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前篇) 1

原作連結


[作者的話]
這回那對夫妻從千葉來到東京了

本文開始

たきみつと司ミキのダブルデート(前編)
瀧三與司美紀的雙重約會(前篇) 1




啾,啾啾......


(......嗯~)

聽見了公寓外數隻麻雀的叫聲,樓下經過的車子聲將我拉回了現實。最近總是在這樣的
情景下起床。


(呼啊啊......好睏......)


我睜開雙眼,眼前是一如往常露出彷彿獨佔了世上所有幸福般,香甜睡臉的三葉。

(呼呼,還是老樣子睡得很舒服的樣子呢)


注意到時我與三葉的同居生活已經突入第十個月了。
在這之中的日子我非常喜歡星期五與星期六的晚上。

不,不對,是我與三葉才對。

經過了星期五漫長的一夜,時間來到了星期六早上八點半。
不管怎麼說一個禮拜之中只有週末兩天不用設鬧鐘,簡直是至高幸福的兩天。

簡單來說,只有星期五星期六的晚上才能直到天亮都不用在意時間地,
跟三葉在床上打情罵俏一整晚。拜此所賜我現在身體還感到有些疲勞。

(昨晚弄到了幾點呢......有三小時吧......)


原本來說,因為彼此都是社會人的關係,早上必須要早起準備早餐與中午的便當,加上打
掃、洗衣服等雜事,從週一到週四都被生活追著跑,然後星期日又因為隔天要早起。基本
上這五天都沒有整晚在被窩中確認對方愛情的餘裕。也就是說平常在床上只能呼喚對方名
字幾次做了晚安之吻後,互相溫柔撫摸著對方頭髮進入夢鄉,我們的基本流程大概是如此


但是有的時候,與三葉來回親了好幾次後,
打開了彼此的開關導致第二天要起床非常吃力,不過這種情況非常稀少。
嗯,真的很稀少。






對不起,我說謊了。
......是經常才對。


......姑且先把先醒過來有自由活動的特權放到一邊。我暫時看著三葉幸福的睡臉。

我最喜歡的三葉表情無庸置疑當然是笑容滿面的樣子,不過第二喜歡的就是這副安靜睡著
的溫柔表情。

我輕輕用左手摸了摸三葉的黑髮。

「......嗯......」

表情稍微添加了些笑容要素,嘴角微微地上揚。看起來很舒服的樣子。

(是正在做與我約會的夢嗎......啊,對了。)

心中冒出惡作劇念頭的我,決定來實驗看看在三葉耳邊輕聲說愛的告白會有什麼反應。

往三葉的右耳輕聲說道

「三葉......我愛你喔......」

那麼,會怎麼樣呢~

「唔嗯~......唔呼呼......」

三葉臉頰肌肉鬆弛開始微笑了
好有趣,而且,好,好可愛!

正在興頭上的我,再一次用像剛才聽到的麻雀聲一樣小聲對三葉說出愛的言語。

「......三葉的全部都好喜歡,好愛......」


仔細觀察這次表情會有什麼改變,突然間。



「真的?」

三葉突然瞬間睜開雙眼一臉壞笑地看著我。

「嗚,嗚哇!三葉!早,早安!」

我因為以為三葉還在睡,沒想到突然起來而處於驚嚇狀態。
現在這個狀況三葉就算從棉被中舉出【整人大成功~】的牌子也沒有任何違和感。

「瀧君,一早就在愛的告白呀,呼呼呼,好開心喔♡」

「三葉......難道說,早就醒了嗎......?」

「耶嘿嘿,瀧君摸我頭的時候就已經醒了喔,瀧君,我也超級愛你喔♡ 嗯~!」


三葉像是重現昨晚舉動般抱緊了我。也就是說,剛才那些話全部聽在耳裡......

「喔呀~?瀧君,耳朵變好紅喔?」

「吵,吵死了!>///< 比起這個已經醒了就來做早飯啦早飯!起床囉!」

因為太難為情讓我豈止只有耳朵,恐怕是整張臉都紅了吧。
再也不要玩了,我在腦中對自己說著。

然後我為了逃避羞恥感從床上起來準備做早餐,不過三葉似乎不允許這個狀況,用雙臂環
繞住我的腰將我拉回了床上。

啊咧?三葉該不會練過摔跤吧?被新鮮的方式抓住忍不住這麼想。
雖然東京奧運已經結束了不過妳這傢伙好好練習搞不好下次奧運能出場喔。


「誒~~,還想跟瀧君在被窩裡多待一下~,肚子還不餓。」

「三葉,平常星期六星期日都這麼說才會幾乎都快到中午才起床,偶爾也早點起來去約會
吧。」

「嗯~~,但是像現在這樣跟瀧君在被窩裡很幸福嘛。跟瀧君約會剛才在夢裡就已經做過
了所以沒關係啦。」


剛才還真的夢到約會喔

嗯?約會嗎......


