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4

你的名字同人小說翻譯(3-1)

[譯者碎碎念]

第三話第一頁原文只有一千七百多字,乾脆連第二頁一起翻了,然後就到了四千多字。

作者新作前天也出了,是二葉與俊樹過去的故事。

前天看到了一篇超搞笑同人文,司等好友眾人用播報體育比賽的口吻轉播瀧三約會
(例:喔喔喔宮水小姐的猛攻還在持續中,瀧君招架得住嗎?)

大概像這種感覺XDDD
https://youtu.be/0EN9I58_XHA


Pixiv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590229

如果作者同意,這作結束後應該會翻。

最近注意到我看同人文相當在乎劇情的有趣性,畢竟比起漫畫,小說需要更強的畫面感。

例如:
「瀧君……」「三葉……」兩人嘴唇貼在了一起。

上述這段文字畫成圖可以閃到爆,但只看文字就"喔~"這樣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2688

先前沒看過的可以從這一篇開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84733503.A.59B.html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追加】
構思這一話時困難過頭了。
最煩惱的就是三葉的手機存在這一部分。
不好好考慮的話會跟原作矛盾的。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第3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3話(前半)




10月9日「瀧」
【場景1】
・糸守町~民宿

「……三葉去讀東京的大學了?」

對四葉的話感覺受到衝擊之餘,也隱約浮現了似乎忘掉什麼重要大事的感覺。

「嗯,奶奶也在兩年前過世了,我現在跟父親住在一起。姊姊跟父親原本感情就不怎麼好
,高中畢業就離開家了。」

「姑且神社這邊由我繼承,奶奶跟父親也沒對去東京的事多說什麼。不過奶奶過世後,神
社會怎麼樣呢……」

(等一下喔?三葉現在是大學生?也就是說……。)

四葉後面的話沒怎麼聽進去,微弱的想起了一些記憶。
注意到了我在想事情,四葉掏出便條紙,寫了些什麼後遞給了我。

「這是姊姊在東京的地址跟手機號碼。不過,有說這號碼是最近剛換的。立花先生不知道
嗎?」

(門號換了嗎?的確能成為我與三葉聯絡不上的理由……。)

再怎麼多想也沒用,總之我先從四葉那裡收下紙條。

「謝謝妳。還有,能見到妳很開心喔。」

四葉把臉轉向一邊,稍微能看見微微泛紅的臉頰。不過,馬上四葉就說道

「雖然跟立花先生是第一次見面不太清楚,那個組紐好像在哪裡看過。那個幸運繩?不,
應該叫組紐吧。」

「所以覺得你說不定可以信任。而且也有種不是初次見面的感覺……可能是錯覺吧。」

「啊啊對了還有一件事,『明天你再造訪這個小鎮的時候,我也絕對會去找你的』姊姊
清清楚楚地對我這麼說了……」


「????」


明天在這個小鎮?但是現在三葉住在東京,不用特地跑來這裡,等我回到東京,要見面應
該也不是問題才對啊?

