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後篇)5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91284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と司ミキのダブルデート(後編)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後篇)5 END




漫長的三葉血拚時間結束後,我兩手提著裝滿她戰利品的紙袋與刺蝟玩偶,四人前往最後
的目的地卡拉OK店。結果現在三葉換成跟美紀牽著手走著了!

真是不懂得體貼人。


「喂!司!稍微幫我拿一點吧!」

我有點生氣地對旁邊的司說道。美紀沒有特別買什麼東西所以司的兩手是空的。


「唉呦好痛......我現在雙手肌肉痠痛拿不了東西啊......」

「騙鬼啊!」


司一路扯著學生時代以來的藉口,我們四人抵達了卡拉OK店。即使在新宿也是很大的一
間店。大廳滿滿的都是人。

這裡的包廂有很多選擇,我們選了稍微有點大還附舞台的包廂。
雖然是三葉擅自選的就是。


這裡稍微岔個題,其實我不太擅長唱歌,跟三葉兩個人去唱卡拉OK時我幾乎都是負責聽
的。最近的流行歌曲也完全不了解......

不過與不擅長唱歌的我相比,三葉歌唱得非常好。沒錯,她的歌聲非常具有透明感與穿透
力,真心覺得要是高中時決定演藝圈出道說不定可行喔。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很可愛。

嘛,儘管三葉的父親和奶奶應該絕對不會允許就是了。

唯一會贊成的大概只有四葉吧。


在想著這些事時,在舞台上熱唱的司美紀組合不知不覺演唱完畢了。


「拍手拍手拍手!司君和美紀醬的澀谷5點鐘(渋谷で五時)好好聽喔!那接下來輪到我
們了喔,瀧~君~♡」


「誒~我就不用了。三葉一個人唱就好了,因為妳唱的很好聽嘛。唱那首歌吧,叫なんで
もないよ什麼的。」

「不對啦!是なんでもないや啦(本作ED)!那首之後再唱吧!來吧,下首歌已經輸進去
了瀧君快點過來,啊你看已經開始了!你和我~在~♬」

「咕!這首曲子是瓢,瓢蟲森巴(註:經典婚禮常用曲)!
三葉小姐,這個歌詞很不妙啊!饒了我吧啊啊啊啊!」


但是我的哀求完全沒被採納,被強行拉上了舞台......
話說三葉拉人的力道,有夠大的......

「哈哈哈,瀧,要好好唱喔(笑)」

「瀧君,加油喔~(笑)」


司和美紀就像歌詞裡一樣在旁邊起鬨,簡直是人間地獄啊。

(註:歌詞有一句"蟲子們對著害羞的你,親嘴!親嘴!的鼓譟著")

「森林裡小小的教會中♬來,瀧君♡」

「喂!三葉!不要纏著我的手臂啦!」


「『咻~咻~(笑)』」


......之後兩組的二重唱持續了兩小時......







『下一站,四谷,四谷站』



「那我們就在這裡下車了。司,美紀,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們。」

「美紀醬!下次再見面吧!晚點會LINE妳的!」

從新宿站坐上開往千葉的總武線,在車內跟司與美紀道別後,我們在四谷站下了車,在月
台目送載著兩人的電車離開。

「走掉了呢......」

「啊啊......」

在那之後我們直接在卡拉OK店吃晚餐,時間結束後到了車站。


我和三葉一起走出了四谷站的剪票口。
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八點。今年的東京是個暖冬,像是要把這句話吹跑般,夜晚的冷風毫不
留情地朝我們襲來。

接著我與三葉一同往公寓的歸途走去。雖然徒步要走三十分鐘,但是只要跟三葉在一起就
不覺得辛苦。

從早上開始就一直走在我右邊的三葉說道。

「瀧君,東西很重吧?幫你拿一半好嗎?」

「嗯?沒問題喔,沒有那麼重的。」

聽到我那麼說,三葉垂下了頭。

啊啊,是這樣啊。
今天我從司與美紀學到的女人心講座,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實際應用了。


我舉起了右手的刺蝟玩偶溫柔地對三葉說

「三葉,不然這個刺蝟玩偶讓妳拿吧?可以放進袋子裡對吧?」

「誒?」

三葉張大了眼睛。

「剩下比較重的衣服我用左手拿。這樣彼此就都空出一隻手了。」

我彎曲右臂向三葉的方向伸出。

(抱!)

嗚,嗚喔!

伸出的瞬間三葉的左手就纏了上來。但是即便只有左臂還是感覺到三葉的溫暖傳了過來。
嗯,果然挽手很不錯呢。



「......瀧君,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呢......好開心......而且瀧君好溫暖喔......」

「呼呼,那真是太好了。怎麼樣,三葉?冬天的約會也很不錯吧?」

「嗯!今天真是最棒的一天!明明是第一次四人約會但是真的好開心喔。下次大家再一起
出來玩吧!下次去美紀的家玩,四人一起去迪士尼樂園吧!」

「好哇,那春天時去吧。」


(在那裡在兩人的見證下向三葉求婚說不定也很有趣呢......)

