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9

你的名字同人小說翻譯(1-2)

[譯者碎碎念]

怎麼想都沒辦法翻好的句子,附上了原句

第一話後半為三葉視點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1092

原作中瀧in三葉(靈魂是瀧,身體是三葉)跟三葉in瀧寫反了,翻譯中已修正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 第1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一話-2



10月4日「三葉in瀧」
【場景1】
・醒來
 手機的鬧鐘響了。

即使是對不容易起床的我,與自己手機不同的鬧鈴聲多少還是知道的。

(啊啊,該不會……)

沒有從床上摔落,靜靜的把鬧鈴關掉,慢慢地坐了起來。
即使身體已經起床,心情依舊很鬱悶。

已經是每日功課的早上確認作業。往周圍看了一下,男生用的桌子與時髦的椅子、掛在牆
上的男生制服、與設計相關的書架、木頭材質的地板、從床側面的窗子照進來的陽光。
果然是瀧君的房間。

(又交換了嗎……)

以興趣本位開始的另一項確認作業今天沒什麼心情,就這麼走向洗臉台的鏡子。

(這個人,對來我說是什麼呢?)

已經看習慣的臉,不過卻是遙遠般距離的存在。
不,只是遙遠的話還好……

"妳,是誰……?"

在腦中重複無數次的這句話。
說實話,交換的事已經不想再發生了。
從那時以來,在睡前不停的想著這個願望。
也有起床後,不知不覺又哭了的時候。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在這個人體內呢)

完全沒有連結在一起。
見到面的話肯定會明白的……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
所以跟我的祈求無關,交換什麼的不會再發生了,我是這麼想的。
但是為什麼又……
算了,別再想那些多餘的事了,再想下去又要哭了。眼淚擅自跑出來會很困擾的。

(不過,對這邊的生活要有最低限的處理才行,不能給對方添麻煩)

真心已經不想用這個身體跟臉生活下去。但是,對於對方來說也是一樣的。
不能給對方添麻煩,只有這個能成為我不得不行動的理由。
我拼命的說給自己聽,一邊擦去不知何時流出的眼淚,一邊開始準備早餐。



【場景2】
・學校~午餐


「喲瀧,已經打起精神了嗎?」

已經先到頂樓等著的,是友人的高木君。

「別再笑他啦,這傢伙可是吃了名為失敗的經驗糧食啊……。」

一起到頂樓來的另一位友人,將食物夾進口中說道。
三個人一向在這裡吃午餐,是這個身體唯一能讓心靈休息的場所。
毫無顧慮談話的兩人,正是能原諒彼此的朋友之間的最好證明。

「你不也在開他玩笑嗎,那個詞到底說了幾次啦。」

「诶?在說什麼?」

儘管如此跟不上話題的狀況也常常有,沒有辦法只能重複問幾次。
到這個邊上已經完全沒在猶豫,兩人吃驚地回答了我。

「又喪失記憶了嗎?嘛算了,之前約會的事啊。」

「約會……」

心情又變得沮喪了起來。約會肯定是與奧寺前輩吧。
自己擅自打好關係,連約定都預先規劃,結果最後還是全部交給瀧君。
想到後突然感到寂寞,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心情……
不,已經是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話題了。怎樣都好……說實話完全不想聽。

「傷疤又被揭開了嗎。不錯了啦,已經跟高嶺之花約會過一次了耶。」

「第一次約會就是跟最高嶺的,對瀧來說負擔也太重了。嘛別在意了啦。」

怎麼感覺用愉快的語調說出很過分的事,不過這種說法難道是……

「我(わたし)……我(おれ)在什麼地方失敗了嗎?」

「你看吧,高木。失敗過頭連記憶都消失了,給我道歉。」

「歹勢。不管怎麼說也講過頭了,在反省囉~。喂司你不也一樣嗎!」

聽著完全沒在反省的兩人,難道真的失敗了嗎?

