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9

4-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每兩天發布一篇。

祝各位新年快樂,有更多的瀧三糖吃。

以下有雷

[譯者碎碎念]

看到的同人幾乎都是有恢復記憶的,讓我不禁想要是原作也明確表示有想起來就好了。

不過轉念一想,就是因為原作帶有一點留白才如此打動人,也正是因為原作沒提,才讓大
家紛紛在同人妄想補完。

本話有原作台詞,我直接按字面翻了。如果有人清楚記得也歡迎提供。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4067#3

先前沒看過的可以從這一篇開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84733503.A.59B.html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追加】
分段分的不太好
原作也差不多是那樣的展開
寫到這裡有點猶豫要怎麼發展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第4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4話(後半)




10月10日「三葉in瀧」
【場景3】
・糸守

我從民宿出發前往糸守。
時間還不到九點半,離那個人說的黃昏還很早。不過實在是等不及了。
不過,接來要怎麼辦呢?先回家一趟嗎?
雖然現在的身體是瀧君,但是我(瀧君)應該還在家裡。

抵達了<糸守町>公車站。
看到了自稱的咖啡廳,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啊咧?之前是這樣的嗎?)

昨天有著在這裡待了超過兩小時的記憶,不會認錯的。可是……

(變成奇妙的茶色了。然而昨天不是這樣的。)

曾經是白色的木頭完全變成了茶色。
顯現出像是過了一段年限似的樣子。

『到了那邊你應該就能理解了』

想起了那個人之前說的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但是光站著想也於事無補,我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


往家裡的途中,果然感覺到了什麼違和感。
早已看習慣的小鎮,在這裡待了十七年的小鎮,卻到處都能看見與之前不同的景色。
街道上的人們,看到這附近沒見過的我(現在是瀧君)沒特別顯現出什麼奇特的樣子。但
是……

已經能看到家了。只是,心中趕到了一股莫名的騷動,急忙登上了階梯。

(啊咧?怎麼感覺不到有人在的感覺。明明還是星期天的早上啊。)

站在玄關前,按了門鈴但誰也沒出來應門。
想要直接開門,也因為上鎖了進不去。

(為什麼?今天沒有神社的工作,然而家裡誰也不在。那瀧君現在在哪裡呢……?)

「啊咧?立花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

突然間從背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猛然回頭只見一位少女佇立在那。

(這個身影……難不成……)

「還沒有回東京去嗎?而且那是我以前住的家,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

稍微長高了一點,但依舊有著熟習面貌的那個身影,毫無疑問是妹妹四葉。


10月10日「三葉in瀧」
【場景4】
・自家~起居室

總之四葉將一臉茫然的我帶入家中。
在起居室等候的時候,重新看了看四周。

家裡頭還留著傢俱,還是能夠生活的狀態。
不過,幾乎沒有被使用的跡象。
沒錯,像是現在沒人居住似的,冰冷的空氣流動著。

「今天是輪到我來家裡打掃的日子。」

四葉一邊將茶端給我一邊說。

「奶奶過世後,房子的所有權移轉給了姊姊。但是昨天也說過姊姊已經離開家,在這之後
那個權利就由父親繼承了。」

(誒?奶奶過世了?然後我離開家到底是?)

「雖然父親已經跟宮水家斷絕關係,但是畢竟這裡有與母親一同生活的回憶,再怎麼樣也
沒辦法馬上說賣就賣吧。」

不行了,什麼都不明白。眼前長大了的四葉、已經過世的奶奶、與空屋沒兩樣的家,還有
已經不住在這的我。

「……話又說回來,立花先生,為什麼又回到糸守了呢?」
「嘛昨天我也傳了姊姊說的話,不過怎麼樣也沒想到真的會回來。」

(為什麼?為什麼和我早上通電話,那個名字跟我一模一樣的那個人說的話……)

此時我終於注意到了。目前為止的謎全部都解開了,像是把散落四處的拼圖碎片組合起來
一樣,我感到一股如同電流竄過全身般回復意識的感覺。

「姊姊現在住在東京,到這裡來也見不到的喔。」

四葉的話語完全能相信了。

(我現在……不,瀧君,是未來世界的人啊……)