想著那些事,感受著三葉傳到右手的溫暖,我們兩人慢慢爬上了歸途的坡道。



我們回到公寓後,一起在暖爐桌裡窩著看了一會電視。

三葉當然是一如以往地把我當椅子倚靠在我身上,浮現出一臉幸福的樣子。

因為今天經過了這樣那樣的事情兩人都快睡著了,在浴室燒著洗澡水開始為漫長一天的結
束做準備。

在等待洗澡水燒好的時間我泡了咖啡,與三葉在餐桌聊著今天發生的事。

突然我放在暖爐上的手機響了,我站起身來走向客廳。


「是誰啊?嗯,這不是司啊?」


「誒?司君嗎?」


跟今天早上完全相同的流程啊。


「喂喂,司嗎?怎麼了?」



「瀧,今天謝謝你了。就在剛剛平安回到公寓了,其實不久前在回到公寓的路上,照你說
的好好再問了一次美紀不想和我舉行結婚典禮嗎?她聽到後......哭了出來,對我坦白其
實真的很想跟我舉行婚禮的......」


司突然向我坦白了。


「是嗎......太好了......」

(果然美紀是在顧慮司......)

腦海中浮現出今天約會時一整天都跟在司後方一步距離微笑著的美紀身影。
司接著對我說。

「瀧,真的很感謝你。也請務必幫我跟三葉道個謝......雖然想這麼說,但這件事還想對
三葉保密可以嗎?因為想給她一個驚喜也跟美紀說了請先不要告訴她。
現在三葉在旁邊嗎?」

我往在餐桌的三葉瞥了一眼。

「啊啊,在旁邊......不過有點距離」

我降低了音量說道。

三葉像是想知道我在談什麼內容,輕輕歪著頭。


「那這件事就幫我先保密吧。就這樣了,瀧,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改天我再連絡你。」

「啊啊,辛苦了。掰掰。」


按下解除通話鈕後,我深深呼了口氣。

(呼......)


三葉朝我走來向我搭話。

「司君他,說了什麼?」

「啊,啊啊。今天很開心,謝謝,也幫我跟三葉問好這樣。」

這麼回答後,三葉她

「......盯~」

三葉一直盯著我的眼睛。

「為什麼要特地從嘴巴發出狀聲詞啊......」

「嗯~?總覺得瀧君,是不是有隱瞞什麼事啊?剛剛跟司君講電話的樣子怪怪的。」

「沒有那種事啦,是,是妳的錯覺啦。」

「嗯~?真的嗎......?」

三葉在這種時候女生的直覺真的很銳利。這也是有宮水家的血脈在背後運作嗎,
不妙,再這麼下去......就要暴露了......
這麼想的瞬間



(♬洗澡水好了喔)



聽見浴室傳來告知的鬧鈴聲。


「啊,洗澡水好了呢。那瀧君,我先進去囉~」


(得,得救了......)

總而言之要先想好三葉從浴室出來後辯解的藉口嗎......嘛在那之後我也會馬上進浴室的
大概不要緊。冰箱裡哈根達斯還有剩所以應該能搪塞過去。

即使今天很累,但是真的很開心。
不過果然明天不想出門啊,就像之前一樣睡到中午好了。三葉應該也會同意的吧,嗯。

想著那些虧心事時從浴室聽見了三葉心情好的歌聲。三葉只要有去卡拉OK的日子,回來
後幾乎都會那樣。


『♬~』


我窩在暖爐桌中聽著三葉美妙的歌聲。
話說回來唱得那麼開心。今天唱了那麼多還不滿足嗎?


到底在唱什麼歌啊,稍微往浴室走近了一點


『穿著紅色 藍色 黃色衣服的♬』


......三葉還在唱瓢蟲森巴。


三葉,已經被那首歌塞滿了啊(笑)

-----------------------------------------

附上瓢蟲森巴的歌曲與歌詞,也難怪瀧會害羞了wwww 這歌詞給情侶唱真的很搭

https://youtu.be/72GJomJigH4


你和我在夢的國度中的
森林裡小小的教會中舉行結婚典禮
蟲子們對著害羞的你
親嘴!親嘴!的鼓譟著
於是你溫柔的給了我一個吻

穿著紅色 藍色 黃色衣服的
瓢蟲們 悉唰唰地出現
配合著森巴的音樂跳著舞出場

森林裡的小鳥們也為我們這對愛人
帶來綁著蝴蝶結的花籃
並獻給我愛的親吻

今天在充滿歡樂的夢的國度中
森林裡熱鬧的舞蹈會
我穿著白紗出席

說著會幸福的誓言
森林裡可愛的瓢蟲們
特地帶著樂器來到這裡祝賀我們

穿著紅色 藍色 黃色衣服的
瓢蟲們 悉唰唰地出現
配合著森巴的音樂跳著舞出場

圓圓地 圓圓地月亮
微笑著散發著愛的光芒
照亮了整座森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