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創作] 被三葉施展催眠術的瀧君之話(真相篇)

本作品為"三葉さんに催眠術をかけられる瀧くんの話"的妄想補完,有得到原作者同意


該篇的翻譯

充滿各種角色崩壞、作者惡趣味、依劇情需要的強行展開,請多注意

對不起其實我只是想寫催眠文而已XD。

時間點在電影結局後

本文開始

被三葉施展催眠術的瀧君之話(真相篇)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宮水四葉,雖然很突然,但我現在正目睹著一個詭異的畫面。

我的眼前坐著一位美麗的女性,她的嘴角露出微笑,雙手不停地輕輕揉著自己的胸部。


她是我的姊姊,宮水三葉。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呢?這要從昨天開始說起。



昨天晚上,姊姊她不知道為何拜託我到東京一趟。

在電話中問了理由,也只得到"嗯~有點東西想給四葉看"這種模糊的回答。

儘管搞不清楚狀況,不過反正我與姊姊也好久不見了。加上這幾天還是連假,姑且抱著這
樣的心情,我來到了姊姊與瀧哥同居的公寓。


叮咚~

「啊,四葉妳來啦,快進來快進來。」

到底有什麼事啊,那麼興奮?我脫下了鞋子進入玄關。

「打擾了~」

姊姊引領我來到餐桌,指了指椅子示意我坐下,她則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啊咧?瀧哥不在嗎?」

屋子裡並沒有出現熟悉的身影。

「嗯,瀧君今天要加班會比較晚回來,所以才趁機叫四葉妳來。」

趁瀧哥不在才找我來?越來越神秘了。


「所以呢?找我來做什麼?」

「呼呼呼,其實啊~想對四葉試試看這個!」

姊姊說著從口袋中掏出了什麼。我看看......綁著線的五元硬幣?
呃......該不會......?

「......催眠術?」

「咦~?四葉知道啊,好厲害!」

......姊姊,妳該不會覺得大家都跟妳一樣吧。

而且還是這種超老套的手法......。拜偶然翻過幾本敕使哥的雜誌所賜,我至少知道這種
手法根本不是必要的。要催眠人的重點在言語誘導和雙方的信賴感,加上集中視線的專注
物,這點知識我還是有的。


「之前看到書上介紹覺得好有趣喔,就想找個人來試試看呢~」

「想找人試的話,找瀧哥不就好了?」

「誒~找瀧君嗎......?可是......那個......」

姊姊身子扭來扭去,吞吞吐吐地說著。

哈哈~原來如此啊,怕失敗了很丟臉所以先找自己妹妹當實驗品是吧。

原來我在姊姊妳心中是這種存在......。好哇,既然這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曾經偷偷學過的技巧應該還記得才對,而且如果是姊姊的話,應該很容易中招。




「我知道了,姊姊。我也剛好有點興趣呢。」

「真的嗎?嗚嘿嘿,太好了。」

對呀,是真的喔,不過是別的方面有興趣就是了。

而且姊姊那個詭異笑聲......總覺得另有隱情,算了,很快就能明白了。

沒錯,很快......。


「那四葉,事不宜遲我們趕快開始吧。」

姊姊迫不及待地把五元硬幣垂在我面前,動作有點大地左右搖晃著。


「四葉妳現在覺得越來越想睡~四葉妳現在覺得越來越想睡~
四葉妳現在覺得越來越想睡~」

我忍不住在心中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個人真的是一點催眠術的常識都沒有耶,她該不會
還以為催眠術能讓人浮在空中吧?

原本還有點擔心該不會姊姊真的懂催眠術吧,萬一真的成功怎麼辦。
嗯還是平常的姊姊,我放心了。


「四葉妳現在覺得越來越想睡~四葉妳現在覺得越來越想睡~怎麼樣?想睡了嗎?」

哪有人主動問別人的啦?我內心憋笑得簡直快要內傷了。

好吧,這裡就稍微假裝一下吧。


「好像......有點睏的感覺......呼啊~」我還故意打了個呵欠。

「太棒了,原來我有這方面的天賦啊,我真是天才!
嘻嘻,不過四葉還真是容易被催眠呢。」

姊姊自以為很小聲的說著。都聽到了啦!尤其是最後一句。

本來還想假裝配合一下就了事的。可惡,這下可讓我的反擊心更強烈了。




是時候換我接手了喔,親愛的姊姊。




「姊姊,硬幣動得太快了啦,慢一點好嗎?」

「誒?是......是嗎?我知道了,像這樣?」

姊姊放慢了搖晃的節奏,硬幣擺動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姊姊,妳也要專心看著才行啊,不能分心才能夠催眠我嘛。」

