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8

你的名字同人小說翻譯(1-1)

[譯者碎碎念]

大家好,這裡是十三號星期五看了IMAX版後,花了四天把板上全部二創翻譯看完,糖吸多

了決定出來開加工糖廠的患者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1092


第一次翻譯會選這篇,除了用詞較為簡單,也因為故事的情節我覺得相當有趣。

作者也是初次投稿,可謂是"初次投稿者遇上初次翻譯者"XD

另外,由於作者想看這邊的感想,我會挑選留言翻給作者,不願意的請推文時告知,也可

以直接留日文

一次發佈為Pixiv的一頁(一頁約3500~4000字,全五章+一惡搞篇,一章2~3頁)

原本以為漫畫二創病嬌三葉已經很over了,我錯了XD。小說區的腦洞也超大。像是:

‧ 某一天,三葉長出了獸耳獸尾

‧ 三葉失去了全部記憶(韓劇展開!)

‧ 四葉與原創角色的交換

‧ 兩人在事件結束後又互換了一次而且再也沒換回去,就這樣在對方的身體裡交往結婚
過一輩子(Whaaaaaat!)


原作中瀧in三葉(靈魂是瀧,身體是三葉)跟三葉in瀧寫反了,翻譯中已修正

【作者的話】
如果,彗星沒有掉在糸守,在這之後兩人會是怎樣的展開,試著這樣繼續寫了。

電影、小說、another、mv、漫畫全部看完被影響之後開始試著寫看看了。

【設定與注意事項】
‧ 瀧從2016年10月4號開始,三葉從2013年10月7號開始
(在這之前發生的事與電影、小說相同)

‧ 還沒看過電影、小說的人可能會看不懂,推薦先看過

‧ 有與電影、小說設定不同之處,請見諒

盡量不讓設定與角色崩壞,真難啊

為了讓故事合理和伏筆回收花了不少工夫,多少有點強硬的部分


【其他】

在電影、小說不太活躍的四葉,讓她做了許多協助

還有勅使 ,沒有你的戲份抱歉了。

還有俊樹,沒有你的戲份抱歉了。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第1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一話-1



【序章】「???」
・早上

???被手機的鬧鐘叫醒。時間是6點40分。

今天,還有明天,對???的人生來說是十分特別的日子。

現在立刻就想見到面,這樣的想法已經出現了無數次。
其實,想見面的話無論何時都可以。但是,???還有非做不可的事。
這件事不做的的話,不僅對???,對??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就快了……就快了……只要再一下下。

