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後篇)2

[寫在前頭]

發佈時間為18:00~20:00,至少兩天發布一篇。

喜歡的請不要吝於推文和回原作者P網頁面按讚

作者同意翻譯圖
http://i.imgur.com/Fs6cuCM.png

原作連結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と司ミキのダブルデート(後編)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後篇)2




過了斑馬線後又走了幾分鐘抵達了目的地的餐廳。

「到了喔,就是這裡。」

司手指著有豔麗顏色的招牌與牆上畫著波斯地毯風格圖案的餐廳。

「喔~是中東風氣氛的店啊。」

我還以為按照慣例會是義大利餐廳呢,沒想到與預測的完全不同。

店門口的看板用手寫字跡寫著道地土耳其料理店。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吃土耳其料理呢!瀧君!」

三葉看起來也很高興。


「三葉,提的好。這裡的土耳其料理可是我十分推薦的。土耳其名產卡博串(烤肉串)各
位有吃過嗎?還有這裡的紅酒也很美味喔。」

「司都這麼說了就絕對不會錯了。三葉,妳喝酒沒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啦!瀧君真是愛操心。」

(......這傢伙忘記跟之前美紀兩人去喝酒
結果醉得一蹋糊塗還要我去接的事了嗎......)


這時美紀趁三葉不注意時悄悄附在我左耳邊說道

「瀧君,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管住三葉的......」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話說回來美紀一靠近香豔的香味就飄了過來。

可惡司這小子(小聲)


跟櫃台人員談過話後,我們立刻被帶到了預約席。

這家店午餐時段的菜單真的有很多道地土耳其料理。

儘管提到土耳其料理就是卡博串(烤肉總稱),
但這家店還有旋轉烤肉(台灣俗稱沙威瑪)、串烤、壺烤卡博(放入陶壺封閉燒烤)等
各式各樣的料理。

嘛,不過在日本則是習慣用麵包夾著烤串肉與蔬菜的形式。以前在秋葉原也吃過。

四人點了卡博串與紅酒的組合套餐。

在這之後,店員幫我們在玻璃杯中倒了四人份的紅酒。

「那麼,為了四人的再會,乾杯~」

司說完乾杯後,我們用起了午餐。

在巨大機械上旋轉的雞肉非常美味。

「嗯~!好香喔!」

三葉也很滿足的樣子。

吃著美味的料理,此起彼落聊著各自的回憶。
之後只讓三葉喝了一杯紅酒,愉快的午餐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司,卡博串真的很美味。謝謝囉。」

「沒什麼,還在想瀧會不會已經吃膩義大利料理了。在家裡也常常為三葉做義大利麵與披
薩吧?」

「原來如此,都敗露了嗎(笑)」

以上對話發生在司結帳時,三葉在一旁抓住我的外套鼓起了臉頰嘟噥道

「呣~瀧君,我還想再喝紅酒啦~」


這麼說著的三葉臉已經非常紅了,嗯,當時沒讓她繼續喝太好了。




「那麼,接下來要去哪呢,瀧?」

離開餐廳,與入口拉開點距離後,司詢問了我。

同時司往後面的美紀看了一眼,美紀在司說話時只是在隔一步的距離微笑看著。

我看著那樣的美紀,心裡只能得出"啊啊,好成熟啊"這種小學生般的心得,突然間三葉
從後方大聲說道。

「瀧君!我想跟美紀醬去買衣服!」

三葉像是家長參訪日想給父母留下好印象的小學生一樣筆直舉起了手。
不過小學生是不會呼吸中帶有酒氣的。

嗯?不過三葉果然看起來也像小學生嗎,我們還真的很相似呢(笑)

「三葉,現在就去買衣服的話隨身物品會增加的喔,要買的話最後再去好嗎?反正最後東
西肯定是我們男生扛。」

我與司對看一眼點了一下頭。


「嗯~說的也對。那接下來大家一起去遊戲中心吧!想四人一起拍大頭貼當紀念,還有瀧
君,要幫我夾刺蝟玩偶喔!」

三葉說完後又像到餐廳前一樣用兩手抱緊了我的右臂。

嗚耶~又是這個折磨人的狀態......

我雖然對再次能享受那柔軟的觸感感到高興,不過因為喝了點酒的關係三葉更加大膽地把
臉靠在我的手臂上磨蹭。這麼一來她的那個地方又......我的下腹部也......

只有兩人還能忍住,但現在有四人感覺好辛苦啊。咕呣呣



「呼呼,那就按照三葉的計畫走吧。」

美紀微笑說道。

「好,那瀧與三葉,接下來就一起去附近的遊戲中心玩吧。」


司讓美紀挽著手後邁開步伐在我們前方走著。三葉看到後也高興地抱緊了我的右臂。


(明天是星期日......今天也會是漫長的一夜啊......)


我邊想著這些事邊考慮著新謎語,與三葉一同跟上司與美紀的腳步。


......


(嗯?這個如何?)

