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30

再一次經歷那不快的相遇 1

作者同意翻譯圖

原作連結

[作者的話]

跑去看了IMAX版的君名,看了第九次這次可能是哭最慘的一次。(笑)
托大畫面的福,自己在觀賞時得以在畫面中找小細節。瀧君的單字卡終於能靠自己的力量
解讀了真開心!嘛早就是眾所皆知的捏他也說不定,這次終於涉足這段而寫了。

這個場景不知道被多少人寫了幾次,就麻煩各位當平行世界來看了。


本文開始
あの忌まわしい出逢いをもう一度
再一次經歷那不快的相遇 1




「瀧君~!還沒好嗎?」


寒冷日子依舊持續的一月底星期四,手邊的手機顯示著時間剛過十點半。三葉甜甜的撒嬌
聲從隔壁寢室傳到了客廳的我耳中。

「嗯,等日記寫完就好了。」


我一邊寫著當作例行工作,回顧一天發生的事的日記,同時回答著三葉。


「好,完成了......再來,睡覺吧......」


我會開始寫日記記得是在高中一年級的春天開始的,不禁覺得真虧我能持續這麼久啊。
甚至三葉也對我說過"想不到瀧君這麼認真"這種搞不清是敬佩還是驚訝的感想。

不過關於留下日記的方法,當時我是用手機的app軟體,
但現在是使用手寫的三年日記本。

為什麼要用手寫呢?只要想想我與三葉交換時,發生過她留下的記錄自動消失這種心靈創
傷等級的事就不難理解了吧。
在那之後就都是用自己親手寫下的文字來回顧自己的一天了。
嘛日記上也沒寫什麼大不了的事。大部分都寫著像工作的內容,或是今天吃的菜單,只是
每天都有記載而已。

不過在很罕見的時候,會寫著對三葉滿滿的愛而且是非常不願意讓本人看到的內容......
不,沒有很稀少,頻率還蠻高的。
這段期間也被三葉問了好幾次"瀧君每天都在寫什麼?"、"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拜託我了不知道幾次呢(笑)




話題暫時到此結束,三葉已經在棉被中做好溫暖床鋪的準備了。最後要進行妝點的究極加
熱器就是我自己,似乎是這麼回事。

拉開了寢室拉門說出久等了後,三葉立刻掀開了棉被。


「來!瀧君!快點進來快點進來!」


「別那麼著急啊(笑)那就打擾囉~。哈啊,好暖和喔......」


說著進入棉被後三葉一如以往地露出滿面笑容雙手在我背後交叉正面抱緊了我。

「瀧君!嗯~!真的,瀧君好溫暖味道也好好聞......我,覺得好幸福喔......」


三葉一邊說著一邊閉上雙眼將臉埋在我脖子下方。她也因為剛從浴室裡出來不久,暖呼呼
的熱氣包裹著全身。


「三葉身上也是有沐浴乳的香味好好聞也好溫暖,真的好治癒啊......真想一直這樣下去
......」


「誒嘿嘿......」


三葉閉著眼睛抬起頭來對我微笑,我不禁溫柔地摸了摸她的秀髮。雖然已經被吹風機吹乾
,還殘留一些水氣的頭髮真的好吸引人。
被輕輕摸著的三葉從被窩中散發出了滿足的氣場。


我跟三葉開始同居後我才第一次注意到。
一天的工作結束後,不論是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愉快地聊著天、
停不下來的打情罵俏,甚至是點燃彼此的慾火,
只要是跟她在一起不管做什麼事都好開心。不過在這個冬天之中,兩人在被窩中擁抱著彼
此進入夢鄉是我最喜歡的事。恐怕三葉也是一樣。這點我十分確信。

內心的空缺是無法被半調子的行為滿足的。
三葉的身影從我的手中流逝,在那之後一直尋找著她的每一天。夜晚獨自一個人就寢,
醒來時流著淚的那個時候。當時在精神上真的好痛苦。
一想到三葉比我經歷了更長的時間,心就感到更痛。
所以像這樣能抱著彼此入睡對我們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在。

不過彼此也都是社會人了,沒辦法維持這個姿勢熬夜一整晚,做完平日約定成俗的事情就
準備睡了。


「三葉......」


我溫柔呼喚著她的名字。


「瀧君......」


三葉也輕聲說著我的名字。

呼喚彼此名字結束後的數秒鐘,我與三葉的嘴唇慢慢地重疊在一起。

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嘴唇,對彼此說出今天最後一句話。


「呼......那三葉,晚安......」

「嗯......瀧君,晚安......」


就這樣結束了平常的一天,我和三葉進入了香甜的睡夢中。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但是今天三葉對我投出顫抖似的聲音。

「瀧君......那個......」

「嗯?三葉,怎麼了嗎?」

「瀧君,現在想跟你說點話......」

「說點話?」


三葉對上了我的眼輕聲說著。是有什麼不安的事嗎?決定聽一下。

「也不是啦......昨天,像這樣互道晚安後閉上眼,接下來睜開眼時已經是早上六點了
......有種好寂寞、好難過、像是丟失了什麼的感覺......」

「啊啊,偶爾會這樣呢。覺得眨眼之間夜晚就過去了的事。」


「嗯……而且啊,昨天睡著做的夢也完全消失了,不對,或許只是想不起來罷了,總覺得
好難過………」

似乎對平安無事迎來早晨感到可惜的樣子,真是令人為難的公主殿下啊,我心想。

「啊,你現在心裡在想"這傢伙還真難搞"對吧!?」

三葉生氣地鼓起了臉頰,所以說妳這傢伙的直覺也太敏銳了吧!


「才,才沒在想,才沒在想啦!所以呢,想對我說什麼?」

在出現新的請求前在這裡先詢問三葉的要求。我瞬間做出正確的判斷(笑)。


「就是啊,瀧君你,如果人生能重來一遍你會想從那邊開始啊?」


「誒?人生嗎?」


面對三葉突然的質問我有點措手不及。


「……嗯,我至今人生中也有過好幾個想重來一次的場合……
想知道瀧君也有沒有呢~這樣。」


「想重來一次的時候嗎,嗯~有嗎......?啊………」


「嗯?什麼什麼?」

不禁發出的"啊"被三葉聽到了,而且那是對她說不出口的內容與場面。

「不,沒什麼。沒什麼特別的。」

想試著蒙混過去,但是

「誒~!剛才的"啊"絕對是有什麼想重來的事吧,瀧君!
快點老老實實告訴姐姐(笑)。」

三葉開始咕嘰咕嘰搔我的腋下癢。還是一如往常在這種地方直覺特別敏銳啊。

「等等!妳啊!住手!既然這樣我也!」

我立刻開始反擊三葉的搔癢攻擊。

「咿呀!好癢啦!瀧君這個色狼!變態!」


結果最後天真無邪地玩了搔著對方的搔癢攻擊好一段時間,不過算是順利把當初人生想重
來一遍的場合這個話題給埋葬了,注意到時三葉不知不覺已經睡著了。心情很好地把臉埋
在我胸中靜靜呼吸香甜睡著。


但是聽到三葉那麼問後,我的確存在一個想重新再來一遍的時候。

如果我可以重來一遍的時候是......


想著想著我也慢慢想睡了。旁邊的三葉還是老樣子睡的很舒服。



晚安,三葉。


我一如往常地向她輕聲說道。

然而在那之後,與平常不同,我感覺像是落入了很深很深的黑暗當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