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4

你的名字同人小說翻譯(3-2)

[譯者碎碎念]

作者的新作出了,是二葉18歲與俊樹的故事

發現自己會忍不住隔段時間來看有沒有新推文,我是剛架設粉絲團的的三流藝人嗎?

同人小說真的不能混著看,尤其是if線,不然年齡記憶等各種設定都混在一起了X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2688

先前沒看過的可以從這一篇開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84733503.A.59B.html

以下有雷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追加】
構思這一話時困難過頭了。
最煩惱的就是三葉的手機存在這一部分。
不好好考慮的話會跟原作矛盾的。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第3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3話(後半)



10月10日「三葉in瀧」
【場景1】
・民宿~

時間是早上六點五十分。
話又說回來,瀧君昨天明明已經到這附近了,為什麼沒到糸守來呢?
向櫃台確認了昨天入住時間是晚上七點半左右,那時往糸守的電車應該還有。
有什麼要在這裡停下腳步的事嗎?

總而言之,離開民宿前得先弄清楚要去哪裡做什麼事。
為此,來把瀧君的東西整理一下吧。
風景的素描、寫了東西的筆記本、手寫的紙條、錢包、手機、衣服,內褲……就算了吧。

看了下手機的日記,沒什麼特別的變化。不過,一部分內容是亂碼。
這樣子就弄不懂彗星是幾天前的了。

(啊咧?是我打字時按錯了嗎?不過,對東京人來說應該是小事吧。)

那一天想趕快回到自己的身體,日記寫得很短馬上就去睡了。記不太清楚了也沒辦法。

素描畫著糸守各處的風景,應該是不清楚詳細的地點,為了打聽而使用的。像我也已經記
不清瀧君家中的地址了。

然後筆記本上寫著跟交換有關的事,最令人在意的是這行

   ----現在是10月5日,10月9日那天一定,絕對要去見三葉----

(果然還是有要來見面嘛)

僅僅這麼一行,昨天狠狠哭泣的自己,彷彿被淨化般的消散了。
但是,為什麼見不到面呢。也不覺得我弄錯了什麼啊……
不論再怎麼想,我都無法明白。

然後還有一個,手寫的紙條。
自己的名字、沒看過東京地址和電話。這個是最謎的一點。

(同名同姓?巧合?不,我的姓跟名都很稀有,不覺得會有剛好連在一起的人。)
(這個,打過去沒問題嗎?雖說非常在意……)

我再次回頭看向手機,這支號碼不管在通話還是簡訊紀錄,以及通訊錄裡都沒有記載。
所以,恐怕這是第一次播這支號碼。
無意識輸入了號碼後,最後在通話鈕的地方停下了手指。

(擅自打過去會不會不太妙啊?而且現在還是大清早。)

"沒問題的喔"

「誒?」

又感覺到腦中有聲音了。但是,跟昨天落井下石的過分話語不同,現在聽到的聲音非常的
和善溫柔。
稍微考慮了一下,最後……

「瀧君抱歉!」

就這樣按下了通話鈕。在響起數聲鈴聲後,正想著還是七點前的早晨時卻出乎意料的早接
,有點嚇到。

「喂。」(はい。もしもし。)

「……喂,你好!我(わたし)……我(おれ)叫立花瀧!那個……你是宮水三葉小姐…
…嗎?」

「是。我是宮水三葉。」


10月13日「瀧in三葉」
【場景1】
・三葉的房間

(完蛋啦!)

我雙手抱頭坐在三葉的書桌前。

(雖說是誤解,讓三葉哭泣什麼的竟然完全不知情。)

讓女生哭是最差勁的行為了。如果高木或司這麼做的話我絕對會扁下去。不過,要是讓那
兩人知道這件事的話我也會被揍得不成人形吧。

不過,只是沒跟我見到面會哭成那樣嗎?但是,違反了約定被發火也沒有任何藉口。該不
會那傢伙自己也感到了跟我一樣的心情嗎?……既然如此更要見面不可了。作為男生不好
好傳達到可不行。

只不過,這個時代的上週去見面的東京男生……只憑這點也想不起來。那個人真的是我嗎
?三年前國中的我,這個時期記得是為了期中考而經常往返補習班之間才對……。

不行了,完全想不起來。話說回來男生沒辦法記住細微日期時間的人也很多。但是女生對
最初約會日、交往紀念日、結婚紀念日什麼的都記得很清楚。
儘管如此,男生通常是不太記得而演變成吵架的一方。
沒錯,如果沒有相當大的衝擊性就記不得……

突然間,從剛剛的話我領悟到,我現在絕對得做的事是什麼了。
我連忙從三葉的包包裡取出錢包確認內部。

(可惡,只有三千元。到底是怎麼過活的啊?)

