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18

出演者看了電影「君の名は。」之後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譯者碎碎念]
看到前幾話的留言,作者發了張感謝圖喔
http://i.imgur.com/k058PhN.jpg

回應
辛苦了!
評語相當有趣w
花了5分鐘的塗鴉,注入感謝的心情!
能看見嗎?

各種路人角色登場ww,稍微猜一下說話的是誰別有一番樂趣喔
shoya54作品的翻譯暫時告一段落,
接下來應該先翻幾部其他作者的再回頭翻宮水二葉物語。
發現自己有下意識的逃避翻長篇的念頭www 
(拿到翻譯許可的長篇手上兩篇,一篇六萬一篇七萬字...順帶一提上一篇五萬字)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754039

【作者的話】
出演者看了電影的感想。時間線與登場順序毫無章法,應該說,全部都亂七八糟。
與上回同樣是小品集模式。
認真的小說之餘,偶爾寫些這種類型也是必要的。

本文開始
出演者に映画「君の名は。」を見てもらった─(パロディ)─
出演者看了電影「君の名は。」之後


・其之1
「我的角色會不會太過分啦?」
『不不不,因為你的行動,他(她)才能幫我縫裙子……』
「原來如此!牙籤也好割裂裙子也好,都是好事啊!」
『一點也不好。是犯罪喔。』
「反正看完電影後,誰也不會記得我了吧……。」
『有喔!記得你的人。』
「真的嗎!」
『警察那邊會問"你的名字?"』
・其之2
「我,內定了八間公司很厲害吧?」
「但你看見的不是那裡對吧?只記得幫忙打工調班……。」
「以及雞蛋可樂餅對吧?」
「未免太悲哀了吧。」
・其之3
「這樣不就只是個單純討人厭的父親嗎?等在糸守上映時,
我一定要求監督給我更多角色個性!」
『那不可能的。你還算好的,我只有出現數十秒而已。』
「妳那邊比較好吧,因為是劇情關鍵人物。
我明明是她父親,故事裡什麼都沒發展到……」
・其之4
「這是怎樣?我們只有對女主角說著令人不悅的話而已耶。」
『不是這樣的,好好的跟那女生的願望連接上了不是嗎?』
『其實是我們製造了交換的契機。』
「原來如此,我們是重要人物啊。……還不感謝我們。」
(咒)
「嗯?」
・其之5
「我當大學生會不會太勉強了?怎麼看都超過二十五歲了吧。」
『一直是美女前輩就可以了。像我過了八年還是很土氣……』
「那樣也不錯啊,成為自然系美人吧!」
『(啊啊,不行……又要迷上了……)』
・其之6
「我都不知道……電車中的那女生……三年後竟然……」
『吶!吶!感動了嗎?』
「摸了那個胸好幾次……」
『只有那個嗎!』
・其之7
「喂!國中生的我!那可不對啊!」
『沒錯沒錯,快說給他聽!』
「不是"摸"!而是"揉"啊!每次都是!」
『還再三叮嚀是怎樣。』
・其之8
「喂!高中生的我!那可完全不對啊!」
『啊啊,終於要說正經事了……』
「摸也好,揉也好,可不是只有胸啊!好好想起來啊!」
『……我想太多了。』
・其之9
「而且現在做了更多更厲害的……」
『求你了可以安靜了嗎?』
・其之10
「打籃球不穿胸罩乳搖的是你嗎?」
「而且腳張開看的見裙子裡面的也是?」
「啊啊,對你我表示感謝,好好保養了眼睛。」
『要保養是嗎?現在開始摘掉你們全部的眼睛好嗎?』
「只有那邊不行請住手。」
・其之11
『我,完全沒有便服啊。只有大人的時候有。』
「睡衣、巫女服、制服、運動服、浴衣,說起來還真的是呢。我也是只有去御神體那時才
有……啊!說是型男的時候也有嗎?」
『請把那個記憶消掉』
・其之12
「但是安心吧。不管穿什麼我都喜歡妳的。」
『(別突然間讓人害羞啊!笨蛋!)』
「所以說,真的很喜歡妳什麼也沒穿的樣子」
『一下子變低級了。笨蛋!』
・其之13
『我的飛驒腔,好像流行起來了。大家都超可愛的!』
「不,大量流行大概是因為目擊了姊姊的奇特行為所做的反應……」
『……那個話,不就像是在說我是"被笑神眷顧的女生"一樣嗎?』
・其之14
「那時候的狐狸附身原來是……嗯?」