「啊......嗯,好吧」

姊姊不再觀察我的反應,開始盯著左右搖擺的硬幣。

「對,就是這樣,保持這樣的速度,我才能專心的看著......
手晃動的幅度不要太大,我才能專心的看著......慢慢地搖晃,我才能專心的看著。」

我壓低了聲音悄聲說道,不著痕跡地在"專心看著"加重語氣。

姊姊她不自覺地跟隨著我的話語,更加專注地凝視著硬幣。


「這樣我才能專心看著......專心看著......真的耶姊姊,我的力氣漸漸消失了......
力氣漸漸消失了......我好像越來越想睡了......越來越想睡了......」

我繼續裝作快被催眠的樣子,然而我偷偷地在話語中抽掉主詞。慢慢地在不知不覺中,
話語的對象逐漸從自己轉變為姊姊。

我偷偷瞄了姊姊一眼,看見她開始慢慢的眨著眼。我知道,我的反擊已經奏效了。


「姊姊,妳是不是有點累了?」

我假裝擔心地問。

「嗯......有一點......」

姊姊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太好了,比我想像的還要順利。


「很累嗎?沒關係喔姊姊,妳可以放心地閉上眼睛。
這裡是姊姊跟瀧哥一起住的地方對吧,因此在這裡妳覺得很安心、很放鬆。
姊姊妳眼睛每眨一次,妳就感覺自己的力氣少了一分。
每眨一次眼,妳就覺得更加的疲倦。」

姊姊表情逐漸鬆弛了下來,半睜著眼,從不停跳動的眼皮看得出還拚死的不要閉上眼睛。


「姊姊,不用擔心,我在妳身邊陪著妳,妳不需要怕有危險,妳可以安心的睡去。」

我安靜站起身來,用手溫柔地蓋上姊姊的眼皮。

姊姊輕輕閉上了顫抖著的眼皮,隨即全身放鬆地往前倒了下來。
硬幣噹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我連忙支撐住她的身體將她扶正。

沒想到第一次就能成功,真是多虧了姊姊非常信賴我這位妹妹,還有姊姊對催眠術的深信
不疑。


再來就是將催眠狀態更加深化了,我輕輕搖晃著姊姊的身體對她說道。

「姊姊,現在妳的眼前出現了一道樓梯。我要妳慢慢的往下走,每走一步,妳就會感到更
加的放鬆,更加的舒服......」


「不要......」

「咦?」

我嚇了一跳,難道姊姊要醒過來了?正當我思考要怎麼蒙混過去時。


「不要......瀧君......不要走那麼快啦......等等我......」

姊姊揚起嘴角喃喃自語。

天哪,連在潛意識中瀧哥都在旁邊嗎?這對笨蛋情侶真是夠了。

換一個換一個。


「咳咳......姊姊你現在躺在溫暖的沙灘上,太陽照著妳的肌膚,妳覺得暖洋洋的,一點
力氣也沒有。聽著海浪的聲音,浪花每拍一下,妳的身體就更加的輕鬆......」

「不行......」

這次又怎麼了啦!?

「不行......瀧君......就算是新買的泳衣......這樣盯著......好害羞喔。」

瀧哥又出現了!而且看來姊姊還穿著泳裝,為什麼要擅自加上細節啦!

換一個!!!