急忙衝出房間,目標當然是四葉所在的房間。

「四葉啊啊啊!」

「噫!這次又怎麼了?」

被往四葉房間猛烈突入的氣勢嚇到,似乎回想起了剛才的事,四葉用恐怖的目光看著我。

「這是姊姊一生的請求!有要拜託四葉的事!除了妳以外沒人能辦到了!」



10月9日「四葉視點」
【場景3~1】
・糸守町

黃昏時的坡道,與好友三個人一起出去玩回家的途中。這附近沒看過的人從前面走了過來


(在這附近沒見過的人呢。)
(不過怎麼,有股懷念的感覺。)

看上去像是高中生的年輕男生,雖然是自己完全沒見過的人,然而卻不覺得是陌生人,有
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四葉!」

對上眼的瞬間,男生突然往這邊大喊。

「抱歉,你們先走吧。」

我感覺到了異常的氣氛,催促兩位朋友先離開。
果然我對看過來的這張臉完全沒印象。

「……大哥哥(お兄さん )。請問你是哪位?」

對不知道的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這是理所當然的質問。

「那個……就是,妳是宮水四葉小妹妹對吧?」

「是沒錯,請問你是哪位?」

再一次反問。連全名都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該不會是很糟糕的人吧?癡漢?

「啊……沒有自我介紹不好意思。我叫立花瀧,那個……是妳姊姊的熟人。」

(Tachibana Taki……。姊姊的熟人?……不過好像有在那裡聽過的名字……。)

「那個……我和三葉小姐約好要見面,從東京來的。」

(連姊姊的名字都知道!而且還是從東京來的?難怪在這附近從沒見過。東京……
Tachibana Taki……)

突然間,注意到了纏在他手腕上的東西。

(啊咧?跟姊姊以前綁頭髮的好像……在某個時候弄丟,但後來馬上又說找到了)

「啊啊這個嗎?這是我的幸運繩……」

那個是叫組紐?還是幸運繩?……想起來了!記得那是三年前,姊姊說了一堆讓人摸不著
頭緒的話的日子。

「姊姊在三年前提起的那個人,就是你對吧?」


~~~~~~~~~~~~~~~~~~~~~~~~~~~~~~~~~~~~~~~


那時真的覺得姊姊要變成很不妙(牙敗)的人了,言行舉止都超奇怪的。
前一天還把自己關在房裡大哭,第二天早上又說要痛扁自己,說了一堆搞不明白的事。
最後還衝進我的房間,

『三年後的10月9號下午四點左右,有個叫Tachibana Taki從東京來的高中生來訪的話,
請把我的住處告訴他!』

『還有他手腕上有著幸運繩……不,應該是叫組紐,有著紅色跟黃色的花樣。
那個就是記號!』

快速說著一堆聽起來像是騙人的話。幸運繩又是什麼啊?
只是,除了一臉拼命的表情外還加上,從自己的錢包裡拿出三千元,

『用這個隨便買什麼喜歡的都可以!聽好了,絕對要遵守喔!』

明明是絕對不會給我錢的人,因為太過震驚不自覺就記了下來。
被迫在筆記本上寫下這件事,還在考慮要怎麼用這三千元時,
又跑回來說了這樣的話。

『如果,那個人又回到糸守的話,"我也絕對會去找你的!"請這樣子轉達他!』

也想起了在這之後,那天也突然出門還很晚回家。
回到家後抱著我,用異常冷靜的語氣一邊哭一邊這麼說。

「四葉,謝謝妳……。遵守了他,不,我說的那些約定。」

雖然那天一直在家的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之後又回到了平常的姊姊。
不,跟以前不同,看起來像是覺悟了什麼,充滿決心的感覺。

~~~~~~~~~~~~~~~~~~~~~~~~~~~~~~~~~~~~~~

稍微回想了一下,很驚訝眼前這個人似乎比我還要困惑。

(好吧,就告訴他吧。姑且也約定好了。)

我拿出便條紙,寫下姊姊在東京的住址與電話後交給他。
之後的事也傳達了,不過那個人看起來沒有聽進去的樣子。


-------------------

四葉眼中的三葉:在外面待了一天→沒吃晚餐在房間裡大哭→隔天早上說要揍自己→突然
塞錢給她→出門再次晚歸→抱著她哭

嗯……腦子有問題(蓋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