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天使三葉VS小惡魔三葉 2 END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749329

本文開始
天使の三葉VS小悪魔三葉
天使三葉VS小惡魔三葉 2 END




翻開封面後日記從一月一日開始記載。

下面用手寫著2022年星期五,在十行的橫線間寫著瀧君的文字。這一年是我與瀧君再會的
那一年。
再往下一樣手寫著2023年星期日與十行橫線。這一年是去年。
最下面用同樣的格式寫著今年2024年。

(原來如此......這樣子去年的同一天寫了什麼就一目瞭然了......真有趣,我也來這樣
試試看好了......)

首先先瀏覽一下第一頁。


2022年 星期五

(元旦,新年快樂。雖然這麼說但是還沒拿到公司內定。完全快樂不起來。還是老樣子繼
續著艱辛的就職活動。申請表在十二月全部都寄出了,接下來就是集中準備公司面試與筆
試了。白天跟司與高木去新年參拜。這兩個傢伙已經得到內定餘裕一整個綽綽有餘。抽了
籤,是末吉。)


2023年 星期日

(元旦,新年快樂。從昨天除夕開始在三葉的公寓看紅白度過了一整晚,在三葉的床中迎
來了跨年。三葉也很開心的樣子。新年參拜當然是去須賀神社。去年確定了在建築設計事
務所的就職,也跟三葉再次重逢了。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年。比起那些真想盡快跟
三葉一起住啊。希望今年也是個好年。)


2024年 星期一

(元旦,新年快樂。與三葉同居生活的第一個元旦。昨天除夕三葉一鼓作氣做了糸守的傳
統年菜。三葉的調味真的好好吃。想去跟老爸拜年不過還是老樣子從一月就開始打高爾夫
的樣子。白天去了慣例的須賀神社新年參拜。還抽了籤,三葉是大吉我則是吉。覺得不愧
是巫女啊。)


(喔,喔哇啊啊啊......>///<)



我因為瀧君日記的破壞力超乎想像的緣故,忍不住砰咚一聲跌坐在沙發上。
一翻開就在2023年一月寫著我的事!有點害羞過頭了!不對,要問開不開心當然是開心就
是了......>///<

我簡直像被四葉附身一樣口中不停喃喃自語說著牙拜,牙拜,牙拜......卻又不由自主露
出微笑側著臉繼續翻著日記。

然後在2022年一月末瀧君就職確定了。

(祝!內定!新宿的建築設計事務所來連絡了!或許是那邊的所長是我大學學長這點有利
,又或許是想打造人情溫暖的街道這點在面試時好好地傳達了熱情也說不定。
雖然暫時薪水比較少也沒太多休假不過那都不是重點。真的太好了。
跟司與高木連絡準備喝到天亮囉。)


(瀧君......!太好了呢......恭喜你......)

我察覺眼淚滑過自己的臉頰,為了不讓它滴到日記本上我趕緊擦掉。好險好險......



但是再往後翻幾頁,我注意到從2023年有點色色的記述多了起來......

三葉的胸部真的好柔軟啊什麼的好治癒啊什麼的!這什麼啦真是的!特別是這個!

(昨天晚上好像在睡夢中揉著三葉胸部的樣子。突然被睡眼惺忪的三葉在凌晨三點呼了巴
掌巴醒了。人家正心情舒暢在睡呢這傢伙真過分。這一天輪到三葉做便當卻沒做我的份。
太悽慘了。)


(瀧君的日記,2023年就沒有寫我的胸部以外的事嗎!)

可是偷偷看瀧君日記只能趁瀧君回來以前因此沒辦法繼續深入下去。真可惜。


不過在我啪啦啪啦翻著時注意到了,在2022年四月的某一頁貼著寫滿文字的大張便條紙。


(嗯?這是什麼......啊!這一天是!)


那一欄是我與瀧君在須賀神社再會的紀念日。
看來是文字欄寫不下才用便條紙加寫的樣子。


(今天,奇蹟突然發生了。早上又夢見了想不起來的夢,注意到時我果然又哭了。但是
這或許是之後發生的奇蹟的預兆也說不定。在往公司途中一如往常從四谷開往新宿的電車
上,在並排的電車中突然發現了她的身姿。她也同樣驚訝地回望著我。我直覺感到她就是
我一直在找的人。我跳下電車奔跑著尋找她。穿過剪票口後彷彿被引導似的跑了起來。)


