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9

被三葉施展催眠術的瀧之話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yPwIImB.jp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06824


[作者的話]

本篇後的故事

不知道被哪裡的電波打到一口氣就寫了。
與本家難過的氣氛相比,能寫這些平靜快樂的後日談真的好開心啊......!
三葉還會對瀧君做出那些危險舉動也請繼續關注


本文開始
三葉さんに催眠術をかけられる瀧くんの話
被三葉施展催眠術的瀧之話




某個假日的午後。

「瀧君瀧君~。」
「嗯?怎麼了嗎?」

從昨天晚上開始三葉的樣子就怪怪的。散發著欲言又止冷靜不下來的氣氛。
到現在終於下定決心了嗎,開口對啜飲著咖啡的我說道。
只見她混雜著猶豫與期待的表情,對我說著「那個,等我一下喔」
開始在抽屜翻找著什麼。

......是什麼啊。沒有證據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討厭的預感。
這傢伙該不會又在想什麼笨笨的事了吧。


「鏘~!這個,知道是什麼嗎?」
「嗯......?」

三葉用雙手捧成碗型,靜靜躺在掌心的東西仔細一瞧後......線?
然後末端綁著的是,五元硬幣。
五元硬幣與線?這啥?......不,應該不會吧。

我的腦中浮現了一個答案。
......不不不,再怎麼想都不會那麼蠢吧。

「呼呼呼~聽了不要嚇到喔。現在開始......我要對瀧君施展催眠術!」

我的女朋友,還真的在想這麼白癡的事。

不不不給我等等。用綁著線的五元硬幣施展催眠術該不會是那個吧?左右搖晃的那個吧?
這什麼古老到要發霉時代的錯誤啊。
最近漫畫也都沒出現囉。已經瀕臨絕種了喔。
......想吐槽的語句接連不斷從腦海中冒了出來。
但是眼前的三葉離我越來越近,用閃閃發光的眼神期待我會有什麼反應。


唔......。


「喔,喔喔。那可真令人期待呀~」

我的演技真爛。
不知道我心聲的三葉,開始炫耀說著催眠術的效果「我有好好驗證過的喔」

「其實之前早就偷偷找四葉實驗過了。
然後她對我說『哇姊姊好厲害喔~。嗯我完全被催眠了耶~。』,效果妥妥地。」

毫無疑問絕對被騙了啦。而且妳也太容易上當了吧。
我不禁對為了這種事特地被叫到東京的四葉感到憐憫。

「那,開始囉?好好集中看著喔」

咳咳,清了清喉嚨後三葉開始在我眼前搖晃著五元硬幣。

「瀧君會越來越想對我撒嬌~......」

這是什麼東東?

我差點要跌倒在地,還好拼命忍住了。

而且這個台詞!!也太老套了吧!!三葉!!

三葉皺了皺眉頭說道。

「瀧君!專心一點啦!」
「喔,喔喔......」

被幹勁滿滿的三葉氣勢震懾住,總之照三葉說的專心凝視吧。
三葉繼續左右搖晃著五元硬幣。我一動也不動地用目光追尋著緩慢的擺動。

......但是這樣,說不定意外的對我有效。
一開始還覺得絕對不會生效的,但是眼神這樣追隨,思考慢慢變得模糊了。
該不會真的有效吧......?作為神社家的女兒三葉其實有這樣的才能嗎......?
想著那些事,思考越來越朦朧了。

不行了,意識要......消失了--



才怪。

那種事完全沒發生。一切都是錯覺。思考模糊意識朦朧什麼的都沒有。
也是啦,這麼簡單就能催眠的話世間的催眠術師不都要失業了。

身體跟意識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呢。
瞄了瞄拼命想催眠我的三葉,我思考著。

現在在我面前有兩個選項。

1. 誠實告知完全沒有效果。『完全沒感覺喔』
2. 裝作有效戲弄一下三葉。『我,看著三葉總覺得好想......』


......嘛,捉弄她感覺太可憐了還是老老實實告知吧。


「......怎麼樣?應該開始有效果了吧。」

「......完全沒感覺喔。」

「誒,誒誒~!?好奇怪啊,對四葉明明有效的,明明照書上寫的做了啊......」

對四葉其實也沒有效的喔。這傢伙看來又從奇怪的地方獲得知識了。
三葉取出不知道先前藏在哪的指南書,一邊刷刷刷地翻著一邊低聲嘟囔。
從旁邊稍微能看見書的標題......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猴子也做得到的催眠術 ~真的做得到嗎!? 
連專家都驚呆了的手法與訣竅徹底解說! (2952元)』

比想像中還要假啊!專家驚呆那不就是不行的意思嗎!!怎麼會覺得能成功啊!!!