「姊姊的傳話就是這樣……那麼我先走了。」

這麼說著,四葉就離開了。
一邊對離開的四葉行了個禮,一邊感覺有點依依不捨。

三葉不住在這小鎮了……
我為了回到東京,趕緊沿著過來的道路折返了。

~~~~~~~~~~~~~~~~~~~~~~~~~~~~~~~~~~~~~~

用手機確認回東京的路線。沒辦法,看來今天很難回到東京家中了。
不知是不是國定假日的關係,附近的旅館都客滿了。
沒有辦法,我只好落腳在離糸守30分鐘的民宿。

在房間中看著四葉給的紙條重新思考著。

「三葉現在住在這裡啊。」

從地址看來,大概是離我家一小時的地方。
然後是聯絡方式……。

剛剛從糸守回來的途中,在腦中整理了情報。
已經過世的奶奶、長大了的四葉、變舊了的咖啡廳,以及現在是大學生的三葉。

終於,想起了交換時差了三年的事情。
是因為到三葉所住的糸守來的關係嗎,慢慢地記憶變得鮮明起來。

「要現在馬上連絡嗎……不,明天見到面後直接說吧」
雖說現在立刻就想聽到她的聲音,想說上話。

但是,還有一個疑惑之處。就是換了手機號碼這件事。
如果繼續沿用三年前的號碼的話,只有一下下也好至少能與三葉聯繫上,完全搞不懂為什
麼要換。
剛剛也試著輸入電話號碼,不過中途就打住了。
不過,明天的見面絕對沒有問題。這一次絕對要見到面。

只不過,四葉最後說的話,明天我再造訪糸守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在聯絡在東京的三葉,約好明天在糸守碰面嗎?
也可以那麼做,但總覺得有點繞一大圈?
總之我不回東京去是不行的。

接著,是因為今天的疲勞一口氣湧出的關係嗎?我就這麼趴在桌上睡著了。



10月10日「三葉in瀧」
【場景1】
・民宿早晨

關掉鬧鈴後睜開眼醒了過來。有放在這麼近的地方嗎?而且這個鈴聲是……

(嗯……怎麼覺得脖子痛痛的)

坐起身後做為日常功課往四周看了看。
純和風的房間,不是自己的房間。
在這之前,自己似乎不是睡在被褥,也不是睡在床上,而是直接趴在桌上睡著的樣子。

(這裡……是哪裡啊?)

不是自己的房間,當然也不是瀧君的房間。
沒有書架跟鏡子,當然也沒有書桌,也沒掛著制服。
背後鋪著看起來完全沒用過的被褥。

「誒……又變成瀧君了。」

還沒能完全了解狀況。身體是瀧君但地點是完全沒見過的地方。

(……我已經受夠了……)

記得昨天不知道幾點早早就睡了。
奶奶跟四葉都很擔心,回到家已經超過九點了。
在這之後晚飯也沒吃,就這麼回到房間不停的哭。
太過痛苦已經暫時什麼都不想去想了。

(為什麼……到底要我怎麼做才好啊……)

自暴自棄了好一陣子,不過就這麼一直待著也不是辦法。
稍微冷靜下來後往周圍看了看,看起來這裡似乎是民宿的房間。

(瀧君,為什麼在這裡呢……)

跟平常不一樣,不用做去學校的準備。對三葉來說處於有點困擾的情況。
無意間,看見趴著的桌上放了張紙條。

「這是什麼?」

手寫的字跡寫著自己的名字與住址,還有應該是手機號碼的數字。
而且總覺得筆跡跟妹妹四葉有點像……

(雖說寫著我的名字……)

住址跟電話都沒聽說過。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把越來越混亂的心平靜下來後,首先要有必要搞清楚這裡是哪裡。

看了看桌上的火柴盒,確認了住址。

「這裡是……糸守附近的民宿?」

雖然是坐公車要30分鐘的地方,但對鄉下長大的三葉來說就跟附近沒兩樣。
把窗戶打開向外頭重新確認,雖然從這裡看不見糸守,但是看的到上禮拜去東京時經過的
路。

「難道,瀧君到這附近來了?」



10月13日「瀧in三葉」
【場景1】
・三葉家早上

手機的鬧鈴響了。

(嗯~啊不妙了。昨天就這樣趴著睡著了。)
(今天不趕快回東京不行。不,在那之前先與三葉聯絡。)

手伸出準備拿手機的瞬間,用驚人的氣勢坐了起來。

(這個鈴聲……難道說!!)

往周圍看了看,雖同樣是純和風房間但不是昨天的民宿……三葉的房間。
看了看日曆,寫著2013年10月。

又與三葉交換了,確認了這樣的事實。

「這樣的時機未免也太湊巧了吧!」

突然間,自己的身體感覺到了異變。又來了嗎。

「好痛,眼睛超痛的!到底怎麼了?」

站在鏡子前仔細觀察臉。
三葉的眼睛兩眼通紅地腫了起來。而且跟之前根本難以比擬的,非常鮮明的淚痕留了下來
,似乎是從昨天開始哭了一整晚。