在這裡寫在日記本上的部分暫時中斷,剩下的在便條紙上繼續寫下去。我拿著日記本的手
不停顫抖著。振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終於在須賀神社的階梯看見了她。與她在階梯上錯身而過後,我忍不住向她搭了話後她
哭了。我也哭了。問了名字後她說她叫宮水三葉。在那之後交換了連絡方式,回到家後我
念了不知多少次她的名字。三葉、三葉、三葉。妳的名字,是三葉......我不停唸著這個
名字淚流不止。果然我在找的人就是妳。雖然記憶還沒有取回,但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這天的。)


「瀧君......瀧君......瀧君!」


瀧君的日記本從我手中滑落,同時我的雙眼也流下了淚水。

我也自然而然想起了那天的事。


那一天,交換連絡方式下班回家後,好幾次好幾次唸著站在神社階梯上那位男生名字的事


立花瀧先生......嗯嗯,不對。
立花瀧君、瀧君、瀧君、瀧君、......

你的名字,是瀧君!

我也跟瀧君一樣,在那天僅僅是唸著名字,眼淚就從眼眶中蜂湧而出。


(我,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我一動也不動地用雙手捂著臉,注意到我的眼淚流得更厲害了。突然間


喀嚓


「三葉,我回來了~。只有蘑菇之山賣完了。真是的。」


聽見玄關大門打開的聲音,瀧君回公寓了。聽到瀧君的聲音,讓偷看他日記的罪惡感瞬間
急劇侵襲了我,我忍不住站起來快步跑向瀧君身邊。


「瀧君~~!對不起!嗚哇啊啊啊啊!」

我朝著還拿著Lawson購物袋的瀧君懷中,一口氣衝了過去。

「唔哇!?三葉,好危險的!怎麼了嗎?難道選到了很無聊的電影嗎!?」


***


「也就是說,偷偷看了我放在沙發上的日記本,之後再也忍不住就用這種方式謝罪,是這
樣嗎?」

「是......」

回到客廳的我在暖爐桌旁邊正坐,用日記本砰砰砰打著自己,視線往上仰視坐在沙發上的
瀧君。

「......嘛,忘在那種地方的我也有錯。三葉,我沒有在生氣不要緊的喔。」

「真的嗎!?瀧君!?」


「啊啊,不用再打了。那,看到哪裡了?」


「誒?」

「就是說,那個......寫了三年份嘛,想知道妳讀到哪部分了!>////<」


「那個......2022年的,跟瀧君在須賀神社再會為止,的地方......」


「是,是嗎?那就好...... >////<」

瀧君紅著臉將右手放到脖子後說道。哈哈~,看來非常在意寫滿胸部話題的2023年有沒有
被看到啊。(宮水家的直覺)

嘛,現在也已經沒辦法再追究下去了就是......


「不過三葉啊,我還沒有原諒妳喔。」

「誒?」


突然瀧君壞心眼地笑了。

「啊,已經不用正坐了,腳很麻吧。也就是說,作為懲罰遊戲,三葉明天也要開始在這本
三年日記上寫日記。(笑)」


「誒?誒誒!?」

「就是這樣!因為我對三葉熱烈的想法被妳擅自看了嘛!某個程度我也想看一次妳的日記
,這個是要無條件接受的喔,這就是懲罰遊戲的條件。」


「我,我寫的日記要給瀧君看!?那種害羞的事做不到!絕對做不到的!」


「就是要讓三葉做這種絕對做不到的事呀(笑)」


「---!」

看來我除了無條件接受懲罰遊戲以外沒有其他別條路可走了......各位如果有男女朋友的
話千萬不要去偷看他/她的秘密喔......

正當我感到消沉時,小小三葉又落在我耳邊開始說話了。


『所以我早就跟妳說過了嘛,嘛還好瀧君是很溫柔的人太好了呢,三葉醬(笑)』


(一點也不溫柔啦!)


『嘛,這一切都是妳自作自受。我早就料到會變成這樣了。』


(還不都是妳誘惑我的關係~!!)


在消沉的我身旁,瀧君對我說道。



「三葉,日記我明天會再去買一本的放心吧(笑) 那麼,電影要看哪部好呢?」

對應到我現在的心情要不乾脆要選戀人失戀的苦澀愛情片啊......心裡碎碎念考慮著,瀧
君用遙控器選著推薦電影欄笑著說。


「喔,這部怎麼樣?"天使與惡魔"」(台譯天使與魔鬼)


END

-----------------------------

我真的超喜歡三葉因罪惡感哭著跑向瀧君道歉哪裡的描寫ww


小說續篇卡了幾天突然靈感任督二脈打通,不過劇情走向果然不會跟事先預想的一樣呢。

下篇:跳舞的瀧三。電影與外傳小說兩人曾跳過的舞蹈,如今要展現給對方看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