我深呼吸幾次讓自己冷靜下來。吸~吐~吸~吐~OK,好了


「......姊姊妳現在在舒服的被窩中,棉被令人舒適的觸感包裹著妳的全身,妳覺得自己
快要融化了一樣,妳的思考,妳的意志,都消失在棉被的深處......。」

「唔呼呼~唔呼呼呼~瀧君......不要搔我癢啦......」

吶,我可以打人嗎?可以嗎?我現在真的很想打人耶。


「妳非常的放鬆......放鬆......而且瀧哥不在旁邊。」

我故意補充了一句,沒想到

「不要......不要......瀧君......瀧君不在......不要!」

姊姊的眼皮激烈地抖動,呼吸也慌亂了起來。我不禁慌了手腳,想不到會這麼嚴重。


「沒事的,妳往旁邊看去,瀧哥正溫柔地看著妳微笑,妳感到很幸福,很安心。」

姊姊的呼吸平穩了下來,我長吁了一口氣。

姊姊,妳真的,很喜歡瀧哥呢。

既然如此,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了。

「瀧君的身體慢慢消失,但是不用擔心,他一點一滴滲入了妳的心中,就像是他一直陪著
妳一樣。姊姊妳每呼吸一次,瀧君就更加擴散到妳的全身。」

我靜靜等了一分鐘後接著說道。

「妳覺得好幸福,什麼都不想思考了。妳現在可以更加的放鬆,只要聽著我的聲音,將自
己的全身都交給我。包括妳的身體,妳的心。」

姊姊全身自然地放鬆著,呼吸緩慢,表情鬆弛,雙手自然地垂在了身體兩側。很好,成功
了。


「姊姊,妳現在完全的信任我,妳會誠實回答我每個問題,聽從我每個指令,對不對?」

「嗯......」

姊姊無力地點了點頭。

好,是時候弄清楚一些事了。


「姊姊,為什麼妳會想學催眠術呢?」

「想催眠瀧君......讓他......對我撒嬌......」

原來如此~真像是姊姊會想到的事。

「還有......」

「還有?」

「對四葉......惡作劇......」

嘿~是這樣喔~?一開始那個詭異笑聲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嗯嗯嗯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到這地步就別以為我會饒過妳!

做好覺悟吧,姊姊。


「姊姊,仔細聽好,妳現在抬起頭慢慢地睜開眼睛,然而妳什麼都感覺不到,內心依舊停
留在這個美好幸福的感覺中,明白嗎?」

姊姊緩緩張開了眼睛,以往神采奕奕閃耀著光芒的雙眼,如今只是茫然空洞地望著前方。

我在她眼前揮了揮手,如我預期地並沒有任何反應。

正當我想著怎麼來反擊時,曾經的談話閃過了我的腦海。


「姊姊,妳跟我說過瀧哥喜歡揉妳胸部對不對?」

「嗯......瀧君他......喜歡......」

「那妳喜歡他這麼對妳嗎?」

「我......不討厭......但是......也不那麼喜歡......」

「自己有揉過嗎?」

「沒有......那種事......好羞恥......」

「是嗎是嗎?不過,在這之後姊姊就會喜歡上了喔。」

我伸出了右手,來回點著姊姊的左手與胸部。

「現在姊姊的手跟胸部間有條神奇的線連在一起,每過一秒鐘這條線就會縮得越來越緊喔
。妳看,越來越緊,越來越緊了。」

姊姊的左手緩緩的舉了起來朝著胸部移動,像是真的有條看不見的線在拉扯一樣。

我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那個姊姊,我最重要的姊姊,那個常常跟我拌嘴但又很關心我
的姊姊,現在像個人偶般聽從我的指揮。我不禁嚥了口口水,用顫抖的聲音繼續說道。

「當妳的手碰到胸部的瞬間......妳將會感受到跟瀧哥在一起時好幾倍的幸福......妳將
無法抗拒,也不願抗拒......」


姊姊的手越來越近,終於


碰到了胸部


「啊嗯......唔呼呼~唔呼呼呼呼~」

姊姊身體跳了一下,發出了一聲嬌嫩的吐息,隨即發出了一連串滿足的笑聲。看到這我再
也忍不住了,我直接抓起了姊姊的右手,放到另一邊的胸部上。

「姊姊妳揉著胸部的話,幸福感會更加的強烈喔」

「嗯~~」

姊姊依舊無神地看著前方,但嘴角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雙手開始自動自發地揉著胸部。

姊姊那對富含彈性的乳房,在雙手的搓揉下不停改變著形狀。

好美......。我彷彿也被催眠一般,目不轉睛盯著這幅光景看了好一陣子。



「哈啊!不對,我要做的不是這個啊!」

過了幾分鐘我猛地回過神來。不對不對!我不是為了戲弄姊姊才催眠她的嗎?