我們在開始同居以前,週末經常跟三葉約在四谷站到都內各式各樣的地方去約會。
但是現在不用約好見面三葉就在身邊。不用說當然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不過同居前不約
好見面就看不到對方,現在這樣有注意到外出約會的次數明顯減少了。
特別現在正值冬天......

三葉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很滿足。實際上我應該也是如此。


感覺有點不妙,不想辦法像以前一樣積極地外出約會的話。不這樣的話會進入輕微倦怠期
也說不定......

想著這種事時桌上的手機響起了鈴聲。不是三葉的鈴聲。
是我的手機。


「誰呀?嗯,這不是司嗎?」

「誒?司君嗎?」

三葉抱著我的雙臂稍微放鬆了力道。


我的手機螢幕浮現藤井司三個字。

沒錯,就如各位所知,從以前就陪著我到處跑,獨一無二的親友。然後娶了我高中時期打
工的高嶺之花前輩奧寺美紀為妻,頭腦精明又能幹的那個男生。



「喂,司,怎麼了嗎?」

「喔,瀧,好久不見了啊,三葉也還好嗎?」

「啊啊,兩人都很有精神。有什麼事嗎?特意打電話來。」


司現在與美紀住在千葉的分售公寓。

美紀在千葉做著服飾相關的工作,司也在千葉眾所皆知的一流企業上班。

原本司是在東京就業,後來想與美紀一起走下去在大學時向她求婚,
結婚後調職到了千葉。

沒想到還在學生時期就與比他年長的美紀結婚......儘管當時相當驚訝現在看來兩人卻十
分登對。要說為什麼是因為兩人都賺很多錢的樣子......

「今天啊,美紀她下午想到好久不見的東京去玩。想說瀧與三葉今天也休息那就四人一起
出遊吧。美紀也很想見三葉喔。」

司這麼說著。原來如此,雙重約會嗎,感覺很有趣呢。

「喔喔,原來如此。我們很閒的,我稍微問一下三葉。」

我遮住手機的麥克風向三葉說明。

「司君與美紀醬要與我們雙重約會!?要去要去!
下午開始嗎?既然這樣得快點準備了!」

三葉立刻衝出了被窩。
這人也太有精神了吧(笑)

稍微說明一下三葉跟美紀現在的關係吧。

三葉與我交換時的經歷,像是與美紀一起在義大利餐廳打工的記憶幾乎都想起來了。還有
在美紀裙子上刺繡與一起去六本木國立新美術館咖啡廳的記憶等。

不過我與三葉都還沒對美紀與司說過我們交換的事。
我改變了三葉的歷史的事,從時間矛盾的觀點還是不要告知比較好,我與三葉都這麼想。

我在前往幫助三葉之前的事也很有許多地方記不清。特別是三人前往糸守的那部分。


說明結束後,我再度與司對話。


「瀧,美紀她想與三葉說話,稍微交換一下。」

「了解,三葉,美紀她想跟妳講話。」

「誒!?美紀醬嗎!?好~!」

三葉一邊說著,一邊像之前我們去江之島坐在長凳上約會時,從高空俯衝搶走三葉手製飯
糰的黑鳶一樣的氣勢奪走了手機。
三葉是不是比起我來更喜歡美紀啊,有點動真格嫉妒了。


「喂喂?美紀醬!?呀~好久不見了!一直好想見妳喔!吶,今天去買衣服美紀醬能幫我
挑嗎?讓服飾相關人員來選肯定不會錯的!還有,之前一起去的咖啡廳今天四個人一起去
吧!還有啊還有......」



我非常明白,這個對話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於是我趁著這個空檔準備我與三葉的早餐,午餐的話四人一起吃好了。

由於三葉的電話一時半會兒還不會結束,我決定來做會花些時間的煎蛋捲。我打開冰箱取
出了兩人份的雞蛋。

在這期間不時從廚房偷瞄開心講著話的三葉,覺得像是從以前就看過的風景,我開始做著
煎蛋捲。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