手機的鈴聲響起。???用極為冷靜的聲音接起了電話。
「喂。」(はい。もしもし)

~~~~~~~~~~~~~~~~~~~~~~~~~~~~

通話結束後,???感到了一絲絲罪惡感,反省說道。

「抱歉,??。說了一個謊。」

10月7日「瀧in三葉」
【場景1】
・醒來
 手機的鬧鐘響了。

(……啊,不是我的手機啊)

經歷一個月的交換,馬上能明白的與自己的手機明顯不同的鬧鐘聲。
用睡迷糊的狀態伸出手,將鬧鐘關掉,慢慢地坐了起來。

已經是每日功課的早上確認作業。(這個是不管在哪邊都會做的每日功課)往周圍看了一
下,純和風的房間、眼前是看得見全身的鏡子、牆壁上掛著女孩子的制服與包包、絨毛玩
偶、從旁邊隔扇縫隙照進來的朝陽。
是三葉的房間。

「今天是這邊啊......接下來」

還有一個確認作業。(這個是只有在這邊都會做的每日功課)
不這麼做的話就沒有交換的實感了。
沒辦法,真是沒辦法啊,嗯嗯。

我將雙手緩緩的向胸前伸去,將手放上去了,不過卻感到了一絲違和感。

(嗯?脖子怎麼涼涼的?)

進入10月雖然越來越冷了,有這麼冷嗎?
將手從胸部移向脖子。

(啊咧……啊咧?頭髮沒了!)

空虛揮空的雙手,脖子那裡沒有應該到目前為止三葉有的東西。
驚慌的往鏡子看去。

「這什麼啊......」

眼前出現的理所當然是三葉的姿態,但與我上次熟知的三葉有一個大大的不同點。

「頭髮,剪了?」

原本長度到背後的長髮變成了甚至不到肩膀的短髮。
正所謂鮑伯頭的造型。
喜歡黑長直的我感到了些許失落。
雖然整理起來比較不花時間,但肯定是之前的髮型比較好啊。

(還有嗎……)

驚訝地凝視鏡子,又發現了一個與平常不一樣的點。
從眼角到耳邊,有著像是什麼東西流過一樣的痕跡。

(……淚痕?)

為什麼哭了?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消沉的事嗎?
我之前也有哭著醒來過,但變成三葉時還沒有這樣過。

(我與奧寺前輩約會大失敗後的消沉程度有到這個地步嗎……不如說現在已經……)

突然間,拉窗被猛烈的氣勢打開,
非常耳熟又有精神的聲音傳了進來,是妹妹四葉。

「姊姊!早飯!快點過來!」
「啊咧?已經起來啦……?而且今天是不摸胸的日子啊。」

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另一個日常功課的確認作業,從交換發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忘記。

【場景2】
・早飯

三葉家基本上以和食為主,味噌湯、醬菜、魚、燉菜等排列在桌上。
今天是四葉負責。

「吶四葉,我(おれ)……我(わたし),什麼時候剪頭髮的啊?」

總之先解決之前的疑問,我裝糊塗地詢問四葉。

「哈?在說什麼啊?不是四天前嗎?」

「四天前?」

「突然翹課說要去東京,還弄丟了組紐,然後請奶奶剪掉了不是嗎?」

「……去了東京?」

「已經忘了喔?今天也是奇怪的姊姊嗎?沒有摸胸嗎?」
「第二天也說身體不舒服,跟學校請假了不是嗎?如果勅使沒邀你去看彗星,妳可是一步
都不願意從房間出來,我可是非常擔心呢。」

等等等等一下,不明白的事一口氣增加了。
四天前去了東京?而且彗星是……。

「突然把頭髮剪了真的嚇到我了,最近也一直沒有精神。東京的男朋友?想著是失戀了才
這樣做的嗎。」
「不過,今天感覺有精神多了。除了記憶喪失以外。」

不管思考中的我,四葉吃完了早餐,前去收拾了。
接著,靜靜聽著的奶奶看向我這邊開口了。

「三葉,雖然妳說把組紐弄丟了,該不會是交給了誰吧?」

「诶?」

「之前也說過了,那個是妳母親二葉交付給妳的重要東西。要說單純的弄丟了,我不怎麼
相信呢。」
「組紐意味著妳與母親的『結』,把那個交出去,表示對方是對妳而言非常重要的人。與
那個人之間的『結』,我想有著這樣的連結不是嗎?」

(原文:組紐もあんたと母親とのムスビを意味するものだからね。それを渡すとなると
、あんたにとって大切な人が出来たんやろうな。その人とのムスビ、繋がりを持ちたか
ったんやないん?)

(組紐?這麼說起來好像我也有著類似的東西……記得那個是……)

「哎呀,再不快去學校不行了呢,快去準備吧。」


看了看時鐘,已經到上學時刻了,四葉已經先出門了,我也匆忙的將早餐收拾完畢出門了


【場景3】
・上學

上學途中,儘管在意奶奶的話,卻沒得出結論。
試著重新思考四葉的話。

(四天前去了東京?跟奧寺前輩約會的那天嗎?與男朋友分手失戀?)
(彗星又是什麼?三葉在日記裡寫下了一樣的東西令人在意)

與上次交換不同,變化也太多了吧。
東京的事再多問問四葉吧,不過,彗星這個詞引起了奇妙的感覺。
而且跟東京的男朋友失戀分手?這傢伙,有喜歡的人啊。
還以為是不交男友主義……。

「早安,三葉」

被從後面打了招呼。是已經成為熟人的早耶親的聲音。

「早安,早耶親。」

「今天臉色好多了呢。不過,好像還在想著什麼事的感覺。」

「那個是……」

剛一開口,突然注意到另一位熟人不在。

「啊咧?勅使怎麼了?」

「妳在說什麼啊?勅使不是說過今天明天不去學校了嗎?」

「咦?為什麼?」

「啊咧?果然還是奇怪的三葉嗎?是那個彗星落下的事,勅使河原建設到那邊去了喔。」

「???」


對著無法理解的我,早耶親繼續解釋

「哈啊……三天前彗星的一部分掉在離這裡五十公里的地方,這裡也搖的相當厲害。拜此
所賜,為了調查彗星碎片,政府的許可很快就下來了,為了讓NASA之類的海外調查團能到
現場,在那裡建造臨時宿舍,應該快建好了吧。」

「不管怎麼說可是比這裡更深山的地方,離墜落處最近的建商勅使河原建設一馬當先出面
,把町長選舉扔在一邊直接去跟政府與自治團體談判的事。忘了嗎?」

「嘛畢竟比起町長選舉,這更能長遠的宣傳公司。身為後繼者的勅使自然也被捲進去了。
 」

從意外的地方聽到了彗星的事。但是,三天前墜落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最近的事我應該也會知道,不過沒有記憶啊……

「早耶親,彗星是怎麼回事?三天前,有那樣的事嗎?」

決定下定決心直接問了。
被認為記憶喪失什麼的完全不在意。再這樣下去不明白的事會給交換後的生活造成阻礙,腦中處理會跟不上的。

「三葉妳,真的不要緊嗎?三天前的秋季,三個人一起看了彗星啊。妳看,也拍了照片。


顯現出相當困惑的表情,不過,是對最近三葉(我)的奇特行為習慣了嗎?邊用吃驚的語
調繼續談話,邊向我展示了手機。
上面映著以彗星為背景,穿著浴衣的三葉和早耶親、勅使。
三葉的頭髮已經變短了,毫無疑問是最近拍攝的照片。
並且,好好地拍下了看似無數的美麗彗星。

(這個彗星……)

看到實際的照片,記憶鮮明地湧了上來。

(沒有錯,我有見過的記憶)
(但是,不是三天前,是更久以前……)

「目前為止這麼清楚的看見彗星恐怕在我們活著的時候沒有了,而且還有一部分落下來,
『2013年10月4日是彗星記念日!』之類的,教科書說不定會這麼記載呢。 」

……想起來了。國中的時候用這雙眼睛清楚的看見了。的確去年理化課本也記載了,雜
誌跟新聞都報導了NASA和調查團的事,被刊載的事也想起來了。

但是,現在必須再問最重要的關鍵字。
腦中的整理依舊跟不上,再加上聽了出乎意料的事。
我聽錯了話就麻煩了。記憶記錯了也很麻煩。
這是我與三葉交換生活最重要的事。
回到原本身體後,記憶也會變得曖昧不清。

「啊啊~早耶親,今天是西元幾年幾月幾號啊?突然間忘記啦。 」

聽到我更白痴的提問變得更加困惑的早耶親,伴隨著深深的嘆氣,用比剛才更加擔心的
語調說道

「不是2013年10月7日嗎?果然要去一趟醫院嗎?我真的開始擔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