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跳舞的瀧三之卷 2 END

跳舞的瀧三之卷 2 END




「不過真是嚇了一跳呢,店內客人都往我們這邊看過來了不是嗎?」

「誒~因為突然想起來了嘛。」


我們愉快的星期日約會結束後,在晚上八點左右回到了自家公寓。
晚餐也已經在外面餐廳解決了,之後要做的就只剩洗澡睡覺了,雖然這麼想但是因為三葉
在咖啡廳搞了那一齣,反正夜晚時間還很多所以還是問一下吧。


「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大叫『啊-!想起來了!麥可禁止!』,店裡全員都???出現滿
頭問號了喔。」


「說到底還不都是瀧君的錯!
在糸守高中的時候用我的身體跳麥可舞蹈就是最初的原因吧!
而且還把樓梯當舞池也太遜了吧!」

三葉從四谷站出來後就一直氣呼呼的。事情的開端就如三葉所說,以前與三葉交換時,在
校內跳麥可舞蹈的時候被低年級女生三人組目擊了。因為這個原因後來其中一個女生還對
三葉告白,不,正確來說應該是對我in三葉告白才對。

今天在咖啡廳偶然聽見麥可的歌曲這個契機,讓三葉想起了交換時寫在筆記本上的禁止事


「(在校內跳)麥可禁止」。


「話說回來當初就對瀧君在我身體裡跳的是什麼舞很在意呢。你看,連曲名也不知道不是
嗎?該不會就是今天聽到的那首吧?」

「不,不是那首Billie Jean,當初我跳的是Smooth Criminal這首歌喔。而且原本我麥可
的舞蹈也只會跳這首而已。」


「是這樣啊~!有點想看是什麼舞蹈呢,瀧君跳給我看好嗎!?」

「誒?」

三葉閃耀著閃閃發亮的眼神向我訴說。

「因為,瀧君跳舞的樣子我一次也沒有看過嘛!對了!以後也可能會被其他人要求再跳一
次,到那時忘記就糟糕了!這也是當時的贖罪喔!所以趕快跳給我看吧♡」


「誒~,但是舞步已經忘得差不多了耶......」

我一邊這麼說著,卻擺脫不了習慣不禁把右手放到脖子後面上下移動。
但是,我的這個小動作當然逃不過三葉的法眼。

「瀧~君~?人類啊,曾經記得過的舞蹈會深入骨子裡,所以忘掉舞步什麼的是不會有的
喔。來吧,趕快從暖爐桌移駕到客廳盡情的跳吧。」

(那個人類的性質是誰說的啊......)

邊想著那種事時,三葉已經俐落地在客廳清出了能充分舞動身體的空間。

真沒辦法,趕快跳一跳盡早結束吧......


「知道了知道了。那從影音網站用藍牙喇叭播放,再配著那個歌曲跳囉。」

「哇咿~!等好久囉~!」

三葉說著坐在了沙發上,緊握著雙拳一副等不及了的樣子。被這樣閃閃發光的眼神盯著我
會更緊張的啊...... >////<

然後我用手機播放了Smooth Criminal,從客廳的喇叭傳出了麥可的歌聲。


「啊!瀧君!這首曲子我知道!我聽過它的空耳!」

三葉說著那些話,而我則是集中精神回想當時的曲調。


(As . He . Came . Into . The . Window)
(It . Was . The . Sound . Of . A . Crescendo......)

把英語歌詞小聲用日語風的發音在口中喃喃自語念著,我邊回想著當時在糸守高中的事邊
搖擺著身體。

彈一下手指往旁邊踏一步,噠。

再往旁邊側滑,接著月球漫步。

旋轉一圈啪搭張開腳,交叉雙臂。

最後再一次轉身,深深吐了口氣結束了麥可舞蹈。

不過注意到成為社會人之後跟那時不同,喘氣比當時喘得還要厲害。
果然是因為運動不足嗎。


然後在沙發坐著觀看的三葉,啪啪啪啪鼓起了如雷的掌聲。


「瀧君好厲害喔!好帥氣!我又重新愛上你了!」

「是嗎,太好了,謝謝。」

三葉的眼中像是少女漫畫一樣充滿了星星符號。這個眼神跟高級鬆餅出現在眼前一模一樣
,雖這麼說不過應該沒辦法輕易傳達給各位吧。可是隨後三葉接著垂下了頭。

「真的很帥氣,但是......」

「嗯?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嗎?」

向三葉搭了話,她突然害羞地彎下了身體。

「那,那個舞是用我的身體跳的對吧!?那個舞步雖然很帥氣,但是途中有把手放到股間
那邊,腳還張得很開,那個...... >////< 啊啊真是的太羞恥了啦!女孩子腳不要開那麼
大是做人的基本吧~!?吼唷~!!」

說著三葉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臉。
我想各位看過一次Smooth Criminal的舞蹈就會明白了。讓綁著馬尾的三葉跳會是怎麼樣
的一幅畫面。

嘛,女生跳那種舞步的確,有點羞恥......事到如今才在反省(笑)


