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

你的名字同人小說翻譯(2-1)

[譯者碎碎念]

把部分推文心得私訊給原作者了,作者的回覆:

翻譯辛苦了
真的很感謝
真的把感想貼過來了感謝感謝


接下來每話翻完都會把心得寄給作者

前面還一頁3000多字,第二話第一頁就5000多字啦!(日文)

不過第二頁才2300多字總字數還是七千。

至於為什麼不像第一話一頁各三千多字?我只能說看下去就知道了

一天翻一篇看來果然有點吃力,不過最多兩天會生一篇


本話劇情開始加速,坐穩囉~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Vi0T6VN.png


原作連結(第一頁)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51673

以下有雷

【作者的話】
【追加】
這一話跟原作重疊到了


本文開始

君の名は。if -彗星が落ちなかったその後ー 第2話

你的名字if 彗星沒有落下之後 第2話(前半)



10月7日「瀧in三葉」
【場景4】
・三葉家晚上

(現在是2013年10月7日……)

衝擊的事實,雖然去了學校,理所當然的完全聽不進課。目前為止儘管看過了日曆或新聞
好幾次,不知為何只有這個事實沒有殘留在記憶中。
是筆記上留下的內容也消失了嗎,還是看到了但沒有進入腦中,完全搞不明白。總而言之
,知道與我生活的時間不同這一點。

沒有好好聽課,上課中把在這之後從早耶親與周遭打聽到的情報整理在筆記本上。

・ 現在是2013年10月7日,我的身體在2016年10月4日的時代
(三葉現在應該也在2016年)
・ 彗星是在2013年10月4日來的,國中生的我在東京公寓的頂樓看的
(在現在的我約會的日子)
・ 三葉在2013年10月3日到東京來。那一天剪了頭髮,組紐也弄丟了。
(同時也失戀了?)

雖然難以置信,現在冷靜下來考慮後就接的上了。
交換時偶爾會對不上的對話、三葉說看的到彗星的事、完全打不通的電話與簡訊、

還有,


三葉與我不是同年的事。


(但是,是為了什麼呢……)

沒錯,搞不懂三葉與我交換的意義。差了三年的事情也是如此。

(三葉那邊也注意到了嗎?)
(而且去東京的事,從我算起的三年前我還是國中生,當然是還不認識三葉的時候。 )

圍繞著這點不斷思考,說實話這是必須當面說的話,心中這麼想著。
電話與簡訊不通,現實中的對話也做不到。
即使想拜託三年前的三葉,與當時國中的我也完全無法溝通,而且我也不記得我當時的手
機號碼。

(只能在回到我身體時去見面了)
(想說的事還有很多……但這個跟年齡差距完全沒有關係。)

2016年去見面時,三葉應該20歲了吧。
回到原本身體後記憶會變得曖昧。
過了三年還會記得我嗎……?
不,我自己是不會忘記這段記憶的……。
而且,三葉還住在這個小鎮……。

手伸向三葉的手機,記事本上寫了三葉給我的發生的事,雖然禁止的事項和語句寫得滿滿
的,但果然沒有提到任何跟西曆有關的內容。

「……好,再這樣想下去也不是辦法。實際去做吧。」

在記事本中寫下了今天發生的事,用手機確認2016年的日曆後,
在腦中一邊整理與三葉的約定,一邊進入了夢鄉。

10月8日「三葉」
【場景1】
・醒來
 手機的鬧鐘響了。

(太好了,今天是我的身體)

今天比平常更有精神的醒來,因為是在自己的身體,稍微浮現了安心感,心情也因此舒暢
了起來。
自己的身體沒被男生使用真是太好了,所謂的安心感對我而言似乎有了不同的定義。
伸出手關掉手機鬧鈴後,我看向螢幕。

(說起來,瀧君昨天怎麼樣了?)

但是,平常會出現在螢幕上,關於當天的事卻完全沒有寫,三葉比平常更清晰的意識凝視
著螢幕。

<<三葉,請不要嚇到聽我說。現在的我與三葉居住的>+是不同的。
昨天的三葉是:;+/年10月$日、我是$!\#年10月@日。
由於這樣電話或簡訊是不通的。
突然這麼說很抱歉,我決定從我的>+算起的四天後,到三葉居住的小鎮。
在那裡不僅是這次的事,也有別的想說的話。能想辦法調整行程嗎?
對妳單方面很抱歉,在無法聯絡彼此的情況下,只能這麼做了。
而且三葉應該+*>了,會成為='的談話。
&?的事情還很難說,會感到困擾也說不定,但不見個面嗎?>>

雖然一部分是亂碼不太明白,明顯是想告訴我什麼的訊息顯示在上面。

(這個內容,幾乎沒辦法明白……。不過,只有四天後要來的意思是看得懂的。嗯……星
期六嗎?)
(然後,對什麼不要嚇到啊?還很難說是指什麼事情?)