「肯定是對話沒辦法繼續下去啦,跟我們的預想一樣,連晚餐也被拒絕了。」

「嘛姑且再追加一句。『是不是有其他喜歡的女生?』,奧寺前輩似乎這樣說了。不過,
那種事有根據嗎?有那樣的女生,我們完全不知道啊。」

诶?怎麼回事?瀧君不是喜歡奧寺前輩嗎?約會一定能順利的,我是這麼想的。所以那句
話是……話說回來,喜歡的女生是?
交換時除了奧寺前輩以外周圍沒有其他親近的異性,我是知道的。
總而言之,因為完全沒有其他能想起的細節,考慮把話題岔開。

「哎呀,忘得一乾二淨啦。比起那個,之前的彗星看了嗎?超級壯觀的~。」

「又在裝傻了喔。彗星?說的是什麼?司你知道嗎?」

「不,完全不曉得。約會時去了天文館嗎?第一次聽你說。」

啊咧?都市人完全不關心嗎?但是新聞也報導了很多,調查團進入落下場所什麼的也引起
了不少騷動。果然都市對鄉下地方的事件不怎麼有興趣嗎?

「啊,糟糕。」

就在這時預備鈴響了,我們趕緊在下午的課開始前開始走回教室。

(約會,不怎麼順利啊……)

回教室的路上,不知為何自己稍微感到安心。
不過,其他喜歡的女生什麼的……已經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場景3】
・打工~瀧家

瀧君今天也有排打工。
交換了好幾次總算習慣了,一如以往忙碌又被發怒的日子。

「辛苦了~」

打工結束的時間到了。
其他人也一個個準備回去。

「瀧~君~。辛苦囉~。」

是奧寺前輩。即使是由女生的我來看,多餘的部分也完全沒有,經過都會洗鍊我憧憬的女
性。
也是瀧君憧憬的對象……

「辛苦了,奧寺前輩。今天也很忙呢。」不造成妨礙的這樣回答了。

「啊咧?今天不是平常的瀧君……吧。最近的事已經擺脫了嗎?」

不想繼續之前約會的話題也沒辦法嗎。
也被其他打工的人狠狠地追問了實在非常困擾。
話又說回來這個人對於我跟瀧君不同的差異真的是非常敏感,偶爾也會感到吃驚。

「那個,前輩。之前……就是……沒能好好進行真的非常抱歉。」

雖說對我而言完全沒有為當天的事道歉的必要,但在這個場合只能這樣說了。

「完全沒有在意喔。比起那個,與有魅力的你進展的不順利嗎?到最後,跟那個女生進展
到什麼地步完全沒有聽你提起呢~。」

(原句:それより、麗しの君とはうまくいくようになったかい? )

有魅力的你……恐怕是指其他喜歡的那位女孩吧。
但是,因為我完全無法推測,一句話也說不出。
是看到了傷腦筋的我嗎,奧寺前輩繼續開口說道。

「嗯~果然還是不打算說嗎。」

「約會中也心不在焉的……啊不是心情放鬆的意思喔,看起來好像一直想著其他事情一樣
。嗯~試著表現但像是在意著別的女生而無法讓身體好好行動嗎……」

「就在那時靈光一閃!瀧君有其他喜歡的女生!這麼想了。不過只是女人的直覺啦。」

女人的直覺。沒錯,這個人比起其他人直覺更加敏銳。
用這個身體打好關係的過程中,該不會穿幫吧?這樣的念頭已經不知道有幾次了。
但是,瀧君自己的心情我是絕對不知情的。

「用居高臨下的態度可能有點抱歉,不好好對待那女生可不行喔。這是對約會失敗的我的
補償……開玩笑的啦。」

這個人用詼諧語氣說出的話總是一針見血。

「哪天跟那女生有成功進展一定要告訴我喔。嘛反正到時候光看樣子我也肯定會注意到的
,辛苦囉~!」

說完後,奧寺前輩便走向了更衣室。

(其他喜歡的女生嗎……?)

就算再怎麼在意這件事,對而言我也已經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話雖如此,卻感到了一股奇妙的感覺。
連頭髮都剪了都無法擺脫,這樣的實感。

回到家後,那麼,今天的日記會被寫些什麼呢……。
別對我喜歡的女生出手……之類的,完全不想聽了。
(storym94374的翻譯:還是不要碰觸喜歡的女生這個話題吧...不如說,根本不想聽

完全不期望的交換生活,三葉懷著沉重的心情等待著隔天的日常功課。

(原句:好きな娘については触れないでおこう・・。というか、聞きたくない。 )

---------------------------

下一話會稍微提到作者對為何兩人一直沒有從新聞等地方注意到年份不同的解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