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18

改變我人生價值觀的兩件事


2004年的總統大選爭議,那年我15歲,那一個禮拜新聞滿滿都是暴動、衝撞、圍車、毆打的畫面,當年新聞對暴力畫面還沒管制,不像現在是用停格畫面。當時我真的覺得台灣快內戰了。從那件事之後我了解到群眾是多麼的無知又容易被煽動(我也很無知,但我知道自己無知)

接著是我高中時期,"宅"這個字開始被媒體報導,然而所有的新聞媒體和綜藝節目都用一種批判的、扭曲的、嘲諷的態度在看待。宅男大改造跟本是醜男大改造。非常剛好的,那時正好是我開始深入喜歡上動畫的時期。不誇張,當時的我真的有被害妄想,在公共場所看漫畫時會不自覺的覺得別人都在看我「會不會覺得我是宅男超噁?」。

設想當你喜歡上一個興趣時,所有媒體跟節目都在調侃嘲笑它,導致社會大眾和身邊的人也有了錯誤認知,你會怎麼想?我在學會無視技能後體認到:媒體經常以偏概全、主流認知不一定是真實。我現在依然對於大部分的主流的第一反應是拒絕,或許跟我曾經是主流文化的受害者有關吧。

沒有留言: