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18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1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譯者碎碎念]
這部好難分篇啊,如果分成兩篇的話斷點不好抓,最後決定拆成三篇。
另一位作者的作品喔~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G6TBCur.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287733
以下有雷
【作者的話】
非常感謝對前作「心的空白」的閱覽與收藏和評價。
對瀧三的熱情停不下來的第二彈投稿。
與電影的內容不同路線,這次的主題是「喝下口嚼酒的瀧君,與不認識三葉的過去瀧君交
換的話」這樣的完全if平行故事。
原案時,要用普通END還是微苦END才好思考了一陣子。想了各種提案的結果,在勅
使光榮犧牲的交換下決定了Happy END。
抱歉了勅使。
(譯註1:「心的空白」為與本作無關的獨立故事,我沒有打算翻。故事講述兩人重逢前
,公司同事試圖追求三葉,但最後他與三葉都注意到,三葉的心早已在某人身上了。)
(譯註2:怎麼我翻的兩個作者都在對勅使道歉啦XD 幫勅使QQ)

本文開始
あり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もう一つの可能性
可能有也說不定,另一個可能性1



彗星……誕生的瞬間……與家族的回憶……妹妹四葉的誕生……與母親的死別……與父親
的疏遠……。
然後……彗星落下的瞬間。
襲擊剪短頭髮、心愛的人,分裂的迪亞瑪特彗星。
不行在那裡!快點逃跑!
瀧大聲吶喊的呼聲消散在空虛中,彗星的碎片襲擊了被稱為避世之村的糸守町。
────────────────────────────────
回過神來,瀧身處在擠滿人的電車中。
不久前,喝了宮水神社御神體中的口嚼酒,在那之後……。
眼前是之前自己寫下的單字本。也有著已經臨近考試,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費,即使沒辦法
坐下也不在意的看著的記憶。
對了。這是國中時期……三年前的自己。瀧本能地領悟到了。
因為滑倒的關係昏了過去,現在是在作夢也說不定。
「瀧君……不記得,了嗎?」
還沉溺在懷念的記憶中,有誰在叫著瀧。
溫柔叫著的那個人的聲音,瀧是知道的。
「三葉……為什麼在這裡?」
眼前是臉頰微微泛紅,像是竭盡全力的鼓起勇氣打招呼,不知看向何處才好的三葉。
簡直像瀧不認識自己的反應,散發出那樣的氣氛。
但是,聽到瀧說出名字,憂愁的三葉下一秒表情放鬆了下來。
「突然就跑來了對不起。……那個,想見瀧君就來了。」
還真是厲害的夢啊。瀧這麼想的同時,宛如被荊棘刺中的疼痛,襲向了瀧的胸口。
瀧想起來了。過去被不認識的高中生搭話,無情回絕的記憶……。
然後,在分別時聽到了名字,收下了高中生的髮帶作為護身符的事。
「比起那個,瀧君,跟奧寺前輩的約會怎麼樣了?
該不會,因為瀧君太廢柴而生氣了中途就回去了嗎?」
出人意表說出失禮的話的三葉,但是就像隔了好幾年再聽見聲音一樣的令人懷念,
瀧竟覺得有點高興。
如果不是夢的話,似乎是瀧與初次見到三葉的自己交換了。
真的是口嚼酒引發的奇蹟的話,如果時間真的倒轉的話。
(……就這樣不回到糸守的話,三葉就不會死了)
既有自私的考慮,也有著合理的預想。
為此,首先要讓三葉接受全部的情況。
「不對……三葉。三葉想見到的,不是現在的我。」
「誒,什麼意思瀧君?」
「下一站下車再說。附近有家咖啡廳,可以的話一邊喝茶一邊說吧。」
「咖啡廳!?真的假的,這該不會是,約會!?」
眼神發光開心的三葉,就像把之前的話全忘光的笑容十分耀眼。
無論如何,一定要守護這個笑容……瀧在胸前握緊了拳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