想出了第二個謎語


比剛才把左胸貼在我右臂貼得更緊的三葉

與我和三葉的結婚資金

兩者的共同點是什~麼?


答:忍不住(雙關等不及)了

......

(......嗯,比上一個好多了......)




在讓三葉挽著手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腦中自我稱讚自己出的謎語。

然後,走了一段距離,來到了高聳建築物頂樓佔地相當大的娛樂園區。


往裡頭大略的看了一下,有巨大的賽馬遊戲機、運用身體全身的跳舞機、可以同時七台連
線的賽車遊戲、使用卡片會在螢幕上投射角色的卡片遊戲、像迷宮一樣錯綜複雜擺滿的最
新型拍貼機、還有放入各式各樣獎品的幽浮抓娃娃機,就是這麼豐富的場所。

我自己也經常在高中和大學時期,和司與高木到遊戲中心玩。

在沒有排打工班時主要是去咖啡廳,以及上面提到的遊戲中心,還有撞球與保齡球等,經
常進行著熱血的男人戰鬥。

雖然這麼說也只有高木是大咧咧的性格不怎麼在乎勝負,我與司都是討厭輸的類型,每次
不贏過對方絕不善罷干休。

「嗚哇~有好多種類喔,吶,要玩什麼啊?瀧君?各位?」


正回憶著高中生涯時三葉眼神閃閃發光地說道。

嗯?這麼一提三葉跟我交換時應該也有跟司和高木去過遊戲中心或打保齡球吧。

想起來了,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司曾經取笑我「你昨天保齡球還真菜啊,平均竟然有80」
原來如此,都是現在在我眼前蹦來蹦去,不停轉頭四處看的可愛生物的傑作啊。

不過看三葉能這樣動來動去,看來到這裡路上走了一點距離讓酒醒了吧。得救了。
然後在遊戲中心內三葉不會挽著我的手,精神方面也得救了。

就在這裡回復我被削減的生命值吧,感激不已,新宿的存檔點。


「吶吶!大家來玩這個好不好!」


一個人四處走的三葉從裡面傳來了聲音。

我們三人朝三葉的地方移動。

然後三葉手指的機台,是在電視上也經常出現的氣墊球(又稱桌上曲棍球)


「原來如此,這個能夠分組互相分出勝負呢。司與美紀,這場勝負就讓我們瀧三組拿下了
。」

我豪氣地發出了宣戰布告。差不多該讓三葉瞧瞧我的男子氣慨了。

「瀧啊,看來我們都想起高中時代的往事了呢!好啊,我與美紀的強大羈絆,就讓你們深
深體會一下吧!」

司朝我伸出食指說道,這個動作意外地適合戴眼鏡的人。

彼此間有點幼稚的舉動,嘛我們高中時就是如此。我心情開始愉快了起來。

簡直像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一樣的錯覺,雖然已經不想再穿越時空就是。

好像從旁邊聽到三葉和美紀說著男生不管到何時都像小孩一樣幼稚之類的話,不過這種事
怎樣都好啦!現在是賭上男人間尊嚴的戰鬥。


「好,那趕快投幣吧,司。」

「啊啊,放馬過來吧,瀧。不過啊,這次彼此的搭檔是心愛的女生。像高中時那樣把手推
(擊球的那個)壓住球餅拉到近距離再打的行為就禁止吧。因為有點危險要是傷到兩人重
要的女朋友跟老婆就不好了。規定只能單純的來回打。」

「哇~司君真有男子氣概。」

「什!!」


咕,司這樣賣弄紳士言行不就讓三葉欽佩了嗎。說起來司他在三葉在我體內時,也是最開
始接觸三葉的男生!


司啊!只有你我饒不得!



『嗶--!』

電子音響起的同時,球餅從旁邊滑到了台上。

「要上了喔!司!」

「求之不得!瀧!」


**************


「哈啊......哈啊......沒想到會同分呢,司。」

「12比12......沒想到竟然會平手......」

「而且,中間還突然出現跑出大量球餅莫名其妙的殺必死時間......」

司推了一下眼鏡對我伸出食指說

「這樣的才不是氣墊球!我才不承認呢瀧!換另一個遊戲分出勝負吧!」


「喔喔,正合我意!喂,司,美紀跟三葉到哪裡去了......」

「啊咧......」


突然從最醒目的拍貼機區聽見了熟悉的飛驒腔。


「瀧君~!司君~!分出勝負了嗎?我跟美紀醬在拍貼機這裡快點過來吧~!」


就在我跟司進行著無關緊要的激烈勝負時,女生眾早已移動到拍貼機區一邊興奮叫著一邊
使勁地拍著大頭照。所以才說女生啊......


「司啊,我看就算了吧,這個男人間的勝負......」

「真是湊巧呢瀧,我也是這麼想的......」

我們互相伸出右手緊緊握住,讚賞著彼此的奮鬥。

-----------------------------------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擊球的那個叫手推,那個圓盤叫球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