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18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板友請不要吝嗇推文喔
[譯者碎碎念]
好想翻R18小說啊~如果把%%%部分跳過應該可以po吧wwww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287733
【作者的話】
非常感謝對前作「心的空白」的閱覽與收藏和評價。
對瀧三的熱情停不下來的第二彈投稿。
與電影的內容不同路線,這次的主題是「喝下口嚼酒的瀧君,與不認識三葉的過去瀧君交
換的話」這樣的完全if平行故事。
原案時,要用普通END還是微苦END才好思考了一陣子。想了各種提案的結果,在勅
使光榮犧牲的交換下決定了Happy END。
抱歉了勅使。

譯註1:「心的空白」為與本作無關的獨立故事,我沒有打算翻。故事講述兩人重逢前,
公司同事試圖追求三葉,但最後他與三葉都注意到,三葉的心早已在某人身上了。

譯註2:怎麼我翻的兩個作者都在對勅使道歉啦XD 幫勅使QQ

本文開始
あり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もう一つの可能性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2




瀧帶著三葉造訪的咖啡廳,與高中時和司他們平常去的咖啡廳不同,黃昏時較為閒散。
拜此所賜,能有想好好安靜念書的地方。在家的話,對這年紀的瀧誘惑實在太多。
因為還是無法打工的年紀,錢包的裡面完全靠不住。
同樣三葉也是,為了找瀧的花費相當高的樣子,結果兩人只各點了一杯咖啡。
點的餐點送來之前,瀧從胸前口袋拿出學生證,遞給了三葉。
「三葉,妳所找的立花瀧,並不在這裡。
我現在這個樣子是與三葉交換前的……國中生的瀧。」
國中的學生證,上頭清楚寫著瀧的出生年月日與就讀的國中名稱。
當然,這時的瀧還不知道奧寺前輩的存在。
「瀧君,該不會在欺騙我吧?為了這麼做,甚至還穿了國中制服來?
說那麼彆腳的謊言可不行喔。」
反觀三葉這邊,完全沒有要相信的樣子。
因為如果真是三年前的瀧,應該不會知道三葉的存在。
該怎麼做才能讓她明白呢?這麼想的時候,瀧想起了與過去的自己交換的原因。
「口嚼酒……」
瀧咕噥說著,還打算一笑置之的三葉瞬間閉上了嘴巴。
由於聽到了瀧君不知道的存在,多少開始能理解了也說不定。
「我……喝了三葉的口嚼酒。然後,我的意識從未來進入了過去的我。」
「喝……喝了那個嗎?」
摀住嘴巴,三葉滿臉通紅的說道。
「笨蛋!變態!明明是個廢柴!」
「最……最後那個跟這件事無關吧!」
難得從未來穿越時間來幫忙了,竟然說了這麼過分的話。
「那,真的是……未來的瀧君嗎?」
「嗯。」
「這樣說起來,才發現瀧君的身高好像縮水了。」
「之後會長高的啦。」
從這時開始,好像就已經比三葉高了,如果比三葉矮恐怕會成為笑點也說不定。
不過對現在的瀧不是什麼大問題,比起這個,還有非得傳達不可的事情。
「聽我說,三葉!就這樣別回糸守去了!」
面對認真神色的瀧,三葉有如時間停止般呆住不動了。
然後,數秒後
「誒!?那是指,嫁到東京來的意思嗎!?討厭啦,嗚嗯……雖然並不排斥,憧憬東京生
活倒不如說有那樣的期望,而且我也到合法結婚年齡了。但是瀧君現在還是國中生,而且
連交往都沒有就說要結婚什麼的。」
扭扭捏捏害羞著的三葉暴走了。
(唔嗯~這傢伙完全搞錯意思了啊)
「不是指結婚的事……」
「不是嗎……」
被打斷否定的三葉有點小消沉。這樣的表情也不錯啊,瀧君想著,