對突如其然的內容感到驚訝,三葉對瀧傳達的內容打從心底的煩惱著,不過

(瀧君……要來見我啊!可是……)


"妳,是誰……?"


腦中又出現了這句話。
瀧君即使遇到我也完全不認識我。我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
喂喂喂都說實際要來見面了總不可能忘了吧……卻又感到了些微的恐懼。
再者說,對其他喜歡的女生也很在意……

不過,對我來說瀧君要來見自己,僅僅如此就讓我感覺到兩人連繫在一起的感覺,這幾天
消沉的心情就如同放晴了一般,迎接來了清爽的早晨。


10月5日「瀧」
【場景1】
・醒來
(今天是自己的身體啊)

結束了早上的日常功課,早早醒了過來。
拿起手機,瀏覽著三葉寫的日記

<<東京生活第○天
沒什麼特別問題的結束了。學校跟打工都好好處理了,被發現奇怪的地方應該很少吧? 
不過、都市還真的對彗星的事不關心耶。
*+'的事卻誰也不知道。瀧君也這樣嗎?>>

還真是簡短的日記啊

即使那樣,每回必有的禁止事項也沒寫,為什麼呢?不過,我昨天也沒有做禁止事項……
啊咧?我做了哪些事啊?

日記的話必定會仔細看,像是避免遺忘彼此的記憶的每次都努力注意著。但是,還是十分
模糊,就像夢醒後想不起夢的內容的那種感覺。

(彗星……記得好像是什麼重要的事……)

關鍵的地方變成了亂碼,這種事交換時有過……嗎?
不過,清楚記得的事還是有的。

(到三葉的小鎮去的事)

雖然不太清楚理由,但記得是不管怎樣非得與三葉見面不可的大事。記得是跟交換的事有
關……是什麼呢?

……那個~下次的假日是……9號星期日的隔天是國定假日放假,有充足的時間能去,三
葉那邊應該也沒問題。

就這樣為了不把這段記憶忘記,我立刻寫在了筆記本上。

然而,這個時候的我還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忘記了什麼最重要的事情。

(譯者注:10月第二個星期一為體育節國定假日,2016年體育節為10/10)

10月9日「瀧」
【場景1】
・出發

10月9號,首先還好沒有發生交換,安心了。
而且到今天為止也沒有交換過,對出發準備一點阻礙也沒有,更讓我覺得得救了。

在準備階段,跟老爸說要去朋友家過夜,向司拜託處理沒辦法工作的事也事先喬好了。說
起來從司那裡聽到了彗星的談話,三葉又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彗星……。

算了,總之回顧一下筆記本上的內容。

   ----現在是10月5日,10月9日那天一定,絕對要去見三葉----

寫著這樣的字句。

說實在,為什麼要去見面已經忘了一乾二淨了,還特意把這個寫下來,應該是有什麼理由
才對。況且我自己也有想去見面的想法。

雖然那麼說,地址完全不知道。 交換時能清楚記得的,回到身體後就從記憶中消失了。
因為沒辦法寫在三葉的手機和筆記本以外的地方,想給自己留言也做不到。
拜託三葉什麼的,也不知道是消失了還是忘記了,總之就是不清楚。

不過,深山裡的鄉下風景……沒錯,與奧寺前輩約會時看到飛驒素描的時候,感到了一股
奇妙又懷念的感覺。從那之後我靠著那個風景與微弱的記憶,從網路參考畫像自己完成了
幾張風景素描。
到飛驒只能靠這個了。

我把素描與筆記本塞進帆布背包裡,把斷了一小截的幸運繩繫在手腕上出門了。


【場景2】
・飛驒~抵達

從東京到名古屋約要5小時半,早上七點從家裡出發現在已經過中午了。
總算抵達飛驒了,從現在開始才是辛苦之處。
總之也只能拿著素描向周遭的人打聽四處轉轉了。

到處打聽過了一小時以上,但得不到什麼有力情報的情況下,我造訪了一間拉麵店。
因為沒吃午飯又過了下午兩點,再怎麼說空腹狀態實在是不能再忍了。
等待拉麵時,像是注意到了什麼而往素描這邊看的店長老婆說道

「小哥,那是糸守湖吧。畫得真好呀。」

想不到這裡的店長似乎以前住在糸守的樣子,地點當然也知道。所謂絕處逢生就是指這種
情況吧。

(啊啊,對了!是糸守町 !)

