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6

雜記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看我的。

我把她當成「夥伴」跟「朋友」,但她對我的認定,也許是「夥伴」和「同學」。

就像我對其他那一些人一樣,談的來,但活動不太會找他們,還沒有到「朋友」的境界。

昨天,她和我一起從教室走到另一間教室,當我開腳踏車鎖時,她在等我沒先走。那時我心裡,其實有一點開心。

但我對她是否抱有另一種情愫,目前,我不知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