10月13日「瀧in三葉」
【場景3】
・房間~起居室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雖然沒有根據,不過推測三葉應該是回到糸守了。
即使是那樣,我知道以正常情況來想,時代不同是絕對見不到面的。
但是,如果在附近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雖然是如此荒誕的想法,但這個交換了的身體,
已經是不可能的奇蹟體驗了。

我自己也對讓三葉哭泣又等了三年的行為感到非常的難過。
真的非常想現在就對"同年的三葉"道歉。
因為交換的關係只留訊息是不行的。可能又會變成亂碼,記憶也可能變的曖昧。
思考後得到了這樣子的結論。而且,也有不當面傳達不行的話想說。

突然間,從房間下樓梯時,從起居室那裡感覺到了什麼。

(?……明明誰也不在,不過是什麼呢?這種感覺。)
(……在那裡有著什麼嗎?)

進入了起居室,當然誰也不在。但是,不知為何清楚明白那裡有著什麼東西。

突然間,我發現什麼東西落在了房間的一角。


10月10日「三葉in瀧」
【場景5】
・起居室

我完全理解了,與他在不同時代的事。
之前在東京的些許違和感,以及在這裡證明的事實。
今天早上跟我通電話的是現在,從我的角度看來是未來的我。

「難道說,要在這個小鎮見面,也做了這樣的約定嗎?」

四葉繼續說著話。
但是,我知道這是絕對無法實現的事情。
「現在」的我住在東京,現在的瀧君在這裡。然後我在……三年前。
既然這樣,未來的我為何要叫我回糸守呢?

猛不防地想起了什麼,連忙重看一次寫著早上通話內容的筆記本。
四葉不可思議的望向這邊,但現在沒空理會。

(分身之時……組紐……坡道……)

還不是很明白,不管怎樣只能去被告知的地方看看了。

「四葉……小妹妹。謝謝妳,好好遵守了約定……」

「誒?那個……」

我向四葉行了個禮後,跑出了家門。
然而我那時完全沒有發現,我離開時遺落了什麼東西。


10月13日「瀧in三葉」
【場景4】
・起居室~??

(這個是……組紐?)

正確來說,是組紐的一小段。
原本過了一定年限就會有一點斷裂,就像那樣子斷掉的一小截。

(但是,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吃早餐時記得這個地方沒有。
而且在這之前,我確定這個是綁在我手腕上的。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三年前)才對。

伸手碰到組紐一部分的瞬間,我感到有什麼進入了我腦中。

~~~~~~~~~~~~~~~~~~~~~~~~~~~~~~~~~~~~~~~

"突然造訪,會麻煩到他嗎?會驚訝嗎?瀧君……會討厭嗎?"

(是三葉!但是,這樣的三葉記憶,我並不知道。)

"見不到的吧。但是,如果見到的話……"
"如果見到面的話……,瀧君,會不會很開心呢……"

三葉沒去學校,而是前往東京。
到了東京後,花了一天四處尋找……
雖然播了電話,但果然打不通。

"見不到面。但是,能確定的事只有一個……"
"我們兩個,見到面後絕對認得出彼此的……"
"在你裡面的是我,在我裡面的是你"

黃昏時車站的月台,三葉凝視著電車。
似乎發現了什麼,追趕著停靠的電車。
門打開時,往前方走去。

在那裡,有著還是國中生的我。

~~~~~~~~~~~~~~~~~~~~~~~~~~~~

想起來了。正確來說,從交換到現在的記憶全都想起來了,而且一直認為以前的記憶跟三
葉無關。
忘記了,不,是記憶沒甦醒。

對我來說那天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日子。
被不認識的女生打了招呼。
但是,我確實從三葉手上接過了組紐。
到今天一直不知不覺的帶著。儘管如此……。

(啊咧?眼淚它……)

還沒有意識到時,眼淚已經流下來了。
那時三葉的感情現在,完全進入了我體內。
那一晚,三葉剪了頭髮,哭了一整夜。
第二天也沒去學校,到黃昏為止都沒出房門,茫然的過了一天。

(呼吸困難。胸口好難受。什麼都無法思考。什麼事都不想做。
但是,只有眼淚停不下來。)

那傢伙……一直是這樣的心情嗎?

……注意到時,我就這麼拿著組紐,站在起居室中流著淚。

「總而言之,那傢伙現在到這裡來了!」

------------------------------------------------

作者已經說過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作者也在後記自我吐槽「說到底組紐根本不是那麼容易斷的」www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