不過在這之後如果讓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的三葉回到糸守就不妙了。
「其實在明天,迪瑪亞特彗星會分裂,碎片會掉在糸守。在我的時間,三分之一的居民都
過世了……然後……」
三葉也死了。本打算繼續說下去的瀧說不出口。
感覺說出口的話,像是否定了瀧的世界三葉的存在似的,這樣的心情。
即使是現在,自己依然難以接受三葉的死。
就算說是從未來來的,某個人物開始說出未來發生的災害這種荒誕不經的話,一般來說是
不會相信的。
自己一邊這麼說著,瀧一邊對自己的發言感到不安。
對低著頭握緊的瀧的拳頭,三葉溫柔的將雙手覆上。
「是嗎。瀧君在的未來,我已經不在了啊。就這樣下去,我和瀧君是不能在一起的啊。」
雖然看起來就要哭了,三葉用堅強的臉色說道。
「決定了,我……要回糸守去!」
露出瀧沒見過的英勇表情,三葉站了起來。
「妳沒聽到嗎,這樣下去三葉會!?」
猛地站起來的瀧,喊叫聲響遍了充滿寂靜的整個咖啡廳。
「我知道的。因為我,還不想死。還想更加與瀧君在一起。所以,我要抵抗。的確,明天
就這樣待在東京的話,我就不會被捲入了。但是,勅使跟早耶親,四葉跟奶奶……小鎮的
人大家都會不在了。那種事,我不要。所以,我要盡可能的抵抗。只有一點點可能也好,
我想尋找讓更多人能活著的道路。」
面對表現出強大意志的三葉,瀧君不知道該說什麼。
明明是只要走錯一步就會死的狀況,三葉卻尋求著多數鎮民能存活的可能性。
只要三葉能活著就好,不知不覺間,瀧變得自私了也說不定。
再者,如果是三葉下的決心的話。
「糸守高中……那邊的話,就在受害地區以外了。然後,受害的地區有……」
瀧君把在圖書館查到的,記得的資料全部告訴了三葉。
比起什麼都不知道就去迎戰,至少有著渺小的希望。
「只要能記得這些的話、一定能做到什麼的!」
瀧把自己知道的情報全部說完後,
「嗚……」
突然一陣失神,瀧不支的將手撐在桌上。
「沒事吧,瀧君?」
「沒事。只是……似乎已經沒有時間了。」
口嚼酒所允許的真的只有一點點的時間溯行--那個時間,不久後即將結束。
然後理解了。回到過去的旅程,是神明為了讓兩人拯救糸守而特意對瀧的小小讓步。
「抱歉,三葉。沒辦法到最後都在一起了。看起來我,不回到未來不行的樣子。之後在這
裡的我,又要變回還不認識三葉的我了。」
放手讓意識消失的話,原本的……本來這個時間軸的瀧回來後,也不會明白三葉的事。
如果沒說多餘的事的話,還可以再與三葉多待一會的。
可以的話,真想一起為拯救糸守奔走。
只是到那種程度,就算是神明似乎也不允許呢。
就像告知即將來臨的災難,只能由糸守的居民來迴避一樣。
「瀧君。眼睛……稍微閉一下。」
「啊啊。」
三葉有點害羞的這麼說後,瀧閉上了雙眼。
數秒的空白後,瀧的嘴唇被按上了柔軟的東西。
瀧禁不住睜開雙眼。即使不用目視確認,也馬上知道那是三葉的唇。
害羞著臉頰泛紅的三葉,用太陽般的微笑說道
「我,喜歡瀧君。」
沒有任何多餘修飾,直球的告白。
瀧胸口發熱的同時也理解了。這個笑容,一定要守護住。
「所以、我會等待三年的!一定會再一次、去見瀧君的!」
即使不用說出也傳達到的,三葉的生存意志。
想回應那個心情的瀧
「三葉,我也……對三葉……」
但是,連說完都不被允許,瀧的意志陷入了黑暗之中。
------------------------------------------
個人推測:三葉在國中瀧醒來前就離開了,不過大概不會幫忙買單XD
三葉真的是好女孩啊QQ
連續兩篇都是學生瀧三,這系列結束後下一篇打算換翻社會人瀧三Love Love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