「姊姊,要吃早餐嗎?」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像平常一樣一口氣拉開拉窗,從外面傳來了四葉的聲音。

「嗯,啊啊」

忍不住反射性的回答了,四葉看起來有些顧忌,輕輕地拉開拉窗進入房間。

「雖然臉色看起來還很糟糕,稍微有精神一點了嗎?昨天連晚飯都沒吃,沒問題嗎?」

我不知不覺凝視著四葉。雖然昨天也見過面,不過身姿像在一天之內縮水了一樣,我感到
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噫!總,總之,早飯已經準備好了,要吃的話就過來。」

四葉看起來很害怕地離開了,是因為被紅眼姊姊死盯著看的關係吧。然後,像是三葉的身
體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咕~的一聲肚子叫了。昨晚沒吃晚飯,難怪肚子這麼餓。

「可惡,沒辦法了。」

還有很多事要考慮,不過不好好吃飯的話腦袋運轉不了。


【場景2】
・早餐

早餐只有我跟四葉兩個人,奶奶似乎有跟宮司工作有關的事要處理已經出門了。

總而言之先把狀況整理一下,首先又再一次交換了,
三葉(我)在2013年10月13日,
我(三葉)應該是在2016年10月10日,
地點是在昨天入住,離這裡30分鐘的民宿不會錯的。

記憶幾乎都還留著,能在腦中組合起來。
現在的這個三葉是三年前的人物,在我的時代已經成為大學生了。
不過今天見面的預定該怎麼辦呢……。

「姊姊,果然沒有食慾嗎?」

看見途中停下筷子想事情的我,四葉詢問著我說。

「沒什麼,稍微在想些事情而已。」

「打起精神來吧,雖然我知道被男生爽約很受打擊啦。」

「誒?」

被男生爽約?這麼說來上次好像也說了失戀之類的話。哪裡來的傢伙啊?混蛋……讓女生
哭可是最差勁的行為啊。不如說,不揍一頓不解氣。因為這傢伙她可是……。

「姊姊,又喪失記憶了嗎?」

「哈哈,抱歉咯。昨天的事能詳細跟我說嗎?」

非常在意昨天三葉大哭的理由啊。

「真的好嗎?啊不過,好像真的稍微打起精神了。」

「說是有男生要從東京來,在車站待到很晚。結果,到最後也沒來還很晚回家,晚飯也沒
吃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這個人,跟上禮拜的是同一人嗎?」

又是東京的男生嗎?真是同一人的話就已經讓人哭兩次了不是嗎。
真是的,我還不把他痛扁一頓。

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突然間驚覺到了什麼,慌張的打開三葉的手機,
點開之前交換時我留給三葉的訊息確認。

(!!!……出現亂碼讓文章看不懂了)

重要的日期和表示時間軸的文字,全部變得無法閱讀了。我之前的文章記得是這樣的:

<<三葉,請不要嚇到聽我說。現在的我與三葉居住的時代是不同的。
昨天的三葉是2013年10月7日、我是2016年10月4日。
由於這樣電話或簡訊是不通的。
突然這麼說很抱歉,我決定從我的時代算起的四天後,到三葉居住的小鎮。
在那裡不僅是這次的事,也有別的想說的話。能想辦法調整行程嗎?
對妳單方面很抱歉,在無法聯絡彼此的情況下,只能這麼做了。
而且三葉應該20歲了,會成為三年後的談話。
未來的事情還很難說,會感到困擾也說不定,但不見個面嗎?>>

我以為2016年10月5日往後算四天,對三葉來說是等待三年的意思傳達到了。但是,連年
代都亂碼化的結果就是,三葉有可能認為是2013年10月8日的4天後。也就是說……在昨天
的2013年10月12日到鎮上去……。

「姊,姊姊……沒,沒事吧?……唔!」

是對突然間拿出手機一臉難受凝視的我感到恐怖嗎,四葉用目前沒有過的顫抖聲音詢問著
我。
接著,聽到我的台詞後完全閉緊了嘴巴。


「四葉,妳覺得自己想把自己痛揍一頓的話,該怎麼做比較好?」


---------------------------------------

下一篇(第三話後半)跟第四話前半是我覺得這部作品最有趣的部份,敬請期待。


越看越覺得這作的修正力超強的,翻譯時重看發現,瀧君不打電話和不支睡著搞不好也是
修正力在搞鬼。

原本還想手機有亂碼那就用寫在紙上啊,原本這麼想的我,看到作者新作(二葉的過去)後

表示我太小看作者筆下的修正力了,連寫在紙上都當面消給你看。


有沒有注意到,瀧到現在還沒有揉胸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