終於浮現出的記憶,為了不忘記我趕緊寫在筆記本上。
吃完拉麵後,承蒙店長的好意讓他用車載我到附近。車子行駛的過程中,我將目光轉向
窗外的風景,有了越來越接近的確定感。

「不好意思不回到店裡不行了,就載你到這裡,然後從那邊的公車站就能到糸守了。」

大叔在往小鎮的公車站前放我下車,我對大叔道謝之後,重新縱覽了周圍。

(嗯,在這附近,沒有錯的。)

我搭上抵達的公車,往糸守的方向移動。

(三葉她,知道我要來的事嗎?)

雖然有留給自己的留言,有沒有清楚的傳達給三葉卻沒有自信。
但是今天是星期日,絕對在小鎮裡的。

公車在<糸守町>的站牌前停了下來。對下車之前就看到在站牌附近的那個,我確實有看
過的印象。

(沒有錯。是那個咖啡廳。)

但是,總感覺有種違和感。
我像是跳下般的下了公車,懷念地凝視自己與勅使、早耶親三人一起做的木製桌椅。

(奇怪?)

確實是三葉(我)設計製作的咖啡廳,絕對是一致的。但是……

(大概,是因為過了一段年限吧。但從那之後應該還不到一個月啊……)

許多原本嶄新白色的木頭變成了茶色,被削落的地方也不少。
沒錯,彷彿經過好幾年風吹雨打,經年累月劣化的結果那樣。

感覺像是隱藏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但是時間已經超過三點半,我趕忙抓緊時間向
住宅街移動。


【場景3】
・糸守町

抵達了與記憶中相符的小鎮,三葉家的位置不太記得,總之先試著往鎮公所走去,記得是
在神社附近,怎麼地點就記不清了呢。在往鎮公所途中的坡道上,三位看起來像小學生的
小孩面對著我走來。

其中一人我有見過的印象。

(……!那是四葉!但是,跟我知道的四葉不太一樣?)

比起我記憶中的四葉高了兩個頭。記得是三四年級左右但眼前這位怎麼看都像是六年級上
下。

「四葉!」

我忍不住叫了名字。

稍微出現了被嚇到的表情後,四葉一邊詫異地盯著我的臉一邊接近。
看見我接近,另外兩人察覺到了氣氛,先行往前走了。

「……大哥哥,請問你是哪位?」

糟啦!把我現在是瀧的事完全忘記了。
不過,這樣重新與四葉面對著面,果然比我記憶中的四葉大。

「那個……就是……妳是宮水四葉小妹妹對吧?」

「是沒錯,請問你是哪位?」

用像是在警戒什麼的語氣反問了我。
女子小學生被不認識的男生打招呼,這是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啊……沒有自我介紹不好意思。我叫立花瀧,那個……是妳姊姊的熟人。」

報上名字的瞬間,看上去像是想起什麼的四葉。
為什麼?四葉應該完全不知道我的臉跟名字才對。
彼此都說好不跟其他人提起交換的事。
況且,那樣的事就算說了誰也不會相信的。

「那個……我和三葉小姐約好要見面,從東京來的。」

抱著胳膊,比剛才更加深深思考的四葉。
突然間,注意到了我手腕上的幸運繩,看起來想說些什麼。

「啊啊這個嗎?這是我的幸運繩……」

「姊姊在三年前提起的那個人,就是你對吧?」

四葉打斷我後清楚的說出這句。
诶?三葉在三年前把我要來的事告訴四葉?

「怎麼說呢,『三年後的10月9號下午四點左右,有個叫Tachibana Taki從東京來的高中
生來訪的話,請把我的住處告訴他』姊姊當時拚死的這麼說。當時真的被震驚到了。」

「還說了記號是手腕上的紅黃色組紐。沒想到真的來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具體的時間、名字,連特徵都告知,已經是超越預言的等級了。然
後組紐,是這個的名字嗎?
我還在混亂著時,四葉接著開口了。

「立花瀧先生,特地讓你從這麼遠的地方跑一趟真的非常抱歉。但是,姊姊已經不住在這
裡了。」

「诶……?這是……怎麼……?」

在混亂之中,我只能竭盡全力的擠出幾個字。
然後,四葉用冷靜的語調說道。


「姊姊在兩年前就上京了,現在在東京的大學就讀喔。」

----

作者對為何兩人沒注意到年份不同的解釋:
兩人交換時的記憶與經驗,在換回去後都會被修正力干擾急速遺忘,尤其年代更是如此,
連訊息都變亂碼。所以即使交換時有從報紙注意到,應該也會被強制轉為過目即忘模式

瀧君啊,就是假日而且還是連假才更會離開城鎮吧w

還好是在鄉下,這要是在東京,四葉還不報警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