一不小心就沉溺在其中了,姊姊的胸部,啊不是,姊姊的成熟魅力,真是可怕。


「姊姊,聽好了,從今以後,只要我在妳耳邊拍手,妳的內心就會回到像現在這樣幸福放
鬆的狀態,明白嗎?」

「嗯......」

姊姊輕輕點了點頭,兩手依舊揉著胸部。


那麼,接下來進入正篇吧。我腦中可有好多點子想讓姊姊試試看呢。

從旁人看來,此時的我肯定像個小惡魔吧。


「姊姊,當我拍一下手,妳就會醒來,醒來之後......」



啪!


「魔法少女三葉,閃亮登場!可惡的魔物四葉,今天一定要打倒你。覺悟吧!
嗶囉哩哩哩~神聖☆組紐之力~」


啪!


「四葉妳......好可愛喔~讓姊姊啾一下好不好~啾呣~~~
啊啊四葉的頭髮,好好聞好好聞好好聞,喜歡喜歡喜歡,最喜歡四葉了。」


啪!


「噫!不要......四葉大人,對不起!小的三葉向您賠罪,請不要離開我!

我一輩子都會追隨四葉大人的!」


啪!


「四葉姊接,今天要玩什麼~?嗯?三葉幾歲?三葉,五歲歲喔。」


啪!

............

......





呼~大滿足~

姊姊今天有找我來真是太好了呢,對吧,姊姊?

我一臉滿足地看著重新回到催眠狀態的姊姊。

愉快的時光差不多也該結束了,那麼最後,順便送瀧哥一個小禮物吧。


「姊姊,當我拍一下手後,妳就會從催眠狀態中醒來。妳不會記得被催眠時的一切,但是
讓妳回到催眠狀態的的暗示仍然會埋藏在妳心裡,知道嗎?」

「知道......」

「妳會深信自己成功催眠了我,但是完全妳不會想要再次對我進行催眠,懂嗎?」

「嗯......」

「妳會完全相信自己有催眠的天賦,所以妳會按照原定計畫試著催眠瀧哥,但在那時,妳
的五元硬幣會變成一面鏡子,將妳的催眠暗示全部反射回妳身上,明白嗎?」

「明白......」

不要怪我喔姊姊,是妳自己想催眠瀧哥的,要施展暗示也是妳自己決定的。

「當我數到三並拍一下手後妳就可以醒來了,一,二,三。」

啪!


姊姊的眼神恢復了光采,她眨了眨眼,彷彿一時還弄不懂發生了什麼。

我不給她有思考的時間,立刻對她說道

「哇姊姊好厲害~我完全被催眠了耶~」

「誒......啊......對,對啊,誒嘿嘿,想不到第一次就成功了呢。」

看來暗示有好好運作著。


「這樣子之後也能催眠瀧哥了呢。」

「對呀,這樣就能讓瀧君......咕嘿嘿嘿~......啊咧?四葉,妳怎麼知道......?」

「沒......沒什麼,我亂猜的啦,啊哈哈。」

好險好險,差點就穿幫了。


瀧哥,這份禮物就送你了。

改天再在瀧哥面前催眠姊姊好了,肯定會很有趣的。

我看著陷入妄想都快流出口水的姊姊,在心裡默默想著。


END

------------

寫這篇主要是想解釋renk大的文章中,三葉為什麼能被自己催眠,而且還是用五元硬幣這
種手段。

所以才誕生了這一篇。如果破壞了角色在各位心中的形象,不好意思。

續篇製作中,正如結尾所說是四葉在瀧面前催眠三葉的故事,
然後明明沒想好大綱卻先想好了結局是安怎。

確切完成日......再說吧。

ps. 好想看ynhs大把這篇畫成漫畫喔XDDD (我同意了)

竟然答應了我的渺小妄想真的畫出來了,只說得出感謝兩字
http://i.imgur.com/4VkPvxz.jpg



下篇:瀧三同居系列 天使三葉與惡魔三葉(個人在系列中最喜歡的一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