時

((那該不會是……))

忽然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由於記憶回來完全想起了那個身姿。
是那個對吧,完全就是那個對吧。
即使打算欺騙也只是自掘墳墓。那個~快想啊。

「話……話說回來,之前的約會你失敗了吧。我都setting好了,你有好好聽嗎?」

覺得氣氛要變僵了,為了改變流向提出了別的話題。
啊咧?但是這話題對我來說好像也不太好。
動搖過頭以至於完全忘記了。

「沒……沒辦法啊。早上醒來突然就是約會日了耶!
連心理準備都沒有超辛苦的!不可能過頭了吧?」

喔,三葉提出了別的話題,這麼想的時候原來是約會的事啊。

「但是,跟預想的不一樣,從高木與司聽到對話進行不下去的事。我都好意給你建議了,
沒有看嗎?」

那……那些傢伙,還在嘲笑這件事嗎!連裡面是三葉時也這樣。那些傢伙應該沒有說其
他奇怪的話吧。

「那些是建議?妳是在整我吧!而且途中有別的在意……」


嘖,又把話說到一半就斷了。不,但是這個心情已經決定了,這個身體這個狀況下,不好
好弄清楚可不行。

果然要說有其他在意的女生……喜歡的女生對吧。
但是,從剛剛話題的流向……不會吧。
……啊啊不管了!這時候就把它給弄個清清楚楚!

「瀧……瀧君。從奧寺前輩那裡聽說了有其他喜歡的女生,那是誰啊?」
「讓你連約會都心不在焉的對象。吶,到底是誰啊?」

用非常輕柔的語氣問了。如果不是看不見身影可能就說不出口了。
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臉色通紅還有點呼吸困難。

可惡~連奧寺前輩也……我周圍完全沒有同伴嘛。

「妳啊~已經說那麼多了還察覺不到嗎?妳知道的吧?」
都已經是這樣的狀態(還是三葉的身體跟聲音)、這樣的狀況(看不見彼此)就不用多說
了吧!給我察覺一下氣氛啊!」

「完~全~不知道!是怎樣的女生啊?」
都到這份上了,不管怎樣都要聽你說!已經做好覺悟了。


可惡~這女的!早就知道還故意問的吧?
完全不管我的心情,這女的真是的。
總而言之,要說出"怎樣的"特徵比較好呢?啊~不管啦!

「像是擅自剪掉頭髮一樣的草率、提到吃的就興致高漲、又倔強、為了我多管閒事、但又
對背地罵自己的人保持沉默、哭了好幾次的愛哭鬼、與奧寺前輩完全相反,完全去不掉地
方口音的超鄉下女生啦!」

結果這個跟傳達自己心情不是一樣嗎?三葉這個笨蛋。
不,笨蛋是自掘墳墓的我啊。


我對現在的話語從稍微有點生氣,到變得高興腦袋"砰"的一聲快要爆炸了。
臉大概變得比剛剛更紅了……瀧君看不見真的得救了。


~~~~~~~~~~~~~~~~~~~~~~~~~~~~~~~~~~


「昨天,我可是等了七小時喔。」

「抱歉,沒想到會亂碼化。而且肚子沒有那樣叫根本不知道妳哭了一整晚。」

「肚子叫……等……是指聽到我肚子的聲音了嗎?」

「不是,重點不在肚子叫,我想說的是妳哭了的事……啊~真是的~是肚子自己叫的又不
是我想聽。」

「笨蛋!差勁!不能敏感一點嗎?在叫之前把耳朵塞住啊!」

「別說這種辦不到的話啊……」


~~~~~~~~~~~~~~~~~~~~~~


「你啊,摸了我的胸對吧!四葉都看到了!有在聽嗎?」

「嗚……只,只有一次只有一次啦!」

「真的?之後會去問四葉喔。」

「(咕!這樣就不妙了!)那,那妳又如何呢?」

「誒?我……我有遵守喔……大概。」

「大概是怎樣啦。會去問老爸喔,可以吧!」

「(誒?這樣就不妙了!)啊不……那個」

在那之後對話持續著。主要是交換時的生活、對彼此發牢騷、禁止事項、沒遵守的事之類
的,我們不時歡笑,不時生氣。

又陷入了些許沉默。

((果然,想直接面對面說話啊))

雖然能夠交談,但果然兩人都對看不到對方的臉,碰不到對方身體的事感到哀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