「真的。怪不得跟男生一樣腳張開……嗯?」
「「這樣不就是對年紀小的口出惡言嗎?」」
『我的朋友們啊。該驚訝的點不是那裡吧。』
・其之15
『我交給宮水前輩的情書……』
「我交給宮水的情書……」
「『原來是男的嗎!』」
「可惡!竟然愛上男生……把我的初戀還我!」
『對方竟然是男的……啊咧?對我而言也不錯?啊咧?』
・其之16
『這樣子飛驒拉麵就能流行了呢。』
「喂喂,我們是怎樣的重要人物啊?」
『搭便車買賣的。我們算是兩人的救世主呢。』
「……救世主拉麵。」
『嗯?剛剛說了什麼?』
「沒什麼。」
・其之17
「我,最後當了便利商店店員?還是店長?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我還被叫牛丼女呢。這個歲數了還一個人吃……』
『我也被叫丟垃圾女啊。名字還被花店擋住,各種過分……』
「『『這就是宮水的詛咒嗎……』』」
・其之18
「我好像硬被消去對他的記憶。」
『比起這個他更想知道口嚼酒的說明……』
「? 說明過了喔?是妳的半身。」
『不是指那個,是製作方法……啊果然還是算了……』
・其之19
「我這樣就是第二次出演了呢。」
『老師?』
「說了超級重要的關鍵字,實際上是重要角色?」
『(重要人物到底有多少人啊。)』
『老師,說了那個的是學生喔。』
・其之20
「在電車上坐在我附近的土氣鄉下女生,就是妳嗎?」
「還特地翹課,從那樣的超鄉下地區跑來?」
『嗯,嗯……(怒)』
「不過,真棒呢。為了見喜歡的男生全心全意到東京來。」
「真的,有點憧憬純情一直線。真羨慕啊~」
『誒?……嗯!!!(羞)』
・其之21
「祭典那天抓住我的大姊姊,裡面是男的嗎!」
『不過,外表看上去是清爽短髮(short cut),頭也很可愛的大姊姊對吧?』
「嗯,覺得是裡面腦袋短路(short),腦袋很奇怪的大姊姊。」
『……』
・其之22
「那時的學生就是你嗎?」
『是。因為面試太緊張失敗了。』
「志願動機與想進入公司的熱情沒有統一。現在看起來,還是不太明白在說什麼?」
『……』
・其之23
『變電所爆破……有哪種事嗎。』
「什……?老爸,我就是那樣說的啊。」
『……那就讓你負擔新設備的費用囉』
「對不起。請向那兩個人要吧。」
・其之24
『哎呀,那時候的大採購是因為那樣的理由嗎?』
「抱歉,阿姨。嚇到了嗎?」
『那我們的店就能流行了呢。名字就叫彗星商店……搭上這波熱潮……』
「再一次抱歉,阿姨。那個詞已經沒人用了……。而且那也不是店……」
・其之25
「偷跑攻略前輩的傢伙其實是她嗎?」
「如同料想般的奇怪呢。」
「……不過,還蠻可愛的呢。」
「啊啊,雖然跟前輩不同類型,樸素感也很可愛。」
「我大概也會看上吧。」
「那個口音……超~可愛的。」
「想再多輪班一會啦。可惡!那小子!」
「短髮跟長髮兩種都很棒啊。」
「那麼可愛的女生?有的話就劈腿了。」
「連胸都揉了嗎!背叛者……死刑啦!」
「敢讓那樣的女生哭泣,那傢伙早已死刑了啦。」
『你們啊……已經可以停止了吧。聽著這些話的她已經要先死啦。』
・其之26
「……那,最後的結局怎麼樣了?」
「當事人們都在不是嗎?要聽聽看嗎?」
「笨蛋嗎,看兩人的臉就知道了吧。」
「……真的耶,一臉幸福。」
「別再哭啦,如果再哭我們可不會原諒。」
「要幸福喔!大姊姊。」
「從今以後也要加油喔。年輕的丈夫……話還太早了嗎?」
「加油喔!年紀大的女友。」
「結婚典禮記得叫我們喔!附身的狐狸!」
「女兒就拜託你了。來,親愛的也說幾句。」
「謝謝。對我露出敵意、救了城鎮、還把我女兒帶走的無理傢伙。」
「這也是結……」
「現充去死……」
「現充爆炸……」
「『誰啊(呀)?最後的台詞?』」
END了,但誰也沒提電影的感想……。
--------------------------------------------
其之3,俊樹沒關係你還有外傳小說啊
其之24,彗星商店應該是日本已退流行的某個詞(查不到)
我也是翻譯其之11時才想到沒出現三葉便服
下篇預告:如果,喝下口嚼酒的瀧進到的是2013年國中時的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