以上幾句幾乎要脫口而出但總算是忍住了。

「唔呣唔呣......啊!說不定有可能是線太長了!稍微拿短一點就好了......
再來一次!」

只改變那種程度根本沒什麼差吧。可疑的氣息倍增了。
那本書在我心中的信賴度已經降到谷底了。

「瀧君會越來越想抱著我磨蹭磨蹭撒嬌~......」

感覺三葉若無其事地追加了要求,是錯覺嗎?
雖然這麼說,也不想現在停下破壞三葉的好心情。
再暫時配合她一下吧......下定決心的我,再次集中目光盯著。


............



果然沒效果不是嗎......。

跟先前一樣,聽著嘟嘟噥噥的三葉,凝視著搖晃的五元硬幣大概過了一分鐘。
正當心裡冒出那個想法時,三葉的手停了下來。


嗯?放棄了嗎......?

這麼想的我將視線轉向三葉......但是,她的樣子怪怪的。

嗯!?

仔細觀察發現三葉拿著線的手靜止在空中,眼神筆直地盯著前方,
瞳孔像是凝視著不存在於這裡的某處。

「喂。喂~」

在三葉的眼前揮了揮手。沒有任何反應。
確實眼睛是睜開的但感覺很空虛,而且還稍稍低著頭。

......。

這個反應......不會吧。

「......喂,三葉?」

我呼喊她名字的瞬間--

「---嗚喔!!!」
「瀧.君.♪」

支撐不住一口氣向我突進的三葉,伴隨著咚沙一聲,一起倒在了床上。
順勢被雙手繞到背後抱緊,一時之間無法動彈。


「喂,喂!」
「嗯呼呼~。瀧.君.♪」

等等等等!語氣改變了而且眼神好奇怪!焦距都沒對上喔!
我試著讓三葉冷靜下來,不過想推回肩膀也徒勞無功。
跟推倒我的強力力道相反,三葉露出和緩的笑容,
一面喘著氣一面持續著磨蹭我的脖子與臉頰這種非常明顯的愛情表現方式。

「嗚呼呼呼......」

完全就是......抱著我,磨蹭磨蹭撒嬌。

因為念念不忘的想法太過強烈反而對自己施展了嗎!
到底念頭要多強烈才能對自己施展成功啊!

「瀧.君.♪」

跟著叫我的名字的節奏,三葉一拍一拍用食指戳著我的鎖骨,
三葉持續散發出不用說也明白的氣場。
如果這傢伙是貓的話現在肯定正用喉嚨發出大聲的咕嚕聲吧。

這個樣子真是......超級可愛的啦。

不過是因為我受到突如其來的展開而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的關係嗎,
面對缺乏反應的我三葉用瞳孔寂寞地述說著不安。

「瀧君......該不會......不喜歡,嗎?」

「誒!?呃,啊,不,沒這回事--」

「真的?好開心!!」

音量又提高了一個檔次,三葉顯露出最大程度的喜悅,這次抱緊了我的脖子。
沒有"又來一次了"的感覺,我除了驚慌失措以外什麼也做不到。

「瀧君~瀧君......」

小聲輕柔說著,不知道親了幾次鎖骨。無法形容的刺激侵襲著大腦,我感覺到了危機感。
不,不妙。三葉現在毫無疑問處於催眠狀態。但是趁機利用這個狀態感覺還是......

「嗚呼呼,再來呢~......」

不給我的心有任何的餘裕,三葉扭動著身體開始準備採取下一個行動。
算了,聽天由命吧。
閉上雙眼做好覺悟的瞬間,一股重量壓在了肩膀上。

......?

往旁邊瞄過去,三葉平穩地呼呼睡著。

「三葉?吶,睡著......了嗎......?」

沒有反應。看來完全睡著了的樣子。
疲勞的身體被襲來的脫力感所包圍。

「再來......是什麼啦......」

驚滔駭浪的展開來得快去得也快,在短短的一瞬間就結束了。簡直像暴風雨過境一樣。
我一個人忍不住深深地喘氣著......。



--在那之後,醒來的三葉當然什麼也不記得,頭上接連浮出問號圖案。......對那樣的三葉我慎重對她告誡。

「妳啊,以後禁止這樣做。」

這樣的事......雖然有點浪費但還是禁止吧。

-----------------------------------------

因為太喜歡就先翻這篇了,實不相瞞我超愛催眠的(虛構限定)ww

看了這篇之後因為太過喜歡忍不住開始腦補

三葉怎麼可能只憑搖晃的硬幣就把自己催眠?為什麼三葉會相信一看就那麼假的書?

於是就擅自寫了真相補完(還塞了一堆自己的興趣),沒想到告知原作者renk後,竟然詢問
我能不能翻成日文讓他/她分享出去,Oh My God !
因此下回就是個人創作的真相篇,請多指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