此時剛跳完麥可舞蹈的我,突然腦中浮現出了一個奇妙的點子。


「對了!三葉,我也有一件想拜託妳的事!」


「誒......?」

聽見我這麼說,三葉從指縫中露出滿臉通紅的臉,由下而上地看著站在客廳正中央的我。


「我也想看三葉的舞蹈!就是那個啊,豐穰祭的巫女舞!」


「誒,誒誒!?」


這件事我從敕使與早耶親那邊聽過一點。
在發生與我交換的事之前的宮水神社豐穰祭上,三葉與四葉曾在神樂殿眾多的信眾前穿著
巫女服飾優雅地跳著舞這件事。

話又說回來跟三葉的交換是在祭典之後真是太好了。要是祭典當天我在三葉身體裡的話
......光是想像身體就渾身打起冷顫。組紐作業還能蒙混過去,這個可就完蛋了。


「誒~,做不到啦瀧君!那個舞沒有笛子跟太鼓伴奏是跳不了的。唯一的音源錄音帶在彗
星落下時也沒有了......」

「誒~,是這樣嗎。那,我用手打拍子也不行嗎?」

「嗯,嗯......有音樂的話還可以跳,用手打拍子就有點......」

我看著在沙發上老樣子扭扭捏捏的三葉。哈哈,是想用沒有音源這個理由從此時的局面逃
脫吧。有沒有什麼好方法呢......?

(嗯?說不定......?)

腦中浮現了某個想法,我決定孤注一擲地執行作戰。

「要是有音樂的話我就會跳了......真可惜呢(棒讀)。那,瀧君差不多該刷牙睡覺了
......嗯你在做什麼?」

我不讓三葉看見轉過身去偷偷操作手機。然後朝三葉的方向露出清爽的笑容搭話。

「三葉,稍微聽一下這個音樂可以嗎?」


我用藍芽喇叭播放從手機搜尋到的影片,下個瞬間從喇叭流出的音色讓三葉打從心底嚇了
一跳。

「嗶囉囉囉囉~♬」


從喇叭傳出了懷念的高音笛聲與隨著一定節奏咚咚咚的太鼓聲。

「啊咧......這個大和笛,與和太鼓的聲音是......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這個!這個音
色!是宮水的豐穰祭的!?為,為什麼?」

「呼呼呼,沒錯三葉,正如妳所說。
其實這個影片網站上,有人上傳了2013年宮水神社最後的豐穰祭影片。」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三葉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朝我衝過來。

「等等!瀧君!那個影片給我看!」

「哇!稍微等一下!沒問題的!拍攝的這個人在很遠的地方所以三葉與四葉的臉與表情都
沒有拍得很清楚!也沒出現名字放心吧!」

影片的標題寫著「2013年 最後的宮水神社 豐穰祭」

影片的簡介寫著1500年的歷史畫下休止符的宮水神社傳統祭典,最後的豐穰祭的記錄。
影片拍攝者應該是糸守的居民,在數年後才上傳了的樣子。

「三葉,這個影片的播放數,已經超過十萬了喔。高評價也超過250個,很厲害不是嗎?


「十,十萬播放數!?啊啊......太慘了啦......瀧君!這個影片長度有多久!?」

「我看看,欸~56分鐘喔......」

「五,五十六分鐘......那口嚼酒的部分也拍進去了......結束了,我的青春......」

三葉渾身無力喃喃自語地說著。糟糕啦,豐穰祭製作口嚼酒的過程對三葉來說是最大的禁
忌,最大的黑歷史啊。我踩到她的地雷了......

再這樣下去就不妙了。我慌慌張張地試圖說服三葉。

「三葉,沒問題的!我不會看這個影片!配著音樂跳舞就好了,好嗎?」

「嗯,我知道了......那,雖然很害羞......但是瀧君都跳給我看了嘛......」

三葉神色依舊茫然若失的樣子,我把影片進度拉到最前面巫女舞的部分。



「......那,我要開始囉。」

說著三葉表情為之一變。
氛圍如同全身放出氣場一樣。


雖然不是巫女服有點可惜,開始舞蹈的三葉所有動作真的好美麗。本來應該是跟四葉搭配
的舞蹈,那個看不了真的好可惜啊,儘管如此,迴旋飛舞的舞姿,只有美麗兩字可以形容
。不知不覺中,我坐在沙發上微微開著口,整個人看得入迷了。

隨後喇叭中的笛聲結束,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鈴聲。本來應該是三葉與四葉拿著綁著帶子
的鈴發出的聲音,三葉用搖動左右手來表現。然後呼~的一聲,重整了呼吸。



「好......這樣巫女舞就結束了...... >////<」

三葉害羞地小聲說道。

看三葉看得完全著迷的我聽到這句後這才回過神來,如同剛才的三葉一樣,
我也自然地拍起了手。

「三葉,很棒喔。好美麗喔......怎麼說......嗯,被感動到了......」


「真的嗎?欸嘿嘿,好害羞喔......」

說著三葉坐在了我旁邊接著說。


「吶,瀧君?剛才影片的拍攝者是誰能知道嗎?」

「誒?投稿的人嗎?我看看,寫著R・津屋入。」

「是那個津屋入啊!可惡~!我要詛咒你指甲變長時找不到指甲刀~!(泣)」


「所以說三葉,那種事就算了吧!」


然後我從這天起再也沒去搜索「宮水神社 豐穰季」了。
到這裡這個故事也該結束了。


END
------------------------------

翻這篇時好有畫面啊XDD

下篇預告:系列最終章之一(共三篇),瀧三前往飛驒探望住在養老院的一葉奶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